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9章 程咬金三板斧显威 薛仁贵一神箭破敌(上)
    秦琼和程咬金无论如何都不明白,为什么要这样,更是不喜欢带着面巾去作战。

    “将军,为什么要让兄弟们这样啊?这样看起来也太别扭了,而且,怎么感觉不是打仗,反倒是像做山贼一样,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程咬金的话,让李靖也不知道如何解释,只好说是吴立仁的指示。

    听到这,程咬金不由得哈哈大笑道:“我们的周王是不是也太搞笑了?远在千里之外,还让我们小心蜜蜂?莫非周王出门采花被蜜蜂蜇到了,所以才让我们都要小心?”

    程咬金这样大大咧咧的性格,李靖也清楚,但是他这样说吴立仁,李靖还是忍不住眉头皱了皱,呵斥了一声道:“程将军,你谨言慎行一点,周王提醒的不会有错的!小心无大碍!”

    不但是程咬金,连秦琼都无法理解,忍不住开口问道:“可是这种说法也太离奇了吧!若是让将士们都带着面巾,一定会有所不便,到时候岂不是会影响大军的战斗力?”

    “本将也考虑过,但是如果真的有蜂群来攻,不备之下,那影响的就不仅仅是战斗力了。何况这时袁酉先生亲自测算出来的,还是要当心为好。况且你们都应该听过晋王李克用曾经和刘封几番交手,原本都是稳操胜券的情况下,被刘封用了非常手段反败为胜。这已经说明了,刘封不可等闲视之!”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秦琼和程咬金也只好退回去不再说什么。

    李靖率大军一路直接攻到了壶关县,而此时刘秀大军已经驻扎在了壶口关,刘秀登上关去看李靖的军容,不禁为李靖的兵马所动容。

    “公子,这周军将士甚为奇怪,为何没人都戴着面巾?莫非是见不得人不成?”

    此时的夏鲁奇十分奇怪,为何周军将士都戴着面巾,他实在想不到,但是刘秀的眉头都快拧成了麻花了。

    “莫非周军之中,真的有能人知道我的本事?”

    刘秀自己清楚自己的能力,而现在李靖大军都已经提前做好了准备,这让他如何不惊不恐?

    看到刘秀不说话,夏鲁奇更为不解,只不过此时他反倒是想出关先和敌将斗上几个回合。

    “公子,末将请战!”

    刘秀没有反对,夏鲁奇的本领他十分清楚,而这李靖麾下却没有什么出名的奖励,所以他也十分放心。

    “那夏将军就去试试敌人的深浅,我让姚西将军为你掠阵!”

    夏鲁奇自然十分高兴,和铫期一起领军杀了出去。

    夏鲁奇领着三千兵马,拍马杀出关外,向着李靖大军高声喊道:“我乃魏王麾下大将夏鲁奇,周军无胆匪类,谁敢与我一战!”

    敌人有人叫阵,李靖自然不能怯战,正要点秦琼出马,却看到程咬金双腿一动,催动坐骑就冲了过去,惹得李靖一阵摇头。

    “秦将军,这夏鲁奇必然不是等闲之辈,你还是要去照看一下程将军,免得出什么意外!”

    秦琼点了点头,他也不放心冲动的程咬金,所以便拍马上前,距离程咬金约有二十步开外,小心谨慎盯着两人。

    “夏鲁奇是什么家伙,也敢嚣张!今天就让大爷教训你一下!”

    程咬金哈哈一笑,夏鲁奇却皱起了眉头,“贼将报上名来!我夏鲁奇不杀无名之辈!”

    “我就是你大爷程咬金,知道了就赶紧下马受死吧!”

    夏鲁奇被程咬金激怒了,再也不和他废话,拍马就冲了过去。

    “滴!检测到夏鲁奇技能**触发,武力+5,金卢枪武力+1,当前夏鲁奇武力提升至107.”

    夏鲁奇来的快,程咬金虽然口不择言,但是手上却一点都不敢耽搁,但是看到夏鲁奇来势汹汹,程咬金连忙大吼道:“敌将等等!”

    夏鲁奇被他这一喊,以为他有什么重要的话要说,于是立刻勒紧缰绳,收回长枪,大喝一声道:“你还有什么遗言要交代就赶紧说,否则晚了就没机会了!”

    程咬金嘿嘿一笑道:“夏鲁奇,你给我听好了!俺程咬金杀人从来都只需要三斧,你若是能接得住我三板斧,那我就放你离开,若是接不住,嘿嘿,别怪我老程心狠手辣!”

    听到程咬金这样一说,夏鲁奇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李元霸,李元霸出手前也都是以三锤为限,若是能接住李元霸三锤,那李元霸兴许心情好,放了对手。莫非这程咬金和元霸公子一般厉害?

    想到这里,夏鲁奇心里就有些小不安,不过现在都已经上阵了,他怎么可能就这样退走,故而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上阵,但是心里却想好了,先防御为主,如果能防下来,试试对手的水平,再想办法进攻。

    计较一定,夏鲁奇倒是没有什么担心的,长枪一指道:“匹夫休要逞口舌之利!我就不信你有多厉害,我就试试你三斧!”

    程咬金哈哈一笑,拍马上前,手中宣花斧便立刻扯开,“第一招,劈脑袋!”

    说完,宣花斧由下而上,径直向着夏鲁奇劈了过去。

    “滴!检测到程咬金技能三板斧触发,第一斧,武力+4,八卦宣花斧和铁脚枣骝驹武力+1,当前程咬金武力提升至99.”

    这一斧子看起来相当有力,夏鲁奇不敢轻视,故而将金卢枪横起,向上一举,挡住了程咬金的劈脑袋。

    这一切自然是在程咬金的预料之中,故而宣花斧迅速调转,用斧柄直接攻向了夏鲁奇的面门。

    “小鬼剔牙!”

    “滴!检测到程咬金技能三板斧触发,第二斧,夏鲁奇武力-5,当前夏鲁奇武力回落至102.”

    这一招变得突然,夏鲁奇不备之下,眼看就要被戳到面门,无奈之下,只好将身躯向后一仰,摆起了铁板桥的姿势,躲过了程咬金的这一斧,心中大叫惊险——幸好我提前做好了防备,这家伙的板斧确实有点诡异。

    两人错马而过,此时夏鲁奇刚刚躲过小鬼剔牙,此时刚刚起身,趁着夏鲁奇还惊魂未定,程咬金猛然第三斧又已经来到了。

    “掏耳朵!”

    “滴!检测到程咬金三板斧触发,第三斧触发,夏鲁奇反应能力降低。”

    夏鲁奇还没来得及调头,就赶紧身后一股极大的威胁传了过来,这一斧子直接劈向了夏鲁奇的头。夏鲁奇刚刚起身,身体甚至都没有复位,就面临着程咬金的第三斧,早已经惊得不知所措,情急之下,刚刚是后仰,这一次他干脆一俯身,直接趴在了马背上,躲过了程咬金的第三板斧。

    夏鲁奇对程咬金的这几招奇怪的斧子早已经生出了恐惧,这个时候,他生怕程咬金第四斧子又不知道会从哪里冒出来,故而俯身马背上以后,便拍马就走,直接奔回了阵中。

    程咬金看到夏鲁奇被自己打跑,心中大喜,扯开嗓子对着夏鲁奇喊道:“算你小子跑得快,下次再见到你,定然取你狗命!”

    夏鲁奇狼狈逃走,让城墙之上的刘秀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心中暗道:这程咬金竟然如此厉害?连夏将军都不能挡住他三斧,若是如此,那这一战还真是艰难了。

    看到夏鲁奇回来,铫期有些气不过,高声喊道:“夏将军且休息片刻,待姚某去会这匹夫一会!”

    夏鲁奇听完,连声阻止道:“姚将军不可!此人的斧法着实怪异,他就区区三斧子便已经让我疲于应付,后面还不知道会有什么怪招!我看姚将军也定然不是他的对手!”

    可是一旁观战的铫期却完全不这样想,“夏将军,以我看,你是中了那程咬金的圈套了!虽然他的板斧比较特别,有些难以抵挡,但是夏将军你却从一开始便只是想着如何抵挡,被他牵着鼻子走,岂不是一直只能在他的招式中打转?我以为,只要能够率先进攻,打乱他的招式,那这程咬金就不足为惧了!”

    被铫期这样一说,夏鲁奇细细想来,还真是这么个理,从最开始程咬金叫嚣着要三板斧的时候,自己就把他当成了一个非常厉害的对手,不敢主动进攻。可是当时若是自己率先出手,程咬金未必还能如此连贯的使出三板斧。

    “姚将军也许是旁观者清,我还真有可能中了他的圈套,那姚将军,这一阵可要多加小心!”

    夏鲁奇被程咬金带节奏带走了,所以完全迷糊了,而现在铫期既然看出了一些端倪,那么就不会那么轻易地被程咬金牵着鼻子走了。

    铫期拍马上前,手中长枪向着程咬金一指道:“你这贼将,休要在此胡言乱语,有本事就和我姚西一战!”

    看到敌阵之中又换了一员大将上来,程咬金一点不惧,刚刚把夏鲁奇打的狼狈而逃,此时的程咬金战意正浓,手中宣花斧挥了两挥,哈哈一笑道:“姚西?姚西!你是不是不受主将待见啊?刚刚没看到我差点就削了那夏鲁奇的首级了吗?现在你上来是要找死吗?”

    铫期看着程咬金如此大言不惭,倒是也不生气,嘿嘿一笑道:“我是找死人的,而你,马上就要变成死人了!”

    程咬金冷哼一声,“我的大斧已经饥渴难耐了,今天就让你这什么西的血给我祭斧吧!”

    说完,拍马上前,宣花斧再次由上而下,向着铫期劈了过去,“劈脑袋!”

    只不过铫期早已经知道他这一招,在他没有攻来之前,手中的长枪便径直刺出,口中喊道:“扎眼睛!”

    程咬金见状,心中大惊,暗道:我劈了他的脑袋,他扎了我的眼睛,看起来很划算,但是他的枪长啊!我刺到我了,我还没有劈到他,不划算,不划算!

    程咬金只好将斧头撤回,挡住铫期的这一枪。

    铫期见状,不由得心中大喜,嘿嘿一笑道:“小金金,我看你是斗不过我的,不信我们再来比一招!”

    程咬金心中暗暗骂道:这姚西还真精明,要是这样打的话,自己根本使不完三板斧,看来还要使点外着。

    程咬金单手拿起双斧,继而向怀中摸了一摸,忽然伸手向前一扔,大喊一声道:“吃我一记暗器!”

    铫期脸色大变,看着程咬金出手,立刻身子一扭,躲了一下,却看到哪里有什么暗器,心中生气,正要出手,却看到程咬金此时已经拍马赶过来了。

    “劈脑袋!”

    “滴!检测到铫期技能霸枪触发,武力+5,乌金虎头枪武力+1,当前铫期武力提升至105.”

    此时铫期想要再拉开距离已经不可能了,程咬金的宣花斧劈过来,他只好举枪去挡。不过他也知道程咬金下一招是什么,所以在他做出铁板桥的防御之后,自己的虎头枪也没有闲着,胡乱向前一刺,口中还喊道:“黑虎掏心!”

    虽然这一枪根本没有刺到程咬金,还是让程咬金慌了一下,手上慢了一点。

    “我用劈脑袋,他用扎眼睛;我用小鬼剔牙,他用黑虎掏心,看来本事也很好!待我再来一招,就不信他还能接得住。”

    程咬金心思急转,两人错马而过之后,程咬金便径直转身,双斧向着铫期劈了过去。

    “掏耳朵!”

    谁知铫期在后仰之时便已经单手一打马臀,催马向前而去,等程咬金掏耳朵使出之后,铫期已经跑出了程咬金的攻击范围。

    “嘿嘿,小金金,我这招叫跑得快!”

    程咬金大怒,冲着铫期大吼道:“幸好你跑得快,不然你的小命就是我的了!”

    铫期心知刚刚若不是程咬金使诈,自己不可能那么被动,所以只要小心不要中了程咬金的诡计,那也未必不是程咬金的对手。计较一定,铫期调转马头,望着程咬金,拍马而去,手中虎头枪直直向着程咬金刺了过来。

    “滴!检测到程咬金三板斧用完,程咬金武力回落至95,铫期武力回升至105,此后十回合内,程咬金不能再使用三板斧技能。”

    程咬金的三板斧能够大败夏鲁奇,却不能对付铫期。

    此时的程咬金也知道自己的本事,三板斧过后,那他就没有招式可以用了,望着冲过来的铫期,程咬金虚了,连忙拍马就走,口中高喊道:“今天俺老程就饶你这一次,你赶紧回去吧!”三国之我是无名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