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96、司马懿献计 公孙康被擒
    ,精彩小说免费!

    关羽的话,张飞自然是信服的,此时的他,嘿嘿一笑道:“二哥要是有办法就说,俺都听二哥的!”

    徐庶呵呵一笑,看了看司马懿,拱手问道:“仲达之前出使过辽东,不知可知这辽东中有没有可以用的人?”

    司马懿摇了摇头,“当初在辽东呆的时间并不长,所以对辽东上下了解的不是很多,不过虽然我不了解,可是总有人了解的,不是吗?”

    徐庶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立刻让人将公孙恭、阳仪和张敞等人请了过来。

    公孙恭在前面,阳仪和张敞则在后面跟着,看到了关羽等人,也根本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的意思,十分淡定地说了一句:“你们喊本王来有什么话要说吗?”

    张飞早就忍不住公孙恭这幅不知天高地厚的嘴脸,大踏步上前,一巴掌抽了过去,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公孙恭被一巴掌抽飞了,继而楞在地上,捂着脸,十分委屈地望着张飞。

    “三弟不可伤了他的性命!”

    关羽连忙喊道,要是把公孙恭打死了,那这辽东肯定就没有之前那么好攻了。

    “你这厮真是不打不听话!还把自己当成这辽东之主吗?快点回答我二哥和军师的问题!”

    公孙恭这个时候才知道自己被喊过来是为了什么,他被打了也根本不敢说半个不满意——甚至连他手下的阳仪和张敞都不敢流露出一点不满。

    这时徐庶起身走了过去,望着公孙恭等三人道:“那孟阗孟奕兄弟二人都不是等闲之辈,魏王如今想要将他们二人收为己用,不知三位可有什么办法?又或者,这襄平城中,可有什么人能够帮得上忙的吗?”

    听到徐庶开口就想收服蒙恬兄弟二人,他的脸色一变,连忙摇头道:“军师,那孟阗孟奕兄弟二人和我有不能化解的仇,千万不能收服他们,否则我以后如何治理辽东!”

    阳仪听完忍不住叹了口气,刚刚张飞的行为,早已经表示,公孙恭此时已经没有多少利用价值了,别说辽东,以后能不能保住小命都难说,可是公孙恭自己根本还没有认清楚自己的处境。

    “恭公子请放心,若是你治理不好辽东,魏王自然会派人帮你治理的,绝不会让你感到一点为难。如今还请你能够如实相告,到底有没有什么办法?”

    徐庶说的很含蓄,但是谁也不会认为,徐庶很平和,他的意思和张飞自然一样:这辽东以后可不是你公孙家的了。

    公孙恭一时不语,一旁的阳仪反倒是好像想到了什么,拱手说道:“我倒是想到一个人,便是如今公孙康麾下的柳毅。此人虽然说一直以来都对公孙氏颇为忠诚,但是却也是明哲保身之人,若是军师可以写一封信,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只要能给他许诺一定的利益,我相信,柳毅一点会同意和我们里应外合的。”

    听完阳仪的话,徐庶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呵呵一笑道:“既然如此,那就按照阳先生所言行事!”

    徐庶以自己的名义给柳毅写了一封信,写完之后,又让司马懿写给了蒙恬一封信,信的内容却是商议何时献城、何时里应外合之计,同时又将信中的关键字眼给抹了去。当柳毅同时接到了两封信之后,他首先打开了写给自己的,信的内容,他一下子就明白过来;而另外一封,他也忍不住打开看了一下,看完之后,他立刻就明白过来了,也清楚了徐庶想要他做的事情。

    他经过了一夜的深思熟虑,终于最终做出了决断,第二天,便悄悄带着那封司马懿写给蒙恬的信来到了孟府来拜访蒙恬。

    不过此时蒙恬不在家,只有蒙毅在家,听闻柳毅前来拜访,他没有多想什么,就让人请了柳毅进来。

    “柳先生今日来是找我大哥的吧?大哥刚刚去巡城去了应该还要过一会才能回来。”

    柳毅呵呵一笑,点了点头道:“我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前几天我曾向勇昌将军借过襄平的城防图,他便让我今天来,没想到那么不巧,要不我在这等一会儿吧?”

    蒙毅想了一下,感觉让柳毅在这里等着也不太合适,所以犹豫了一下便说道:“若是柳先生想看的话,那不妨跟某一起到大哥的书房里看一下吧!但是千万不能拿走,否则若是泄露了出去,那到时候就不好说了。”

    柳毅点了点头,自然欣然同意了。等到柳毅来到了我蒙恬的书房,看了一会儿城防图,便有意打翻了烛台,趁着蒙毅去捡的时候,将司马懿的那封信偷偷塞到了书桌上的一堆书简之中。

    柳毅离开之后,便将自己记住的部分城防布置悄悄地传了出去,告诉了关羽。关羽第二天便发起了攻击——知道了城防布置,这一次攻城十分顺利,险些就将襄平给攻了下来。

    本来公孙康以为能守住至少一个月,可是这才几天就差点城破,公孙康十分愤怒,所以立刻召见蒙恬,责问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魏军好像知道了我军的虚实和城防布置,故而这一次的进攻都是有针对性的,末将怀疑这城中有敌人的奸细。”

    蒙恬的解释,让公孙康不知道要不要相信,只不过这个时候柳毅忽然冷笑一声道:“这襄平城的防务一直以来都是两位孟将军来主持,这城防图也都是在孟将军的手中,若是说泄密,那孟将军的嫌疑才是最大的吧?”

    蒙恬一时有些语塞,他不知道为何柳毅忽然要这样诬陷自己,但是柳毅的话,却让公孙康楞了一下,不过随即他也明白过来,连连摆了摆手道:“柳公,孟将军不会的,他兄弟二人从开始一直跟着本王,而且孟将军又曾经是本王的老师,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背叛本王的。”

    然而这个时候,只见柳毅忽然跪了下来,义正言辞地说道:“王上不可如此轻信孟阗啊!王上可要知道今非昔比!当初辽东兵强马壮,更无外人敢犯我辽东;可是现在,眼看魏军就要攻破襄平,辽东已经危如累卵。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若是敌人暗中勾结,或许孟将军也会选择有利于自己的一边。如今大敌当前,属下请王上以大局为重,还是派人去搜一下孟府吧!”

    公孙康有些犹豫了,不过这个时候,蒙恬不知是计,反倒是为了自证清白,拱手请求道:“请王上派人去搜!孟阗行的正坐得直,不怕别人去搜!到时候也算是还我一个清白,请王上应准!”

    公孙康这才有些为难地点了点头,用安慰的语气说道:“孟将军,为了证明你的清白,那本王就亲自带人去你的府上搜查一番,也算是还你一个清白!”

    公孙康带着刘懿和王宫的卫士一起来到了蒙恬的府上,开始搜查了起来,然而当搜到书房的时候,却有人拿着一封书信来到了公孙康面前。

    “回王上,属下搜到了一封可疑的书信,还请王上过目!”

    此言一出,顿时让公孙康忍不住望了蒙恬一眼,蒙恬此时心中疑惑,但是却还是十分自信地说道:“请王上过目!”

    公孙康缓缓打开,可是看了几眼,就忍不住怒吼道:“孟阗!你真的敢背叛本王!”

    蒙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哪里肯承认,只是不停地摇头说道:“王上请明鉴,末将绝无二心啊!”

    公孙康将那密信扔到了蒙恬身上,怒不可遏地吼道:“你自己看吧!虽然你将重要部分都已经涂改掉了,但是这封信,除了是给你,不可能是给别的人了,你还不承认吗?不要以为涂抹掉了,你就能撇清关系!”

    蒙恬自然是不可能承认,连忙跪下,痛心疾首地说道:“王上,这一定是敌人使用的反间计,还请王上明察啊!”

    公孙康还没有说话,一旁的柳毅好像比公孙康还要愤怒,指着蒙恬说道:“反间计?那敌人怎么知道这城防布置的?你不会说是我偷偷进你的府上,把城防布置图看完之后告诉了关羽了吧?”

    正在这时,就看到蒙毅从外面走来,大声喝道:“没错,就是你,柳毅,昨天你不就是来我大哥书房看了吗?我说你来是干嘛,原来是为了诬陷我大哥啊!”

    说完,义愤填膺的蒙毅大踏步走了过去,拽住了柳毅就要打。

    “孟奕!放肆,你要造反吗?”这个时候公孙康的卫士立刻将蒙毅挡在了一旁,公孙康此时却更加相信,是蒙氏兄弟做了对不起他的事情。

    “既然你们先走还不能自证清白,那本王也不能将这襄平的防务交给你们了!来人,将孟阗孟奕给我拿下,关起来。待审清楚之后,再决定如何惩处。”

    公孙康说完,蒙恬长叹一口气道:“王上!若是我兄弟二人被关押,这襄平又能依靠谁啊?王上此举是自毁自己的万里长城啊!”这句话没有让公孙康回心转意,反倒是像是火上浇油一般,大吼一声道:“本王就不信没了你们,本王就守不住这襄平了!来人,将孟阗孟奕给我打入死牢,任何人不得探监!”

    听到这里,柳毅心中暗暗高兴:这样就完成了徐庶交代的任务,那么等到刘备攻下辽东之后,柳毅就能去邺城就职,对于他和他的柳家,都有数不完的好处。这个时候,柳毅抬头,看了一眼颇为犹豫的公孙康,为了防止他反悔,柳毅连忙上前请命道:“王上请勿担心,属下虽然是一介文人,但是自幼熟读兵书,这守城的大任,属下也一定可以担当,还请王上放心!”

    公孙康不太相信柳毅的能力,但是柳毅本来就是老臣,再加上现在他也没有什么人可以用,故而他也就选择了相信柳毅。

    可是当天晚上,魏军就在关张的统领之下,直接攻进了襄平,公孙康都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已经被张飞给生擒了。直到他看到柳毅此时正在和徐庶谈笑风生,他才知道,为何自己会有今天。

    “本王真后悔啊,悔不该不听孟将军的话!”

    然而这个时候他说什么都没用了,等到公孙恭来到他的面前,公孙康这才恨恨地骂道:“你这个叛徒,我就是死了也不会放过你的!”

    公孙恭此时也根本笑不出来,他虽然现在的情况比公孙康这样的阶下囚好一些,但是他若是一笑,就会被公孙康发现,自己的牙齿已经掉了几颗——那便是之前张飞一巴掌给抽掉的。

    等到关羽将城中一切大小事务都安顿好,便派人将蒙恬蒙毅兄弟两人从死牢中带了出来,蒙恬看到了关羽,眼中有一丝惊奇不过却没有太大的波动。

    “两位孟将军受苦了!”蒙毅此时却没有蒙恬那般淡定,望着关羽的模样,忍不住大声吼道:“若不是辽东王轻信奸臣之言,你们怎么可能攻的进来!只要有我兄弟二人在,辽东必然会安然无恙!”

    这时徐庶走了过来,呵呵一笑道:“两位将军,那公孙康用人却疑,险些坏了两位将军的性命,他又怎么值得两位将军为他卖命呢?如今魏王仁德,又是汉室后裔,颇有识人之明,两位将军何不弃暗投明?”

    听到这里,蒙毅顿时不屑一顾地转过头去,不过蒙恬却十分坦然地说道:“若要我兄弟二人投降,那你就把柳毅给我交出来,不杀了他,难消我心头之恨!”

    这个条件显然是难住了徐庶——柳毅可是破辽东的大功臣,若是就这样杀了,难免会让辽东之人人人自危,这样做显然不利于对以后辽东的统治。

    “孟将军的这个条件,显然有些不合适。若是说恨,将军当恨公孙康,所谓主昏则臣辱,若是公孙康稍微有些明白,也不至于落得如此下场。若是孟将军实在想解恨,那不如将公孙康交给你处置,如何?”0蒙恬也知道自己提的那个条件确实有些难以得到认同,但是想让他处置公孙康,他也绝不会愿意。“那能否让我见一见故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