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4章 苏定心合纵刘备 公孙恭夺权辽东
    徐晃下令大军坚守不出,毕竟英布前几天败了姜松,现在西凉兵马士气正旺,根本不是和西凉大军正面对敌的时候,而且目前的英布,徐晃还想不到任何的破解之法。连姜松都那么快地被击败,谁又能在他手上坚持几个回合。

    西凉兵尝试进攻了几次,眼看无法攻破徐晃驻守的充国县,便暂时停止了攻势。

    “滴!检测到苏秦技能说国触发,自身智力+5,同时刘备智力临时-3,当前苏秦智力提升至101,刘备智力降低至81.”

    听到这里,吴立仁自然就明白,苏秦又去游说刘备了。而现在云南军被打的节节败退,苻坚自然是着急无比,想法设法去找到盟友,替自己分担压力,这些都是情理之中。而刘备本来就是和自己是死敌,即使不用游说,刘备也不会闲着的。这次游说,怕是刘备又要对自己动手了,已经和平了大半年的中原形势,此时怕是又要动起来了。

    吴立仁自然不怕刘备什么,但是还是要提醒李靖、宗泽、薛仁贵等人要小心防范。

    此时的苏秦正在滔滔不绝地向刘备陈述着利弊,刘备此时仿佛也已经被苏秦说动,一脸地着急,望着身边的刘伯温和徐庶等人。

    “魏王如果还要犹豫,等到云南王败亡,那么刘备便能坐拥西川之地,到时候,魏王又岂能独存?还望魏王速速发兵!”

    刘备连忙点了点头道:“苏先生不要着急,本王不会坐视不理的!请你放心,我这就和众位军师商议一番出兵之计!”

    等到苏秦离开之后,刘备立刻着急地问道:“诸公教我,到底如何发兵,才能解决云南王的燃眉之急啊!”

    “魏王莫要着急!苏沁只是舌辩之士,虽然他极力渲染吴铭的可怕,但是魏王却不能真的轻易发兵,和吴铭决一死战!理由有三,其一:虽然吴铭发兵益州,但是益州路途遥远,粮草运输困难,又加上地形极为复杂,即便周军真的是能征善战,却也不是那么容易彻底攻下益州。况且属下还听说,那西凉马腾此时已经被苏沁说服,不断发兵,如此吴铭西征大军更难取得极大的胜利,苻坚即便再不济,也能坚持一年以上的时间;其二,若是我军现在正面和吴铭发起进攻,且不说吴铭实力强大,即便退一步讲,若是真的牵制了吴铭,那么吴铭大可以从西川退兵,全力与我军相争,到时候反倒是引火烧身,让苻坚坐收渔人之利了;其三,吴铭取西川,必然无暇再攻我军,魏王大可以趁机取辽东。吴铭得有苻坚掣肘的西川,魏王得辽东,有何不可?况且仲达曾经献计,取辽东已经是易如反掌,还望魏王三思!”

    听完之后,刘备的心顿时安定了很多,十分满意地点着头说:“伯温所言极是!本王差点被苏沁这厮乱了心思!不过他的口才确实犀利,若是能收为己用,也很不错!对了仲达,不知那公孙度什么时候才会……”

    司马懿如今也是刘备的座上客,虽然之前刘备曾经想要了司马懿的命,但是两人都非常明智地选择了再次合作。之前司马懿献计,说到公孙度会在半年之内身亡,刘备虽然有些不太相信,但是他还是选择了相信司马懿。

    “魏王请放心!等到仲夏之时,必然会有消息传来,到时候正是魏王用兵之时!”

    如今也已经是到了夏初,离司马懿估计的时间也只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了,所以刘备就没有任何顾虑了,决心等下去。

    辽东,襄平。

    此时公孙恭正在焦急地等着,过了一会,有人从内宫走了出来,拱手说道:“二公子请回吧,王上今天说不见,还请二公子过几天再来吧!”听到那下人的报告,公孙恭脸色十分难看,心中愈发着急起来。

    自从刘备献了珍宝和美人之后,公孙度便好像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整日和那些美人混在一起。眼看公孙度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公孙恭十分焦急,因为公孙康如今有蒙恬等人的支持,而他却根本没有任何人支持。即便现在公孙度还没有明确表示立公孙康为世子,但是一旦公孙度离世,那公孙康便是第一顺位继承人,他根本一点机会都没有。

    而相反,此时的公孙康却一点都不着急,也没有去想过见公孙度,劝说什么,甚至还不停地搜刮美人,想要献给公孙度。虽然这一举动被蒙恬劝阻,但是公孙康却还是暗中做着这些。

    “父王啊父王!你英明一世,难道要栽在这女色上面?公孙康不安好心,若是父王真的就这样离开了,孩儿该怎么办啊!”

    公孙恭缓缓走了出去,正在这时,只见从外面匆匆走进来一人,望着公孙恭之后,连忙行礼道:“属下见过二公子!”

    公孙恭抬头望去,原来是长史阳仪,公孙恭叹了口气道:“阳长史是想去见父王吗?不用去了,父王现在恐怕不会见你的。”

    看到公孙恭心如死灰的模样,阳仪如何不明白他的心情,这个时候只见阳仪小声问道:“大公子最近可曾来请安?又是否见到了王上?”

    公孙恭哼了一声道:“大哥每次请安,都献上美人,都见到了王上!大哥居心叵测,父王的身体就是这样被他弄坏的!”

    阳仪点了点头,跟着公孙恭来到了外面,寻到一处僻静无人的地方,呵呵一笑小声说道:“既然如此,二公子想要见王上,也可以效仿大公子啊!否则若是任由大公子每天见到王上,讨王上欢心,恐怕等到王上百年之后,二公子的日子就不会好过了!”

    听着阳仪的话,公孙恭的眼睛一亮,不过随机又暗淡了下来,摇了摇头道:“若是我也这样,那父王的身体岂不是更快……不行,绝对不行……”

    公孙恭虽然不是真心为了公孙度考虑,但是他知道,如果自己用同样的策略,根本不可能赢过公孙康,毕竟公孙康这些日子一直深得公孙度的欢心;而自己经过了伐周之战,大败而回,而韩世忠夫妇更是被生擒之后,公孙度便对公孙恭有些失望。所以即便他现在和公孙康一样能其所好,也不可能胜过公孙康的。

    “二公子……到时候只要能见到王上,那到底说什么,就可以是在于二公子而不是大公子了,如今,也只有这一个机会,莫不是二公子就愿意这样下去?”

    望着阳仪迫切的眼神,公孙恭心中一动,连忙问道:“阳长史是支持我了?这是为何?”

    “公孙康之前便曾因为和属下政见不合,多有打压之意,如今更是宠信孟阗兄弟二人,若是等到大公子即位,恐怕属下的结局不会比二公子好多少。”

    听到这里,公孙恭仿佛一下子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只是接着他还是叹了口气道:“虽然如此,但是公孙康如今手握重兵,我等也没有办法啊!即使现在父王愿意立我为世子,到时候公孙康想要夺过去,我又能奈他何?”

    兵权才是王道,虽然公孙恭很想当王,但是却也知道,如今的自己根本没有机会。

    “二公子请放心!张敞将军也是可信赖之人,如今张将军受命驻守王宫,虽然孟阗手中握有重兵,但是大多是在外驻扎,一旦襄平有变,孟阗大军未必能够派得上用场。”

    张敞是公孙度的旧将,一直以来对公孙氏都是忠心耿耿,公孙恭以为他不会参与这种储君之争,可是没想到阳仪竟然能够拉拢他。

    “若是真的能有张将军相助,那大事可成矣!”

    第二天,当公孙恭以贡献美人之名去求见公孙度的时候,公孙度这次见了他。

    “父王!孩儿以为,父王最近太过于沉湎于女色,如今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孩儿心中实在忧虑!还望父王能够以国家大事为重,远离女色,否则人心思变,辽东必然会生动乱!”

    公孙恭的话,自然没有得到公孙度的理解,公孙度冷哼一声道:“父王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了?”

    公孙恭一听,知道自己又让公孙度生气,连忙跪了下来,痛苦万分地哀求起来,“父王,若是这样下去,那这王位迟早是大哥的!大哥,大哥一定不会饶过孩儿的,还请父王念在骨肉亲情的份上,给孩儿一条生路吧!”

    望着公孙恭泣涕涟涟的样子,公孙度不由得心中一软,叹了口气道:“恭儿,父王相信康儿不会为难你的。虽然这王位是他的,但是本王也不会不管你的。这样,这后宫中的很多美人以后都赏给你……”

    听到这里,公孙恭顿时脸色一变,连忙叩首不止,“父王!孩儿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如此啊!”

    公孙度哈哈一笑道:“恭儿放心,这些美人父王都没有给他们名分,只要你答应父王之后好好照顾她们,那父王就给你写一个免罪的铁令,即便康儿以后顺利继承王位,也一定不敢拿你怎么样,你可愿意?”听到公孙度的条件,公孙恭犹豫了一下,虽然公孙度的这个条件很荒唐,但是能得到一个免罪的诏令,他如何能不心动?只不过他不敢保证,这样的诏令到底能不能保住他的命。

    “父王何不将王位传给孩儿,那样等到父王百年之后,孩儿一定会照顾好父王的所有美人的。”

    公孙恭迫不及地地说完,却看到公孙度呵呵一笑,摇了摇头道:“恭儿啊,废长立幼,那可是取乱之道啊!到时候不但你的生命不保,连我辽东的基业,也定然会被人夺去。虽然父王不能让你们兄弟齐心,但是至少也不能互相厮杀!好了,就这样决定了!父王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以后的路,还是要靠你们自己!”

    公孙恭没想到公孙度看的那么清楚,即便如此,他还是想要王位,因为他有阳仪和张敞。

    “父王……孩儿并不是孤立无援,孩儿有阳仪和张敞……他们已经答应会帮助孩儿的!”

    此言一出,只见公孙度顿时脸色大变,他望着公孙恭怒吼道:“你这个逆子!竟然连张敞都收买了,你难道是想造反吗?”

    张敞是他的亲卫军将领,若是连张敞都听公孙恭的,那公孙度的人身安全哪里还能保证的了。公孙恭一时口快,就这样说出来,顿时激起了公孙度的强烈不满,一时间,他不知道如何是好,只好恳求道:“父王,孩儿也只是为了自保而已啊!”

    “我这就让孟将军前来勤王,绝不让你得逞!气死我了!”

    公孙度立刻准备去拟诏令,公孙恭连忙上前阻拦,一把抓住了公孙度,公孙度气得大吼道:“逆子,你想干嘛!来人,快来人!”

    公孙度一喊,瞬时从外面冲进来了一队卫士,而领头的自然便是张敞。“张敞,快,快将这个逆子给我拿下!”

    张敞看了一下,继而皱了皱眉,挥了挥手道:“王上在和公子玩耍,闲杂人等不需进入,违者格杀勿论!”

    这一席话,让公孙度顿时心凉了大半截,他本来已经被酒色掏空了身子,哪里能争得过公孙度恭,再加上张敞的背叛,公孙度瞬时一口气没上来,便栽倒在地,一命呜呼了!

    “父王!父王!”公孙恭小心翼翼试了试公孙度的鼻息,顿时心中大喜,连忙哭喊道:“来人,快来人!”

    张敞自然早已经带人控制了王宫,而没多久阳仪也带人连忙赶了过来,见到了公孙恭,立刻说道:“公子当伪造先王手书,同时以祸乱先王之罪将公孙康拿下!并且派人控制孟阗手中兵权,以防万一!”

    公孙恭自然全部听从,他让张敞带着甲士两千,前往公孙康的府上,准备将公孙康一家全部拿下。然而公孙康也自然有自己的眼线,听说了公孙恭已经掌握了王宫之后,立刻在蒙恬兄弟的护卫之下逃出了襄平。

    公元203年夏,公孙度身亡,公孙恭和公孙康为争王位,辽东内斗不已。三国之我是无名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