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4章 李陵逃雁门 文姬归吴周
    李陵带着一百慕容弓骑兵,沿着高宠逃走的方向,开始搜寻起来,一路上,到处张扬,散步消息,便是想让高宠来找他。

    而慕容翰,则带着大军悄悄滴跟在了李陵的后面,随时准备应付各种情况。

    就这样寻找了三天,也没有结果,李陵让麾下将士一分为三,分别向着三个方向去找,慕容翰最终决定,只是跟着李陵继续走。有这些人给慕容翰留下记号,慕容翰也不怕跟丢了。

    正在李陵领着三十多人正在小心寻找的时候,就忽然看到不远处,一个高大的身影正在那里站着,而手中的那杆枪和胯下的那匹火焰驹,让慕容将士都一下变得紧张起来——这不正是他们一直想要寻找的高宠吗?

    “李将军……属下,属下要不要去找援军?”

    看到高宠,所有人都怕了,只不过李陵却十分霸气地挥了挥手道:“不用,我和他很熟,我知道怎么对付他们,难不成你们想要把这个大功劳和其他人一起分吗?”

    他们都不说话,虽然很想说——保命要紧,但是谁也不敢这样说,都只是想看看李陵到底有什么办法。

    “高将军,别来无恙啊!今日来此,不知有何贵干?”

    李陵上前了几步,拱手对着高宠说道。

    高宠没有说话,一步步地逼近,这个时候身后的将士又开始问道:“将军,要不要放箭?”

    然而李陵还是摇了摇头,“等一会儿,听我的命令!”

    而高宠此时越走越近,所有的弓骑兵都已经暗暗握住了弓弩,警惕地盯着高宠。

    高宠来到了李陵面前三步左右才停了下来,呵呵一笑道:“李临,今日我来没有别的事,只是想和你商量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高宠呵呵一笑道:“想借你身后这些将士的人头一用!”

    听到高宠的话,李陵哈哈一笑,回头看了一看身后的将士,“你是在开玩笑吗?”

    那些鲜卑骑兵这个时候才松了一口气,可是正在这时,李陵忽然调头,手中长枪直接刺向了离自己最近的一个鲜卑弓骑。与此同时,高宠也双腿一动,火焰驹顿时一跃而起,直接杀向了那些鲜卑弓骑兵。

    可怜这三十多人,根本还没有反应过来到底什么情况,便被如狼似虎的李陵和高宠给屠了个干净。

    “高将军快走,慕容翰一定就在不远处,这里的动静,他们肯定会有所察觉!”

    高宠连连点头,呵呵一笑道:“昭姬此时已经安全了,我们一起过去接上他就直接离开此地!”

    “那我们应该去哪里?”李陵反问道。

    高宠却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他也确实不知道到底应该去哪里,“要不我们先回雁门,看看还有没有晋王的旧部,找到他们再徐图后事?”

    李陵此时也没有其他主意,也只好暂时听从高宠的建议。

    一行三人,高宠和蔡文姬同乘火焰驹上,而李陵自己骑着自己的坐骑,开始风驰电掣地向着雁门赶了过去。两地离得并不算远,只是用了半个月的时间,便赶到了雁门。只不过此时的雁门已经是成为慕容儁的地盘,三人也不敢太张扬,只是在小心打听着一些消息。

    正在三人在小心打听着消息的时候,却看到一个乞丐模样的人拉了一下李陵,李陵回头一看,有些熟悉,但是一时间又叫不上来。

    “二哥,是我,黑牛啊!”

    李陵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这个正是和福尔康一起来投李克用的李黑牛。但是想到了之前福尔康的背叛,此时李陵把所有怒火都发泄在了他的身上,上前就要抓住他打。

    “二哥!你想打想骂都可以,但是别在这里,不然被敌人发现了,我们都走不了!”

    李陵这才松手,跟着李黑牛一起,到了一处破庙,这个时候,李黑牛才叹了一口气道,“二哥!我实在是没脸见你!当初是福安带我来建功立业,真的没想到,他竟然勾结了慕容儁,坑害了二哥和高将军,又害了义父!黑牛虽然识字不多,但是也知道忠义二字,虽然当初我没有和他同流合污,但是却也是深感愧疚!二哥想杀要剐,悉听尊便!”

    听完李黑牛的话,李陵有些将信将疑,继而问道:“那你可知,晋王旧部到底还有什么人在世吗?他们又都在哪里?”

    “大多都死在了雁门一战,除了福安那个无耻之人投降了慕容儁之外,另外李良在战乱中逃走了,后来听说被刘封给收留了;而杨盛将军和李师师、李煜等人一起去下邳寻求名医疗伤,他们几个应该现在在吴铭麾下,其他的我就不清楚了。”

    听完李黑牛的话,李陵的心中一动,看着身旁的高宠道:“高兄,杨将军等人既然去了下邳,不如我们也去投周王,到时候定然可以借助周王的力量,为晋王报仇的!否则就凭我们两个人,又如何能为义父报仇雪恨?”

    高宠没说话,又看了一下蔡文姬,意思是想要询问一下她的意思。

    “李将军所言极为有理,这乱世之中,诸侯并起,一个人的力量还是有限的。妾身虽然人在异国他乡,但是也知道这吴铭,如今天下诸侯,就数他实力最强,想要为晋王报仇,自然投他是最好的选择。”

    蔡文姬的话,坚定了高宠的信心,得到了高宠的首肯,李陵又看了一眼李黑牛,“那存壮要不要和我们一起,还是说你还有其他打算?”

    李黑牛也已经下定了决心,“既然二位兄长是想要为义父报仇,那李勇也是当仁不让,我也和你们一起去,只要能报仇,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看到李黑牛表的忠心,李陵此时完全相信他了,上前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没想到存壮竟然如此忠义,之前是二哥错怪你了!”

    “二哥说哪里话!只不过之前听闻周王和刘备一直在争斗之中,不知道他会不会有心思帮义父报仇呢?”

    李陵倒是一点都不甘心,“刘备之前也是和异族一起围攻义父,故而刘备也是我等的仇人!更何况,想要灭慕容等部,必然要先除刘备才可以,周王志在天下,绝不会容许那些异族放肆的,存壮无需担心!”

    这时李黑牛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哈哈一笑道:“我有一个主意。此时周王麾下的李靖正在并州和刘封对峙,已经有月余了,迟迟攻不下壶口。既然如此,我们何不直接取投李靖,先立下一点功劳,到时候才好和周王提要求啊!”

    李黑牛的话,顿时让李陵眼前一亮,因为这个刘秀之前让他们吃过了几次亏,李克用的灭亡虽然是异族直接导致的,但是若不是因为刘秀的那几次,根本不会有现在这个局面。所以李陵的心中,已经把刘秀也当成了仇人。

    计较一定,一行四人也不多做停留,直接向着并州壶口关方向赶了过去。

    李靖在壶口关已经迁延了一个多月了——虽然他尝试用各种办法,却还是无法攻下刘秀驻守的壶口关,李靖的心情也有些急躁起来。

    当听到有人来投的时候,李靖根本不知道会是什么人,当李陵高宠他们几个自我介绍了一番之后,李靖这才颇为兴奋地起身迎接,“原来几位是晋王旧部,我王也一直颇为推崇晋王,之前便有几个晋王义子义女等在下邳,今日几位肯来投,实乃我王之幸也!”

    几人寒暄了一番之后,李陵直接便提到了刘秀之前几次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并且嘱咐李靖一定小心。

    李靖既然和刘秀打交道,自然将刘秀的事情打听了一番,这些他也知道,而现在,刘秀并没有什么让他想不通的表现,只是他的统兵能力已经让李靖佩服了。

    “将军,高宠不才,明日想出阵搦战,看看敌人是否敢出战,若是有人出战,那高宠就斩一两员敌将献给将军,以明心意。”

    高宠刚说完,一旁的程咬金有点不乐意了,“敌人勇猛,你还斩一两个,真是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啊!”

    程咬金心直口快,一下子就说了出来,秦叔宝想要去阻止都来不及了。高宠冷哼了一声道:“魏军诸将,我皆视如草芥!你若是不信,大可以较量一二!”

    程咬金岂是怕事的人,听到高宠主动说要较量,他也跃跃欲试道:“来啊!俺老程还没有怕过人呢!”

    李靖怎么可能容许程咬金瞎胡闹,这样定然会让高宠等人心寒,连忙出言阻止道:“程咬金,给我退下!若是再这般胡闹,本将就要军法从事了!”

    这句话说出来,程咬金不敢再说什么了,只是嘴巴里还小声嘟囔着。

    “高将军既然有信心,那我就相信你一次,这样,明日我亲自领大军为你掠阵,以壮声威!”

    之前斗过几阵之后,夏鲁奇也已经知道了程咬金的虚实,夏鲁奇和铫期二人,完全将程咬金和秦琼的组合压制的毫无还手之力,所以在斗将方面,本来李靖都已经放弃了。今日高宠等人前来,倒是给了李靖一点希望——刘秀在不知道虚实的情况之下,说不定还是会让人出来一战。

    第二日,高宠来到壶口关下,高手吼道:“关内的人都给我听好了,我乃高宠,关内的有没有不怕死的出城与我一战!”

    听到高宠的名字,刘秀也不由得眉头一皱——他自然听过李克用之前有一员猛将名叫高宠的,可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是他百思不得其解的。

    只不过夏鲁奇此时已经跃跃欲试,上前请命道:“公子,末将愿意出城给这厮一个教训,什么阿猫阿狗的都敢大言不惭,实在是不知死活!”

    刘秀挥了挥手,有些不确定地说道:“听闻这高宠是昔日晋王李鸦麾下的第一猛将,不可小视啊!”

    夏鲁奇却满不在乎,“第一猛将又如何?李鸦如今已经被鲜卑人所杀,他若是真有本事,就不会再这里了!更何况此战若是胜了,必然会让我军士气大振,请公子放心,末将一定会全力以赴的!”

    刘秀想了一会儿,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夏将军小心了,若是真的能杀退高宠,或许今日就是破敌之日!”

    夏鲁奇满心欢喜,立刻起身去准备,而刘秀也没有闲着,也紧跟着点齐兵将,准备随时发动进攻。

    夏鲁奇令人打开关门,带着三千兵马,杀了出来,列阵完毕之后,夏鲁奇策马上前,长枪一指,冲着高宠大喊道:“你就是高宠?我看你是活腻歪了吧!既然你来送死,那就不要怪夏某了!”

    说完拍马舞枪,直取高宠,高宠冷哼一声,也径直迎了过去。

    “滴!检测到高宠技能神威触发,基础武力+4,对手夏鲁奇武力-4,錾金虎头枪和火龙驹武力+1,当前高宠武力提升至109,夏鲁奇夏鲁奇武力降低至97.”

    “滴!检测到夏鲁奇技能宣力触发,武力+4,同时免疫负面技能,高宠神威技能失效,金卢枪武力+1,当前夏鲁奇武力回升至106.”

    高宠和夏鲁奇,当吴立仁第一时间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就有些欣喜若狂了!这说明什么,不言而喻啊!高宠要是归了自己,那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不过这个夏鲁奇倒是有点克制高宠了,宣力将神威的debuff给免疫了,那高宠只能领先3点武力,想取夏鲁奇的性命,还是有困难。

    夏鲁奇和高宠斗了二十回合,他已经发现了夏鲁奇的本事,不但枪法如神,而且一身力气也是自己无法应付的,越斗下去,夏鲁奇越是心慌。

    而高宠本以为自己能轻松战胜夏鲁奇,可是没想到,夏鲁奇在自己手下,坚持了那么久,也没有一点败退的痕迹,高宠想到自己之前说出去的大话,心中也不免有效焦急。

    “哈哈,之前还吹嘘自己有多厉害,不也就是如此吗?俺老程可是三板斧便将这厮杀的狼狈而逃!”

    听到程咬金的话,秦琼忍不住说道:“程兄弟,如今我们都是同袍了,你休要再如此说话!你的三板斧,谁还不知道吗?”三国之我是无名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