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3章 刘基魏王宫献计 长孙小树林遇险
    可是,所有人都知道,现在怎么骂马腾都是没用的,现在的问题是,马腾和吴立仁一起大举进攻,这才是刘备面临的最大的问题。显然,想要用武力对抗,刘备是不可能赢的,马腾从盟友变成对手,这就是将原本牵制吴立仁大军的兵马全都用在了对付自己了。

    “魏王,为今之计,只有先想对策,否则,我军难以匹敌啊!”徐庶皱着眉头说道。

    刘备也铁青着脸看了看手下的文武,他实在不知道现在还有什么办法,他苦笑着叹了口气,“天不佑我大汉啊!”

    这时刘伯温走了出来,拱手说道:“魏王勿忧,此乃生死存亡之际,魏王切不可失了斗志,虽然马腾的反水让我军情况危急,但是还有一计,或许能够力挽狂澜。”

    听到刘伯温的话,刘备大喜,连忙问道:“军师有什么计策,快快道来!”

    刘伯温沉声答道,“壮士断腕!”

    此言一出,徐庶、司马懿和姚广孝等人立刻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其他人却还像是蒙在鼓里。

    而徐庶接着说道:“伯温此言有理,但是要行此计,有一个关键的问题:必须要守住并州,甚至还要让马腾大军吃个败仗才行。所以还需要关张两位将军领军前去支援刘封公子。”

    虽然刘备还是有些糊涂,但是徐庶又给他解释了一番,刘备的脸上阴晴不定,显然他心中十分不舍。

    “魏王,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不能再犹豫了!”刘伯温上前劝道。

    刘备最终下定了决心,同时开始下令,关羽和张飞领五千兵马前往太原支援刘秀,同时让刘秀只留一千兵马守在壶口关,让主力和关张二将合在一起,前往狙击高仙芝。

    紧接着,刘备又看向了司马懿,眼中流露出希冀,“仲达,之前让你出使西蜀,后来出使辽东,你都完成的非常好,这次出使西凉,也非你莫属了!”

    司马懿立刻应声答道:“属下定当竭心尽力!”

    武都,马腾王宫。

    夏迎春望着身边熟睡的马腾,回想起之前的那一幕,还有些心有余悸。当时马腾虽然拒绝了马超进献的美人,但是马腾却一点都不昏庸,他回去之后,立刻质问起夏迎春来。

    “你到底怎么知道孟起要给我进献美人的?”

    马腾怒气冲冲的话,让夏迎春立刻跪下来,“王上,是因为,是因为,妾身担心,担心大公子对杀了妾身,所以便派人去跟踪他,所以才知道了这件事情,还望王上责罚!”

    望着夏迎春梨花带雨的样子,又想到昨天马超确实想要杀她,马腾倒也是信了夏迎春的话,但是还是不忘嘱咐她道:“你要知道,本王才是你最好的保护,你派人去跟踪孟起,实在是太不应该了!以后可千万不能再这样做了,否则本王第一个不会饶了你!”

    夏迎春自然是点头答应,只不过她刚刚说的话,却不是真的,她又看了一眼马腾,笑了一笑,“幸好有张礼派人传信给我,我才提前和王上说了那些话。不然真让那个长孙无垢进了王宫,那王上的心可就不能在我一个人身上了。如今马超又那么记恨我,万一有一天一个不小心,定然会遭到他的毒手。哎,若是不能把王上的心,栓的牢牢的,我就不会有好日子了。”

    姚崇府上。

    长孙无垢经过了被马腾拒绝的事情之后,心中又是窃喜,又是奇怪,同时又不止一次地看着铜镜中的自己,“莫非我的容颜真的比不上那个夏迎春?为何王上看都不看一眼,就被拒绝了呢?”

    正当她还在乱想之时,只听得门外一个声音传了进来,“无垢我儿,明天辰时,你前往城南三十里外的小树林,为父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商量。”

    听到姚崇的声音,长孙无垢慌忙起身,准备开门去拜见,但是只听得姚崇继续说道:“好了,我累了先回去休息了,你不用出来行礼了。”

    虽然姚崇这样说,但是一贯知书达礼的长孙无垢还是想要出来给姚崇行礼,只是打开门之后,却没看到人,又想了一下,可是想不通姚崇到底有什么事情,不能在家里说,还要到城外去说。

    第二天,长孙无垢起来之后,便等到了辰时,就让手下一个仆人驾着马车,带自己出了城,又过了大半个时辰,终于赶到了姚崇让她去的小树林。

    “义父,义父,你在吗?你在哪里?”

    长孙无垢喊了一会儿,不见有人理会,心中也是疑惑不解,正在她四处张望的时候,只听得一声“哎呦”,长孙无垢回头一看,就看到那马车车夫倒地不起,不知生死。长孙无垢顿觉危险,连忙四处查看,却没看到任何人,长孙无垢心中更加恐慌,调头就向着城中跑去。

    可是刚跑几步,却只见眼前一个黑影闪了出来,她就看到一个尖嘴猴腮,形容猥琐之人正笑嘻嘻地望着自己。

    “啊!你,你是谁?你想干嘛?”

    那人捏了捏自己的短须,显得十分满足地点了点头,“美人儿,今天跟我走吧?”

    长孙无垢实在没想到,自己竟然会遇到这种危险,可是她是一个性格刚强之人,心知今日怕是要贞洁不保,就立刻下定决心,一下子将头上的簪子拔了下来,对着自己的脖子,“你,你今天要是敢对我无礼,那我就死给你看!”

    “哎呦,性子那么烈?我还不信,你不怕死?”

    只见他一步一步靠近长孙无垢,惊慌之际,长孙无垢手中的发簪已经刺到了她的玉颈,吹弹可破的皮肤,顿时便渗出了血色。

    可是只见那人身形一动,长孙无垢还没来得及看清,就被他贴身近前,长孙无垢二话不说,手一用力,发簪就要刺进去的时候,却被一只手给挡了开去。

    只见那人长长舒了一口气,看着长孙无垢花容失色的模样,叹息了一声道:“美人儿,你可别死啊!你死了我可没法和老大交代!”三国之我是无名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