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7章 阻碍
    .“还愣着干什么.”上官伟忍不尊道.“赶紧的.给我下去把月影剑捞上來.”

    金红玉在一旁也不敢示弱.立马急匆匆指挥一群忻娘.一波女子立马就着來的路下山.往我掉落的悬崖下面赶去.

    上官伟一派也不敢落后半步.马上也急匆匆的赶了下去.

    大家都一副争先恐后要下山打捞宝贝.却沒留意到朱智一只手握着软剑.一只手背在身手.先是站在悬崖边上看了看.然后再瞧瞧一群人急匆匆而去的背影.嘴角边上不由微微扬起的一丝笑意.

    接上來的事情就沒什么大的悬念了.几个月以后我分别在不同地方遇上了.上官伟和金红玉两个帮派.示意他们我的剑已经被他们中的任何一派夺取.导致两个帮派每每见面都分外眼红对方.还与此引发了几场不大不小的打斗.

    当然后來当他们意识到自己被耍了以后.自然是气急败坏想要找我算账.不过那个时候的我实力已经远不是他们任何一个派别加起來能够打败的.最后也只能作罢.当然这个是后话.这里暂且不提.

    这一头正说到朱智和我配合这甩开两个帮派.其实当日我跌落悬崖只不过是在其他人的眼里是如此罢了.而我其实在掉落悬崖的时候趁着大家还沒凑上來看.马上唤出御风麒麟.

    这麒麟虽然是幼兽.但也有小牛一般大小.我急速掉落的时候已经提起真气把速度放缓了不少.再唤出御风麒麟敲托着我.很快就稳稳当当的站到了悬崖的海边上.靠着岩壁的遮挡.其他人不过是看到了我甩到水里头的衣服罢了.

    而当众人赶到悬崖下大肆打捞月影剑的时候.我早就回到了船上与朱智还有其他人会合.大家一集合.便早早就让老曹开着船出海.立刻离开这个多事之地.

    这日才刚刚驶出这篇海域.看到后面沒有追兵才彻底的放心下來.抽出不少时间专心去修炼月影剑最高一层的无上心法.

    这心法其实已经一半被月遗大师融入了月影剑本身.加上这把剑出世多年.换了许多主人也喂了不少人血.死在上面的修士更是多不胜数.

    按理说这把剑和其他修炼邪法.用人血喂剑的邪恶武器沒有上面不同.可偏偏这月影剑历任主人都是武艺高强的大牌人物.所以能被他们斩于剑下的武力值也不低.切都是大奸大恶的人居多.所以长此以往.甚至是月影剑就沾染了一些正气. 甚至能让刚开始起步修炼邪法的修士闻之色变.

    如此威力的一把剑.它最高的无上心法又周末可能让我那么快领悟呢.虽然一半已经被剑本身完全消化.但另一半确实是得靠主人实打实的靠自己的领悟力.

    可惜我是个现代人.学的还是现代简体字.看这个世界的繁体字都有些吃力.就更别提这重生后月影剑上刻好的梵文奇字了.

    “怎么了你.还在想着如何把人都赶你走”朱智见我一个人坐在甲板上.低着头看着月影剑发愣.还当我是在为如何避开窥视月影剑的那些人而苦恼.

    见我一语不发.朱智也一时间想不到什么一劳永逸的好法子.只得宽慰一旁的同伴道.“别是我说你.你平时不是挺聪明的吗?一定能相处好办法的.u然你得了这个宝贝可就说明这是一种缘分.而这些阻碍就当是得到宝贝的小打小闹罢.”

    我刚从思考中回过神來.就听到平时大少爷般的朱智居然变身知心大姐來宽慰我.不禁“噗哧”一笑.解释道.“你都想到哪里去了.我是这怕麻烦的人.虽然我是毕竟讨厌这些麻烦.但是当初选择这把剑我就料到了这意味着什么.”当然我沒有说出口的是其实无论我选择那些武器.那日宝库里的武器无论是哪出哪一件.都能够引起这江湖上的轩然大波.

    朱智一听我的话.也知道是自己想岔了.有些恼怒又觉得尴尬.于是沒好气的说道.“那你说.你在干嘛呢.”

    “还能干嘛.”我白了朱智一眼.把手里的月影剑一扔甩到他面前.回答说.“我不是怕麻烦.而是讨厌这种因为麻烦而不得安宁的日子.这最后一层心法还沒有练成.还不知道要怎么突破呢.”

    “别人都当作宝贝.你能不能珍惜一点.”朱智看我把月影剑就这样甩到他面前.吓了一跳.沒成想到我能对他如此放心.别人求而不得的宝贝我却能够眼都不带眨的 .却又有些感动我对他的信任.

    “烦死了.这些奇怪的文字.”我忍不住抱怨.看都看不懂我要怎么去修习.

    “哈哈.你别说.你看不懂这些文字.”朱智看了一眼剑身上的梵文.不由得大笑.

    “看不懂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我皱眉.谁说高手就一定要无所不能的.何况我还不是高手.充其量不过一遇上机遇的小**丝.

    “这可是每个修士从小必须修习的梵文.你也是个修士什么会看不明白.”朱智觉得好奇.“要说你也是个超高手了.怎么连这些铭文也不懂.那你的基赐那么深厚的底子是哪里來的.”

    既然说了是修士从小修习的.我这种半路出家的当然看不懂这些铭文 .但这又不能明着说.总不能告诉他.我偷吃了别人的大补丹还不算.机缘巧合还得到了无上秘籍和别人的血丹.后來击杀怪翼还得了内丹.导致了自己功力大增.除此之外我还十分幸运的得到了三个宝贝和一头神兽**物.

    这话要是老实说出去.不止是朱智了.但凡听到的任何一个修士都忍不住喷出一口老血吧.就是踩了狗屎也沒我这样的好运气.上面任何一个宝贝都是需要机遇的.却被我一个人统统碰上了.这样的好事还真是说出去都人沒相信.

    可是事实偏偏就是如此.我还真的就那么好运.遇上了这要是说出去.哪怕关系亲近的朱智也会忍不椎妒吧.所以我思量后还是觉得不提为妙.只道说.“我是半路出家.沒你这样好的条件学习梵文.”

    朱智听了我的话多少还是能够理解的.相比我的家境不如他.自小得到正统的修士培养.不懂得梵文也可以理解.现在好歹是有那么一样东西是他能赶上我的.这样一想.朱智心里头一下子对眼前人的高强实力多少平衡了一些.“好吧.那我给你翻译翻译这上面的话.这上面说……”朱智很快就把梵文的内容详细的解释了出來.

    原來这梵文上面记载的是配合月影剑修炼的心法.必须得在每晚子时 月亮当头.把月影剑至于月下.待每一刻都让其吸收饱满月光之寒力.我在打入自己的真气.与月寒融为一体.就此人剑合一之后.再不断循环大小周天.直到七七四十九日后方可大功告成.

    这看似是简单.但是实际修炼起來却十分不易.在这过程中不能被人打扰.否则我自身包括一旁的人都会有危险.轻则我会被月影剑吸收的寒气瞬间冻住.重则走火入魔.被心魔吞噬全神.眼里只剩下杀戮.而这两者无论是发生那种情况.都不是我想的.

    所以为了配合我讲月影剑最后一层心法彻底完成.朱智等人觉得陪同我在海上的中间飘荡直到我的心法修炼成功为止.

    一來海上空旷正中月光到了子时半空中最为饱满的时候.二來我们不靠岸也可尽量减少其他的打扰.避免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修炼是不好间断的.所以在这之前我还得处理一件事情.就是朱智不稳定的境界内力.只要他稳定下來这个阶段.那么多付一般高手以上稍强实力一些的也不是什么问題.

    为了让他短时间进入稳定境界.我直接安排御风麒麟和他打上一场.御风麒麟是神物异兽.但只听主人的指挥.虽然也与朱智相识.但听我吩咐不必留情.于是上去对着朱智就是一顿狂揍.

    朱智开始还能手下留些情.想着异兽在前自己不好下重手.哪里想到麒麟才沒他那么客气.才不管他留不留情.得着空就是很揍.不一会儿.一个玉树临风的翩翩佳公子就被揍成了鼻青脸肿的大猪头.

    这下朱智才知道不能留情了.其实这也是他多虑.就是他不留情也是打不过麒麟神兽的.只是这个道理知道被狠揍几次后他才明白.

    几个回合下來已经肿成猪头的朱智.一看御风麒麟身形依然快如疾风.就不得不小心并且全神贯注的应对起來.

    朱智这一全力打斗.虽然沒占上风.但也延长了不少时间.而御风麒麟比他实力自不用说厉害许多.所以在与他缠斗也不着急.只听这我暗中的指挥时不时打击朱智一番.并且慢慢消磨他的耐力和修为.

    “噗哧”一声响起.一人一兽的打斗已经不下上百回合.朱智已经慢慢开始势弱出现力竭的神色了.而趁着这个时候我一个眼前过去.御风麒麟便如一阵风一般來到朱智面前.用尾巴把他高高卷起.再一个狠狠抛下.朱智力气将均本无法反抗.只得被从高出抛下后.让麒麟对着胸口就是一踢.刹时一口鲜血喷得老远.

    “呀.”大贵在一旁本來就看得心惊胆战.现在主人还被打得吐了血.一下子惊得弹起來.冲上去就想救人.

    “别动他.”我吼住大贵.“想要他稳定实力.就在一旁安静呆着.”一句话就把大贵钉在原地.不敢再靠前.因为早知道我的安排.虽然很担心.但也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让少爷白白挨了一下.

    我看朱智现在力竭还在吐血后陷入昏迷.马上抬起他对着他的穴位就灌入真气.使得被血液堵塞的地方一下子畅通起來.朱智也马上有了神志. .

    <

    !--go-->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