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6章 、福将程咬金 巾帼秦良玉(中)
    被苏秦的这一番分析,雍闿顿时感觉到再无后顾之忧,兴奋地说道:“好!既然如此,那我雍闿也要大干一场!只不过牂牁郡的孟获此时已经被左魁收服,到时候若是我在益州有什么举动,怕是他会有什么不利于我的行动,所以我还是先派人去探探他的口风吧!我相信,以孟获的性格,也一定不会甘心受人摆布吧?”

    苏秦却摇了摇头,“孟获虽然是英雄,但是左魁七擒七纵之后,想要其反怕是很难,我会尽量去劝说的,最多能让他按兵不动,但是郡守还是要做好孟获会作对的准备。”

    苏秦知道即使他去劝说孟获,可是孟获也未必会听自己的,甚至孟获会直接将自己杀了,但是苏秦却还是想去试一试——这也正是施展自己本事的时机。时势造英雄,若是寻常和平年代,他更不可能有什么成就。所以这件事情虽然看起来有危险,但是苏秦依然是毫不犹豫选择去做。

    当苏秦出现在了孟获面前,刚刚做了自我介绍,孟获眼睛一亮,哈哈一笑道:“来人,将这个苻坚的奸细给我拿下!”

    苏秦没想到孟获竟然那么直接,急忙喊道:“蛮王且慢!容某多说几句!”

    孟获却一脸不屑地答道:“有啥好说的,我孟获和苻坚本来就是仇人,今天你来这里,不论想说什么,都没用!”

    “滴!检测到苏秦技能说国触发,智力+5,孟获智力-3,当苏秦智力提升至101,孟获智力降低至61.”

    苏秦去游说孟获了?孟获可是刚刚投降了半年,不会又被苏秦这小子给忽悠了吧?吴立仁心中很难判断,到底是七擒七纵的效果好还是苏秦的这张舌灿莲花的嘴巴厉害。

    “蛮王莫非是怕苏某开口不成?”

    苏秦的这句话倒是直接让孟获楞了一下,继而冷笑一声道:“我怕你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真是天大的笑话!好,那我倒要看看你今天到底想说什么,能说什么!”

    看到孟获给自己机会,苏秦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他缓缓说道:“蛮王,虽然苏某的兄长是云南王麾下的大将,但是某却并不是完全为了苻坚而行事的。之前苻坚意图进攻刘璋,我也是强力劝阻了,只不过他没有听我的,所以今日蜀王已没,他便直接面对着吴铭的大军。所以这天下形势,绝对不能单靠自己的好恶,不然最后吃亏的绝对是自己。”

    “好恶?苻坚能够凭着好恶,我就不可以?你倒是会说话啊!呵呵呵!”

    之前孟获便是被苻坚赶到了牂牁郡,所以他对苻坚完全不会有任何好感。

    “蛮王息怒!之前苻坚这样做了,故而现在是损兵折将,被吴铭逼得毫无还手之力,照此下去,离覆亡不远矣!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蛮王以此为鉴,就更不能再这样行事了!”

    苏秦苦口婆心地劝道。

    “那我应该怎么样行事?你倒是说给我听听。”

    苏秦四处看了一下,继而歪着头问道:“不知蛮王对现在的处境如何看?”

    “挺好的啊!如今又有周王庇佑,也不会受苻坚的欺负,等以后左都督攻下永昌等地,我就可以回到故土了。”

    “居安思危,蛮王难道一点就不担心吗?”

    “有什么好担心的?你这匹夫,到底还有什么说的?说完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孟获对于苏秦这样装神弄鬼的话一点都不放在心上,在他眼里,自己的这一切都是左宗棠给带来的。否则之前就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苏秦被孟获的话堵的十分难受,他已经明白,想要策反孟获真的不是一般的困难,几乎没有任何胜算,他还是没有放弃,继续说道:“那就让苏某给蛮王将一个故事听吧!从前森林之中有一只雄鹰和一直狼在争斗,雄鹰斗不过狼,但是狼也抓不住雄鹰。有一天狼抓到了一只兔子,却没有吃它,而是将它放了,同时告诉兔子,自己想和他做朋友,兔子很高兴。有一天,狼很惆怅地告诉兔子雄鹰总是骚扰自己,想要兔子帮忙对付。兔子毫不犹豫就答应了,于是兔子便用自己当诱饵,引诱雄鹰下来。当雄鹰去抓兔子的时候,狼便从旁边一跃而出,将雄鹰击杀。杀了雄鹰之后,狼就再也没有任何顾忌了,兔子也成了他的晚餐。”

    孟获听完之后,自然明白了苏秦的意思,但是依然将大手一挥道:“说完了吧?来人,将苏沁给我抓起来,暂时关押,都左都督回来发落!”

    苏秦无奈地闭上了眼睛,只好任由孟获处置。

    过了一会,孟优才拱手对着孟获道:“大哥,此人虽然是苻坚的说客,刚刚那个故事说的却很有道理。左魁这样对大哥,无非是想让大哥能够心甘情愿为他卖命,好让后方安稳。一旦等到吴铭一统天下,大哥难免会和那只兔子一般,”

    孟获点了点头,“兄弟你说的虽然有道理,但是我孟获却不是言而无信之人啊,让我背叛周王,以后如何在南疆立足?”

    孟优呵呵一笑道:“大哥,刚刚小弟说言,是一旦吴铭一统天下,万一他统一不了呢?兄长也不要真的去背叛,否则若是吴铭知道,再举大军来犯,恐怕就是我等的灭亡之日。到时候大哥只要按兵不动,其实就可以了。成功与否,就看着苏沁和苻坚自己的本事了。”

    孟获沉吟了一番,继而点了点头道:“所言甚是,那就这样,就当我从来没有见过苏沁,也不能让任何人声张,将他偷偷放回去吧!”

    孟优心领神会,立刻去办了。

    当天晚上,当苏秦被孟优带出去的时候,他还有些疑惑,不知道孟获对他要做什么,而孟优亲自给他松绑之后,呵呵一笑道:“苏先生,你从哪里来,就到哪里去吧!我这也是偷偷放了你,以后千万别到这里来了!”

    苏秦大喜过望,喜的不是自己被放出去,而是孟获的处置方式,显然自己的说辞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这就已经足够了。

    苏秦回到益州郡之后,通知了雍闿,孟获的行为,让雍闿终于下定了决心。

    于是雍闿便开始调兵遣将,暗中行动了起来——只不过他现在最大的一阻碍,便是留守在益州的秦良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