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2章 金兀术反击高仙芝 庞士元再见司马徽(下)
    金兀术此时闭上了眼,只听珰的一声,一阵巨大的轰鸣声在自己头上响了起来,金兀术抬头一看,只见一双大锤正好出现,挡住了英布放的天罡斧。

    “公子快走!”

    正是完颜金弹子,他的及时出现,救了金兀术一命,金兀术有种劫后余生的庆幸,立刻拍马就走。

    “又是你!今日我要你的命!”

    英布看到金弹子,不由得大怒,被金弹子救下了金兀术,他的心情十分郁闷。

    “滴!检测到完颜金弹子技能锤霸触发,武力+6,擂鼓紫金锤武力+1,骇电技能影响武力-4,当前完颜金弹子武力提升至105,同时附加震慑和麻痹状态。”

    完颜金弹子知道自己不是英布的对手,但是为了救金兀术,他只有用尽全力去挡住英布,两人斗了十几回合,金弹子虽然落败就在须臾之间,可是这个时候,高仙芝已经下令撤退了。

    英布无奈,只好一下挡开金弹子的大锤,大吼一声,“下次再见,定然取你狗命!”

    高仙芝带着大军迅速撤往圜阳县,而惊魂甫定的金兀术,看到远去的西凉大军,总算松了一口气。

    “这个尹卜竟然如此厉害!看来中原真是多豪杰啊!”

    金兀术由衷地发出感叹。

    此时耶律休哥拍马赶过来,十分兴奋地喊道:“喜事啊!公子,西凉骑兵走的急,这地上好多重甲,公子的铁浮屠缺的就是这种重甲,收集起来,应该有两三千副,铁浮屠的规模,可以扩大了!”

    漠北苦寒之地,根本很少能弄出这种铁甲,之前的两千,还是金兀术收集了很久,用了各种手段才凑齐的——可是如今西凉骑兵留下的重甲,确实是一个意外的收获。

    “哈哈哈,此战第一功劳当属你了,我一定会和父王汇报的!此次出征即便没有能攻城掠地,但是有这些收获,就足够了!”

    虽然刚刚的危险还让金兀术心有余悸,但是看到遍地的铠甲,金兀术的心情顿时畅快许多。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再说薛仁贵让贾复去寻找庞统的下落,找了一个多月,都没有找到,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无奈之下,贾复只得回去复命。而薛仁贵,则几乎断定,庞统很可能被魏军给生擒了——又或者最坏的打算给杀了。薛仁贵写了一封奏表,自请其罪。

    吴立仁知道,庞统一定没死,否则系统会有提示的——而今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吴立仁只能想到是被魏军给抓了。没办法,他也只好派人去冀州打探情报,看看是不是真的是这样。

    而那时的庞统,自从战场逃走之后,一路策马狂奔,在乱军之中越走越散,最后竟然寻不到路,迷失在了一个山谷之中。

    这个山谷之中,人烟稀少,走了半天也不见一个人影,过了好一会儿总算看到一个农夫扛着锄头经过,庞统赶忙过去,行了个礼道:“这位大哥有礼了,我想请问一下,这里是何地?”

    农夫呵呵一笑,“此乃成平县泰安镇祥和村,此地虽然偏僻,但是天下大乱,却难得的一处太平之地,我看先生此来风尘仆仆,身上也有着肃杀之气,想必不是太平之人。还是赶紧离开,不然若是给村子带来麻烦,我等的好日子就倒头了。”

    庞统见他说话条理清晰,昂首自如,也不像个简单的农夫,便立刻拱手答道:“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哪里会有说天下大乱,而此地独为太平之地?若是人人都像兄台这样想,任由天下大乱下去,那这祥和村怕是早晚会成为战乱之地。”

    农夫显然被庞统的话顶的郁闷了,哼了一声道:“天下就是因为你们这些舌辩之士,才搅起来诸多风云,快走,我们不欢迎你!村里没人会欢迎你的。”

    农夫说着就要推开庞统,庞统是一个文弱书生,被农夫一推,险些摔倒,庞统何时受到这样的待遇,顿时十分不悦,“汝等怎可如此无礼!要我走我便走,何须动手动脚!”

    正在这时,忽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前面可是庞士元啊?”

    庞统一听,心中大喜,真可谓是他乡遇故知,回头一看,立刻快步奔了过去,哈哈一笑道:“水镜先生!怎么会在这里遇到你,实在是心中欢喜啊!”

    此人正是司马徽,他之前一直在襄阳,自从庞统离开襄阳水镜山庄之后,便再也没有去过襄阳,也没有再见到司马徽,这次再这里,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为什么能见到司马徽。

    “士元,你不好好去辅佐周王,缘何在此?”

    庞统有些尴尬,毕竟中了敌人之计,失败流落至此,对于他这样一个谋士来说,怎么样都算不上光彩。

    看到庞统的模样,司马徽大概猜到了一些,呵呵一笑道:“看来事有不遂,也罢,胜败乃兵家常事,不足为虑,且随我到茅舍一叙。”

    农夫看到水镜先生将庞统带走,也只是摇了摇头,自顾自地离开了。

    两人促膝长谈,讲了很多事情,庞统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司马徽来到这里是拜见一位名士,而司马徽也知道了这一次庞统失败的情况。

    “周王乃是天下难得的明主,如今天下三分已得其二,相信不用多久就可以一统天下,士元还是早些回去辅佐于他,他日必然可以名垂青史啊!”

    庞统呵呵一笑,叹了口气道:“那日我见到元直,哎,我劝他回心转意,可是他却是倔脾气,非要跟着刘备,如今的刘备已经日薄西山,在周王的大军之下,哪里还能坚持几天,我真怕有朝一日他会落得一个悲惨收场!”

    司马徽依然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挥了挥手道:“士元不必担心,其实按理说,元直所选之主并没有问题,刘玄德也算是天下少有的明主,从当初织席贩履,到了如今的地步也算十分不易。你想一下,这天下如果没有周王,那以后这天下到底属于谁,你可能判断?”三国之我是无名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