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9章 地缚灵
    夜已经深了,但是城市是从来没有黑夜这个概念的,街上灯火通明,各色的霓虹灯不停地闪烁着,招揽着黑夜里或寂寞或迷茫的人儿。这样从来都不缺少灯光的城市里,衬托出它们是如此闪耀的污浊的黑色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因为今天是周六,烧烤店的生意比往常红火,多了许多年轻的面孔,从他们谈论的话题,很容易就能知道他们还都只是学生。

    就在我四处打量的时候着周围一张张行色各异的面孔时,烧烤已经陆陆续续上桌了,赵宇峰已经开了啤酒自顾自的喝上了。

    看得出这家伙今天的兴致确实不高,只顾着闷头喝酒了。自从上次发生那样的事情之后,他变得沉默了不少,时常一个人静静的待在一边,这让我有些小小的无奈。

    看着面前一盘盘的烧烤,我突然没了胃口。

    因为我看见在烧烤铺子前,一个面目全非的小女孩一直在试图提醒着桌子上的食客们不要再吃了。

    我笑了笑,笑那缕嘘魄太傻气了,她难道就不知道,平常人是看不见鬼的吗?更何况这家烧烤店门正挂着八卦镜,想来就是用来对付这个小女孩儿的。

    我正觉得小女孩可怜,旁边久久不说话的赵宇峰突然拍了我的后腰一下,我有些庆幸他还记得书上说的话,人有三把火,两肩及头顶。

    一旦其中一盏灭了,那就容易撞鬼,两盏灭了就容易招惹到鬼,三盏要是都灭了,那就是作死了。

    “这事儿你别管,有人会去管的,你别给小爷惹事!”

    听着他着熟悉的语气语调,我撇了撇嘴,不再看那个小女孩,不过我倒是很好奇,赵宇峰是怎么知道有其他人管的?

    被赵宇峰这么一说,我就更没心思吃烧烤了,喝了几口啤酒,不断的往四周看,想着能不能找着同行,不过显然是我想太多了。

    就在这时,从黑夜里蹒跚着,走出了一个衣着破旧的邋遢老头儿,只见他一手杵着根木棍子,一手捧着个坑坑洼洼脏兮兮的铁腕,俨然就是一副乞讨者的模样。

    “给点钱吧,好人,给点钱吧。”

    他佝偻着的身子微微的颤抖着,手里的铁碗随着他那双形如枯骨的手上下摆动,模样极为可怜。

    赵宇峰却是不为所动,挥了挥手直接不耐烦的赶他走,他此刻的心情非常的烦躁,这个老头儿的出现更加糟心。

    并不是赵宇峰无情,而是这个城市把人养的麻木了,他赵宇峰从来都不把自己往好人方面归类,再说了,自从赵宇峰来给我打下手之后,经历阴暗的事情多了,自然对于这些比较忌惮

    。

    我从兜里掏了些零钱放进了老头的铁碗里,一抬头,刚好对上老头十分清明的三角眼,不知为何,我的“咯噔”一跳,一种不安的情绪在胸腔里蔓延。

    赵宇峰看出了我的失态,当即大喝一声,直接站起来轰人。

    “钱都给你了,你赶紧走。”

    “还不走?”

    赵宇峰看着魔怔似的我,一边叫我,一边轰老头儿走。

    “你的苦难即将来临,那个世界将是你的战场……”赵宇峰直接一把将我扯到了身后,推开了老头儿。

    老头儿却是忽然大笑了起来,吸引了不少人侧目,都想来围观一下事情的经过,甚至还有好些个人已经拿起了手机开始拍照了。

    我晃过神来,脑海里一直回荡着老头儿刚才的话。

    苦难?那个世界?战场?

    怎么回事?这些有什么,还有那个神秘人,他究竟在策划什么,为什么这个老头儿会这样说?

    “薛!少!白!”

    赵宇峰的声音仿佛在我耳边炸开,震得我耳膜生疼,我一个激灵,猛地睁开了眼。

    怎么回事?我怎么睡着了?

    我茫然的看着四周,都自顾自的在聊天吃烧烤,没有小女孩的鬼魂,没有八卦镜,没有乞讨的老头儿。

    对上赵宇峰略带疑惑的眼,我无奈地摇了摇头,揉了揉发胀的额头,我苦笑出声,实在不知道从何说起,怎么才能跟赵宇峰解释刚才的一切。

    就在这时,我的余光瞄到了不远处,从黑暗里走出来的人影,惊得我睁大了双眼,那个人影……

    老头儿?!

    就在这时,手机忽然震动了起来,有些惊魂未定的我掏出了手机,看着上面的备注,我微微有些吃惊。

    许然?这个时间她怎么会打我的电话?

    而赵宇峰见我一直对着手机发呆迟迟不接的样子有些不耐烦,他曾经不止一次说过讨厌我的手机铃声。

    一把抢过我的手机,划了接听放在了我的耳边。

    “少白,你快过来,救我,啊!快来救我,我,我害怕,呜呜……”

    “你在哪?出什么事了?”

    “你过来,快过来!你们滚开!我不要你们,我要薛少白。”

    我有些小无奈,这丫头的状态明显就是喝醉了,可是她现在在哪我一时也不能确定。

    “今夜,我在今夜

    。”

    得到了具体位置信息,我和赵宇峰两人急急忙忙的拦下了的士,不停的催促的士开快些,电话里一直安慰着正不停的干嚎着的许然。

    她一忻娘家家的去喝什么酒,听电话里传来的声音,不难猜测她可能是遇到一些小**了。

    我无心于车窗外飞快倒去的夜景,心里焦急万分,要是许然出了点事,我真的难以原谅自己。

    也许是因为那个小丫头一出事想到的就是我,这时我心里隐隐有了保护这个丫头的责任。真是像赵宇峰说的那样,我就是个多事的人。

    终于到达目的地了,一下车,向四周张望,这条街市人潮涌动,满是穿着大胆的男男女女,烟酒味非常浓郁。

    我和赵宇峰两人直接冲进了“今夜酒吧”,里面的彩色灯光向四处发散,环绕在这个并不大的空间里,dj的音乐声震撼人心,我的心跳不知不觉中竟然随着音乐的节奏与它同起同落了。

    找了一圈也没有看到许然那抹娇小的身影,就在这时,我看到角落的一桌,五六个染发的徐混围在了一团,没有同其他人那样舞动,反而在说笑,逼向了角落。

    虽然看不真切,但我已经确定,那些人围着的就是许然。

    赵宇峰与我似有感应,不用我知会,他就已经走在我前面往那个角落冲去。

    他一拳打到了其中一个染着红色头发的徐混,把已经蜷缩在地上的许然拉了出来,往我这边一丢,就开始动手教训那些围上来的徐混。

    赵宇峰动作极为迅猛,不消一刻,几个人就趴在地上了。

    这几个人是绝对不够赵宇峰打的,这一点我非常清楚,所以,当看到几个人都趴在地上时,我也只是笑了笑,赵宇峰还是手下留情了,不然,依靠那神秘人所谓的实验的提升,他能把他们都打咽气。

    所幸酒吧里人多,声音嘈杂,这边的情况少有人注意,就算注意到了也不愿理会,只要不波及自己,他们才不管谁被打死了或者谁被打残了。

    我抱着已经昏睡了过去的许然,叹了口气,怎么刚才不见睡着,一到我怀里就睡下了。

    我看着自己白衬衫上的泪痕还有鼻涕,嘴角一抽,恨不得现在直接把她扔了自己走人。

    可是心里的责任感驱使,我做不来那样的事。

    于是认命的抱着许然出了酒吧的门,而赵宇峰则像个保镖似的跟在我后面。

    坐上了的士,看着并没有任何转醒迹象的许然,赵宇峰看了看我。

    “你不会是打算把她带去你家吧?”

    那神色非常怪异,看得我有些发毛。

    这家伙脑子里怎么净装些有的没的,白了他一眼,我晃了晃手里的钥匙。

    “当然是送她回家了,她爷爷这会儿估计该着急了。”

    听我这样说,赵宇峰忽然咧嘴一笑,全然没有任何因为误解我而不自在的表情,这也就只有他能做到这个地步了

    。

    许然的家我来过一两次,所以路还是记得的,把要是抛给了赵宇峰,他很自觉的开了门,屋子里黑漆漆一片。

    赵宇峰有些疑惑的看着我,“不是说她爷爷在家吗?”

    我也有些疑惑,难道是他爷爷已经睡下了?

    开了灯,我抱着许然,把她放在了沙发上。现在这样的情形真的不对劲,如果许爷爷在家,不可能这么大动静他都不出来看看。

    这屋子静了,静的不正常,赵宇峰也发现了,他警戒的站在我身后。

    “哈哈,没想到你们也在。”一个缥缈的女声在屋子里回荡,那笑声尖利得有些渗人。

    屋子里的温度急剧下降,就连睡梦中的许然也感觉到了,不停的搓揉着裸露在外的手臂,试图让自己的身子暖和些。

    我把搭在沙发上的毛毯盖在了她身上,这才发现她身上冷得厉害。

    转过头,我盯着一处的墙壁,我看到那里隐着一抹若隐若现的红色身影。

    是厉鬼!

    不过这厉鬼貌似并非只懂得杀戮,那就说明,她要么怨念足够强大,要么就是有人在献祭,还有就是这个房间里布了什么阵法,可以涨鬼气消人气。

    就在我思索之时,一根根的黑色长发像是细针一般从墙壁里飞射出来,我大惊,一个闪身险险的躲过,手里摸出了备在口袋里的黄符,夹在两指间,不与那些头发缠斗,冲向墙壁。那女鬼看出了我的意图,黑发攻击的更为猛烈,此消彼长,却是疏忽了赵宇峰。赵宇峰趁着这个当口,一掌轰向了附着的墙壁之上。

    掌力的余波切断了一些向他缠去的黑发,那女鬼凄厉的叫声久久回荡在房中,饶得人心智顿乱。

    赵宇峰忍着心里的不适,紧咬着牙,试图趁着女鬼重伤还没缓过气来的时候把她从墙里扯出来,如果判断没有出错,这女鬼不是一般的厉鬼,她是地缚灵,脱离了墙面她将不堪一击。

    “啊,放了我,求求你们!我也是,身不由己!”

    赵宇峰充耳不闻,拿着红绳困住了女鬼的手和脚,放在了丢在了铺了几层的地毯上,这才跌坐在了地上,喘着粗气。

    “累死小爷我了。”

    我走到了女鬼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谁把你封进这座大楼的?许爷爷呢?”

    那女鬼不复刚才那副模样,低垂着脸,长长的头发遮住了她的脸,我看不清她的表情神色。

    “我不知道是谁,那个人太可怕了,我不敢反抗他。那个老人被他带走了,我的任务就是拖住你们。”

    女鬼声音凄迷,此时没有了之前的缥缈,现在已经是正常的房间了,没有地缚灵的控制,这间房子复原了。

    .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