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92、雄阔海惨死得敬 苏定方独活受疑
    ,精彩小说免费!

    可是雄阔海此时双手顶住巨大的压力,他知道一旦自己松手,敌人定然会涌向苏烈的大船,那样苏烈根本不可能逃走,周军的水军是相当的厉害。

    “苏将军!快走啊!末将快支撑不住了!”

    雄阔海吼出来的这一声之后,仿佛承受了极大的压力,面色更加红润起来,仿佛所有的力气都集中到了他的双臂之上。

    苏烈不敢让雄阔海的牺牲就这样白费了,他不是一个感情用事的人,面对这样的局面,他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

    “开船!”

    苏烈一声大喊,船上仅存的几十人便一起开始动起手来,船便开始缓缓离开岸边,但是岸上的人怎么会就这样放苏烈离开,特别是甘宁,望着此时雄阔海,他十分不服气,拿起自己弓箭,向着雄阔海射了过去。

    “嗖”!

    一声弦响,那一剑直接射到了雄阔海的身上,然而雄阔海只是动了一下,却依然又保持住了这种姿势,一动不动,仿佛已经变成了一座雕塑。

    “这还是人吗?”

    岸边的周军将士心中都有了这个想法,雄阔海此时已经震慑住了基本上所有人,甚至连黄飞虎心中都对雄阔海刮目相看。

    但是即便如此,他还是不能救这样放苏烈走,所以他也拈弓搭箭,瞄准了雄阔海,这一箭,一下子射到了雄阔海的左臂之上——他没有想要雄阔海的命,只是想要雄阔海扛不住的时候,那自然就可以放下。

    然而这个时候,黄飞虎惊奇的发现,即便是雄阔海的左臂上中了一箭,却依然保持着刚刚那个姿势,仿佛那一箭只是给他挠了痒痒一般。

    “这!”

    黄飞虎也震惊了,一时间,他不知道到底如何去处理雄阔海。

    “一起放箭!”

    戚继光终于也下令,虽然他对雄阔海这样的猛将就这样死在乱箭之中有些可惜,但是他也有他的责任。

    一时间,无数的箭矢射向了雄阔海,雄阔海好像被射成了一个刺猬——终于不知道是失血过多还是已经没了力气,又或者他没了气息,只见他轰然倒了下去,激起了一阵阵的水花。而他身旁的江水也都被他的献血给染红了。

    此时所有的人目光都注视着那漂浮子啊水面上雄阔海的尸体——可是即便他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却依然挡在了周军的前面,成为一个无法跨越的阻碍。

    “滴!检测到雄阔海被戚家军乱箭射死,雄阔海临死前的主属性为武力112,恭喜宿主获得将魂碎片1,当前宿主拥有将魂碎片83.”

    望着已经远去的苏烈,戚继光只能叹了一声道:“哎,实在没想到敌将之中,竟然有此等人物,实在是让人难以相信!来人,将雄阔海捞起来,好好安葬了吧!”

    这种人,注定是不平凡的,就是死,都死的让人震撼,所以雄阔海让戚继光无话可说。但是如今他只有赶紧让人通知前方征战的将士——没有后续的粮草,那他们将会十分危险。

    此时无双军和白袍军已经成功攻下了绵竹,然而绵竹城中此时已经是如同一座空城,不但没有什么粮食补给,甚至连人口都难得看到一个——王猛已经提前将所有有用的东西包括人口都撤离了。他知道绵竹守不了太久,所以根本不打算给周军留下任何有用的东西。

    大战过后,大军休整了几日,正准备派人去催促粮草,戚继光派出的信使已经到了——同时将涪县粮草遭到袭击的事情一清二楚地告诉了秦昭和陈庆之等人。

    这个消息,顿时在他们之间炸了锅——没有粮草,那辛苦打下的绵竹,也根本没有停留下去的必要了,甚至连刚刚准备策划对成都的进攻,也要因此而搁置,这对他们来说,简直是一个巨大的噩耗。

    “戚将军这次到底回事?为何就让区区一千人就毁了粮草!”

    本来就是艰难的西征大计,如今开始缓慢进入正轨,可是忽然遇到这样的情况,陈庆之也不由得心中十分生气。

    诸葛亮此时也微微叹了口气,这种情况实在太过意外,在询问到了具体的情况之后,所有人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竟然从那么狭窄的水道派出了一千人偷袭涪县粮仓!实在也是有些出其不意!这王猛和苏烈确实有本事。”

    而紧接着,那使者说到了雄阔海的表现,更是让所有人都楞在了当场——雄阔海的本事,很多人见识过,但是表现出来的这种能力,却是让所有人都想不到的。

    “苻坚有如此忠勇的猛将,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啊!”

    严颜的这句话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即便他们再不想承认,但是却无法改变这个事实。

    “事已至此,再多说也无益!不如想办法赶紧撤军,否则一旦等三军将士知道缺粮,那必然会闹出很大的乱子。若是王猛再趁此机会发兵来攻,我军必然会大败!”

    与此同时,成都。

    当苏烈带着仅剩的几十人回到成都之后,苏烈便将涪水县的情形一五一十和苻坚说了一清二楚,在场的所有人都对雄阔海动容,以一人之力,硬生生挡住了戚继光的数千追兵,还能有谁?

    “传令:追封雄阔海为紫面天王,收集衣冠冢,厚葬之。”

    王猛此时也是黯然神伤,不过苏烈的这一次行动,却真的是成功摧毁了敌人的粮草,那就相当于给苻坚了一次喘息之机。

    “苏将军能成此功……”

    话还没说完,就听到有人说道:“多半是雄将军的功劳,只是我有一件事不明白,敢问苏将军,既然雄将军已经挡住了敌人的追兵,而且将那木栈板斩断,当时若是能够搭救雄将军一下,不就是可以和雄将军一起逃回来了吗?为何最后只有苏将军一人回来?莫非是担心雄将军回来之后会和苏将军平分功劳,甚至,抢了苏将军的风头?”

    这句话一出口,顿时让苏烈脸色一变,他回头一看,原来是兀突骨。兀突骨和雄阔海的关系一向比较好,所以对雄阔海的死,兀突骨将所有的不满发泄在了苏烈的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