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0章 追捕
    <

    !-- 翻页上ad开始 -->

    “老刘儿。(”我与如玉对视一眼。就是今早给她们开门这这个人。

    不太可能吧。老刘儿满脸的风霜。因为年迈的关系。眼睛有些浑浊。不似昨晚那黑衣人那般明亮犀利。且他们三人昨晚。恶战了一场。我虽然沒有重伤他。但也在那黑衣人身上留下了不少剑伤。但今早看见那老刘儿。衣着单薄。只是穿着一个破旧的褂子。如果他说黑衣人。哪怕是身上包了厚厚的绷带。也会往外渗出血來。而明眼人一看就能发现。但今早那老刘儿动作还算麻利。丝毫沒有受伤得迹象呀。

    难道是这老刘儿。不仅仅会高超的易容术。还会一身高明的表演能力。

    我想到这里。两个人不约而同的转过身來。默契的对视一眼。决定亲自上去查看。并且试探一番。

    我和如玉二人齐齐放下手中的东西。一起向外走去。留下一脸莫名其妙的房门。莫非这这些个修士。都是这么的神秘莫测。

    她们刚刚走到了回廊上。只见老刘儿拿着一个筲箕坐在院子里。帮忙择菜。我和如玉在不远处细细打量着老刘儿。沒有惊动这院子里这人。只见一直那拿着野菜的手。小手指处空荡荡的一片。真的只有四只手指。我正要上前一步。这场却被如玉淡定的拦阻。拉着她的胳膊就往回走。

    刚要开口询问。只听见如玉慢悠悠的边往回走便开口说:“不用看了。一定不会是老刘儿。”

    我十分不解。但也跟在如玉身后。问:“为什么不会是他。”

    “那食影道人和老刘儿虽然都是九指。但当年食影道人被斩断的是右手的小拇指。而老刘儿沒得是左手的小拇指。”如玉慢慢向我解释道。又继续说:”况且。我方才看到老刘儿的腿。他在院子中穿的是草制成的草席拖鞋。那脚因为风湿和常年劳动的关系。已经变形的不似常人的双脚。而昨晚那人踹我是。穿的是硬底的靴子。而像老刘儿这样的脚根本穿不进那种靴子。”

    我听着如玉的解释。心中立马明白了几分。见如玉一本正经但又有些忍不住显摆的模样。打趣道:“行啊。小先生不错嘛。不愧是六大势力里出來的。昨晚那一脚沒有白挨呀。”

    如玉听罢。瘪瘪嘴气恼的回答道:“是沒白挨。等下次见到他。让他也给你脚。尝尝那番的个中滋味。”

    我笑嘻嘻的听着她的话。答道:“你都挨了第一脚了。想必也十分怀念。索性下次多让他踹几脚可好。”

    如玉听我这话。又气又恼。一时间又不知道怎么回话。气得在原地直跺脚。却又逗得我哈哈直笑。

    两人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打趣着对方。等回到了之前用食的屋子里。见那房门还傻愣愣的等在原位上。

    这一次。两个人又向你那个房门细细询问了一番。包括县衙里各个人的日常行踪。在经过认真的核实以后。也确定了他们沒有问題。这一下。县衙里每一个人的嫌疑。都被我和如月一一排除。

    这些。两人白忙了一场。本以为找出了有价值的线索。但现在又断了。

    两个人的调查工作。一下子又回到了原点。

    我和如玉在经过一番调查之后。确定食影道人并沒有藏身在长老庙之中

    。这使得她们的调查一下子回到了原点。

    于是。如玉提议:不如她们将线索再一次整理一番。从一开始的东吴柳叶到遇上那黑衣人直到最终到最后。两个人发现自己好像遗漏了一些什么东西。于是她们决定再一次去查看一番。

    她们站在长老庙口的边上。再一次回到那黑衣人留下血迹的地方。研究了血迹的位置。大小。甚至是形状。

    如玉利用多年的追踪经验判断。当时黑衣人的的确确是朝着这个方向逃离的。

    我站在一旁沒有说话。只是看看长老庙的四周。又绕着长老庙走了一圈。长老庙的位置是在整个深水镇的中心。这样的位置既方便的长老庙里的人进出办案。也方便有人前來伸冤。 而深水镇的中心是十分热闹的。平日里的市集和节日什么的。都是在镇子的中心举办的。所以这里一出门拐着弯就是大街。人來人往的很是热闹。而与长老庙背靠背的这是一间寺庙。这个是全镇最大的也是唯一的一间寺庙。据说那里每日都是香火鼎盛的样子。极为受百姓的推崇和喜爱。就连一年一度的祈福节也是在那里开始流传和举办的。

    我看看长老庙的位置。脑袋忽的灵光一现。对了。也许那黑衣人只不过是路过长老庙的呢。长老庙后头就是寺庙。或许

    &nbs

    p;对。这就对了。或许有问題的是这间寺庙呢。那黑衣人可能只是经过长老庙。而真正要逃去的地点。或许就是寺庙、

    于是。我就将自己的怀疑告诉了如玉。 如玉听了好友的怀疑之后。 也觉得十分在理。当下也觉得说不定是这间寺庙有问題。

    或许。她们应该查一查这间寺庙。我这样想着。

    想听八卦和闲话。茶楼和酒楼永远都会是最佳的场所。

    因为人们在饭桌上。酒足饭饱之后。永远喜欢拿一些所谓的小故事之类的八卦來当所谓的“饭后甜点”。当然。如果你有什么疑问的。最好也是去问那常年呆在酒楼。并且日日和形形**的人打交道的人。。店小二。

    到了下午。我带着如玉下馆子去了。本來如玉是不愿意下馆子的。因为在如玉看來。时间都已经十分紧迫的了。忙着帮忙做事还來不及。哪还有心情下馆子呢。

    我带着如玉來到了深水镇上最大的一品香酒楼。一进去。我就直径上了二楼。并挑了一个比较中间的位置。以來可以听到许多不同。似假非假的消息。而这个位置却也不太引人注目。不比担心成为焦点。

    两个人才刚刚坐下。屁股都还沒坐热。就听到旁边有两个乘客说:“唉。这下可共有两个孩子失踪了。”茶客甲担忧的说着。

    “那可不是。也不知道是谁居然做出了那么缺德的事儿。”路人乙也在抱怨着。

    “还有之前那几十年前的那些个孩子们。”

    “那可不是。那个杀千刀的害得我们深水镇人心惶惶的。我那儿子也被我媳妇唤回去。关起來看着。不敢有一丝的疏忽。生怕下一个倒霉的就是自家的孩子。”又有人愤愤不平道。

    我叫來小二。说:“小二哥。给我和我妹子。上一碟水晶肘子、一只碳烤卤鸽。再要一个鸡汁灼白菜心和一碟凉拌脆皮花枝

    小二见我点了那么多的贵东西

    。心里高兴的不行。奉承道:”先生。您可真识货。你点的这些东西呀。都是我们店里大师傅的招牌菜。那拿的是一手的绝活。保管你们吃完了流连忘返。吃过一次。还想再吃第二次。”

    我见小二如此说。心里也十分高兴。心想:那还用说。这些东西可是我一來到这。就一家店接着一家店。亲身试吃的呀。

    于是。一高兴下。我也随手打赏了那小二一锭银子。小二颠了颠手里银子。估摸着这不轻的分量。顿时心里就乐开了花似。那嘴角裂开这差点沒到了脚后跟。

    见这位女客人如此大方阔气。店小二一时眉开眼笑。又是笑嘻嘻的。说:“客官真是个豪爽的人。小的贪财了。客官还有什么吩咐吗。小的定当尽力去办好。”

    我见差不多了。于是淡淡的问:“小二哥可是知道镇子上有一家寺庙。”

    “小的自是知道。”店小二回答道。

    “我也是刚來镇上不久。想着带着我这妹子。这些日子找间寺庙。烧烧香。拜拜灵佛。再求上一签。但由于我來这里的时间不长。不知道这寺庙里的具体情况。不知道小二哥能否给我介绍一二。”

    “别的我不敢说。但这镇上的事。小二哥我还是能够了解个一二。那我就给两位先生介绍介绍。我们镇上的这个寺庙。

    很快。我和如玉便从店小二的嘴里知道。深水镇里的寺庙叫做相法寺。这间寺庙存在的时间十分的悠久。据说是与他们祖先同行的某位远方传教而來的得道高僧所创建的。

    我听着这名字。表现出一脸的恭敬和向外。其实在心里悱恻道。深水镇的山叫深水山。而深水镇的寺庙。也应当叫做深水寺吧。不过深水。又有美色之嫌。若真是叫深水寺。看起來。总有一种六根不净之嫌。而出家人应该恪守佛法和寺规。所以叫做相法寺。既听起來既威严又高大。又可以充分体现出家之人一颗执着的向佛之心。

    相法寺的历史十分悠久。但出家人也是极为勤快的。每日都叫整个寺庙内外齐齐打扫一遍。这样一代接着一代的传承下去。使得相法寺看起來古朴而又威严。丝毫沒有因为时间的关系。留下残旧的气息。

    值得惊奇的是。相法寺与长老庙居然相处得十分融洽。很多时候长老庙等同于审判的威严之地。而相法寺却更像一个信仰的存在。

    而相法寺。整个寺庙全加起來有四十四个和尚。

    其中论到辈分。资历。且最为受人拥护的和尚。就是相法寺的主持和两个监寺。他们是又

    是同一个辈分的师兄弟。他们分别是天忧、天愁和天怒三位和尚。

    天愁和天怒两位监寺。有分别是文僧院和武僧院的而两位掌事。而他们手下又分别有两个人帮扶他们处理各自院子里的事务。

    平日里。三个师兄弟都各司其事。天忧作为主持。常常都会做出一些重要的决策。也会在极为少数两位师弟有争执的时候。做一下较为公平的决策。便于调解二人的关系。

    还有一个。就是每日三位大师都会在下午。正坐在大殿之内。为前來求签的善男信女们解签答惑。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