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4章 恶道
    .这已经是神秘道士來的第三天了.一早起來我就去看了神秘导师.因为当初是他说今天开始启动救助无鼻道士的法术的.沒想到当我走到神秘道士住的地方的时候.那个无鼻道士已经到了.

    看來这无鼻道士果然是救己心切啊.跟无鼻道士打了招呼.我们一起朝着里面走去.但是.领我们沒有想到的是那个无鼻道士现在根本就么有在屋中.那这神秘道士到底去了哪里呢.当看到神秘道士沒有再屋里面的时候.无鼻道士的脸色不太好看.

    果然出去之后.他便叫來了灵山派的几个大人物.让吩咐下去所有的灵山派弟子还是找寻神秘道士.但是.正在他们商量如何找神秘道士的时候.那个神秘道士竟然回來了.看到这种阵容非常的吃惊.而无鼻道士也沒有办法解释出來.只能说.跟弟子们开个会.

    “道士.您可是已经准备好了.无鼻道士问道.神秘道士点点头.道“必然.”.于是我们三个人都进入了一个神秘道士准备的房间中.那房间中非常的黑.我都不知道他在里面到底准备了什么.却有一种非常紧张的感觉.

    从进入这个汹屋开始.我就有一中不好的预感.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这个神秘道士根本就不是真心的要帮助这个无鼻道士.而是另有目的.进入汹屋中后.我叫了一声无鼻道士“主上.”但是.却沒有人回答我.

    刚才的时候.明明使我们一起进入这个汹屋的.我们三人之间的距离肯定不会很大.但是.现在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沒有听到另两个人的任何声音.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題.那就是.这无鼻道士不是说要跟另外一个人****身体吗.

    当时.当我听到这种方法的时候.我还纳闷为什么会有人甘心为另一个人叫喊身体呢.尤其是像无鼻道士这样额面容.

    但是.想到他主上的身份.大概下面有一席非常忠心的人吧.但是.这时候我才想起俩.似乎刚次啊我们三人碰面的人根本就沒有第四个人出现.如果沒有第四个人出现的话.那就说明****身体的人.是出现在我们三个人中间.这神秘道士是施法的人.所以根本就不可能是他.

    那就是只剩下我和无鼻道士两个人.也就说.这厂计划.原本就是让我和无鼻道士****身体.想到这里.我自己也有些紧张了.毕竟这****身体的法术.我之前根本就沒有听说过.而且那无鼻道士和神秘道士都是很厉害 的人物.如果他们真的是打定主意一定要跟我****身体.那我岂不是逃脱的可能性也很小了.

    靠.想到这里.我不仅暗骂了一声.沒想到在这里被阴了.我原本觉得那无鼻道士看起來是要给好人.看來事实却是非如此.都说我们那个朝代的人人心黑暗.侍奉日系.而这里的人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枉法.简直就是为所欲为.

    心中这样想.仍旧在到处寻找出去的办法.这里是要给完全封闭的空间.不知道威慑么明明我近來的时候是通过一扇门.但是.现在我磨边了整个空间的四周.仍旧找不到任何的门.全特么是墙.

    墙啊.都是光滑的墙面.我到底是从哪里近來的.逐渐的我的脑子感觉有点不好使唤了.原來园麻木.眼睛也开始花了.看不清了周围的环境.

    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了眼前忽然开始出现了一片非常美丽的环境.青山绿水.好像我再往前走一步就能找到出路.不仅找到出路而且是一片非常美丽的地方.在那里有一个非常美丽的女子就在那里等着我.向我招手.

    我逐渐的想着那个美丽女子的地方走去.一片片的树叶从我额上方落了下來.逐渐的将我的整个身体埋沒.但是.我还是在不停的往前走着.因外前方就是美丽的风景.就有最美丽的额女子在等着我.

    虽然我的内心生出有一个声音在阻止我.在告诉我这一切都是幻想.都是因为那个两个人在伤害我而****出來的假象.就在我马上就要走到那个女子身边的时候.忽然眼前一黑整个热都昏了过去.

    等我再醒來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在马车上.抬起头看了看周围的人.竟然是朱智和大贵还有六指.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之前是在做梦.看到我醒过來.朱智和大贵显得非常高兴.“少白兄.你终于醒了.”朱智的脸离我只有几公分的距离.我都看到他脸上的毛孔了.虽然不怎么美丽.但是.却让我感觉分外的真实.

    “我怎么了.这是在哪里.”听到我说话.两人都松了一口气.之后我便听到朱智将之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竟然是如此的惊醒动魄.虽然朱智在灵山派的时候知道我要跟神秘道士一块救无鼻道士.但是.她在心中是一直反对的.然而当时的我一直处于不可一世的状态.所以朱智说的话.我根本就听不进去.

    当朱智知道我在那天要跟神秘道士一起救助无鼻道士的时候.就预知到要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于是就跟大贵商量怎么将我救出來來.

    当他们商量好对策.想要把我救出來的时候.发现我已经不见了.那个时候我就已经将自己关进汹屋了.朱智知道了以后非常着急.而且他在外面也挺那个络腮胡子在跟一个手下的人说.这个主上就是为了要跟我****身体.才会将我留了这么长时间.沒想到我傻到一直都沒有发现.

    也许就是因为我在当时的状态已经自我膨胀到了极点所以才会这么的一叶障目根本就看到周围的情形.也看不清周围的人.所以那个时候才会中了那两个倒是的计.如果我不能够活着出來也就罢了.但是.既然我出來了.那么这个仇就是一定要报的.

    看到的燕子.朱智大体是才出來了我的想法.“少白兄.我恩根本就不是灵山派的人对手.因为在大远超中.可能在任何的一个角落都有可能是藏着灵山派的人.”朱智是这个朝代的人.我当然相信他说的话.

    但是.这个仇一定要报.还有那个神秘道士.我竟然到现在都还不知道他的名字.“你有听到那个神秘道士到底是叫什么名字吗.”我问道.朱智想了想说道“那个络腮胡子的道士好像是叫他一个恶道.”

    “什么.”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我惊得一下子跳了起來.将朱智吓了一跳.“少白兄.你沒事吧.”我摇摇头.这些事情跟朱智说了也沒有用.倒是拜拜的让她找了杀身之祸.朱智见我也不想说.变沒有再问.

    而是将话題引导了灵山派的身上.“不过有一点倒是让我非常的奇怪”朱智说道“什么.”然后朱智接下來的事情也让我感到非常奇怪.按照常理來说.朱智的修为非常的低.甚至灵山派随便一个弟子级别的任务都可以讲朱智打败.但是.朱智却并沒有被他们抓住.而是非常顺利的跑了出來.

    “你当时看到了谁、.”我问道

    朱智想了想说道“我看到了那个灵山派的主上.还有那个恶道.恶道头上的面纱当时是已经摘來的.他们都静静的看着我.而我就从他们的眼皮弟子将你救出來了.”

    朱智的这番话让我也感到非常的奇怪.所以说这里面肯定是有缘由的.他们不坑将我这么惊异的放走.就连我自己的欧知道我的身体是有多么的难得.

    那既然他们肯放朱智走的话.那就有两种可能.要么就是他们已经得逞了.但是.如果他们得逞了我.我现在又是怎么一种状态呢.要门就是他们根本就不能够完成任务.不能够完成任务就很有可能说明.那个时候.我的修为已经远远在特曼之上了.

    自我测试了一下.测试的结果让我大吃已经.似乎果然是这样.因为现在的等级已经是二十四级了.也就是说我现在已经是二阶的水平了.

    这是极其可怕的 不过是才三天的时间.我的级别竟然已经翻倍了.他们肯定后悔当初沒有早些时候准备找个****身体的计划.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因为我肯定是要报仇的.“后來的时候.他们有沒有继续追过來.”我继续问道”追上來.”朱智摇摇头道“那倒沒有.一个人都沒有.”

    如果果然是像朱智说的这样的话.那就说明后一种的可能性更大一些.显然现在回去明目张胆的报仇并不是一个很好的事情.既然恶道已经追到了大圆朝了.那我现在就有事情要做了.一个是盯紧这个恶道.因为既然他能够让我进來.那就说明他也可能让我出去.毕竟一直在一个自己不熟悉的朝代待着.并不是一件多么开心的事情.

    虽然这里也有自己的朋友.但是.毕竟不是自己的朝代.就像之前发生的事情一样.太可怕了.如果不是朱智的话.怕是现在我已经死无葬身之地了.但是.我的身体为什么会长进的这么快到时让我好奇了.莫非是这无鼻道士捣的鬼.

    接下來第一家事情.我就是要暗地里将这个灵山派搞得名声扫地.既然灵山派跟恶道有关系.那么就有可能说明这灵山派中肯定有恶道的人.如果我盯紧了灵山拍可能这恶道的底细就能够浮出水面了.

    现在我们正准备回到朱智的家乡.朱村.别看这朱村的名字土气里面都可是住的有钱人啊.就像我们在现代的时候的中山村是一个道理的.当然了这个朱村擅长的不是高科技而是修为.

    而且跟其他吗的地方不一样的地方就是这里的人的修为各有特点.并不是单独的只有一种的修为方法. .

    <

    !--go-->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