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5章 福将程咬金 巾帼秦良玉(上)
    程咬金被秦琼这一番不留颜面的话说的有些脸色通红,面子上挂不住的他,只能对着李靖说道:“末将……末将肚子疼,想去方便一下!”

    高宠和夏鲁奇斗了半天不分胜负,此时刘秀也算是是知道了,这高宠的本领,确实不容小觑,夏鲁奇斗不过他,而且夏鲁奇还像是被压制了一般。刘秀知道,夏鲁奇败退是早晚的,这也和他预料的一样。

    而程咬金被秦琼顶了一句,心中气愤,可是却也无可奈何,第一战中,三板斧击退夏鲁奇的情形,他已经不能复制了。无论是铫期还是夏鲁奇,他都打不过,如今高宠能正面和夏鲁奇斗了那么久,确实比自己强多了。

    程咬金骑着马,边走便想着什么,继而好像听到了什么嗡嗡嗡的声音,程咬金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于是顺着声音望了过去。不望还好,一望险些把程咬金从马上吓了下来。

    一片黑压压的蜂群在不远处聚集着,如今不知道有多少,但是形成的是一个半径约有三尺的球形,而且还在从四面八方不断飞来着,看到这一幕,程咬金感觉到浑身都要起鸡皮疙瘩了。

    “不好,这定然是刘封小儿使的妖法!之前李将军提醒的时候,我还不信,没想到这竟然是真的!”

    程咬金想到这一个多月内,他一直不愿意相信,而李靖麾下的将士之前还是带着面巾,后来逐渐大家都感觉到不舒服,很不适应,所以也都取了下来。可是当程咬金看到这蜂群的时候,他知道,这一次要出事了。

    程咬金二话不说,立刻催马向回赶了过去,一边跑,一边喊,“不好了,祸事来了!将军,祸事来了!”

    没多久就来到了李靖身边,只不过此时的大军正在秦琼和高宠的带领之下进行攻城。因为刚刚高宠击退了夏鲁奇,所以李靖便想趁此机会,再对壶口关进行一波冲击,希望能够取得优势。

    “程将军,你瞎喊什么?肚子不疼了吗?”

    李靖忍不住笑着看着他。

    “将军,不好了,蜜蜂,毒蜂,马蜂……好多蜂子,快啊,快撤兵啊!”

    李靖皱了皱眉头,望着程咬金道:“程将军你在说什么?哪里有蜂子?”

    “就在不远处,马上可能就要来了,将军!”

    若是寻常之人,肯定不会相信程咬金的话,可是李靖之前便已经接到了吴立仁示警,虽然这段时间,根本没有发现刘秀使用什么妖术,李靖也放松了警惕。但是当程咬金旧事重提的时候,李靖还是脸色一变,令人立刻下令鸣金收兵。

    此时秦琼和高宠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正在进攻的如火如荼,李靖竟然忽然下令撤兵——不过两人也都是令出必从之人,所以二话没说,便立刻开始指挥大军撤了起来。

    此时城墙上观战的刘秀看到敌人竟然撤退,忍不住“咦”了一声,立刻喊道:“夏将军,姚将军,快,领军出城杀敌,破敌正在今日!”

    两人都不知道为何守了那么多天,今天偏偏要出城迎敌,更不知道这忽然撤退的敌人,到底是受到什么影响了。

    “公子,这不会是敌人的诱敌之计吧?”

    刘秀哈哈一笑道:“不是,一定是敌人后方出现了什么变故了,二位将军快快去!”

    铫期望着刘秀虚弱的样子,又想到之前的那两次,好像一下子想到了什么,立刻点了点头。

    李靖一边让人撤退,一边让所有的将士都赶紧拿出来之前准备的面巾先戴上再说,同时让人准备火把,想要驱赶即将到来的蜂群。

    只不过此时正在撤退的兵马,很多人来没有收到这样的指令,还有很多人早已经将面巾给扔到了一边去,而这个时那黑压压的蜂群却已经从西南方向赶了过来。

    很多将士看到这蜂群之后,都感觉到头皮发麻,想到之前李靖让他们准备的东西,有些人自己都赶紧那拿了出来,而有些没有的则有些慌乱,竟然不知道如何是好。

    “将军,我们面巾没了怎么办?”

    此时秦琼想了一下,连忙大声说道:“快,将自己的贴身衣物扯一块出来!”

    那些将士听到之后,立刻明白了,只不过想要做到,却要先将铠甲脱掉,而这个时候后面的追兵已经来了,而蜂群也快要将他们包围。

    “有面巾的将士们随我一起先行抵挡追兵!”

    秦琼这个时候已经知道了,这一切都是刘秀弄出来的,若是这个时候,这毒蜂和关里的魏军一起杀出,那必然会让此时周军溃不成军。

    故而秦琼当机立断,立刻组织还能有面巾的将士先抵挡着从关中杀出来的魏军,而让其他人先准备好。

    这个时候高宠还有点迷糊,刚刚要撤军,而现在秦琼反而又要迎敌,秦琼没时间和他解释,只是连忙催促道:“快给高将军一块面巾,高将军,你我一起抵挡魏军的追兵!”

    虽然高宠不知道怎么会是,但是他也是听从了秦琼的建议,一起向着追出来的魏军杀了过去。

    蜂群此时已经如同飓风一般席卷着整个战场——虽然周军大多数都已经做好了全方面的防备,但是毕竟还有个眼睛露在外面。这蜂群仿佛是受到什么神奇的力量影响,不顾一切地向着周军攻击着。

    李靖心知这蜂群来的猛,所以立刻让弓箭手准备好火矢,向着蜂群最密集的地方射了过去,带着火油的弓箭顿时引燃了蜂群,烤焦的味道顿时充满了整个战场。

    即便如此,这黑压压的蜂群还是不停地袭击着,很多人都不同程度受到了蜇伤。身体上的伤痛倒是还好,蜂群最严重的影响,是让周军将士都产生了恐慌,那是一种无力。

    幸好秦琼当机立断,带着高宠和部分将士暂时挡住了追击的魏军,否则一旦连魏军都加入追击,那后果更加不堪设想。

    这些蜂群,像是训练有素的大军,专门捡周军将士袭击,而对战场上的魏军将士,仿佛是看不到一般,此时的铫期更加相信,这一切都和刘封有关。

    过了大约一个时辰左右,那蜂群忽然好像又收到了什么命令,忽然之间开始远离战场,而此时被折磨的伤痕累累的周军总算是如释重负,纷纷都向周军大营逃了过去。

    而此时负责拦截魏军追兵的秦琼和高宠,也立刻率军向回撤去,不敢继续恋战。

    夏鲁奇看到敌人都已经撤了回去,眼看也没多少机会,无奈之下,也只好全部撤回关去。

    这一战之后,周军被蜂群蜇伤的将士约有四五千人,除了有近千人运气不好,被很多蜂子一起叮咬的遇难之外,大多数都只是眼睛附近肿了起来,不过毕竟提前做了准备,特别是程咬金的提前预警,才让李靖指挥大军做好了防御。否则若是再晚一刻钟,那到时候的损失就会非常惨重。

    而程咬金此时想到了之前怀疑李靖的话,心中有些愧疚,上前请罪道:“末将之前还怀疑将军,今天没想到,敌人真的用这种手段,还望将军责罚!”

    看到程咬金的脸上也被叮了几个大包,李靖忍不住哈哈一笑道:“程将军,你竟然会认错,还真是想不到啊!不过你还真是一员福将,只是因为赌气离开,竟然看到了聚集的蜂群,提前示警,使我军减少了很多损伤,这也算是你的一个大功劳!至于你之前犯的错,我也不追究了!以后千万记得不可太鲁莽!”

    这一仗虽然是刘秀大获全胜,但是李靖处置得当,总算是没有造成太严重的后果,但是最大的影响是周军的士气,很多人都或多或少被蜂群给蜇伤了,所以李靖知道,想要再进攻,怕是不可能了,只能选择撤兵,同时写奏表报告给吴立仁。

    吴立仁心中清楚,刘秀的技能虽然十分厉害,但是却要有三个月的冷却时间——所以要想击败刘秀,那么这三个月才是应该抓紧的。所以吴立仁立刻回信给李靖,让他休整一个月之后,立刻发动新一轮的进攻。反正现在的刘秀不会有太多支援,再加上武力方面,有高宠这员猛将的加入,吴立仁算是完全放心了——只要不是面对李元霸,那高宠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与此同时,左宗棠的西征大军,也已经从益州东南部不断进发,左宗棠还是采用一贯的措施,稳扎稳打,暂时已经将整个益州郡拿下。现在由于收服了孟获,让他出面将这些地区的百姓稳定下来,进度倒是还十分顺利。而此时的苻坚根本没有能力反击,他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守好成都。

    益州郡有一支本土势力,为首之人便是蜀中地方豪强名唤雍闿,他听闻了左宗棠七擒七纵孟获之事后,就觉得自己根本不是对手,所以选择了投降。左宗棠自然十分高兴,让雍闿继续在益州郡担任郡守,而左宗棠继续率领大军向着永昌郡进发。

    益州郡,郡守府。

    雍闿此时正一脸谨慎地望着眼前之人,“你说你是云南王麾下的使者?如今我已经投了周王,而周王和云南王已经是死敌了,你今天来莫非是送死的吗?我正愁没有什么功劳呢,来人!”

    刚一说完,只见那人哈哈大笑道:“我当你是个英雄,所以今日才想送你一个天大的好事,没想到你竟然是甘心做吴铭的一只鹰犬,实在是可笑啊!”

    听到这里,雍闿连忙让门外的将士退了出去,呵呵一笑道:“不知先生所说的好事到底是什么好事?鹰犬其实也没什么不好,不是吗?”

    “呵呵,莫非郡守大人没听过一句话: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鹰犬是不错,但是若有朝一日吴铭真的能一统天下,到时候恐怕郡守大人便会落得这样一个下场,到时候郡守还会觉得这鹰犬不错嘛?”

    来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让雍闿此时也有点好奇,连忙起身,来到了他的面前,拱手问道:“不知先生有何指教?又有什么好事呢?对了,还未请教先生大名。”

    来人点了点头道:“某乃苏沁,乃是云南王麾下大将苏烈之弟。我所说的好事就是,如今左魁领军进攻永昌,而他的后方则完全交给了郡守大人。若是郡守稍微使用点手段,那就可以让前线的左魁进退无路。到时候左魁大军覆灭,云南王便会支持郡守在此自立为王,何必要在他人手下,仰他人鼻息,当一个什么郡守呢?”

    来人自然就是苏秦,纵然此时苻坚没有能力在这里发动军事行动,阻挡左宗棠的脚步,但是他还是要尽可能拖延左宗棠的步伐,不然等到左宗棠从背后包抄过来,那他真的要成为瓮中之鳖了。

    雍闿听完苏秦的话,心中自然是一喜——若是有可能,谁不喜欢裂土封王?只是在之前,有苻坚在旁,他也不敢有这种野心。而现在,苻坚既然要支持自己,那雍闿的心已经活动了。

    “不过据我所知,如今云南王被吴铭的西征大军打得节节败退,又有什么能力管的了我的事?到时候若是云南王被吴铭击退,那我在这小小的益州郡,又如何能够独善其身?先生此言,怕是让我当一个炮灰吧?”

    雍闿也不傻,纵然他知道这是一个大好事,但是他心里却不敢轻易相信,他知道这其中必定还有很多陷阱,他说的就是其中一个。

    “郡守所言极是!但是大概郡守有所不知,这大半年来,我已经跑了很多地方,去过西凉的武都,去过冀州的邺城,无论是西凉王马腾,还是魏王刘备,此时都已经和云南王一起对付吴铭了!谅他吴铭到底有多少能耐,能同时应付的了三家诸侯的围攻?之前在成都之战时,家中苏烈便出奇兵焚烧了周军的粮草,此时秦昭和陈煦的西征大军都已经退了回去。而西凉马超正在巴郡和周军对峙,在这种情况下,郡守若是还有担忧,那苏沁今天可能就来找错人了!”三国之我是无名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