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9章 别让他逃了
    那黑衣人见这两人竟然知道自己。而且还说出了自己多年未用的名字。于是眯起露在外头的双眼。也将这二人打量了一番。说:“两位先生。你们到底是何人。”

    “食影道人前辈。难道你连自己曾经也拥有过的东西也不认识了吗。”如玉抬起手腕。只见那护腕上又一个弧形的铁环。又由留个形状各异的小环层层相扣而成。这是六大势力的标志物。只有门下的人才能拥有。如玉继续说道。“也难怪。前辈叛逃出门已经那么多年。有怎么会想起我们门下的东西呢。”

    那黑衣人看着如玉手腕上。那自己自然是曾经异常熟悉。在黑夜中不知道被自己抚摸过多少遍的铁环。说:“你们是六大势力的。”

    “沒错。我们就是六大势力的门人。”如玉接着道。

    “哈哈。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呐。六大势力如今是门下无人了吗。居然派遣两个乳臭未干的小家伙前來”只见那低沉而又放肆的嘿嘿笑声从那人蒙着面的黑布里传來。

    ”乳臭未干。好今天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乳臭未干“如玉从沒被人如此奚落。怒气这说。

    “即使如此。那边放马过來罢。”

    只见那人向后退开一步。站直在原地一动不动。好似等待着如玉出招。如玉一声娇喝。立刻从腰间抽出软剑。拿起來就朝着前方捅去。只见那黑衣人不慌不忙。只用双手运气。对着迎面而來的软剑。虚空之中轻拍一掌。居然就让那软剑不自觉的换了方向。如玉见状一个灵巧的翻身。又跳了回來。

    如玉提着软剑。再一次提起真气。这一次用了十足十的功力。挽起一个剑花再一次朝着黑衣人胸口一刺。只见黑衣人还是站在原地纹丝不动。只是用双手放平。夹住软剑。就用了一甩。软剑弯起了一个弧度。便又一股不知名的大力将如玉甩开。险些砸到一旁的树干上。

    我见如玉吃亏。一时间也顾不得再估量黑衣人的修为。立即召唤出月影剑。拿起刻着黑色铭文的剑把。操控着泛着冰冷的寒光的剑身。对着虚空一划。那黑衣人本來想对着甩到一旁的如玉就是一掌的时候。忽的感觉一阵凌厉的剑气朝着自己迅速袭來。也顾不得那一掌。只得先匆忙跳开。我见那黑衣人跳离如玉。便跑过去将被甩到地上的如玉扶起來。如玉被狠狠地甩到地上。一时间有些头昏眼花。但沒有受伤。只是靠着一旁的树干直喘气儿。

    我将如玉扶到一旁后。拿起月影剑就对黑衣人砍了过去。不是她太心急。而是生怕这黑衣人跑了

    。在回去伤害那被他抓走的孩子。

    我沒有保留实力。提起真气是或深呼吸一口气。忽地腾空而起。将全力灵力集中一点。聚力对着黑衣人就是一剑。速度之快得连肉眼的无法捕捉到。只能看到一抹强光一闪而过。

    那黑衣人像是沒有预料到我居然有如此实力。之前还将其当做的年少气盛的无用小辈。到底是小看了她。见那强光闪來。饶是自己迅速闪躲。还是被剑气伤到。划开了一道口子。顿时血流如柱。

    黑衣人痛哼一声之后。双手握拳。一点住身上几个穴位。止住喷涌而出的鲜血。只见该人向空中虚势一抓。口中连念数诀。拳头幻化。再对着我的方向用力一击打。只见两个巨大的拳形光芒朝着我打來。我一看这般快速。并且两个人的距离又近。一下子是真的來不及闪开。只得用剑身抵住攻击。但于那巨大的攻击力。我还是被压得像后直退。

    忽的背后一硬。一双玉手也在背后奋力抵住自己。给了自己一定的支持力。原來是如玉缓过劲儿來。见自己挡不住向后倒。便在后头帮助自己抵住。

    我获得支撑后。立即用双脚抓地。一下子力从地起。不再向后退去。等到了站定之后。又向如玉投过去一抹感激的眼神。

    如玉仿佛感受到了我的眼神。也忽的转过头來。两个人对视片刻之后。便默契的相视一笑。

    于是乎。我又立刻调整力道。再一次运起真气。回忆之前所练习的剑道。操控住月影剑。口中念这口诀。又换出无眼镖。先是对着黑衣人一阵射击之后。数十道光芒齐齐攻向黑衣人。再从另一个方位对着黑衣人用剑一挑。黑衣人只得向左侧下方躲去。而左侧下方。如玉早就手在那里。用软剑对着黑衣就是几刺。正中那人胳膊上。

    黑衣人也是聪明得紧。知道这二人若单打独斗必然不是自己的对手。所以用机将自己合围起來。先慢慢打伤自己。再将自己活捉。

    不错。我和如玉打的就是这种主意。黑衣人很快就发现了自己的劣势。于是也不在着力于迎战。而是想要趁机逃跑。

    我看穿了他的意图。于是冲着如玉喊:“守好方位。别让他逃了。”

    如玉立刻应了一声。便紧紧盯着黑衣人不放。

    黑衣人身形顿了一顿。看看我。再看看如玉。便虚张声势的一晃。到了如玉面前。对着如玉就是一掌。

    我暗暗叹道。好一个聪明人。知道自己修为较高。定比较难缠。所以讲打斗直径专门针对这如玉而去。

    那黑衣人只是独独缠着如玉开打。对我试探的一剑挑來。也不避闪。宁可受伤生生挨住。

    如玉又哪里是黑衣人的对手。不出几招便败下阵來。被黑衣人一脚踹出几米。我虽然在一旁攻击那黑衣人。但那黑衣人虽然不躲避。但也只是挑着不重要的部位挨住自己的攻击不还手。

    只见那黑衣人将如玉踹出几米远之后。还不肯罢休。对着跌在地上的如玉又是一脚。我怕如玉出事。顷刻之间便飞身上前。用剑刺过那黑衣人正抬起的腿。

    谁知道这黑衣人却只是虚晃了一脚。趁着如玉受伤。我不备之际。转身就向如玉先前把守的方位逃去。

    我沒有一时间追上去。而是扶起地上的如玉。见她沒有受到重伤。只是擦破了一点皮。于是收起无眼镖

    。一手拿起月影剑。一只手搀扶着如玉。向黑衣人逃离的方向追去。

    一路上。两人沒再看到哪黑衣人的身影。大概是对方速度太快的缘故。如玉虽然受了一点轻伤。但还保持着冷静。凭借着一身优秀的最终本领。对比足迹和血迹。一路上也追踪出了黑衣人逃去的方向。

    二人跟着这足迹和一路滴着的未干的血迹。到了深水镇内的一条街上。而足迹和血迹也是到了这里。就沒有了。如玉和我二人抬头一看。面前有一座熟悉的地方。而这府邸前有一个雕龙画凤的大牌匾。什么刻着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长老庙。

    食影道人的足迹和血迹到了长老庙牌匾的围墙上。就消失了。无论是墙内还是墙外都沒有再发下他的痕迹。

    莫不是。食影道人就藏身于长老庙之中。

    这让我和如玉百思不得其解。如果他真的藏身在长老庙之中。那么之前六大势力派來的那么多位厉害的使者。就沒有一位发现他的真实身份吗难道此人真有如此厉害的伪装能力吗。

    但如果食影道人真的藏身在县衙之中。这也就很方便有机会抹去自己作案的痕迹。也能知道六大势力派人來追捕的时间。便于自己隐藏和逃脱追捕。

    如玉向一旁的房门询问。说:“你们这可有出现过什么可疑之人。”

    房门自然是点头哈腰的说沒有。

    如玉又问。“那长老庙内的人可有更换过。”

    那房门答。近几年沒有。

    我在一旁。看见如玉问的净是沒用的废话。白了她一眼。食影道人來了深水镇那么多年。要是在这里。肯定是不止呆了几年。要问新进來的人就更加不可能是他。。谁会聘用一个老头子做房门。再用手帕抹去嘴边的油渍。问道:“ 那你们这里。上來年级的老人共有几个。在这里呆了许多年以上的。 ”

    那房门回答:“这里呆了许多年。一般二十年以上的不多。这些老人公只有五个。”

    “这五个是谁。请小哥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他们的背景。”

    那房门见我这样问。虽然不明白她的用意。但还是想了一下。说:“五个老人。分别是六婶。七叔。老刘儿。和方家两个叔叔。六婶是专管厨房用食的。平日里厨房的花销由她负责。诺。你们的这桌饭菜也是她整治出來的。七叔是退役的;老人。无儿无女。多年前中年丧妻。大伙瞧他一个人孤单。便让他搬來这里。平日就住在这儿和六婶搭伙过日子。主理一些琐事。老刘儿这是我们这里的看门儿的。也住在长老庙里。平日里也帮着搬卸一些东西。也是來了许多年的。而方家两个叔叔则一个是退役的仆人。一个是退居幕后的师爷。他们都在外头有自己的儿女。很少回來住。一回來也是帮着我们处理一些棘手的事务。不过这两年他们新添了几个孙儿。也甚少回來。 ”

    我听完。有接着问:”那这里有人是只有九个指头的。“

    那房门听了。努力回想。过來一会。才肯定的答道:“有的。”

    “是谁。”如玉在一旁出声问道。

    “老刘儿。”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