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1章 马孟起欲除夏迎春 高仙芝兵出长安城(上)
    当然张仪并不是一个人来的西凉,白玉堂奉命来保护张仪的安全,同时探查一下西凉的军情,张仪将一切谈妥之后,回到驿馆,白玉堂正在驿馆里等着。

    “张先生一切都谈好了?”

    白玉堂连忙问道。

    “谈好了,白左使速速派人轻车简行去通知巴郡将士,赶紧将巴郡趁机收回,否则我担心迟则生变。”

    白玉堂点了点头,“我其实一直有个问题想问先生,你给周王灌了什么**汤,为什么周王竟然愿意用并州换一个巴郡?你不会是想要为你的叔父报仇吧?”

    白玉堂至今也想不通,为何吴立仁会同意这样一个看起来十分荒谬的决断,所以他便想到了张仪的叔父——袁术麾下的大将张勋。

    “白左使说的哪里话,礼受王命来此,岂会任意妄为?况且以周王之才智,怎么是一个区区张礼所能左右?在世人眼中,周王是用了一个并州换了一个巴郡,但是在礼的眼中,却是用一个许诺给周王换了一个盟友,这不是一州一郡之地所能衡量的。”

    张仪简单地说明了一下,白玉堂也不明所以然,但是吴立仁是让他听张仪的吩咐,他也只好照做,立刻让人拿自己的信物,前往巴郡传递消息。

    马超回到武都之后,立刻和英布、庞德等人去见马超,他不知道为何马腾会因为一个说客之言便让自己撤兵——那可是经过了千辛万苦才打下来的领土。

    而此时马腾正在和夏迎春一起嬉戏,因为张仪的这件事情,马腾十分开心,所以重重赏了夏迎春,对夏迎春的宠爱之心更胜从前。

    “王上,大公子……大公子闯进来了!”

    这个时候,有下人慌慌张张跑了进来,通报了马腾。

    话音刚落,就看到马超几人已经到了面前,而此时夏迎春正在端着一杯酒给马腾喝。

    “孟起,你们要干嘛?”

    几人拱手行礼之后,马超才接着说道:“父王,孩儿不明白,为何忽然要撤兵?大军南征,千辛万苦,忽然就撤回来,实在是让众将士心寒啊!”

    马腾还没说话,却看到那夏迎春已经接了过来,“巴郡再好,打了一年也没见打出了什么成果来,倒不如和周王合作,取那并州来的好,以王上的大军,和周王的兵马,料那并州必然可以唾手可得啊,王上,您说妾身说的对吗?”

    夏迎春的话,让马腾浑身酥软,有着说不尽的受用,他哈哈一笑道:“夫人说的太对了!”

    看到马腾竟然对夏迎春如此言听计从,想到之前马岱曾经传信给他说到夏氏的妖言魅惑之事,顿时压抑不住内心的愤怒,一把抽出腰间的佩剑,向着夏迎春道:“我一直听说你这个狐狸精媚惑父王,今日一见,果然如此!我若不杀你,岂不是任由你毁我西凉基业!”

    马超的这一行动,顿时吓得夏迎春花容失色,连忙向马腾身后躲了过去,马腾更是没想到马超竟然如此不知礼数,大吼一声道:“孟起,你放肆!还不赶紧给我退下!”

    马超不甘心,身后的庞德连忙拉住了他,慌忙劝道:“大公子不要冲动啊!”

    “真是越来越没有礼数了!夏氏怎么说也算是你的长辈,你岂能如此放肆?本王又不昏庸,和谈之事,也已经和众文武商量过了,岂能会是听信夏氏一人之言?”

    马腾怒不可遏,马超的行为,让他大失所望。

    “大公子,快点给王上赔罪啊!”

    庞德怕他父子两人会生出芥蒂,连忙劝说马超。

    可是马超的性格,岂是会如此轻易服人的,他只看到马腾如此维护夏氏,便更是余怒未消,二话没说,转身离去。

    气得马腾指着马超大骂道:“你个逆子!”

    庞德连忙劝解道:“王上息怒,大公子也是一心为了王上的大业考虑,并没有别的意思。大公子就是这样的性格,还是让末将先去劝他一劝!”

    马腾哼了一声道:“孟起这两年本事不见长,脾气倒是大了不少,你给本王转告他,若是以后胆敢再如此无礼,本王绝不饶他!”

    庞德连连应声,自然他不会真的将马腾的这句话转告给马超,这样的话只会加剧他们父子之间的误会。

    马超回去之后,心中还是生着闷气,不停地摔东西,发泄心中的怒气。庞德赶过来,连忙好生劝说道:“大公子,你这又是何苦呢?王上说的对,这件事情,又不是王上一个人作的决断,既然所有人都在场,那公子不如先去找姚公询问一下情况。”

    “父王的脾气很固执,即便是他们劝说,父王也不一定会听。虽然姚公的话,父王还是愿意听,但是我听说自从父王重新那妖姬之后,父王好久都没见过姚公了,你说他难道不是红颜祸水又是什么?”

    庞德苦笑一声,点了点头道:“即便真的是红颜祸水,大公子也不能用这种方式,这样只会让王上误会大公子,还是要想下其他方式,既不伤害王上和公子的父子之情,也能妥善处理好夏氏。”

    “大公子!令明将军说的极为有理!”

    正在这时,一个声音传了进来,马超和庞德转身一看,就看到姚崇匆匆赶了过来。姚崇已经听英布说道马腾父子间产生的不快了,姚崇知道,这不是一个好现象,所以立刻来见马超。

    马超看到姚崇,连忙迎了过来,有些沮丧地问道:“姚公,不知可有什么妙计除掉夏氏?”

    姚崇呵呵一笑道:“大公子不要如此记恨夏氏,此事虽然是夏氏牵的线,但是却也不完全怪她。夏氏貌美,王上爱之,人之常情。况且夏夫人一没有进谗言,二也没有害忠良,倒也不算是祸国殃民。想要王上能够脱离她的温柔乡,倒是有个办法。”

    听到姚崇有办法,马超十分高兴,连忙问道:“只要能让父王不要再沉迷下去就可以了,夏氏可以不除,我只是担心父王。请姚公明言!”三国之我是无名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