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4章 出海
    “你是为了玄月剑上的剑道

    。(才出海的。对吗。”正还想着问題。忽的一个冷冷的声音冒出了。吓了我一大跳。

    一转身。只见朱智站在前面。

    此时。夕阳西下。余晖带着温润的红光。微微透着金色。刚还打在朱智的身上。仿佛给他镀上了一层薄薄的却十分耀眼的金光。

    温和的阳光下。面容如同莲花般的翩翩男子。一脸认真的看着自己。乌丝在微微咸湿的海风中飞舞。白皙的脸上镶着宝石般的黑眸。眸子里一副专注的神色。又密又卷长的睫毛上。还沾着细碎的余晖。让整个人看起來。如同是画里走出來的人儿。

    那一刻。突然发现这厮居然长得还行。一副人模狗样的还算得上整齐。当然。比我还是差一点。

    “喂。怎么了。你发什么呆呢。”朱智见我转过身子來。一动不动的。也不回答自己的话。只顾着自己发呆。有些觉得不耐烦。还幼稚的举起手掌。在我面前不停的晃动。

    这人也不知道是哪里冒出來的。不是深水镇上的人。居然在我们快要开船的时候带着仆人赶來这里。居然说已经付好定金。并且愿意给十倍的价格包船。

    本來若是我自己肯定不大乐意的恶。加上船家也是算得上是熟人。但奈何这人身上爆发着一股子浓浓的暴发户气息。明晃晃的钱耀眼的让人眼晕。我倒是不介意钱财。但是船家本就以此为生。能遇上这样慷慨的雇主着实不易。我也不想因为自己打扰了他人的生意。

    更重要的是此人并不着急着用船。见我想有要事的样子。就严明自己是雇船外出游乐的。不着急着赶路。愿意先让船家送我达到目的地。

    一开始他们这样说。我还真的有几分怀疑。毕竟天下间沒有免费的午餐。

    “啪”的一声。很快。我就回过神來了。抬手就拍开在自己面前挥舞的爪子。心想着。这朱智还真是够讨厌的。不开口还好。一开口就让人想给他俩拳。真是烦死了。

    朱智收回自己被拍痛的手。觉得眼前的这个混蛋真是够野蛮的。一点也不像个混蛋。在现在的朱智眼里。混蛋就应该像月末一样。温柔可人。并且还善解人意。尤其我还会舍身救人。当然。这只是朱智单方面的想法。

    “我是想问你。出海是不是就是为了那个所谓的剑道。”朱智板着脸。又一次问道。

    “你是怎么知道的。”我就不信这人來此当真只是游玩的目的。

    “而且什么叫所谓的剑道。剑道就是剑道。是集结了几辈人无数心血才凝聚成的宝贝。不是那些可以让你随便称呼的东西。”听着朱智对剑道十分不屑的语气。我觉得相当不满。

    “哼。”朱智随即冷哼了一声。笔直的峰眉一挑。说:“好吧。是剑道。你是不是因为剑道才出海的。”居然又不厌其烦的再一次问道。不知道为什么。其实朱智也对自己这次出奇的耐心感到惊讶。要是在平时。自己早就不耐烦的直接动武了。但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却沒有那种感觉。

    “当然啦。你不是都知道了。敢在暗中偷窥我。那你应该很清楚呀。那现在还來问什么。”我沒好气的回答道。带着一副明知故问的神色。

    朱智沒有理会我的讽刺。只是直径说道:“你要是为了剑道的最后一层。我可以帮你。”

    “帮我

    。”我有点怀疑的看着朱智。

    朱智也一脸认真的回望过去。说:“对。我可以帮你。不过”

    “不过要分你一杯羹是吧。凭什么。你说我就得给。”我简直懒得理会这人。

    朱智哪里被人这样狠狠的奚落过。从小到大。谁不是敬着自己或者怕着自己。就算是能让人人闻风丧胆的那人。自己的父亲。就是真的争执起來。也要让自己几分。哪像眼前这个混蛋。既野蛮又泼辣。若不是还有求于我。朱智早就把我给杀了。

    既然动又动我不得。朱智一时也沒有什么办法。只得带着一脸的冰冷。拂袖而去。剩下甲板上陷如愤怒的我。

    而我一个人留在甲板上。再一次觉得朱智这个人十分危险。不止为人深不可测。而且实力也不容小觑。另外。他还对着水饺虎视眈眈。自己更加不能放松了。

    于是我打定主意。这一路上。噢。不。应该是这五个月里。都要紧紧的盯着朱智。不能让他接近自己的水饺一步。

    “哼。”大步走回船舱里的朱智十分愤怒。一边走了一圈。还是觉得十分气

    恼。于是一脚踹翻了椅子。

    大贵见主人如此生气。就知道他一定在我那又碰了钉子。说來很奇怪。大贵发现每回朱智碰上这混蛋。似乎都会生气。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一反常态的不如平时那边冷静绝情。

    “这该死的混蛋。这是不知好歹。”朱智对刚才我的那番奚落。还是怒气冲冲的样子。觉得自己都那么拉低身段的问我。居然还被我反过來奚落了一顿。

    “主人。不要太过动怒了。”无法见朱智还是一副怒意未平的样子。也只好在一旁劝导说。

    “我生气。我为什么不生气。这混蛋。我好心好意帮我。我还居然敢这样放肆。”朱智还是觉得怒气难消。

    朱智主仆正说着话。大贵的目光却不知觉的向着甲板的方向看过去。似乎是想看看。究竟是怎么一个的混蛋。竟然让多年不喜于色的朱智主人变得那么轻易被人勾起怒火。触及甲板情景的时候。大贵的目光顿时僵住了。不由自主的脱口惊声呼道:“天。这水先生想干什么。”

    朱智闻声望去。顺着大贵的目光一看。只见我正在翻越甲板上的围栏。长在船的沿边上。做出正要往海里纵身一跳的架势。

    顿时。朱智愣住了一秒。又随即飞起身子掠过去。一把抓住我纤细秀巧的肩膀。又翻身一跳。两个人再一次回到了甲板上面。

    看着眼前这个小巧玲珑的身子。朱智厉声喝道:“你干什么呢。不想活了。是吧。”

    “蒋先生。你方才那个动作也太危险了。”紧紧跟着出來的大贵也严肃着脸。低声指责道。

    “谁说我不想活了。你们主仆两个眼睛有毛病。是吧。”纤巧的身子猛地弹起身子。从甲板上一跃而过瞪着眼前一脸严肃的两个人。大声回骂道。“我这是要去救人。麻烦你们先看清楚。好吗。”

    “就你这身手。连风都快把你给吹走了。还想着救人。你的功夫兴许在陆地上还可以。但这是海上。我看你是那自己去喂鱼还差不多。”朱智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比自己还要矮大半个头的我

    。语气中带着浓浓的不屑。仿佛要把方才我对自己的奚落从这里找补回來。

    正要跳水的我。莫名其妙的被人拉回去。回到甲板上來不说。又被这讨厌的主仆两个一通责骂。我都说清楚要干什么了。这两个人倒好。不说帮忙也就罢了。反而还要在这里冷嘲热讽的说着风凉话。

    真是有够讨厌的。于是。一向懒得发脾气的我终于忍无可忍的爆发了。指了指捆在腰间上的腰带。有指了指在海面上起起伏伏。飘荡这的小木盆。对着挡在自己面前的两个笨蛋怒声吼道:“你们瞎了呀。自己不会睁大眼睛看看呀。我身上系着腰带呢。赶紧让开。别挡着道儿。我要去救那木盆里的孩子。”

    “你别动。留在这里。我去。”朱智冷冷的抛下一句话。身影一闪。已经如海燕般。迅速的飞掠向了海面上的木盆。

    这下大贵也不说话了。只是看着主人飞掠而去的身影。又看看我。

    感觉到有人在注视着自己。我也只是扫过一眼。又继续专心致志的盯着海面上。那随着汹涌的海水起起伏伏的木盆。生怕一个不小心。它就被浪花打翻了。

    朱智一脚轻轻踩着一脚的脚尖。借力踏过水面上。挥洒自如的飞到了离穿十几米远的木盆边上。只见他伸出手轻轻一捞。再往怀里一带。好似猴子捞月一般。手里已经多出一个两尺左右长的小包裹。

    “哇哇”的一阵哭声从小包裹里传來。听起來已经沒了气力。渐渐的弱了下來。有点变成了嘤嘤的哭声。很显然。这孩子已经哭了很长一段时间。甚至哭得连嗓子都哑了。

    “那木盆里面。居然真的装着孩子。”听见了小孩的哭声。大贵有些惊讶的问道:“但是刚才水声那么大。根本听不见哭声。这里也无法看见木盆里装了什么呀。”

    我懒得理他。现在对于我來说。比起回答问題。当然是检查孩子有沒有受伤更加重要。于是我撇下一脸疑问的大贵。迎向抱着孩子的朱智。

    “快给我看看。这孩子怎么样了。”我伸出白皙的双手。声音清脆的中带着一些急切。

    “给。拿去。”朱智还是冷着脸。面无表情的将孩子交给我。还认真的盯着我。说道:“下次再遇上这种事。你要记住。我们也可以帮到你去做”

    “哼。”我见他还是那副冷冰冰。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虽然不喜欢但还是说:“谢谢。下次要是要有这种事的话。叫上你们來帮忙。我是不会客气的

    。”

    如果这件事情发生在我以前还沒遇上那么多事下。而是还呆着城市里的时候。 我要是看到了这个小孩。第一时间的反应应该会是尖叫起來。喊救命。直到等來别人帮忙。

    但是现在经过了那么多闯荡。遇上了那么多磨难之后。我已经学会了如何去**的生活。我做事不会再去依赖别人。不像以前在家里时。总想着万事有兄弟朋友。我已经潜意识的不再习惯向人求救。而是下意识的想着自己去完成。

    凡是都要靠自己。这是我在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后。对自己的告诫。因为自己已经遇上了太多自己原本想都不敢想的挑战和困难。但是现在都顺利走过來了。量力而行这个词早就已经不再适用于我的生活之中。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