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3章 跟踪者
    “你是谁?”我用刀口抵着男子的大动脉,只要轻轻一用力就能让他归西。

    男子还想要挣扎,不小心用力过猛自己撞到了刀锋划破皮,有红色的液体流出来。这下他才觉得大事不妙,举起双手做投降状:“你先把刀放下,不然我什么都说不出来。”

    “不说?”我挑眉,这家伙竟然还想要和我讨价还价。刀子直接在原来的伤口上又往里划了一道,硬生生地和原本的伤**错成叉流出血来。

    男子不敢动了,双眼瞅着我不住讨饶,原本就矮小的身体此刻更是蜷成一团只有婴儿大小

    。我放下心来,继续追问。

    说时迟那时快,男子不知道用了什么术法,竟然将浑身的骨头变得酥软无比,一溜烟从我手下逃脱。而我想要去追时,只听到一声清脆的声音,男子落下东西了。

    也因为这一短暂的停顿让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男子溜走,他在越窗而逃之前竟然还回眸对我展露出一种奇怪的笑容。

    拳头握起又放,最后化为一声无奈,俯身将男子落下的东西捡起。这是枚晶莹剔透的玉佩,上头被雕刻成莲花的模样,而背后有朱砂嵌入的大字“莲”。

    “是,是爷爷的仇人。”许然捂住嘴退后一步,竟是不敢直视玉佩。

    “莲是什么意思?”我蹙眉,从业这么多年还真的没有见过这种东西,莫不是什么信物吧。

    许然抱住自己的双肩,垂头盯着地上道:“是莲花邪教,爷爷仇人所在的组织。本以为这么多年早就零落,没想到他又重建起来。”

    “他?他是谁。”我追问。

    但许然已经陷入了极大的恐惧当中,一个字都不肯再说了。那惊惧的模样让我不忍心再问下去,连忙将玉佩收入怀中,充当起居委会大妈的角色。

    夜渐渐深了,许然在我身侧睡得不稳。每每我想要起身时许然都会惊醒,继而用那双受惊小鹿般的眼神请求我留下来。

    美女在身侧,阵阵馨香向我袭来,可是我却什么都不能做,干瞪着眼到天亮。

    在清晨第一缕阳光倾泻在窗台上时,我终于忍不住睡着了。

    再醒来的时候却已经躺在自己的**上,屋子里还弥留着淡淡的香味,是许然身上特有的。

    麒麟趴在我的**脚睡得正香,时不时吧唧一下大嘴发出色眯眯的笑声。我下了**,忍住踹它一脚的冲动去看许然。

    许然的房间里一片凌乱,但却没看到她的踪影。难道昨晚是一场梦?我探手入怀中,那枚玉佩冰凉的气息袭来。

    “你想要吃早餐吗?”一颗小脑袋探出来,许然手里端着什么正对我笑。

    大步上前,一把拉起许然打量着,我呼出一口气大叹:“还好你没事。”

    许然看了看我们相握的手,脸色微醺慢慢抽回去,用蚊子叫那样小的声音说了声谢谢。

    等我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时,只感到手里被塞进一个东西,而许然的身影飞也似地逃开了。

    看看许然那尚在晃动的发梢,我摇摇头轻笑一声,低头看,那是一块已经被蹂躏得不成样子的三明治。三明治上还有着形状不明的黑点,看来许然的厨艺还真的.很一般。

    吃过了不太美味的早餐后,我又要开始一天的工作了。这一次要去的是照片里第二个受害人的家,这是一个芳龄女子,家就住在侦探所不远处。我和许然徒步前进,而麒麟护着小猫在我们身后打打闹闹,没有个消停。

    “许然,你认为今晚莲花教的人还会来吗?”我拿着那玉佩端详着,问道。

    许然猛地一怔,抬头看着我十分真挚的模样:“莲花教是什么?”

    “你不记得了?”我把玉佩在她眼前晃动几下,忽然觉得有些荒唐

    。

    许然摇头,说不知道莲花教是什么。

    仔细端详了许然的表情后,我得出结论,她是真的不知道。可是玉佩的存在如此真实,难道一切都只是我在做梦?

    而且若是许然不知道,今早上为何要对我道谢?

    甩甩头抛开这些疑问,因为我们已经到了。

    照片里的第二个死者叫钟情,家庭算是小康,父亲早逝只剩下一个母亲。我敲开门,就看到一个苍老的妇人,她警惕地看着我,手指微动就想要把门关上。

    用手肘撑住,那妇人忽然歇斯底里地蒙头往回跑,边跑边喊:“野兽来了,狼来了,救命啊。”

    我上前一步想要解释,那妇人却转身拿了把菜刀出来,杀气腾腾地看着我。

    许然拉了拉我的手,然后对我摇头,自己走了上去。

    奇怪的是,妇人似乎对许然没有敌意,反而渐渐放下了菜刀,猛地嚎哭一声抱住许然:“我的女儿啊,你终于回来了。”

    这是疯了吗?我站在不远处,因为害怕上去会让许然受到威胁,所以只能看着。

    许然将妇人当成了自己的母亲,手掌抚摸在妇女的背上轻轻呢喃:“妈,女儿好想你。”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妇人破涕为笑,反手抱住许然,手中的菜刀也咣当一声落在地上。

    我连忙箭步上前想要拉开妇人,却再一次看到许然摇头了。

    她十分耐心地哄着妇人,让她坐在沙发上。那妇人看看许然再看看我,脸上洋溢着失而复得的幸福。这一幕看得我不忍心,别过头去。

    “你说你,回来就回来吧,还把人家小赵带回家。你自己说说,什么时候打算结婚啊?”妇人絮絮叨叨地说着,一边双手不停给我倒茶。

    比起刚才的菜刀伺候,现在我可算是受**若惊。忍不住往坏处想茶里会不会有毒。

    许然笑着看了我一眼,做娇羞状低声道:“妈你说什么呢,我才读大学。小赵只是想要回来让你看看。”

    “是是是。”妇人笑着接话,却还是拿着丈母娘看女婿的眼神看着我。

    这是上演肥皂剧了吗,我想要敲自己一下清醒一些。想要询问钟情生前的情况,可是看妇人的模样,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忽然许然对我使了个眼色,然后只看到她缓缓站了起来对妇人道:“妈,你看我都饿了,先出去买点菜,你们聊。”

    许然慢慢走了出去,然后脚步声在门口停下。我也瞬间明白了许然的意思,往妇人身边凑近几分。

    “小赵是吧,家住哪里呀?”妇人如同天底下第一次看到女婿的丈母娘一样,开始盘问我起来

    。

    我编了个身份,然后假装看着她家里的大钟,故作神秘道:“阿姨,情情还没有回来,我想在她回来之前多问一些问题。”

    “还叫什么阿姨,叫我妈吧。”妇人笑嘻嘻道。

    我只能硬着头皮叫了一声“妈”,这才看到她满意地点点头。

    “妈,有些事情情老是不和我说,您能不能给我说说?”我端起茶杯,看着上头不断浮动的茶叶还是没敢喝下去。

    妇人点头,却开始夸赞起自家女儿来,说她害羞不敢多言。我只好笑着附和。

    “妈,情情昨晚干嘛去了?”我猜测妇人因为受到的刺激过大,回到钟情死的前一天。

    妇人瞪大了眼睛,道:“还能去哪,情情昨晚上打电话告诉我要和你过生日,很晚了才回来,而且一回来招呼也不打直接睡了。”

    说完,妇人又忍不住叹气说女儿大了不好管。

    我扯了扯嘴角在,在心底默默记住一个名字“小赵”。

    “妈,那情情除了和我在一起以外,还有其他朋友吗,像是闺蜜什么的。”我继续问道。

    妇人摇了摇头,十分肯定地告诉我:“我的女儿我了解,一般除了和你约会还有上课以外,基本都在房间里呆着。”|

    “哦?情情也是这么说的,只是我以为这是托词。”我随口附和一句,继续道:“妈,那情情最近有什么反常的吗,我总觉得她对我似乎不太上心了。”

    这下妇人陷入了沉思当中,脸色时而凝重时而轻松,猛地拉住我的手道:“还真别说,情情这几天在房间里有时候会忽然笑起来,那笑声让我听了都忍不住毛骨悚然。小赵啊,不是我说,你要好好对我家情情,别整出什么劈腿来。”

    “一定一定。”我尴尬地笑了笑。

    再继续追问下去,妇人却不肯说了,而是焦躁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反复问我钟情怎么还没有回来。

    见状我也知道机会已经失去,咳嗽两声示意躲在门口的许然进来。

    她期期艾艾地挪进来,妇人劈头盖脸就质问她菜在哪。许然当然不可能真的去买菜了,她看了我一眼对妇人解释道:“刚才我在路上看到几个老同学,说要带小赵一起吃饭。妈今晚我会晚一点回来。”

    妇人在许然额头上敲了一记,却也放我两走了。

    当退出这个小区时,我忍不住松了一口气。说实话我还真怕妇人忽然想起什么,或者我穿帮了,然后又要面对那把菜刀。

    许然好笑地看了我一眼,揶揄道:“大神探,你问出什么了吗?”

    我点点头,将脑海中的线索过滤一遍道:“根据钟情的妈妈所说,她生前是一个全世界只有男朋友的人。邪修若要下手不可能与钟情毫无接触,所以我们可以从她这个所谓的男朋友身上查一查。”

    .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