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53、宗师周侗授艺 刺客荆轲投军
    吴立仁相信,周侗既然是武学宗师,肯定会有这方面的属性的,所以,他让系统继续监测了一下。

    “周王?”

    此时周侗看着吴立仁半天没有出声,心中在想吴立仁到底是想重罚还是轻罚,他心里没有数,因为之前生擒的尉迟恭和苏烈都已经归顺了,如果巨毋霸没死的话,很有可能也会归顺吴立仁,那样的话,自己就相当于害了大周一员猛将。

    “滴!检测到周侗拥有隐藏特殊技能武宗——其为一代武学宗师,若是潜心教授武艺之时,可以根据不同的人给予不同的武学教授,可以使基础武力低于80的人武力提升5-15点,可以使基础武力低于90的人武力提升至3-5点,可以使基础武力低于100的人武力提升1-3点,基础武力越低,提升空间越大。”

    果然,这周侗的武学宗师可真不是盖的!这样说来,那自己也能和周侗学一下了?至少也能增加一点吧?

    “周将军,你报仇心切,误杀了敌将,也算是情有可原,只不过惩罚还是要有的,否则无法服众。听闻你的武艺不错,本王手下有三名亲卫,一直以来没有名师指点,本王就罚你替本王教教他们,不知你意下如何?”

    这个惩罚让周侗不明所以,其他人自然也都一脸懵懂,周侗武艺是不错,但是吴立仁的神威军中,武艺比周侗还要高的人不止一个两个吧?想要人教,随便找一个都可以,为什么要选周侗,不过随即已经有人想通了——周王是想饶了周侗。

    “末将……愿意。”

    周侗自然答应,他此时的理解是——吴立仁暂时不让自己上战场,那就相当于对自己的小惩大诫了。吴立仁的这个惩罚,让周侗颇为意外,心中感激不已。

    “滴!检测到宿主获得周侗的亲密点9点,当前宿主拥有亲密点132,仇恨值56。”

    周侗的亲密点给的很直接很快,吴立仁也有些小惊喜。

    紧接着,对于尉迟恭和苏烈的归顺,吴立仁也是大加赞赏,直接让他们各自挂了一个杂号将军的封号,同时让他们多加努力,继续立功。

    正当吴立仁准备和众人商量一下如何攻黎阳的时候,刘秀不合时宜地再次爆发了技能。

    “滴!检测到刘秀获得了技能《dota》英雄卡尔技能之陨石天降,技能效果——可以燃烧的陨石从天而降,对宽五里长十里的路径上的敌人造成伤害。”

    这不正是刘秀的成名大招流星火雨吗?这要出事啊!刘秀若是直接将这技能丢在李靖大大营之中,基本要团灭啊!

    “快,传戴宗过来!”

    事情紧急,吴立仁顾不上什么,立刻让戴宗去给李靖传达死命令——大军立刻后撤一百里。可是吴立仁转念又一想,若是李靖撤了,刘秀会不会自己跑过来,把这流星火雨丢在自己大营之中?

    “该技能吟唱时间约一个时辰,作用范围为十里。”

    吟唱一个时辰,系统是要告诉自己,当听到刘秀召唤陨石火雨的时候,就应该立刻撤退,只要逃出二十里之外,那就可以免受伤害。

    一个时辰的反应时间,吴立仁不知道到底能不能逃得掉,万一刘秀在半夜施法,自己睡着了没有听到系统的提示,那岂不是要大祸临头?

    不行,不能坐以待毙,刘秀刘秀,该怎么才能杀的了你!

    看到吴立仁不同寻常的焦虑,所有人都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王守仁试着问道:“周王是想到了什么事情了吗?不妨说出来,看看我等是否能够为周王排忧解难。”

    这种事情,怎么能当众宣布呢,吴立仁真的很想和他们商量一下,怎么办才好,但是他却不能,只好让其他人都退下,只是留王守仁一人。

    王守仁看到这种情况,心中知道吴立仁是相信自己,所以感动之余,也走了过去,想听吴立仁说出他的为难之处。

    “阳明,有件事情,我想问下你。如果敌人之中有人能够掌控自然力量,给我军造成打击,该如何应付?”

    一时间王守仁没有明白是什么意思,吴立仁只好再给他详细解释了一遍,并且直接就用流星火雨为例子说明了一下。

    王守仁这个时候才明白为什么吴立仁会如此担心,在一般的战争之中,所有人都是正常的打打杀杀,最后看勇猛和智谋绝处胜负;可是若是真的有人掌握这种力量,那其他什么都已经不重要。与人斗,尚有可为,与天斗,没办法斗的。

    看到王守仁也在摇头,吴立仁便将刘秀技能的限制性说了一下,这次,王守仁神色倒是有点变化,“若是果然如此,周王知道此人的话,就派一批杀手,找到机会,不惜任何代价也要将其刺杀,如此以绝后患!”

    看来王守仁和自己的想法一样,但是想要刺杀刘秀,且不说他身边有铫期和夏鲁奇两员猛将,即便刘秀自己,基础武力也挺高的啊!

    而且自己手上根本没有可用的杀手,若是让展昭和白玉堂等人去的话,怕是有去无回,还会打草惊蛇。

    “没有合适的人选,本来我也是这样想,可是实在想不到合适的人选。”

    “既然是刺杀,就不一定是要武力有多高,只要能在最关键的时候,给他致命一击,就可以了,不过刺杀之人,确实是有去无回,所以最好是死士。只是周王麾下好像不曾蓄养过死士,想要做这件事,必须从民间招募。”

    王守仁的话,还是让吴立仁有些犹豫,什么才是最关键的时候?现在可能等不到那个时候,那么刘秀就要开大招了,到时候,可就是世界末日了。

    至于招募死士,吴立仁第一个就想到了荆轲——之前荆轲曾经和李黑牛交过手,等到李黑牛到了,他就先问下李黑牛关于荆轲的事情,若是能得到荆轲,来个荆轲刺刘秀,也是一段佳话啊!

    第二天,李黑牛便奉命来见吴立仁,他只是听说吴立仁单单点名要见自己,还不知道所为何事,所以心中比较忐忑,他和金锁刚刚稳定下来,正准备办婚事呢。

    吴立仁便将想要将他调到自己的亲卫的事情说了一下,李黑牛有些意外,他怎么也想不通,吴立仁麾下有那么多高手,吴立仁却偏偏让自己来。

    李黑牛性子很直,他也没有拐弯抹角,直接就问道:“俺虽然有点本事,但是自知和周王麾下的高手不能相比,不知周王为什么偏偏将俺给调了过来呢?”

    吴立仁只好将李大牛的事情又和他说了一遍,最后又加了一句:“而且本王觉得你和大牛兄弟很像,所以才将你调过来。”

    这一番声情并茂的陈述,立刻让李黑牛感动万分,“没想到周王竟然如此重情重义,既然如此,末将愿意听从周王调遣,以后必定会为周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这件事暂时搞定,吴立仁让他和另外三人一起接受周侗的训练,毕竟他也能提升一点实力的话,也是有好处的。

    另外一件事情,就是吴立仁十分关心的荆轲现在在哪里了,“李将军,你可知道荆绝荆无命此时在哪里?”

    李黑牛听到吴立仁问这个,顿时惊住了,他怎么也想不到吴立仁为什么会知道这个人的,“末将……末将和他只有一面之缘,不知道他到底在哪里?周王为何知道此人?”

    吴立仁又问了当初见面的细节,当听说荆轲可能会去从军的时候,吴立仁便立刻有了主意,他让人立刻去统计最近新入伍的将士之中,有没有一个叫荆绝的人。

    吴立仁相信,既然荆轲受了盖聂的劝说想要报国的话,那极有可能是会来到自己这里,而刘备此时难以自保,荆轲应该能认清楚这个形势吧!

    而此时,正在武安守城的刘秀听说李靖忽然大军撤回了涉县,这让他有些莫名其妙,无论如何也想不通李靖走了这一步到底是因为什么。他甚至还在猜测,这一定是李靖的诱敌之计,所以没有打算追击,直到过了几天,真的发现李靖兵马已经悉数撤回。他才明白,李靖真的退走了。

    “莫非敌人之中有能参透我之术法的高人存在吗?”

    刘秀有些举棋不定,他不知道,到底哪个环节出问题了。

    “公子,这李靖到底闹的哪一出啊?这围城还没有两日,就这样退走了?那我等是不是可以前往黎阳去支援魏王了?”

    夏鲁奇十分担心刘备的安危,毕竟吴立仁的主力大军全部都在黎阳,若是黎阳有失,那其他什么都是枉然了。

    刘秀自然立刻否定了夏鲁奇的建议,“夏将军,李靖此时只是暂时退后,甚至是不是使用什么诡计也不知道,若是我等离开,李靖立刻卷土重来,此地无人防守,那整个冀州便会被李靖长驱直入,如入无人之境,到时候腹背受敌,我等便真的再无活路了。”

    “那为今之计应当如何?”

    夏鲁奇又问道,不过刘秀没有回答,而是看了看身旁的徐庶。

    “以静制动,后发制人。”

    徐庶简单地说了这八个字,刘秀也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而此时吴立仁已经从黎阳,带着几个护卫,快马加鞭,直接赶往涉县,对于刘秀,若是不赶紧解决掉这个麻烦,以后怕是会对自己造成灾难性的打击。

    所以王守仁给他提了建议,吴立仁便直接赶到涉县,身边除了带着宇文成都,还从岳飞手下借来了一员大将。

    到了涉县,吴立仁便立刻得到了一个好消息——荆轲已经找到了,正好在李靖刚招募的将士之中。

    当荆轲出现在吴立仁面前时,吴立仁立刻十分高兴地亲自去迎,这让荆轲有些惊惧,连忙后退。

    “周王请自重!”

    荆轲一句话,让吴立仁有些傻眼,或许自己太热情了,吴立仁只好咳了一声,“荆绝,本王听闻你的本事高强,曾经是一个远近闻名的游侠,为何你要突然从军?”

    荆轲慢慢回答了吴立仁的问题,但是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吴立仁想要荆轲甘心情愿替自己卖命,甚至牺牲自己的生命。

    这种事情,一般人是不会同意的,即便是荆轲,他也不可能想着去死。

    吴立仁即便是舌灿莲花,也不可能劝的成功。想要荆轲心甘情愿帮自己去做这件事情,那自己就必须先学会将他彻底收服。

    可是当初燕太子丹用了多少东西和多少时间,才让荆轲同意帮自己刺秦。

    而今自己最主要没那么多时间,万一刘秀忽然疯了买吧就没办法了。

    既然如此,那就直接和荆轲说吧!

    “荆绝兄弟,其实本王有一件事,非你不能完成也!”

    荆轲哪里知道吴立仁想说什么,问道:“周王有话请讲!”

    “你可知道,此前刘备为了大败我军,竟然在濮阳兴起了瘟疫,还送了成千上的百姓。”

    荆轲点了点头,大周时报他虽然没有,但是只要有人有,最后他就能知道了。

    荆轲又一次点了点头。

    “而今刘备之子刘封守在武安,我军不能前进半步,本打算直接攻城,可是敌人既然已经做好准备,想要强攻,必然会让双杠死伤惨重,甚至还会连累城中的百姓。但是若是荆壮士能够答应前往武安,刺杀刘秀,必然可以使天下百姓少受一点灾难。只不过这一去,几乎是很难活着回来,故而请荆壮士还是要考虑清楚的好。若是你不愿意,那本王也绝不强求。”

    荆轲本来以为自己可以从军,从军之后就可以杀敌立功,立下功劳。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投军之后,自己的主人依然还是让自己做哪些杀人的勾当。

    “属下虽然投身周王,但是只想能够光明正大地一刀一枪拼个功名出来,属下不愿意再做这样的杀人的勾当了,若是周王执意让属下如此,那属下只能表示遗憾了。”

    吴立仁怎么也没有想到,荆轲竟然拒绝地如此之快,但是强扭的瓜不甜,若是他真的不想去,即便是将他逼去了,他不愿动手,那也没有丝毫意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