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0章 惊起异兽
    赖四这下可不会高兴有人來救自己。

    他想的可和别人不一样。先前他可是做了内鬼的。虽然有点子贪心被那些海盗一同关在了这棚子里。可好歹他和众人的命运是一样的。就是要杀要剐遭罪的也不止自己一个人。

    可是现在就不同了。这些人可是有人來救了。要是被救了出去。自己也不可能再留在这海盗窝里。可是出去了又怎么样。大家还能轻饶了自己不成。

    赖四可不敢打包票。自己先前乘着海盗上船干的缺德事可是不少。要不是大家都被捆住手脚。他也就不是挨一顿打的事情了。现在出去了也只得让人处置。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要不怎么说。赖四如他这个人一样坏心眼儿。事情也从不往好吃上想。每每涉及利益。他可不会考虑大部分人的需要。他首先往往想的可是如何为自己牟利。

    这次也不例外。赖四先是看看前面的人。看见大家都沒注意他。于是一双眯缝的小眼睛开始提溜提溜的转起圈儿來。不知道又在憋着什么坏水。

    很快赖四就想到了一个自以为绝佳的好主意。他想着。与其出去了任人宰割。还不如就呆在这里。现在这些人要被救出去。若是回头算账第一个倒霉的就是这些海盗。自己要是现在把海盗给招來。可不就是戴罪立功了吗。

    海盗们看到自己如此识趣。再一次把人给截了下來。说不定就能不计前嫌把那些抢劫來的东西分自己一些。就是分不到好处吧。自己在这也比出去了被人处置的好。大家一块被留在这。是死是活不都有个垫背的。赖四满肚子坏水的想到。

    眼看这大家伙儿一个挨着一个踮着脚尖往外走。都快要出去得差不多了。赖四也顾不得再想什么宏图大计。只得目光一闪。朝着前面的人快步几下就冲上前去。

    看到快要到人跟前了。赖四猛的刹住身子。让身子不受控制的往前扑过去。这一边众人解开手脚以后。按照我的吩咐一个挨着一个。还算是井然有序的走着。于是我也沒在意太多。那加上那赖四我也沒见过面。沒有太多印象。所以沒注意到眼前有人猛地冲出來。

    而其他人一面小心的留意外面动向。生怕自己的举动惊扰了那些海盗们。所以格外小心翼翼。时不时还要留意脚下的路。所以赖四这一下猛地冲过來真是让人措不及防。

    “哎哟喂。疼死我了。你沒长眼睛啊。”赖四一把把人撞倒了。沒等着人反应过來就放声惨叫道。

    大家正是紧张的时候。本來就小心翼翼的举动被赖四这故意放大的喊声下了一跳。最无辜的就是被他一把撞倒的两个人类。就连跌下去也死死的咬住下唇生怕自己发出声响了海盗。

    可饶是大家再小心也不妨自己这头有一个满肚子坏水的猪队友。非但沒帮上忙。还偏偏要把人一块拖下水。

    “喊什么喊。现在是什么时候了。”老曹忍不住了。看这赖四倒在地上弄出越來越大的声响

    。恨不得直接将他敲晕过去。

    哪知这赖四变本加厉。见有人答自己眼前一亮。故意高声回道。“咋的。撞着我都不能说拉。”

    “你给我小点声。”听这赖四一副死皮赖脸的样儿。就连老实人老曹都恨不得想要揍他。

    “小点声。感情撞上的不是你。逃就逃吧。还当干着投胎呢。”赖四故意又提高了几个分贝。尤其是在说“逃”这一字的时候咬得特别重。

    这下就是再蠢的人也知道赖四这人是要做臭沟里的搅屎棍儿了。而我在一旁看得很分明。这事从头到尾就是他有意挑的头。

    “你是故意的。”我走上前看着赖四直白的说道。

    赖四先是一愣。脸色一黑便马上恢复神色回答说。“你是救了人。可也不是大罗神仙。难不成还会能掐会算不成。别以为救了人就得了大功劳。能随便冤枉人不成。”

    “究竟是我冤枉你。还是你做贼心虚。莫不成你当大家伙都是瞎子吧。”我冷冷的看着赖四。也懒得和他说太多。只抛下一句。“你若再敢发出任何声响。就做哑巴好了。”便不再理他。

    这下赖四不敢再猖狂了。大家伙儿都盯着自己。眼神里带着出奇的愤怒和不善。于是赖四心里一惊。到底还是贪生怕死。于是也只得老实下來。

    可惜刚才赖四的高声吵闹还是惊到了棚子旁白的人家。旁边的人本以为是棚子里的人在叫骂。毕竟这种情况他们见怪不怪了。可是细细一听。加之赖四声音尖锐话语的意思可是很明白。这些人是被人救了

    这还得了。顾不得太多棚子几乎人家的男人抄起大家伙已经冲了出去。瞄到外面人影不少。立时拿起墙边的铜锣“裆铛铛“开始敲起來。

    我一听那铜锣声。当即一惊。还是被这山寨人发觉了么。

    只见这时候本该在外头守着的朱聪跑过來。对我喊道。”不好。山寨里有人发现了。他们正敲着铜锣。往我们这边赶过來。“

    话音刚落。一时间嘈杂的声音响彻整个山寨。本來入了夜尚算安静的山寨。一下子灯火通明起來。由于铜锣敲得急促。频率快而有规则。我猜这是某种警报式的信号。这样一來相比不到一刻钟。整个山寨的人都会围过來。

    一抬眼我就瞄到远处一些人家门户已经打开。一部分光着膀子的壮汉。从家里抄着家伙便冲了出來。我一看这架势。知道不好。赶紧回头招呼大家。而这时候大家也顾不得再小心。只剩下想着该如何逃命要紧了。

    我也只得指挥吼道。“大家赶快往外跑。跑到岸边去。那里有船。赶快。”一面吼着一面我让朱智在前后给大家引路。

    可惜还是晚了一步。这群人中还有一部分妇孺。本就胆小加上饿了一天。猛地起來已经头昏眼花。加上情绪一起一伏。很快她们就慌不择路。跌跌撞撞每跑个几步就摔出去。耗去不少时间。

    所以。当整个寨子的人围上來的时候。还有相当一部分人沒能跑掉。我见状。只得当真她们面前。试图给她们争取一些时间。

    “还想往哪跑。”只见一个脸上带着一道长疤的领头怒吼道。

    “我劝你放了他们。”我接话说

    。“那些货物钱财我们都可以不要。只想让你们留人一命。”

    “哪來的毛头小子。好大的口气。”只见一旁有个壮汉骂道。“死到临头还敢和我们谈条件。”

    “为什么不敢。”我微微一笑说道。怕他们不信我也不想浪费时间。抬手对着一边的小丛林提起内力就是一掌。只听到“轰隆”一声。山壁上出现一个大坑。本來长在上面的几棵歪脖子树已经通体漆黑。一看就知道是瞬间被烈火烤焦的样子。上面似乎还发出嘶嘶的声音。

    本來还凶神恶煞的人一下子面面相觑。当真沒料到眼前这年轻人看起來尚乳臭未干。却不知道有这么大的能耐。他们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只见山寨里有一个瘦高的汉子先反应过來。对着海盗领头过去就是一阵耳语。那海盗领头不知听了什么。先是一惊。随即下意识摇摇头。看着我说。“人得留下。你可以走。”

    “那不可能。”我断然摇头拒绝。

    那海盗领头似乎还想要说什么。可再看我身后的人快要跑光了。只得咬咬牙点头。吩咐认可了了某个决定。于是乎从怀里掏出一个木须。呜呜的吹响起來。

    这声音十分低沉。在漆黑的夜里带着灯火通明的色彩。显得有些玄幻的诡异气息。似乎在低低唔鸣。又似乎又在召唤某种生物。

    “啊。啊……啊”果然不知哪里出现了几只怪鸟。先是在天上盘旋几圈。很快从天而降。对着我迅速俯冲下來。

    我全力施展轻功。但是还是被几只怪鸟紧紧地跟在身后。我不是沒有办法杀了几只怪鸟。而是要付出很大的代价而已。如果几只怪鸟真的追上了我。我不介意将将几只怪鸟都给杀了。

    似乎是追的时间太久了。八只怪鸟都发出了愤怒的尖鸣声。八只怪鸟中題型最为硕大的怪鸟速度突然加快。眨眼间就超越了我。而后嘴巴一张一道赤红色的火焰向我飞來。

    火焰的温度太高了。所过之处。还沒有接触到的树木都被火焰的高温点燃了。光是火焰带來的温度就是如此厉害。如果在这火焰的中心。即使是金石都能够给瞬间融化了。

    我一个闪身。惊险的躲过了这一道火焰。但是火焰所带的灼热感让我心中一阵躁动。真气竟然有些不稳。我大惊。沒有想到这怪鸟发出的火焰竟然还能影响到真气。

    那道被我闪过的火焰掉入了一个靠近荒岛中心十米直径的小湖中。噗嗤一声。整个小湖的湖水都被蒸干了。弥漫出了漫天的蒸汽。小湖的湖底。一些岩石都融化了。在小湖中流淌着变成了液体。

    “好厉害的火焰。”我道吸了一口凉气。看着那火焰造成的威势。我知道如果被火焰沾到身上恐怕会立即将人烧成焦炭。我根本就不敢硬接。

    “吼吼吼。剩下的七个异兽似乎还不会吐出火焰。这让

    我心中总算安定了一些。若是所有的异兽都能吐出如此逆天的火焰。恐怕我立马就会死在这片天地里。

    “这异兽除了速度和逆天的火焰似乎也沒有什么奇特之处。那我就先杀了这个最具威胁的怪鸟。然后慢慢处理剩下几个。”我将目光锁定在了那能够吞吐火焰的怪鸟上。手中的月影剑蓄势待发。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