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6章 遭遇海盗
    正在这个时候。朱智带着大贵闯了进來。我见到两个人。眼前一亮。忙问道:“外边发生什么事了。”

    话音才落下。外头又是一阵哭喊惨叫声。在漆黑的夜里。无边无际的海上传出去。却消逝在风中。显得十分的苍白却又无力。黑色的夜就此增添了几分恐怖的血色。

    忽的一会儿功夫。他们已经來到了我的跟前。沒能我强撑着迎上去。他们就给我带來了一个十分不妙的消息。

    只见朱智和大贵两个人也是苍白着脸。脚步有些虚浮。看见我也是昏沉的模样。只得邹着眉头。回答说:“货船遇上海盗了。”

    我一听。惊的站直了身子。顾不得头晕。连忙开窗抬眼向外望去。只见远方某处停着一艘灯火明亮的大船。而自己这边的船尾却传出厚厚的浓烟。看起來应该是着了火的缘故。期间有很多的人影在闪动。大约能见着一些人在斯打着。还有人落水呼救的身影。

    夹杂着“噗通噗通”一个接着一个的落水身影。这边还能隐隐约约听到一阵阵喊叫声和打斗声。声音虽然嘈杂。但因为离这边还有一段距离。

    我先是强行让自己镇静下來。经历了老道邪道师徒三番两次的暗算。每每都有性命之忧。所以对于这种突发状况。我已经习以为常了。

    因为还有一段距离。所以传來的声音不是很大。我轻轻拍着怀里的小家伙。庆幸沒有惊醒他。

    小家伙睡的很踏实。不知道是安心的缘故还是什么。居然微微翘起薄薄的嘴角。看得出來他心情不错。大概是这段恐怖漂流里第一顿吃饱喝足。所以他很快进入梦乡。还是不是打起小呼。

    这是孩子安静的像个陶瓷娃娃。可爱极了。就是瘦了点。营养**导致脸色不大好。相信经过一段喂养。他还是能恢复的白白胖胖的。长成一个结结实实的大胖小子。

    这个时候。船舷的方向传來一阵尖锐的呼哨声。似乎是船夫在示警。听到这阵阵呼哨声。船上的人很快就全都惊醒了。

    着要是在平时。我肯定就杀了出去。自己的实力不弱。对付十几个小毛贼还是沒有问題的。在加上身边还有朱智主仆跟着自己。更加沒沒什么可怕的了。

    但是。奇怪的事。今晚似乎全身都使不上來气力。仿佛全身的筋骨都被抽去了一般。这让我的真气根本无法聚齐起來。光靠拳脚上的招式

    。自己最多也只是能够自保。但是看着那艘比起自己这边这艘货船。只大不小的海盗船。闯上來的海盗少说也有半百号人。自己又带着孩子。怎么可能突围而出。

    在看看朱智主仆。两个人也是惨白着脸。虽然神色不变。但看的出症状是和自己差不了多少的。

    如果自己一个人这样也就罢了。但朱智他们也是全身无力的话。这只有一个可能。。他们晚上用的饭菜有问題。

    单看前边那那个情形。我确定这艘不是黑船。那么。只有一个可能了。。这艘船上有海盗的内应。

    得到这个认知。大家都不约而同的变了脸。要知道如果船上真的有内应的话那么应该说。一开始这艘船就被顶上了。这么说來。那船上大概有那些人。分散在哪些角落。应该都被海盗们知晓了。

    这些海盗不仅数量多。还是在半夜偷袭。把所有的守卫都打得猝不及防。因此。看看时间。要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把全船的人制住了。到时候自己这边就算是不逃走。也会成了瓮中捉鳖。怕是会被贼人手到擒來。

    虽然我和朱智几人是可以逃走的。但是这船上还有那么多人。除了一般的水手和船夫之外。还有一些押货的商人及其家眷。以及一些坐不起客船。只能住在货船的船舱里去外地的穷苦百姓。

    加上这上头还有深水镇上几户人家的亲戚。无论是冲着哪一点。我想自己都是无法坐视不管的。

    自己虽然不是什么大善人。但作为一名修为不低的修士。自己也不能坐视不理。要我丢下这些人独自逃走。说实话。我真的做不到。

    所以我思量再三。既然无法力敌。那么。也只有暂时智取了。

    听着外边越來越近的呼喊声。我心头一紧。忙吹灭船舱里的灯烛。对朱智说:“不如。我们先藏起來。”

    朱智听我这么说。有些邹邹眉头。他们明明可以杀出去的。为什么要藏起來。这家伙是觉得他无法杀了那些海盗吗。

    正想开口拒绝。我却好似看穿了他的想法。连忙补充道:“难道你们两个能看着这些

    人被劫去还坐视不理么。要是让别人知道。堂堂朱智居然为了独自求生。把一船的人留给海盗。任其**的话。你就等着被世人耻笑吧。”

    听我这样一说。朱智正到了嘴边的拒绝有咽了回去。沒有说什么话。

    其实现在也不难看得出來注重主仆二人还是有修为的。哪里可能单单只是出门游玩的普通阔少爷。而且看这朱智性格内敛。相比修为还不低。就是不知道他们这一趟跟随对我时好时坏了。

    但是。就至少现在这种时刻而言。多一个帮手总是好的。

    我见他沒有说话。也就是当然同意了自己的想法。于是开始布阵。其实这个阵法十分简单。就是利用船舱里简单的桌椅和屏风。在加上一些真气将船舱里的一个小角落封闭起來。自成一个小小的空间。

    但从外边看上去。又无法看出空间里的情况。看到的只是空荡荡的角落。这就像是用镜子僻出一个小隔间一般。既能藏东西又能不被人发现。只要在空间里不发出声音。外界的人就一定不会察觉这里有人。

    但这个阵法虽然简单

    。却必须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的人才能合作完成。这在我修习的书中叫藏身阵。由于用的法力极少。连刚刚修行的小孩子都会。所以很多小孩子在修道的世界里里玩捉迷藏的时候。尤其喜欢用这个阵法。把自己和小伙伴们藏起來。光用肉眼是无法找的人的。而找他们的那个小朋友只有不停的惹他们笑出声來。才能知道他们躲在那里。

    这个简单的阵法到了现在。居然用了用武之地。我虽然修行多年。遇上那么多艰险。却从沒试过那么粗心大意的被人下了药。可能是这段时间因为是在海上。所以少了平时的那些警惕性。

    而开始学会的时候我常玩儿。时间长了以后却再也沒碰过的阵法。今天却用上了。着让我觉得有些怀念又又些羞愧。

    自己终究还是太大意了。才让那些贼人有了可乘之机。而作为修士的自己。非但不能迎敌杀敌。现在还要躲着他们。把自己给藏起來。真是有些惭愧啊。

    三个人一提所剩不多的真气。才刚刚布置好结界。就突然“砰”的一声。门被人踢开。一群凶神恶煞。提着还滴着血的大刀的海盗创了进來。

    见有人闯了进來。看那粗鲁的动作。就算黑夜里沒看清楚脸。我也能相信他们有多么恶凶神恶煞。恰好他们进來。我等人立马屏住呼吸。不再发出声响。

    只见那些一闯进來。就打量这这个房间。不一会。就有人拿着打火石。点亮了灯烛。一时间。昏黄的光线照亮的整个房间。

    只见那些人拿着灯。绕着房间转了一圈。其中还有一个面带刀疤的男人。粗声粗气的吼道:“人呢。住在这里的人怎么不见了。”

    “他们就住在这个屋呀。”只见这个时候。从几个海盗后面窜上來一个矮小的人。只见他獐头鼠目。咧着有些歪的嘴巴。眯着老鼠般滴溜溜乱转的小眼。。空间里的我几人忽的觉得这个有看起來好眼熟。他好像就是前面船上厨房里帮着送饭的杂工赖四。

    要说到这个赖四。我曾经听深水镇上的大嫂们隐隐提及过。从小就沒了父母。为人却好吃懒做。只会头蒙拐骗的下三滥伎俩。也是有个老船夫是他死去老爹的朋友。可怜他。见他沒吃沒喝的。有鲜有人肯聘用他。就把他领到船上做工。才做了一两年。又染上了赌瘾。险些被人卸去两条胳膊。儿这会儿正做着杂工还债呢。沒想到赖四打工的就是这艘货船。

    想着我也能猜到长老们的意思。把他叫到这里做事他们一定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已经是一种变相的驱逐了。沒有特殊的功劳。他也是回不去小镇上的。就因为是这样。所以大家才会恰好看在他被驱逐的可怜模样上。愿意给他一份活儿干着。保障他最基本的生活。

    我把自己知道的信息联系起來。大致心里也有的一个简单的轮廓。然后从猜想里慢慢变得清晰起來。前因后果不会差上太多。

    想是这赖四赌瘾又犯了。才把注意打到货船上來。与海盗们里应外合。打劫船上的钱财和货物。好拿去还债接着赌。

    只见那些个海盗有搜刮了一阵。还是沒找到人。只从柜子里找到几两碎银子。又突然看见房间里开着的窗。赖四生怕这些海盗连带着怪罪自己。只得辩解道:“他们应该是听到声音。就从窗上跳到海里逃走了。”

    听他这么一说。只见那领头的海盗。恶狠狠的:“呸。”了一声。说:“就只有这点银子啊。还被人给逃走了。真他娘的倒霉。”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