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2章 李元霸单骑出城 司马徽一言举贤(下)
    李元霸退回去之后,和刘备简单说明了一下情况,刘备也知道,如今吴立仁有防备的情况下,还想让李元霸偷袭得手,十分困难;不过即便如此,刘备还是让李元霸不时出去骚扰,如果这样做,那么周军便要李存孝和姜松一直提防着,不能松懈,对周军的建设工程也是一个威胁。虽然这样做只能拖延一下时间,但是能拖一天是一天。

    周军的石城便在这样的环境下一天天的建造起来,期间魏军也有过小规模的偷袭,但是周军已经派出重兵把守,根本不给魏军机会。

    而吴立仁,现在倒是没有什么事情,便去看一下身边四个护卫的武艺传授情况。

    周侗此时确实在全心全意地传授着四人武艺,只不过李黑牛的剑法是盖聂教的,其实已经算是十分完美了,而周侗只是传授了他一套锻炼身体力量的方法,让他好好练习,而其他三人,他们的武艺基本上是在军中这个大规模训练的简单攻守的方法,所以说武艺什么的几乎可以算是没有。周侗根据他们的实际情况,分别传授了王二黑一套刀法、张三狗一套棍法,赵四喜一套枪法。练习了半个多月,也算是有模有样。看到吴立仁过来,几人连忙施礼,吴立仁让他们继续练习,而自己则开始检查起来三人的属性变化。

    “滴!检测到王二黑的四维属性为武力73,统率68,智力48,政治52;张三狗:武力75,统率56,智力64,政治48;赵四喜:武力71,统率66,智力67,政治70.”

    经过孙思邈稍微的调理,再加上周侗教授的武艺,现在三人的基础武力都到了70多了,要到80至少还需要半年以上吧,不过周侗会不会有特别的办法呢?

    这个任务反正没有时间限制,完成了就可以有属性点增加,稳赚不亏的。

    正在吴立仁看着周侗传授武艺,想着能不能也从中获得一些收获的时候,有人送了一封信进来。

    信是庞统送过来的,只不过内容却不是庞统写的,经过庞统的解释,才知道是司马徽送过来的。

    “此地有高贤,守株待来兔。周王若有意,屈尊可寻度。”

    信的内容很简单,但是意思却很明显,而吴立仁对于司马徽,基本上是可以说是完全相信。毕竟在演义之中,司马徽就像一个伯乐一样,到处可以发现千里马,而且更像是一个先知一般,连卧龙凤雏的结局都能预测的到,真是三国之中超脱尘世一般的存在。

    庞统说明了一下此时司马徽的位置——距离黎阳说远不远,但是说近也不算近。此时黎阳虽然还没有开战,但是谁也不能保证什么时候会打起来,万一自己离开的时候打起来了,没有自己外挂的帮助,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这都是吴立仁所担心的。

    而司马徽所举荐的名士,肯定不会是庸才,虽然如今自己形势一片大好,万一失去了这个贤才,甚至他会转投到其他势力那,一增一减之间,就会出现很多变数。

    综合考虑了一下,吴立仁还是打算去看一下,不过这个时候,吴立仁想要离开,肯定要和麾下文武交代一番,吴立仁还是让王守仁留守,王守仁的资历是最老的,所以他在此坐镇,基本所有人都会听他的,而自己想要独自去寻访贤才,身边还是要带几个护卫的。黎阳随时可能爆发大战,吴立仁想了一下,便带着恶来和高敖曹两人,两人都有宝马,速度上至少可以保证一下,吴立仁务必想要速去速回。

    一切都准备好了,吴立仁便换上便装,带着恶来和高昂,一起向着成平县赶了过去。虽然路途遥远,但是三人都是神驹,一天奔跑起来也能跑个三四百里,没用几天时间便到了。

    三人一起进了祥和村,为了防止错过什么,三人便开始下马,并且一路打听过去,寻访一个人。

    “老乡,请问这里有没有一个比较奇怪的人,他每天不做事,就是坐在那里守株待兔?”

    可是问了不少人,他们看到了吴立仁三人的打扮,就好像看到了瘟神一样,避之唯恐不及,哪里还去回答什么。其实吴立仁和高昂都还好,可是就恶来的面相实在有些吓人。当吴立仁发现之后,忍不住笑道:“伍将军,你要不先在这里等一下,我和高将军先去问一问,到时候问到了,我再让敖曹来寻你。”

    恶来也有些郁闷,不过他也不能耽误了吴立仁的大事,所以只好听从吴立仁的安排,先自己找一个树荫休息了一下。而吴立仁则和高敖曹再去找人询问。

    恶来一路走着,正看到不远处有一棵大树,他直接牵着白蹄乌走了过去,继而将马拴在树上,而自己则背靠着树闭目养神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恶来迷迷糊糊中听到“当”的一声,唬得他连忙起身,抓起自己的钢鞭四处看了一看,抬起头正看到一个老人和一个中年人正在那里哈哈大笑,而那老者手中提着一只野兔,冲着那中年人说道:“水镜先生,你看我终于等到了这只兔子了,我就说可以等得到吧!既然老夫心愿已了,今日就要离开此地,再换一个风水宝地。”

    司马徽呵呵一笑,指了指身边有些懵的恶来,“喏,这有一只大兔子,老人家难道没兴趣?”

    老者呵呵一笑,摇了摇头道:“这哪里是兔子,水镜先生休要打趣了!”

    恶来被他们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说的有些糊涂,心中有些愤怒,大吼道:“呔,你们两个在那里胡说八道什么的,欺负俺没读书吗?要是再敢胡言乱语,休怪俺的拳头不认人!”

    两人对视一笑,而司马徽则走了过去,满面春风地问道:“敢问壮士从何而来,又来此何事?”

    恶来自然不会透露吴立仁的行踪,所以他就撒了个谎道:“我是隔壁村的猎户,来这里玩的,咋了,你们难道不让吗?”

    “猎户手中会打着这种钢鞭?不知打什么样的猛兽?这位将军,不知你家主公现在何在?”三国之我是无名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