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5章 窥剑之徒3
    pb. 520小说网 .这一旁.我一边加快速度想要甩掉身后的尾巴.忽地看见通往岛中心的道上出现的三条岔路口.灵机一动.变分别在三条路上都留下樱.便狡黠一笑着向最里边的道里飞身而去.而身后追踪而至的人群看到三条山道上都有痕迹.

    一时弄不清哪条是我离去的道路.一时间也各自为营.一波人想到我孤身一人还带着宝贝.定不敢走人太多的路.于是便朝着最外边的到道赶去.而另一波人却想.最危险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地方.变向最里边的路道走去.而还有一批人便直径向中间的路道走去.

    我才飞身走了沒多久.就看到路边有几家旅店.于是选了一个看起來最平常.既不是很破旧也不会太豪华的店面进去.关键是这店靠着路边.要是有个万一.我还是有几个方向可以快速离开的.

    刚跨进旅店.小二就招呼着迎上前來∶“哎哟.客官儿请好.您啊.这是要吃饭儿还是住店哪.”

    “住店.吃饭.”我一边打量着旅店里的格局.一面简单明了的说到.

    掌柜的此时在一旁的柜台是笑着说.“咱店里有规矩.若是最高层的好房间那么饭菜全都免费赠送.若是其他的房间那么吃饭就得另算.”这店还是挺会做生意的

    我不假思索地答道.“最好的.”我才不想亏待了自己

    “您就请好儿吧.三层房一间儿.”掌柜的高声唤道.待我付了钱和押金.指挥店小二带着我上楼去了.

    上房在第三楼.属于全旅店最贵的楼层.当然也拥有最良好的视野和殷勤的服务.我要的是最靠右的一间上房.这里的窗台即可以将整个外面的道路尽收眼底.又不是那么引人注目.

    一路跟着店小二.我一面心不在焉的打量着周遭.一面想∶如果身后那些尾巴不再跟來.这里倒是可以多休息几天.总的装修还是很好的.服务也很算周到……正想着发现这里楼上多是空房.能有钱住的不多.这旅店不上不下的尴尬装修.平时怕也是不温不火的生意.

    我一上楼.瞬间提高了警惕.四周也沒有发现什么异常.我便分心的继续跟着店小二.朝房间走去.

    跟着店小二走进房间.潮湿还夹杂这霉气的空气迎面扑鼻而來.房间座椅**架都是用防水防潮的红木制成.使得家具看起來气派大方.最好的房间布置当然不会太差劲.整间房布料是用纯棉的天蓝布料.看上去倒也简单大方.尤其还十分干净.住在这样的房子里也算花销值得了.

    房间內.我简单的收拾好**褥.接过店小二送來的热水.美美的洗了个热水澡.由于是特殊时期.我洗澡水武器都摆在手边.尤其是月影剑.摆在抬手可及的一侧.以防那些对月影剑有觊觎之心的宵小之辈前來偷袭.

    虽然我是个男人洗个澡不需要想女人一样忌讳什么.但是要是洗澡到一半打起來到了外头.这视觉效果不亚于裸奔.虽然我脸皮够厚.但是还是自然做不到的.

    简单用过饭菜.就匆匆**休息.就是睡觉.我也要将月影剑放在**最里边.用被褥掩盖着握在手中.

    一连累了好几天.先去赶去与师傅汇合.又要分心抵挡一波又一波來势汹汹的夺剑之徒.时时刻刻提心吊胆的.这会儿好不容易吃了顿热乎乎的饭菜.一躺下來.很快便一阵倦意朝自己席卷而來.嗅着棉被上清新隐隐带着些湿气的味道.我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我是被楼下传來的喧闹声吵醒的.这段时间以來.自己的睡眠一直很浅.即使是在最为疲惫的时候.也只是浅浅入眠.以便能保持时刻的警惕.随时应付一些突发状况.

    一阵吵闹声忽然袭來.我慢慢睁开双眼.透过窗外看向外边.一抹夕阳的余光照射进來.十分柔和.此时已接近傍晚.天边漂浮着的到处都是.烧得红彤彤的云彩.大片的红霞散落天际.像要是被一团又一团的熊熊大火点燃了.又像是被大片大片的鲜血染过.透露出一种奇异的血腥之美.

    迅速的起**将自己打理一番.我轻手轻脚的打开房门.慢慢走到楼梯边.只听楼下传來一个苍老的声音:“掌柜的.你可有看见一位带着把剑赶路的小兄弟.”

    我走近偷偷楼梯口一瞧.只见那人是个老者.说话间带着温和的笑容.原來是那天一派的上官伟.

    看他领着一帮修为已达普通高手层次的修士在楼下和掌柜的问话.掌柜看此人带着一帮人.也不敢不答话.只得谄媚道:“是有一位小兄弟.早些时候到的.先正在楼上房住着呢.”话语间又特地加重语调.强调了“上房”二字.

    在得到一大锭银子的赏钱后.掌柜的顿时眉开眼笑.脸满脸的老褶子都充满着欢喜.

    正愁着该如何对付这群天一派的修士.又见一老妪领着一群修为不低的修士们走进旅店.真巧与天一派的碰上.在和掌柜的同样一番打听后.欢喜之余看到大厅里正在休息的天一派修士.

    本身红颜教就与天一派素有摩擦.不久前双方还刚为了月影剑差点大打出手.关系不雅于敌人.这会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谁也沒有言语一番.连招呼的懒得打.****味又浓了一分.

    我正迟疑着要不要先偷偷脱身.毕竟阎王好找.许难缠.自己的修为一副楼下的人是绰绰有余.但这是限于三两个人之间.先下楼下人如此之多.要真正打起來.就算是车轮战也会活活将体力耗尽.到时就真变成了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了.

    想着对应之策.我忽然想到一个让他们狗咬狗的好办法.

    想了想越发觉得自己机智.强忍着想象到他们狗咬狗的好笑场面.我还是觉得自己真是太过善良了.

    我想到这.一阵脚步声从楼下传來.我顾不得再想.只得慢慢退回房间.

    回到房间后.我将窗慢慢推开一条细缝.果不其然.旅店外均有天一派和红颜教的人把守.要想出去而不被发现.难上加难.

    我迟疑着外边.又看了看手中的月影剑.苦笑着不知是福是祸.想到这里我的心里划过几分坚定.举起手中的信号弹.想着:罢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唯今之计也只有兵來将挡.水來土掩了.实在不行.就发信号叫师傅吧.

    到了晚上.我直径下楼吃饭了.如今上官伟和金红玉的厢房就在我房间右侧.两个帮派的一干修士也齐齐将二楼住满.旅店外又有人把守着.我想逃也逃不掉.

    既是知道自己逃是逃不掉了.不如安静的坐下來.随机应变.

    一下楼就看到了被众人簇拥着的秋千明和金红玉.二人看到慢吞吞走下來用餐的我.又看到我拿着月影剑.二人均是眼中一亮.眼底全是一片贪婪的神色.

    我看着这一帮蠢蠢欲动的修士.笑了笑.打量着旅店外已完全变成漆黑一片的夜色.夜还长着呢.看來.今夜怕是多事了.

    正用着餐.一旁上官伟虚伪的挂着温和的笑容.看向我说道:“小兄弟真是好本事.险些让老朽和众位弟兄跟丢了.”

    “哟.自己沒本事.却还敢怪别人太厉害.”金红玉在一旁怪声怪气的讽刺.“莫不是天一派的绝招就是要.先笑掉旁人的大牙.”

    “你…你好大的胆子.竟敢侮辱我天一派.”一旁一个天一派的随从忍不住出声喝道.

    “侮辱你怎么啦.我这人不仅胆子大.本事也不小.你要不要试试呀.”金红玉一副徐娘半老的用手掩嘴轻笑着.

    “你…你….”那随从见自家执事沒有发话.再想出手教训眼前这出言不逊的老妪.

    “退下.”上官伟慢吞吞的喝着茶.挥了挥手.示意随从退下.又依然挂着那副看似温和却皮笑肉不笑的温笑.开口道:“金执事.您又何必和一个小辈计较呢.”

    “我就是计较了.你又能如何啊.”这金红玉掩着通红的嘴假笑道.话里带着明显的不屑.

    “你.这这给脸不要脸的老娘们.”另一头有人坐不住了.立马站起來怒骂道.

    “给脸不要脸的骂谁呢.”红颜教立马出來一个忻娘接话.

    “骂你呢.”显然这人听不懂话里有话.但也还不甘示弱.

    “哈哈哈.上官老头.这就是你们天一派的头脑.我倒是领教了.”金红玉不屑和比自己等级低的人说话.但是却不会放过奚落对方的机会.

    “够了.住嘴.”上官伟也看得出自己人的愚蠢修为.但是他们一群男人总不好和一群女人太过计较.只得喝住自己人不要打理对方.

    而一旁的我自顾自地用着晚餐.冷冷的看着旅店大厅里正在上演的这出闹剧.紧紧抿着的红唇.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意:人性呐.当真是仅仅为了一己贪欲.可以变得如此丑恶.

    直到用餐完毕提剑上楼.我都好似一个事不关己的旁人一般.安静着不搭腔.天一派和红颜教虽有一番争执.倒也还知道顾全大局.只在嘴皮子上过了一下嘴瘾.到底也沒有正在动起手來.

    回到房里.另一件倒是让我感觉很奇怪.那股三番四次一出房门就缠绕着自己的恶意视线.这次下楼竟沒有出现.当真是奇怪了.难道自己之前的是错觉吗.

    夜色渐渐变得更深了.旅店外变得异常安静.连寻常夜里的蛙叫虫鸣也沒有.动物们有时候比人还要敏感.能时时刻刻敏锐的感受到突如其來的危机.以便能更好的保护自己.

    我在**上打坐.认真研习着月影剑剑身上的剑道.日照岛的剑道是集中的万家剑道之所长.是千百年來历经无数超天劫修士的精雕细琢.一代接着一代的传承下來.所以哪怕就是最基本的修习也与寻常的剑道不同.所以我只得从最基础的开始修习.

    我自认打小就聪慧过人.本身也有一番过人的毅力.吃苦耐劳却从不言弃.很快我便领略的剑道第一次的含义.进入无我的意识中细细修习.慢慢把新修习的技能和自身的灵力融汇在一起.

    正修习剑道得兴起.听到窗外一阵响动.我从无我意识中脱离出來.温柔的向窗外喊道:“二位前辈既然到了.又何不现身.进屋來喝杯茶.不好过在房顶在当**夜猫子.”

    “哈哈.”上官伟苍老的朗笑在房顶上响起.“既然小兄弟已经知道了.老朽本也就不是擅长那偷偷摸摸的鼠道之辈.关于那月影剑之事.那便明日再同小兄弟商谈.老朽.告辞.”

    金红玉也用我那徐娘半老的声音.故作娇嫩的说道:“既是如此.那我红颜教也不好充作那鸡鸣狗盗之徒.便明日谈吧.告辞.”

    “如此甚好.晚辈在此谢过前辈了.”我弯着眼睛.勾着嘴角不知是微笑还是不屑的出声回答道.

    商谈.本就是自己的东西.被这般好事之人惦记.还被称为商谈.这些人还真会为自己的无耻找理由.

    听到屋顶上的脚步声渐渐走远.不再发出动静.我一阵发松便翻身**.又自我安慰着能避一时就避开一时吧. .

    <

    !--go-->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