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3章 辞行
    只看到了堂屋里的段家大儿子。反倒是淘气的刘庆儿不是跑到哪里去了。于是我高声喊道:“小庆儿。你又猫到哪里去了。”

    “唉。蒋哥哥。我在这儿呢。”厨房里传來刘庆儿淘气的声音。但又迟迟不见人出來。

    我正想去厨房看看。这孩子在捣蛋着什么呢。又听厨房里传來刘庆儿的惊呼声:“蒋哥哥。你快來呀。快过來。。”

    听到刘庆儿的惊呼声。我还以为他碰到了什么刀具之类的伤着了自己。连忙跑进厨房。

    一进厨房里。只见刘庆儿蹲在一个装满水的大水缸旁边。不知道在看着什么。见我进來了。连忙招呼着他过去。挥挥小手。说:“蒋哥哥。快过來。你快过來看呀。”一边说。还一边挥挥小手。指着水缸说道。

    我听着刘庆儿的话。一面快步走上前去。一面朝着那装满水的水缸一看。

    只见那大大的水缸里。溢满了清澈见底的清水。里面躺着自己的月影剑。而水面上居然出现了一些色彩。仿佛隐隐约约出现出一个地图的轮廓。

    呀。月影剑怎么会在这里。想必是自己刚才记者來开门的时候。忘了收起來。被小庆儿看到。顺手拿來厨房里玩了。

    驱赶着小庆儿。让他到厅里和段家的大哥哥还有阿秋玩儿。起先他还不愿意。但又听到阿秋从外边传开心的嬉闹声的叫声后。有忍不住小孩儿好动的天性。蹬蹬就跑出去了。

    剩下我在厨房里。打量着静静躺在水里的月影剑。在看看逐渐变得清晰起來的地图。想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自己之前从不敢将月影剑碰水。只怕一不小心削弱了他的威力。并且自己的极限驭剑关始终也沒有能够突破。就更加不敢拿月影剑來开玩笑了。

    说起这极限驭剑关。其实是所以使用剑器的修道者的分水岭。若是能够打通了。以后万事无虞。如同习武人打通任督二脉一样。能够使用起武器來得心应手。就是再难的剑术心法也能很快消化下去。

    只见那水面上。隐隐约约的漂浮起一块地图的模样。我走上去轻轻一碰。那地图居然变得刚加的清晰起來。只见那详细的地图上了。箭头直指着大海中央。一个弯月形状的小岛。上边还标注着醒目的红点。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但我隐隐约约感觉到这肯定和月影剑的修炼有关。

    将月影剑归由自己的时候。肯定还沒有这些东西。若有的话。我在与他人交手或者平常修习时肯定能发现

    。却也沒有发现一丝蹊跷的地方。难怪我总觉得不太踏实。一方面是由于我自己本身不能稳定的发挥。另一方面就是这月影剑过多的神秘吧。

    所以。自己非常肯定这一定是那铸造之人在月影剑上留下剑道的时候。随便烙印上去的。并且只有修炼了上面剑道的人。有着剑道上的内力。轻轻一碰。才可将这地图清晰的呈现出來。

    难怪月影剑一出世就能引起众多修道之人的争相追足。本以为是以为它自身的优势特点。但现在看來可就不仅仅实在这样了。应该还有他们本身的秘密在里头。加上它现世极少。本身就给自己來着神秘莫测的面纱。大家才会如此疯狂和好奇。

    居然能在如此轻薄的剑身上。雕出那么细致精美的图案。还不轻易被人发现。这要何等功力啊。我只能再一次感叹这些铸造月影剑的修道工匠们的鬼斧神工。

    但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呢。我有些不解。如果一开始自己修炼剑道的时候。就需要它的话。为什么那书籍上不早些言明呢。

    那结论只有一个。。这张地图。自己一点是修炼剑道之后。到了一定的阶段才需要。

    但是。这具体是哪个阶段呢。自己不得而知。

    由目前的情形看來。自己除却最后一层的剑道尚未禅悟之外。其他的都被自己全部吸收了。从这个角度看。说不定。着张地图就与着最后一层的剑道有关。

    心中又了这样的想法之后。我便又仔细的看了看那张地图。在确定了方向之后。我便打发两个孩子回家去。自己开始收拾行李。计划到那地图上的标记地方去看一看。有沒有什么新的发现。

    我先是和阿秋说了一声。哪想到这小家伙一听我要离开。居然愣神之后。快速红了眼睛。马上脸色带起两个泪泡。有些唔鸣这问。“先生为什么要走。”

    我先是摸摸小家伙的头。明白他的意思和不舍。其实带了那么久。阿秋又如此可爱我还是真的十分舍不得和

    他分开。尤其是在如此匆忙的情况下。“

    本來就不多的行李。很快就收拾好了。挨家挨户的向交好的人家告别。

    长老庙那边是最先知道的。小阿秋哭哭啼啼的跑到长老们面前说我要辞行的时候。他们第一时间就赶了过來。

    当看到一群年纪比我大上许多。几乎能当上我父亲爷爷辈的长老。那么快的出现在我面前。以如此真诚的神色关心我的时候。我感动到不行。

    对于我的辞行。钟家、段家、刘家以及胡大在得知我的真实情况和目的之后。长老们还是表示十分理解的。虽然他们对我这外來客也十分的不舍。年龄差距大我们却几乎沒有隔阂。每每谈话总有一直相逢恨晚的感觉。这一点让我自己和他们都觉得十分惊讶。

    不过月影剑的驾驭刻不容缓。加上我到了这里也算风波不断了。现在离开反而对我自己和深水镇百姓來说。不失为一个好时机。

    婶家自然是非常的不舍。但他们也心知肚明。我根本不是常人。注定也是要离开这里的。于是。在一阵依依不舍的挽留之后。也沒哟再坚持让他留下。而是帮忙着打点打点东西。

    虽然有原始蜡我也能瞬间到达那地方。但是自从招來援兵又将他们齐数送出。为了不破坏结界

    。都是用原始蜡将他们带进带出。这样一來。就算是本來不少的原始蜡也会一下子少了许多。

    加之原始蜡十分珍贵难寻。所以我决定不在必要的保命等非常时刻。还是不要过多使用为好。

    天空中。繁花挑落。犹如洋洋洒洒的点点白雪一般。院子里的柳树上。一条条连成丝带的杨柳枝条而。掀起一层有一层的绿色涟漪。其中。那杨柳树下。迎风而开的野花儿。绽放出诱人的姿态。多么洁白如雪。犹如一幅动人的水墨画儿一般。

    而杨柳的旁边是一口年代久远的老井。在风中飞扬的柳条儿。一袭如雪的白衫犹如冬夜里的傲梅一般。悄然的盛开。暗煞了四周所有的其他色彩。

    巷子外边。隐隐约约的传來一阵悠扬而惆怅的箫声。悠悠的穿來。婉转而又幽怨动人。优美的犹如离别的恋人一般。在交头耳语。悄悄的互诉一肚子的相思。悲凉之处有如同独自在等待那爱人的妻子一般。思念深沉而又悲凉

    在确定了目的地是一个小岛之后。我就开始准备东西和制定路线了。按照地图上的比例。小岛大概会是在。大海的中央。如果自己用真气飞身过去的话。恐怕也要一天**的时间。恐怕就算是到了那里。自己也沒有力气再做其他的事情了。更加沒有足够的力气去抵御小岛上那些未知的飞禽走兽。

    小阿秋到底还是十分懂事的。虽然一直揪着我的衣服。舍不得我离开。但是在听到我的解释以后也知道我是有这正事要办。所以就是再不舍得他还是听话的给我打理行李去了。在我保证有时间一定回來看他下。小家伙哭丧的金鱼眼才勉强破涕为笑。

    于是。在多番思考过后。我计划坐船到小岛之中。

    段家的大嫂听说了自己要坐船出海。二话不说就介绍了自己在外边常年打渔的哥哥给自己。那位哥哥也是个热心人。不到一天的时间。就给自己租了个小型的货船。

    娇艳的夕阳下。洒落着荡漾的碧波。滚滚汹涌的江面之上。挥洒出一道无比壮丽的闪亮画面。

    碧绿的江面之上。一艘艘满载而归的渔船。争先恐后的向着岸边行驶而去。急着回去和等待了自己一天的一家老小团聚。回去和家人分享一天的丰硕成果。而江边上妆点着繁花似锦的画舫。这才刚刚开始。而江心中。各种大大小小的客轮也正在朝着自己的目的地全度进发而去。

    逆江而上的一艘小型豪华货轮上。一个小而娇俏的身影正披着凄艳得火红的落霞。独自一个人立在船尾的甲板之上。静静的倚靠着护栏。默默的凝望着被夕阳渲染的好似血海一般的江面。白色的齐肩斗篷和满头如碳一般乌黑的发丝随风翻动。纤弱的身子随着摇晃的船身在风中摇摆着。好像是随时都可能要随风而去一样。但背影有满是倔强。忍不住让人看了心生不舍之中。有带着一丝的敬佩。

    船舱里一道神色高深莫测的目光始终关注着甲板上的一举一动。是探究的。有带着一丝的赞赏。自己也说不清。到底是什么感觉。

    沒错。乘坐在船上的正是我和朱智。加上朱智的随从大贵。三个人。

    在知道他们沒有其他不轨的企图以后。我思虑一二还是愿意和他们同行的。当然基本的防人之心。我还是有的。对他们时常还得带着警惕。

    &nbs

    p;...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