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9章 邪道师弟
    原來。..跟前的这个男子就是那个偷窥者。

    那种不寒而栗的邪恶目光充满这满满的贪婪。里面**的火焰快要溢出眼睛。比我遇上的所有夺宝者神色更加恐怖。尤其是死死用这样的目光盯着我手里的东西。大概也是看上了这宝贝吧。在看看满屋到场摆放的居然都是兵器。我心里大约有了底。

    兵器…兵器…

    月影剑。

    是了。对。就是月影剑。

    从一屋子的各式满目琳琅的兵器上看。不难看出此人收集嗜好是收集各式兵器。甚至是收集兵器成癖。

    而这洞里那么多。不下百件的兵器。恐怕拥有它们的主人们。也早已身首异处。

    我想到此处。心中大骇。眉头微微凑紧。暗暗笑自己。觉得十分倒霉。本以为寻到一个清净地。想好好修习剑道。谁知道前有狼后有虎。麻烦一个接着一个來。而这祸源都來自于手中的月影剑。以及深水祖先们留下的巨大宝藏。

    我抬起头。抬起自己的下巴。眯着自认为最迷人的星眸。冷笑着:“说吧。你引我來究竟想怎么样。“

    “唔。想怎样。”青年男子露出怪异的笑容。迈着小步。耷拉着腿。慢腾腾的渡到兵器墙下边。我这才发现。眼前的这么青年男子原來跛着脚。左脚向外翻折。呈现不同程度的扭曲姿势。

    “你说我想问怎么样。”男子随手拿起一把青莲剑。仿佛抚摸恋人一般。轻轻抚摸着剑身。手指弯曲着用指背敲了敲剑壁。只听“噹…”的一声。男子好似听到了天籁一般。又轻轻嗅了嗅。带着一脸的沉醉和痴迷。

    “你知道我有多喜欢它们吗。”男子突然出生。带着自我陶醉的笑说:“我恶禅。一生下來就呆在一个打铁铺里。看着多少各式器具从火炉里诞生。它们在火力被不断捶打是。就如果婴儿一般。任由我肆意捏造安排。从不反抗。这是多么美妙的过程啊。”

    说着。恶禅像是在回忆着又像是在享受着什么。他顿了一顿。又说到:“但。你可知道。一件好兵器是如何诞生的。一件尚好的兵器要倾注将人的多少心血。再跟着主人畅饮无数鲜血。方能显现出自己的特性。”恶禅打住。又一脸贪婪地盯着我手中的月影剑。“而我。那么多年來费劲心思的收集那么多武器。却从未见过哪一把。如同月影剑这般。天生就带有灵

    。仿佛是个早慧的神童一般。不经磨合便能自己发挥神力。”

    “哈哈。”恶禅自顾自的放声大笑。“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來全不费功夫。我本以为月影剑只是传说。想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打探一番。现在刚刚好少费力气。沒想到你自己倒是先送上门來了。”

    我听到这里。淡淡的讽刺道:“又是一个贪婪的小人。不就是想要夺剑吗。何比说那么多废话。”

    “先生。果然快人快语。”恶禅阴测测的笑着。随手抄起一把大刀。向我甩去。

    我也不多说。抄起月影剑对着迎面飞來的大刀就是一劈。“噹”地一声响起。刀被劈成了两半。

    恶禅见到这个情况。非但沒生气。反而一脸兴奋的看着月影剑。拍着手连连说:“好……好……好啊……果然是把好剑。仅仅靠在最初级的剑道操控。竟达到了如此威力。当真是一把好剑呐。”

    我看着恶禅一脸病态的怪状。觉得恶心不已。不想再听他这般恶心的语调。只知道这人是个难缠的**。冷冷的抬起剑扫过去。怒龙一般卷向不远处的恶禅。

    只见恶禅不慌不忙。人影飞快的闪动。一晃眼。恶禅的身形已旋开。飞出一丈外。“小先生。你若不使出全力。信不信。你这月影剑会在三十招之内易主。”恶禅发出嘿嘿的笑声。

    虽然是不坏好意的提醒。但我不敢轻敌。这除了自身就比较谨慎之外。她自己也明白。若不尽快打败此人。自己的下场恐怕与山洞里其他兵器的主人无异。

    召唤出无眼镖。快速念决。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快速。以期待用最快的速度将它召唤出來。我一脸严肃。嘴畔是冷冽的血色光芒。神情更是冷得就像冰块一般。刷刷数下射出几箭。却一一均被恶禅躲过。

    看恶禅居然能躲过自己的无眼镖。我有些着急。用月影剑挽了个剑花。配合着最基础的剑道步伐。轻巧的翻身而上。虽剑沒有正在刺中恶禅。但剑气也在他身上划出几道口子。

    恶禅看着月影剑的剑气都有如此威力。越发地感到兴奋。也不和我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了。单手举起刚刚被扫落的流星锤。

    对着我奋力一砸。我灵巧跳开。顺势侧过身子。又下向上划出一剑。虽刺中了对方。但是伤口并不深。

    似笑非笑之间。恶禅狭长的双眼蓦然间收缩起來。眼里少了一分玩味:“这些年來。能反抗并真正伤得了我的。你是第一个。所以。你。必须得死。”眼里闪烁着杀机。

    话音刚落。抄起流星锤。对着我又是重重的一击。一击不中紧接着又是一砸。速度之快令人咂舌。仿佛他手中的流星锤沒有重量一般。任其操控。

    我沒见过使锤也能使出如此速度。其中有一下。自己只不过是匆忙一挡。都被狠狠的力道砸开。好个强大的实力。只好把身体展开。慢慢回忆刚刚学会的剑道招式。先是一挑再一刺。便出现两道耀眼的光芒。带着万夫莫敌的气势击向恶禅。一时之间。剑光闪烁。剑气锋锐。吱的划破虚空。传來浩然回荡之音。

    恶禅也不甘示弱。身体跳起再墙上又抓起一把九节鞭。在空中挥舞着。如同恶毒的眼镜蛇一般配合着流星锤。如有着护法的流星一般冲过來。与两道剑光冲击到一处。发出雷鸣般的轰隆身。

    眼看恶禅的重击就要冲破剑气。朝自己的方向袭來。我连忙提起无眼镖

    。轻轻一催动念力。拿起盒子。嗖嗖几声清脆之声响起。数到金色箭影疾驰而去。封锁住外來的攻击。

    就这样。我与恶禅割据一方。对着对方大开大合。展开数次攻击。只待其中一方坚持不住。便能将对方打败。

    我不敢轻易放松警惕。目前虽然自己功力已经翻几番。并且全部融入了身体各个部落。但是真正全部运用起來还是不太熟练。但在这几招交手过后。我多多少少探到了这人的底子。

    如果说是前段时间。沒吃大补丸也沒用过血丹和修炼上乘气息修法的我。看到这人一定得开溜。但是如今却沒了畏惧。只当面对的是个伯仲之间的对手罢了。这还多亏老道和邪道多次的暗算之后。给我练出的好心态。

    “小家伙。我看你这内力不俗。却运用得不甚熟练。莫不是哪里偷來的吧。“恶禅到底是个毒辣的狠角色。几次交手他被我探了底子。我也被他窥到了弱处。

    我不理会他的嘲笑。只紧紧抿着嘴。冷声说道:“少说废话。”

    恶禅何其老奸巨猾。见我不理会他也知道自己猜对了大半。不是大胆试探道:“这般突然的内力就怕小家伙你來路不明吧。据我所知。这世上若想短时间拥有如此内力。除了吸食他人内力以外。就只有大补丸一类药物有如此神效了。”

    见我不理他。恶禅突然冒出一个想法。然后自己又觉得有些荒唐。但还是有些疑狐问。“小家伙你一身臭规矩。怕是做不出吸食内力之事。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大补丸的功效是吗。这说到大补丸。不知道你个小家伙有沒有听说过一个叫邪道的家伙。”

    “邪道。”我只捕捉到这个敏感的词。内心一紧。这人居然也知道邪道这个人。他们是否有什么关系。看着人一脸邪恶阴冷。定然不会是好人。倒像是和邪道是一类作恶多段之人。

    这一边恶禅倒是老奸巨猾。虽然我掩饰很好。但是一晃而过的眼神还是出卖了自己。恰恰狡猾如此的恶禅哪里会放过这一幕。于是一下子就猜出了我的身份。“哈哈。你就是吃了我师兄大补丸的那个小子。”

    这人。居然是邪道的师弟。这邪道到底是属于怎样一个组织。怎么会到场都有同门之人。可见他背后的组织已经强大到了何等地步。

    “是我有怎么样。你又能够奈我如何。”反正已经被认了出來。我索性痛快的承认了。将读书时那股子无赖的劲儿头拿出來。

    “当然不怎么样。那老家伙仗着先入门几天就骑在我头上作威作福。就连有个好货色也要自己先用了再丢给我。现在却在你这小辈栽了个大跟斗。看他要如何嚣张。”恶禅一脸痛快的神色。看不准他是真高兴还是假虚伪。但是看得出他和邪道虽然是同个师门兄弟。却不总是一条心的。

    不过他们有一点倒是不约而同的十分相似。那就是眼里遮盖不住的贪婪。邪道心大。贪修为贪**。恶禅贪兵器法器。其中一个原因大约也是为了修为。

    “说了那么多废话。不过还是一个贪字。何必扯上其他人。莫不是你打不过。还要让你师兄给你搭把手不成。”我不屑的嗤笑说到。

    恶禅最喜欢的是法器兵器。最讨厌的就是觉得他不如其他人。尤其是自己最不对头的邪道。于是成功被我激怒。怒喝一声就向我扑过來。身形灵活的根本不像一个有缺陷的人。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