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3章 英布大败姜松 马超再攻充县
    苏烈连忙跪下,惊恐地辩解道:“王上容禀!当时的情况,若是雄将军也一起上船,必然是会被敌人追上,到时候一个人都跑不了!末将不想让雄将军的这一番苦心白费,所以才忍痛让人先驾船离开,并非是想独吞功劳!如果有可能,末将一点都不想领这个功劳,只要能够换回雄将军!”

    苻坚叹了口气,望着一脸不忿地兀突骨道:“汝等退下吧!本王相信定方的人品。况且如今都已经这样了,若是不能退敌,要这些功劳又有何用?”

    “可是……”兀突骨还想说什么,他实在不知道为什么雄阔海挥死。

    王猛挥了挥手,不让兀突骨继续说下去,“好了,苏将军的为人,我们都知道,他一定不会这样做的,既然如今敌人粮草被毁,则秦昭和陈煦必然会退兵,我等还是要商议一下,如何利用这次可以喘息的机会,重新布置成都的防务吧!”

    此时苏定方看着王猛,感激地说道:“多谢军师信任末将!如今既然敌人定然会撤军,我等不如去周军大军散步无粮的消息,到时候敌人必然会自乱阵脚。末将只需要统兵一万,前往追击,必然可以获得成功。”

    之前的一战,虽然最终达到了战略目的,可是雄阔海的死,还是让苏烈心中有些自责,所以此时的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再立功劳,一方面证明自己的能力,另一方面,还能让九泉之下的雄阔海能够心安。

    “苏将军!秦昭和陈煦,无不是百战之将,如何不会防备着这些。若是轻易去追击,必然会中了敌人的埋伏,到时候如果再损兵折将,岂不是成全了敌人?现在我军再不能承受别的损失了,不如稳扎稳打,坚守成都。”

    王猛虽然知道苏烈的话有点道理,但是确实是有很大的风险,他现在最不敢的就是冒风险,所以便直接拒绝了苏烈的建议。苏烈叹了口气,只好退了回去。

    与此同时,英布的先锋大军也终于赶到了徐晃、霍峻等人驻扎的充国县,英布扎营完毕之后,立刻带着一千人,来到充国县外,手持自己的那双大斧,大喝一声道:“城里的人听着,我乃西凉王麾下先锋大将尹卜,本是来此攻城掠地,如果你们知道我的厉害,就赶紧开城投降,我还能饶你们一命。但是我听闻有一个叫姜松的十分嚣张,敢欺我西凉无人,实在是罪不可恕!赶紧让姜松出来受死!”

    英布的一番话,没多久便传到了城中众将的耳中,姜松更是怒不可遏,大喝一声道:“这尹卜小儿到底有什么本事,胆敢如此猖狂!我现在就出去会他一会,取了他的首级,挂在城墙之上,看看他还敢再吹嘘什么!”

    这时,徐晃连忙起身劝阻道:“永年将军且慢!之前西凉锦马超都不是将军的对手,我等也深知将军的本事!但是那马超也一定清楚,这次他敢派这个叫尹卜的前来,说明尹卜一定比马超还要厉害,所以永年将军,还是要小心一点。”

    姜松哈哈一笑道:“徐将军何必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我姜松即便是对上那煞神李元霸,也没有一点问题!徐将军请放心吧!”

    听到姜松志气满满的话,徐晃虽然觉得自己的担心有些多余,可是还是有些不放心。

    这时和姜松一起来的新月娥上前两步道:“徐将军若是还不放心,那末将就和永年将军一起,若是有什么问题,还能策应一番!”

    徐晃点了点头,再次嘱咐了一番,这才让姜松和新月娥领着两千兵马出城,去和英布一战。城门大开之后,姜松一马当先,挺枪杀到了阵前。

    “尹卜小儿何在?”

    姜松大喝一声,此时新月娥在不远处面露微笑,虽然她说来为姜松掠阵,但是她清楚明白姜松的本事,李元霸斗只能和他斗个不分胜负,那这尹卜难道还能比李元霸厉害吗?所以新月娥的心情是十分轻松的,她出阵的目的,只是为了见证自己的夫君能够再次扬名。

    英布冷傲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屑,拍马过去,呵呵一笑道:“你就是姜松?放马过来吧!你很不幸,遇到了我,那么就让你成为我尹卜一战成名的垫脚石吧!”

    姜松怎么会将英布放在眼中,手中玲珑枪一挥,便向着英布刺了过去。英布手中的巨斧也是顺势一挥,直接便抵住了姜松的玲珑枪,玲珑枪不能前进,姜松右手一抖,枪尖再次顺着英布的斧子向下滑落,英布眉头一皱,连忙左手一翻,再次迎了过去。

    “滴!检测到英布技能骇电触发,武力+6,同时触发震慑和麻痹状态,对手姜松武力-4,武器天罡斧武力+1,当前英布武力提升至110,姜松武力降低至99.”

    “滴!检测到姜松技能枪绝触发,武力+3,八宝玲珑枪武力+1,当前姜松武力回升至103.”

    这!吴立仁彻底被震惊了,英布瞬间爆发10点武力,但是姜松只能+3,瞬间就是7点武力差,这姜松是要栽啊!英布这个技能太厉害了!

    当英布再次挥起他的斧头的时候,姜松只感到仿佛从他的双斧之上传出来阵阵雷电之力,让他的精神和反应都受到了极大的影响,而天罡斧撞击在他的玲珑枪上,那种声音,也让他的心情十分烦躁不安。

    此消彼长之下,这一斧子,姜松竟然没有闪过,只能用自己的长枪硬生生地迎了上去。这一击,让并不是以力量见长的姜松顿时浑身上下都好像被重物击中一般,顿时头脑嗡鸣起来,双手也有些颤抖。

    “哈哈哈!”

    英布放肆大笑起来,他本来还以为这姜松能和自己斗上几个回合,实在没想到,自己刚一出手,就让姜松抵挡不住,顿时心中那份狂傲在这一刻达到了最高峰。

    “姜松匹夫,今日我就要你的命!”英布一声大喊,再次挥动天罡斧,向着此时有些惊疑不定的姜松劈了过去。

    “夫君,小心啊!”新月娥自然也发现了姜松的异常,他一边出言提醒,一边摸出了自己的虹金镖,向着英布掷了过去。

    “滴!检测到新月娥技能虹金镖触发,武力+3,对手英布武力-3,且反应能力下降,当前新月娥武力提升至99,英布武力降低至107.”

    新月娥的虹金镖迅速飞了出去,直接逼向了英布的额头。若是他这一击不改变线路,那新月娥的虹金镖势必会刺中他的额头或者眼睛;所以无奈之下,英布之后收斧而回,挡在了自己面前,直接磕飞了新月娥的虹金镖。

    趁着这个机会,新月娥大吼一声道:“夫君,快走!”

    姜松也意识到了,目前自己的状态实在不能再战下去了,他也不敢再勉强,调头就走,英布大怒,再次想用双斧去劈姜松,然而新月娥又一记虹金镖打了出去,再次阻挡了英布一下,姜松这才将他和英布的距离拉开,顺利地逃回了城中。

    此时徐晃还想等着过一会儿去看姜松和英布的大战,可是还没等他上城墙,就看到姜松策马退回了城中。

    “永年将军已经胜了那尹卜小儿了?看来之前确实是我有些太过谨慎了!这天下确实是很难有能胜过将军之人了!”

    说完徐晃便向姜松拱手行了一礼,以示尊敬。可是这样的话,说出来,仿佛是在打姜松的脸他的脸红红的,但是却也不能隐瞒什么,只能翻身下马,低头说道:“末将抵不住那尹卜,已经败下阵来,还请将军责罚!”

    这一句话无异于是晴天霹雳,让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徐晃、狄青、狄雷等人,都无法相信,这尹卜竟然能够那么快击败了不败战神姜松。

    这个时候,狄青皱着眉头问道:“莫非永年将军是诈败,为了生擒尹卜不成?”

    姜松连连摇头,叹了口气道:“实不相瞒,我今日出战,确实有些轻敌,而尹卜手中的那双斧子也确实不同凡响,挥动之间,仿佛有雷霆闪过,故而着了他的道,很快就败下阵来!那尹卜本事确实非同寻常,松若是不能敌之,恐怕我军之中无人是他的对手了!”

    此言一出,顿时让徐晃的脸色有些难看,没有人是英布的对手,那这一仗该怎么打?就让英布一个人冲杀,那他也根本没有什么办法了吗?

    徐晃此时仍然是不敢相信,反问道:“此人真的有那么厉害吗?他难道比李元霸还要厉害?若是真的如此,那岂不是连李安将军也不是他的对手?要是这样,那该如何是好啊!”

    徐晃的话深深刺激了姜松,姜松有些不忿地答道:“徐将军请放心!之前是松有些轻敌,故而才被敌人所趁,今日暂且休整一番,明天我定要再和尹卜厮杀一场,一决高下!”

    徐晃知道姜松是不服输,但是那么短时间就败北,这可不是不服气所能解决的——毕竟他不知道姜松所说的轻敌到底是真还是假。

    “永年将军先好好休整一番,那尹卜再厉害,只要我们守住城池,那他就一点办法都没有,切不可逞一时之勇,这就中了敌人的奸计了!”

    徐晃的好心劝说,却让姜松更加赌气,“徐将军放心,明日如果再败于尹卜之手,末将甘当军令!”

    眼看姜松将事情弄得越来越负责,新月娥也忍不住劝道:“夫君,一切都以大局为重,不可意气用事!”

    姜松松了一口气,缓缓说道:“今日之耻,我绝不会重蹈覆辙!尹卜的招式和兵器有些奇怪,但是却不是无法应付,松心中自有计较!”

    谁也没想到,姜松竟然如此固执,徐晃却仍然不敢让他出战:万一有什么好歹,那他根本没办法和吴立仁交代。

    “姜松,你还当我是主将吗?”徐晃一声大喊,让姜松顿时有些不安,连忙答道:“徐将军周王亲自指定的主将,末将如何敢不听从?”

    “既然你还当我是主将,那我就命令你:暂时不要出战,直到想到好的破敌之计为止!”

    徐晃说完,头也不回地就走了,让姜松和新月娥在原地一动不动,不知该说什么。英布眼看姜松进城,而城中也没有其他人出来迎战,英布这才让将士开始在城外不停地辱骂徐晃、姜松等人,想要逼他们出城一战。可是徐晃高高挂起了免战牌,一切都置若罔闻,丝毫不放在心上。

    过了几天,马超等领着大军赶了过来,看到徐晃高高挂起的免战牌,赢疾十分奇怪,连忙询问英布到底是怎么回事。英布便将自己两回合就将姜松杀的狼狈而逃的事情说了一遍,马超等人更是诧异地不敢相信。

    “这不会是徐晃故意使得诈败之计吧?姜松的本事我可是曾经领教过,即便将军可以胜他,也需要很多兵力。”

    英布仍然是一脸地不屑,笑了一声道:“那恐怕这姜松在我眼中真的不值一提!”

    赢疾知道英布的性格,所以他确实认定英布所言并没有谎言,只是稍作沉思就开口说道:“如果真的如此,那不如明天就开始攻城,不给敌人留下可以喘息的机会。”

    看到英布如此英勇的表现,马超此时彻底失去了与人争勇斗狠的精神,只求能够一雪前耻,所以他也立刻同意了赢疾的提议。

    “明日就请尹先生安排!不知是不是还要采用之前攻阆中的办法?”

    马超攻阆中攻了数个月之久,而赢疾一到之后,便立刻找到了方法,最终攻下了阆中,所以马超此时还要效仿之前阆中的计策。

    不过却立刻得到了赢疾的反对,“之前阆中是敌人防守力量很少,所以可以采用之前那种方法,但是现在敌我双方兵力相差并不是很多,所以这种方法是行不通的。想要破城,还是要具体分析一下敌我双方的形势才能做出判断。”

    第二天,马超便亲自带着一万大军,来到了充国县城之下,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一个挥手,随着擂鼓声响起,一万大军变如潮水般涌向了充国县。三国之我是无名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