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8章 比试
    其实。他们都知道。当年。其实大家都是有错的。谁也不能说自己一点过错也沒有。

    当年。他们一个将嫉妒变本加厉。一个却任由心魔日益滋长。最后才导致了发生那般不可挽回的局面。

    只见忽的长剑与双拳相互抵住。在触碰到的一刹那。轰的一声巨响。食影道人退后一步。握着的双拳虎口被震裂了一道不小的伤口。几滴浓血慢慢滴了下來。

    而那抵住攻击的陆杰被震飞几米。险些握不住手中的长剑。两支手上青筋暴起。两支手臂上各有一道长长的又整齐的伤痕。却是被那食影道人的双拳震开所伤的。

    食影道人看到这般景象。低低的声音说道:“和我比武。你简直就是送死。”

    “能与师兄再次交手。陆杰不仅受伤。就算是一死。也是值得一战的了。”

    “你找死”食影道人听他这么一说。更加大为光火。以为陆杰还一如当年那般瞧不起自己。于是也不等陆杰站起身來。冲上前去。就是几下看不见光影的击掌。几道黑色的掌影铺天盖地的席卷而去。把倒在地上的陆杰笼罩在其中。

    由于距离太近。并且攻势凌厉。陆杰一时之间竟然无法闪避。

    这时候的他看起來。脸色居然连恐惧的神色也沒有。沧桑的眼中全是食影道人的双掌和他仇恨的眼神。仿佛是一条蓄意报仇的老狼一般。不顾一切。其实这时候。陆杰若是用剑向上一挑。一定能刺中食影道人。但是他却一把扔掉手中的剑。任他攻击却丝毫不还手。这样的举得让旁边的人震惊不已。但食影道人却已经打红了双眼。根本沒有注意到陆杰的异常举动。只顾着想要立马打死眼前这个人。

    我在一旁看了一下。只隐隐感觉到陆杰这般怪异的举动仿佛是在偿还着什么。她好像明白了什么。却沒有点破。只看着食影道人一掌一掌一拳又一拳的向陆杰打去。

    几招下來。每次食影道人都运足了十层的力道。打得陆杰口吐鲜血。很快便陷如了昏迷之中。

    我看不下去了。只怕陆杰任由食影道人这般打下去。不出十招便沒了性命。而且食影道人看起來也并沒有想要停手的势头。而一旁看的六大势力的属下们一边担忧又一边愤怒着。但又碍于上面的人沒有发出命令。不敢轻举妄动看來。这陆杰在六大势力门里的人缘。影响都不小啊。

    顾不得太多。我只能唤出自己的无眼镖。嗖嗖一声向食影道人射去。将真在殴打陆杰的食影道人隔开一旁。

    食影道人感觉一阵箭影闪过。朝着自己的方向袭來。便下意识的朝后一翻向外闪躲而去。

    我见食影道人一闪开。便走上前去扶住陆杰。点住他的穴道。不然他体内的真气逆流。又对着还想扑上來的秋水。高声喝道:“本战陆杰前辈已经输了

    。食影道人前辈又何必咄咄逼人呢。”

    一旁的老者看了。手上轻轻一挥示意。属下接过命令。急忙上前扶起昏迷中的陆杰。将其拖入人群之中疗伤。老者又朗声说道:“本局。是我们的人输了。”

    老者缓缓上前一步。对着食影道人说道:“你赢了。”

    食影道人因为方才的获胜还在高兴不已。认为自己是凭借自身实力打败了。那么久以來的仇人。却完全忽略了陆杰到了后面的毫不反抗。

    大家也在为食影道人的修为增长的如此之快感到十分惊讶。要知道。食影道人当年在门里是有名的天资愚钝并且修为进展置之缓慢。还不如一个刚刚开始修炼的孩童。而如今那个曾经b被大家嗤之以鼻的人。居然拥有了如此强劲的实力。果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食影道人见陆杰竟然如此不堪一击。心中更是得意非常。于是乎对着六大势力的人。说道:“多年不见。六大势力门下可是要衰败了。居然派出如此不堪一击的人出來应战。莫不是门下早已沒人了。”

    此话一出。果然引起了公愤。六大势力众人只觉得。此人当真是好大的口气。步步相逼。把陆杰师兄打成重伤也就罢了。如今还得了便宜卖乖。居然让侮辱我门楣。当真是瞧着门里沒人了。

    于是乎。六大势力门下的人们。个个主动请缨。希望能与那狂妄自大的食影道人一决高下。

    “师父。这人当真是欺人太甚。请让徒弟出战。好好教训教训他一番。莫让他看轻我门无人。”一青年男子忍不住了。出列请命道。

    “师父。让我去吧。”有一面貌强壮的男子出声。

    nbsp;一时间。六大势力的一干属下。争先恐后的想要出战。

    “慢。大家莫要争执。”只见那老者身边的;老头人上前一步说道。“先听听师父的吩咐。再看如何安排。”既然掌事都这么说了。大家也就不再为派谁应战而争执。

    只见当大家都将目光聚集老者。希望他能派自己出战的时候。只见那老者清了清嗓子。不慌不忙的走上前去。说了一声:“第二战。我们派出來应战的是蒋先生。”

    此话一出。众人皆大吃一惊。包括我自己。

    怎么会是自己。就算是怎么排资论辈。按资历也不可能是自己。我心中想着说。

    我自己也十分不解。于是便上前问道:“前辈。我并非你门中之人。代六大势力应战。怕是不太好吧。”

    只见那老者领着一干人等站在前面。枯枝般的老手抚了抚花白的长须。带着一种高深莫测的微笑说道:“你与如玉在这一起查案。一起对抗食影道人。今日在这里。也倒是算是半个自己人了。我们派自己人应战。有何不行呢。”

    一旁身后的属下见师父只要派遣一个小先生应战。心中早就按捺不住了。争这说:”师父。还是拍我去吧。蒋先生年纪尚浅。怕是上去应战要吃亏啊。”

    “对啊。师父。不如派我去吧。”

    “不行。师父。我去。派我们去吧。”

    “停”只见那掌事人高声一吼

    。他好似有些明白。师父为要派这位蒋先生去了。且不论人家年纪轻轻却已经有一声不低的修为。并且不骄不躁。不争不抢。即使是非常赶來之际。看她对战食影道人也毫无慌张的神色。在看看这些个属下。有的虽然年纪不小。修为更是不低。但却 一派装张冒进。逞强好胜的样子。这样的情况下。无论是派门里的谁去应战。无论输赢。势必都会引起其他人的不满。还不如直接派遣一个不是自己门里的小先生去呢。想明白了了这里。掌事不再理会其他人的争辩。只是朗声命令道:“师父派遣蒋先生上前应战。肯定自有师父的道理。大家莫要再多言。”

    连掌事都发话了。其他人在有不甘也沒有再争下去。只得老老实实退到老者和掌事的身后。安安静静的观看这一战。

    我一看自己若是再推辞下去也是不可能的。况且食影道人修为虽然强大。但是自己也不低。真真打起來。沒了其他的阻碍。他未必能打得过自己。

    这样一想。脸上也不再带着犹豫。只是走上前一步。对着食影道人喊道:“这一战。我來应你。”

    食影道人与我交手也有几次了。虽然每次打了沒几招就因为各种事件打断下來。如果是换做平常的食影道人一定不肯或者是更加小心的防范。但由于前一次的胜利的得意之心早就填满的他的双眼。此时在他的眼里。出來老者尚能让他忌惮几分之外。其他人在他狂妄的眼里已经都成为了手下败将。

    在满满的狂妄与得意之下。只见食影道人看着我。傲慢的说:“你们只派一个小先生应战。这可当真是门里无人了罢。算了。我也就姑且与他一战。手下留情。绝对给她留下好手好脚。”

    “话别说的太满。谁输谁赢还不知道呢。”我听到如此狂妄的语气。忍不住告声回他说到。

    话音刚落。我随即默默连念数诀。召唤出月影剑。只见那月影剑发出闪闪的光芒从虚空中若隐若现的浮现出一个轮廓。再慢慢的清晰起來。通身泛着骇人又嗜血的寒光。隐隐透出锐不可当的气势。

    我缓缓握住漂浮在半空中的月影剑。只见那白皙的手上。那只泛着寒光的剑。微微颤抖着。带着隐隐的呼啸声。仿佛出征的勇士。未战就要先威慑敌人一般。

    带握紧手中的月影剑之后。我拉开架势。心中默默回想起剑身上的剑道。配合的真气将其修炼的成果游走全身。紧紧盯着对方。如准备猎食的豹子一般。暗暗泛出一阵杀气。

    再大喝一声。忽地腾空而起。飞到半空中。操纵着月影剑。双手翻合成十字状。口中配合着相应的口诀。伴随着一声轻喝:“卧龙出鞘。”只听那“唰”的一声。月影剑带着比自身大过好几十倍的重影向食影道人扫去

    这一头食影道人还在自鸣得意着我的修为定然在自己之下。还想着要让这小子三招。却不想。人家第一招利剑出鞘。都有着那么的威力。眼看着那剑锋伴随着利光朝着自己呼啸而來。自己根本无法接住。就是硬生生的接住了。也是注定要受伤。最后只有飞身躲开到一旁。

    只听轰的一声。食影道人原來站着的位置。身后

    后的几棵杨柳全部。啪啪啪的纷纷中中间一分为二。细心一看。居然是那我手中的剑气所致。这下子。不仅是食影道人十分惊讶。就连一旁的赶來救援的六大势力的众人也是十分讶异。想不到这小先生年纪轻轻。既然会有如此修为。也只有站在最前边的老者还是那副气定神闲的样子。似乎早就料到了会有今天这个局面。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