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1章 薛礼独斗关张 徐庶劝降庞统
    薛仁贵奋力挡开了关羽的偃月刀,可是张飞也已经一矛刺了过来,薛仁贵几乎吓出一身冷汗,身形急变,这才险险躲开了这致命的一击。

    “滴!检测到薛仁贵技能绝胜触发,当前情况为绝对危急,薛仁贵武力+7,当前薛仁贵武力提升至111.”

    吴立仁前面听到薛仁贵和关张争斗的时候,还一点都不在意,因为他知道有贾复在,即使薛仁贵无法击败对手,也不会有什么危险,可是现在的情况——显然是只有薛仁贵一人啊!贾复去哪里了?

    吴立仁这才开始有点慌了,战场上的形势千变万化,所以总会有自己想不到的地方,面对关张二人的合击,这天下能挡得住的也是屈指可数了吧?薛仁贵你可要撑住啊!绝胜都已经直接被提升到绝对危急,薛仁贵的情况可想而知。

    “薛礼匹夫,再吃我一矛!”

    眼看薛仁贵竟然和关张二人一起斗了起来,张飞顿时有些愤怒——除了之前三英战吕布的时候,关张二人还没有一起联手对付过一个人。而现在薛仁贵竟然可以一人独斗他们,张飞心中自然十分愤怒。

    “滴!检测到张飞技能咆哮再次触发,武力+1,智力-2,薛仁贵武力-1,当前张飞武力提升至110,智力降低至66,薛仁贵武力降低至110.”

    薛仁贵不敢恋战,只是拨开了关羽的偃月刀,策马就想逃出去,可是张飞又一次拍马赶来,根本不给薛仁贵一点机会。

    薛仁贵无奈,只好回身再和他斗了几个回合,虚晃一招,还想再走,可是关羽的偃月刀又杀了过来。

    此时薛仁贵麾下的铁血军虽然也是颇为勇猛,可是毕竟是被伏在先,遇到了如此混乱的情况,薛仁贵也无暇分身去指挥,指使大军各自为战,几乎要被敌人逐个击破。

    薛仁贵再次找到机会,突破了张飞和关羽的封锁,催动象龙,杀了出去,同时收拢败军向着渤海郡撤去。

    “两位将军,此将极为勇猛,若是让他逃跑,定然对魏王有很大的威胁,后患无穷,今日无论如何都要将他追上!”

    徐庶清楚地注意到薛仁贵被伏击之后的表现,并且在关张二将的围攻之下还能全身而退,确实不是等闲之辈。

    关张二人也明白徐庶的意思,所以二话不说,继续策马追赶而去。

    张飞的马快,冲在了前面,不停地怒吼着:“休要走了薛礼小儿!”

    薛仁贵心中急躁,看到张飞如此不依不饶,于是偷偷拿出自己的震天弓,拈弓搭箭,直接射向了张飞。

    “滴!检测到薛仁贵技能箭圣触发,武力+6,象龙和震天弓武力+1,当前薛仁贵武力提升至113,命中率和穿透力增加.”

    随着薛仁贵的箭矢出手,直勾勾向着张飞射了过去,只不过此时张飞已经注意到了薛仁贵的出手,心中大惊,连忙用丈八蛇矛去拨,可是却看到那箭矢竟然插着他的蛇矛而去,还是射到了张飞的胳膊。

    “啊!!!!痛杀我也!”

    张飞捂住胳膊,双眼通红,恨不得一口气吞了薛仁贵,但是此时他胳膊受伤,又如何能和薛仁贵再行厮杀。关羽赶了过来,看到张飞的情况,忍不住皱了皱眉道:“三弟,你先休息下,让我去追这厮!”

    张飞一下子折断了箭杆,忍着剧痛说道:“二哥,我没事!今天若不杀了薛礼匹夫,难泄我心头之恨!”

    关张领着兵马追赶了约有五十里,终于还是被关张二人给截住了。薛仁贵无奈之下,只好回头再次和他们二人厮杀了起来,但是眼看着身旁的将士不断地倒下,薛仁贵心中愈发焦急,暗暗叫苦道:莫非我薛礼今日要葬身于此?

    这个时候,关羽横刀立马,单手捋了捋他的长髯,望着薛仁贵道:“薛礼,如今你已经无路可走,俗话说:识时务者为俊杰,汝何不放下武器,弃暗投明,只要归降魏王,关某保证,你的地位比在吴铭手下还要高!”

    关羽此时已经生出了爱才之心,虽然薛礼杀了周德威,射伤了张飞,但是只要能够劝降,那就能帮助刘备实现大业,他知道,刘备也一定会同意的。

    “二哥!”张飞却是不解,心中十分不爽。

    关羽挥了挥手,示意他不要说下去。

    只不过此时薛礼忽然放声大笑道:“良禽折木而栖,良辰择主而事,既然你们知道识时务者为俊杰,而我王英明神武,文臣武将不计其数,天下大部已在我王治下,汝等二人何不随我一起来投周王,他日必然可以流芳百世!”

    关羽没想到都到了这个时候,薛仁贵还是那么嘴硬,张飞更是怒不可遏,大喝一声道:“薛礼匹夫,我二哥好心待你,没想到你却如此不识抬举!既然如此,那就让俺张飞取了你的狗命,看你的嘴巴到底有多硬!”

    说完怒吼一声,拍马舞矛,向着薛仁贵杀了过去。

    薛仁贵此时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所以对于张飞的冲杀,他毫不畏惧,而张飞的胳膊带伤,此时想要拿下薛仁贵更是难上加难。关羽心知张飞不是对手,只好拍马舞刀,也跟着杀了过去。

    薛仁贵此时已经是人困马乏,勉强应付了二十多回合,就越来越不支,眼看落败就在须臾之间,忽然一声大吼响了起来:“薛将军休慌,贾甫来也!”

    这个熟悉的声音顿时让薛仁贵如蒙大赦,贾复的本事他知道,要是他和自己一起,定然可以击败关张二人。

    “滴!检测到贾复技能冲威触发,敌方兵马一万余人,冲武力+5,贾复一人冲阵,威武力+5,银雪画戟和银龙踏雪豹武力+1,克捷武力+2,当前贾复武力提升至117.”

    贾复此时一身银盔银甲配上银雪画戟和踏雪豹,仿佛一个不染尘的仙人一般,只不过他的手段却一点都不简单,所到之处,人影翻飞,无人是他一合之敌,瞬间就杀出了一条血路,直接冲到了薛仁贵面前。

    “贾将军助我!”薛仁贵大吼一声,跟着杀了过去。

    关羽看到贾复冲了过来,便立刻横刀去挡,口中喊道:“贾复小儿,不知死活,速速领死!”

    “滴!检测到关羽技能圣之藐视触发,武力+3,贾复武力-4,青龙偃月刀武力+1,桃园武力+2,当前关羽武力提升至107,贾复武力降低至113.”

    “滴!检测到贾复技能激将触发,受到关羽的讥讽,武力+2,当前贾复武力提升至115.”

    吴立仁总算是听到了贾复的技能提示了,这样说来,薛仁贵暂时应该安全了吧!而对阵关羽,关羽的狂傲的性子,应该可以给贾复刷满激将。

    两人第一次交手,顿时让关羽的心凉了半截——那巨大的力量,让关羽仿佛看到了李元霸一般!

    “贼子好大的力气!”

    关羽忍不住惊叹一声,只不过贾复却不再理会关羽,而是又向张飞杀了过去。

    “三弟小心!”

    听到关羽的惊呼,张飞也是不敢大意,连忙侧身一闪,躲过了贾复的攻击,这个时候,贾复来到薛仁贵面前,万分着急地喊道:“薛将军,末将护你离开!”

    张飞看到贾复就这样杀了进来,不由得大怒道:“哪里来的鼠辈,安敢如此目中无人,你们两个今天一个都别想走!速速领死!”

    “滴!检测到张飞技能咆哮触发,贾复武力-2,当前贾复武力降低至113.”

    “滴!检测到贾复技能激将触发,武力+2,当前贾复武力提升至115.”

    虽然张飞很勇猛,但是面对着贾复,他还是感觉到压力巨大,关羽立刻上前和张飞一起合围贾复,可是在两人的攻击之下,贾复依然是游刃有余!关张二人心中惊骇不已,但是却也没有任何办法。

    “此人比吕布还要厉害!我等不是对手!”

    这个时候,薛仁贵也带人杀出了一条血路,看到贾复还在和关张纠缠,他立刻高声喊道:“贾将军,不需恋战,快快撤退!”

    贾复听到之后,二话不说,银雪画戟直接将关张二人的兵器一起挡开,直接将他们逼退了几步,继而双腿一动,银龙踏雪豹便飞速地离开了。

    “哎,这厮……真厉害,若不是俺胳膊中了一箭,岂能让他如此轻松离开!”

    张飞不由得十分懊恼,只不过他不知道其实贾复此时的肩膀上也是带着箭伤。

    关羽此时长叹一声道:“真没想到,吴铭手下竟然有如此多的猛将!此人非元霸贤侄不能敌也!我等不是对手,还是暂且回去吧!”

    一个贾复,便让魏军伊一两万的兵马知难而退,是因为贾复确实让关张二人感觉到深深的武力,同时又追到了渤海郡,也担心如果周军还有援兵,那势必又要陷入另一轮苦战。

    所以虽然他们对于走了薛礼十分遗憾,但是却也只能如此,至少这一战,也让薛仁贵的近一半兵马长眠在了河间。

    贾复护着薛仁贵一路回到了渤海,看到魏军没有追来,薛仁贵这才松了一口气,连忙问道:“为何贾将军会在此?你不应该在南皮休养吗?”

    此时贾复有些尴尬地笑了一声道:“末将……末将在南皮只是呆了一天,便觉得太无聊了,料想这肩膀上的伤已经上药了,也无大碍,便想偷偷跟着将军去杀敌!没想到就遇到了魏军包围了将军,末将这才杀了出来!”

    听到贾复的话,薛仁贵才长叹一声道:“今日幸亏有贾将军一路跟过来,否则,薛某和这麾下兵马怕是要全军覆没了!我实在是愧对周王的重托啊!”

    “薛将军无需过于自责,胜败乃兵家常事!”

    贾复说到这里,忽然薛仁贵翻身下马,四处张望,显得十分着急,贾复不解地问道:“贾将军到底在找什么?”

    薛仁贵开始在他的部下之中来回穿梭,并且高声喊道:“有没有看到军师,有没有看到凤雏先生?”

    这个时候薛仁贵才忽然意识到一个大问题——庞统不见了!

    在乱军之中,他根本无暇去顾及庞统的安全,所以竟然连庞统不见了他都不知道,甚至于直到现在他才范阳过来——庞统不见了!

    薛仁贵顿时面如死灰,他根本不知道如何和吴立仁交代了——庞统的能力,他十分清楚,吴立仁派庞统来帮助自己,可是现在竟然将庞统给害死了。

    “凤雏先生!是薛礼害了你,薛礼对不起你啊!”

    贾复此时也忍不住叹了口气,望着薛礼十分自责的样子,他还是上前劝道:“或许凤雏先生只是走丢了,未必一定遇害了!不如我带几个兄弟去寻找一番吧!”

    虽然说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但是薛仁贵知道,庞统这样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士,怎么可能在这乱军之中存活,贾复只不过是想安慰自己,才会这样说,但是即便庞统真的死了,那他也要将他的尸身找回来,再向吴立仁请罪。

    “贾将军,那就辛苦你了,千万记得,不要被魏军发现了!”

    此时,关张以及周亚夫的魏军正在赶回邺城的路上,这个时候关羽看着徐庶有些失神地样子,轻轻喊道:“元直先生!”

    徐庶连忙一个激灵,望着关羽有些奇怪的眼神,呵呵一笑道:“二将军有什么事情吗!?”

    “自从前几日一战之后,我看先生一直魂不守舍,是不是想到了什么事情了?”

    徐庶愣了一下,继而连忙摇头:“没……没有……可能是有些累了吧!”

    关羽有些不置可否地看了一眼之后,也不再继续问下去。

    只不过此时徐庶的脑子里却还在想着几天前的情况。

    他在乱军之中,正是看到了庞统——他们之间本是旧识,只不过如今两人各为其主,竟然站到了对立面。

    “士元,好久不见,没想到今日你我竟然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见面!看来士元如今过得并不怎么好啊!以士元之才,竟然沦落到如此地步,实在让人唏嘘不已!何不和我一起来到魏王麾下,你我共同辅佐魏王,共创盛世!”三国之我是无名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