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7章 祖逖出言救薛礼 庞统设计反祖逖(中)
    但是即便现在没有证据,一旁的鱼朝恩也忍不住冷言说道:“祖将军这样做怕是做贼心虚吧?把证据给毁了,谁也不知道你们到底在信中说了什么!”

    听到鱼朝恩的话,祖逖顿时大怒,瞬时将腰间的佩剑抽了出来,直指鱼朝恩,“哪里来的信口开河之辈,莫非以为本将的宝剑斩不下你的首级不成!”

    鱼朝恩显然被祖逖的忽然发作给吓住了,忍不住后退两步,躲在了鱼俱罗身后。鱼俱罗知道现在自己没有证据,鱼朝恩这样说无疑是给了祖逖把柄,现在祖逖是军中主将,他要是执意想杀鱼朝恩,鱼俱罗也没有一点办法。

    所以这个时候鱼俱罗也只好认怂,拱手对祖逖求情道:“将军息怒,舍弟不知轻重,出言冲撞了将军,是鱼某没有管教好,还望将军饶了他这一次吧!”

    祖逖冷笑一声,“本将军驻守边境多年,也没有人敢这样和本将说话。若不是看在鱼将军是魏王亲自派来的,今天定然不能饶你!都给我退下吧!”

    鱼俱罗黑着脸带着鱼朝恩一起走了出去,鱼朝恩一出去又忍不住开口骂祖逖,可是被鱼俱罗反手一巴掌拍了过去。

    “休得乱言!再如此口无遮拦,我也保不住你!”

    鱼朝恩此时十分委屈,想要说话,可是又怕了鱼俱罗,一时间楞在那里一动不动。

    “此地到处都是耳目,我们回去再说!”

    鱼朝恩点了点头,和鱼俱罗一起快步离开,回到了他们在河间的私宅。

    “兄长,难道你我就这样受这厮的欺辱不成?”

    一回到自己的地盘,鱼朝恩便顿时将心中的不满发泄了出来。

    鱼俱罗眯着眼,好像没有听到鱼朝恩的话,在思索着什么。

    “兄长?”

    鱼俱罗此时好像终于想通了,呵呵一笑道:“你不要着急,想要搬倒他要有证据的。好在之前城外对阵之中,他救了薛礼一命,那我只要用这件事做下文章,魏王必然会怀疑的;到时候再弄一封假书信,在这样特殊时刻,魏王一定会相信我的。不过祖逖之前的表现,即便是没有心存背叛,也不会对魏王忠心了,所以这件事,绝不算诬陷他。”

    鱼朝恩连连点头,嘿嘿一笑,“兄长思虑周详,小弟佩服。”

    鱼俱罗写好了密信,同时将伪造的书信一起派自己的心腹快马加鞭,送往黎阳,毕竟如果他真的想要对祖逖动手,甚至接管祖逖的大军,他需要得到刘备的命令,否则名不正则言不顺。

    过了大约十天时间,刘备的回信已经到了——确实如同鱼俱罗所料,刘备也已经不相信祖逖,让他便宜行事,如果发现祖逖有异动,一定要当场拿下。

    便宜行事,自然就是一切都掌握在了鱼俱罗手中,而刘备的命令,便是他可以为所欲为的凭借。

    而这十几天时间内,薛仁贵也一点都没有发动进攻的意思,这更加印证了鱼俱罗的猜想,所以鱼俱罗接到信的当天,就准备动手。

    只不过想要动手,他需要一个合适的时机,所以当天晚上,他就举办酒宴,宴请祖逖以及城中的大小将领。除了部分值守的将领,大多数都赶到了——因为鱼俱罗是用了刘备的名义。

    “鱼将军,魏王有什么指令不妨直说,否则这顿宴席,我们也吃不踏实。”

    祖逖不知道鱼俱罗到底在卖什么关子,所以他就直接问道。

    鱼俱罗呵呵一笑,举杯说道:“魏王说我等在此对抗周军辛苦了,所以便让鱼某替王上慰劳一下诸将,还望诸将能够同心协力,一起为魏王尽忠!”

    鱼俱罗这样一说,倒是让众将不知什么情况,一时间竟然冷场,鱼朝恩不失时机地起身,高声喊道:“我等愿为魏王尽忠!”

    其他人也自然跟着鱼朝恩一般,一起举杯,像是宣誓一般喊了起来。

    祖逖好像嗅到了什么不寻常的东西在里面,可是他不敢确认。

    紧接着鱼俱罗又说了一些魏王如何如何的事情,又说了背叛之人会有什么下场,这惹得祖逖十分不满,起身问道:“鱼将军,此时说这种事情,是不是有些太扫兴了?还是说鱼将军有什么别的意图?”

    鱼俱罗忽然神色一变,冷哼一声,“祖逖!你难道不知道吗?你这段时间和周军书信来往频繁,不断泄露我军中机密,莫非以为我不知道吗?如今证据确凿,魏王令我为国除贼,今日你若是还有一丝良知,就赶紧束手就擒,否则,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祖逖终于知道了鱼俱罗今天的意思,他也是勃然大怒,大喝一声道:“鱼俱罗!我祖逖从来没有生过二心,你是如何再魏王面前进了谗言诋毁于我?你这个匹夫!”

    “你做过什么事情,难道自己心里没有数吗?魏王有令,诛杀叛贼祖逖,其余人不知情者一概不追究,若是有敢助逆贼之人,一律视为反叛,格杀勿论!”

    鱼俱罗的话,让所有人都面面相觑,不知道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但是鱼俱罗这边信誓旦旦,而祖逖那边则是他们的主将,一时间他们也不知道如何站队。

    鱼俱罗拿出他的金背大刀,一步步向着祖逖靠近,而府外,鱼俱罗的心腹也都开始将这里包围了起来,大战一触即发。

    “祖逖,你看你今天已经众叛亲离,还要挣扎,徒增伤亡吗?”

    虽然鱼俱罗用狠话暂时震住了在场的将领,但是鱼俱罗可不会相信,他们真的会被自己吓住,若是能让祖逖束手就擒,就是最好的结果。

    正在这时,忽然有一个身影动了,直接掀开一张桌子,向着鱼俱罗砸了过去。

    “狗贼,竟敢以下犯上,罪不容诛!”

    鱼俱罗一刀劈飞桌子,鱼俱罗大怒,直接三步并作两步,直接向着首先发难的那一员将领杀了过去,那人岂能是鱼俱罗的对手,毫无反抗,便被一刀劈作两段。

    “胡将军!”

    祖逖怒吼一声,眼看着鱼俱罗当着自己的面,一刀杀了自己的一员大将,祖逖的内心悲愤无比。三国之我是无名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