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6章 南蛮王借兵夜郎 左宗棠决战盘县
    司马懿想到这里,深知今天的事情他根本不能逃脱,只能按照使命,前往辽东.只不过他的脑海闪过了很多的念头之后,却已经有了应对之法。

    如今已经到了寒冬天气,辽东更是早早进入了银装素裹的世界,司马懿一行人走的极为缓慢,虽然随从百般催促,但是却也无济于事,毕竟司马懿也算是正使,那些随从只能听从。

    而孟获此时已经来到了夜郎,成功见到了夜郎国主。

    听闻是隔壁邻居来拜访,好客的夜郎国主十分高兴,连忙让人准备好了好就好肉招待孟获一行人。

    酒过三巡,只见孟获长叹了口气,这让夜郎国主颇为不解,连忙问道:“莫非我这美酒和美食不合蛮王胃口?”

    孟获摇了摇头,便将如何被左宗棠连番大败,添油加醋地说了一声,同时又说祝融英是他的未婚妻,却被左宗棠强行掳走,说完之后,孟获本以为夜郎国主一定会是勃然大怒,甚至想派人替自己出头,然而他却惊奇地发现,夜郎国主只是欠了欠身子,呵呵一笑道:“原来还有这种事情,不过蛮王不必担心,我这样就借给你二百五十夜郎勇士,替你报仇,抢回未婚妻,如何?”

    孟获刚刚喝的酒差点没有喷出来,他此时很是愤怒,立刻站起身来,冷冷说道:“既然夜郎国主如此不待见,那我等现在就离开,再去其他地方想办法!”

    看到孟获生气,夜郎国主十分不明白,连忙起身阻拦,同时问道:“蛮王是嫌兵少吗?那我再给你加二百五,五百夜郎勇士,这下可以了吧?”

    “那左魁是中原周王的大将,麾下兵力两万多人,而且各个都是精锐,国主给我这五百兵马是去欢迎周军来不成?”

    夜郎国主这个时候才明白孟获的意思,他只是挥了挥手,呵呵一笑道:“蛮王可能有所不知,我这夜郎国的勇士,可不比一般之人,每个都能以一当十,当然这是我的谦虚之词,其实以一当百都不成问题。”

    孟获此时有点懵了:难道这夜郎国主不是开玩笑?以一当十已经就很厉害了,他还来以一当百?一直听闻夜郎国人自大,莫非真的自大到这个地步?

    夜郎国主可能不了解左宗棠麾下兵马的厉害,但是他可是不能让夜郎国主如此看不清楚形势,“国主可能有所不知,这左魁麾下猛将如云,鹰隼军也是个个精锐,虽然我不知道到底国主麾下的勇士到底有多厉害,但是要说以一当十,甚至当百,那就有点夸张了吧?”

    夜郎国主摇了摇头,呵呵一笑道:“并非我自夸,我夜郎国的勇士不是你们所能想象的,就请蛮王放心领着大军去吧!绝对没问题。”

    五百人的大军?孟获此时哭丧着脸,也不知道到底该不该接受夜郎国主的这份“厚赠”,但是他若是真的就带五百人去,恐怕死的连渣都不剩了吧?

    “国主可知那吴铭现在已经占据中原大部分的州县,实力雄厚,真的非一般人所能比拟,还望国主能够正视,否则到时候会吃大亏的。”

    夜郎国主眉头皱了一皱,继而问道:“那中原大地有没有我夜郎国大?”

    一句话出口,顿时让孟获等人为之绝倒,他总算知道,为什么这夜郎国主竟然敢如此自信,敢情在他眼中,他的夜郎国还是一个“泱泱大国”?

    孟获此时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了,不过他还必须要让夜郎国主正视到事实。

    “实不相瞒,夜郎国和中原大地相比,只不过是土丘和高山一般,就像小溪和大海一般,就像蚂蚁和大象一般。”

    夜郎国主哦了一声,继而问道:“那中原大地也太小了吧?”

    “国主,夜郎国真的只能算是弹丸之地啊!”孟获也不含蓄了,直接说出来。

    果然,孟获这句话说出来,让夜郎国主勃然大怒腾一下站出来,“孟获你不要放肆!”

    孟获心道:看来不让夜郎国主知道自己的实力,他是不会认清楚自己是多么膨胀,于是他缓缓吐了一口气,拱手说道:“既然国主以为夜郎国的勇士都很厉害,那不如就派夜郎国最厉害的勇士和我比一场,如果我败了,那我就认错,否则,还请国主多派大军,否则真不是左魁大军的对手?”

    听到这里,夜郎国主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点了点头道:“让牛将军进来一下!”

    过了一会,只见一个手持大斧的壮汉走了进来,拱手施礼道:“末将牛辟见过国主!”

    夜郎国主给他示意了一下孟获,继而说道:“你和蛮王切磋一下,切记不可伤了他!”

    牛辟哈哈一笑:“蛮王请了,牛辟奉命来战!”

    “牛将军但可放心使出招来,否则等会我怕伤的人是你!”

    牛辟被孟获的一番话一下子就激怒了,手中大斧挥舞着向孟获砍了过去,孟获不慌不忙,沉着应对,两人便当堂斗了起来。

    然而牛辟虽然看上去十分勇猛,可是孟获却也不是等闲之辈,两人斗了五十回合都不能分出胜负,夜郎国主看的也是心中不悦。

    “都住手吧!”

    此时牛辟羞得满脸通红,他已经用尽了全力,可是却丝毫不能赢得了孟获,而孟获似乎还有点保留,这让他夜郎第一勇士心中更是羞愧。

    虽然夜郎国主不想承认,但是他国中的第一勇士都不能奈何孟获,而孟获又不敌左宗棠麾下的猛将,这结果不言自明。

    “牛将军,即日起,你带领我国中两万精锐随蛮王一起,共同去讨伐左魁大军。”

    夜郎国从来没有那么大动干戈过,所以连牛辟听到这个命令,都以为听错了,“国主是说两万而不是两百吗?莫非那左魁这次带来了几十万的兵马?”

    “让你去就去,别说废话,敌人,很强!”

    孟获成功借道了夜郎国的大军,十分高兴,一路上没做停留,直接离开夜郎,因为孟获心中担心祝融英的安全,所以想尽快救出来。在路上,恰好碰到了之前逃出去的沙摩柯和他的残兵,两人见面之后,一下子好像是见到了难兄难弟,互相倾诉苦恼。

    看到孟获借到了大军,沙摩柯也带着自己的五千多兵马,加入了孟获的大军之中,一路上孟获也不停地收拢自己的残兵,大约又有五千人左右,最终组成了三万人的联合大军,气势汹汹地向着黄泥河以北的盘县进发。

    还没到盘县,就看到左宗棠此时已经陈兵在那里,好像已经知道了孟获大军要来一样。

    望着此时鹰隼军整齐的阵型以及所向披靡的气势,孟获心中已经有些虚,但是这一战,是他的最终一战,不但是为了自己,也为了祝融英,所以他必须要赢。

    “牛将军,等会你带着主力从中间杀过去,我带着自己的大军从左侧进攻,而番王则从右侧进攻,这一战,定然要将左魁杀退,我们别无退路!”

    沙摩柯点了点头,但是牛辟却丝毫没有放在心上,呵呵一笑道:“蛮王,番王请放心,我这夜郎勇士个个都是以一当百之人……”

    还没等他说完,孟获立刻打断,“牛将军……敌人只有不到两万人,不要你当百,以以二当一就可以了!”

    被孟获的一番抢白,牛辟很不高兴,但是想到孟获的武艺,他也不好发作,只是大声下令道:“夜郎国的勇士们,你们是天下最强壮的勇士,杀光敌人,一个不留,明天回去吃肉喝酒了!”

    夜郎国的勇士杀向了最中间,直接迎向了左宗棠的主力大军,主力兵马之中,就有李广的神臂营和秦良玉率领的鹰隼军五千人。

    李广看到敌人靠近,把手一挥,就看到神臂营开始纷纷放箭,顿时箭如雨下,夜郎国的勇士纷纷倒地。

    “滴!检测到左宗棠技能伐异触发,统率+3,智力+2,麾下将士武力+1,当前左宗棠统率提升至99,智力提升至95。”

    “滴!检测到神臂营技能善射触发。”

    牛辟此时的脑子仿佛被驴踢了一般,完全搞不懂状况——他现在连敌人都没看清楚,自己麾下最“强壮”的勇士就不知道倒下了多少。

    这种差距让牛辟无法接受,自然他那些夜郎勇士也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这是敌人的妖术!儿郎们,杀过去他们就没办法了,杀过去为兄弟们报仇!”

    牛辟此时以为这是左宗棠用了什么法术,所以他觉得自己的兵马只要冲到近身,就可以让敌人知道尝尝他们夜郎勇士的厉害。

    在神臂营射了近十轮弓弩之后,夜郎勇士损失了近三千多人,牛辟终于领着兵马杀到了鹰隼军的面前,此时秦良玉开始指挥着鹰隼军杀了出去。

    “滴!检测到秦良玉技能勇毅触发,武力+2,统率+4,伐异武力+1,当前秦良玉武力提升至96,统率提升至95.”

    牛辟对自己的兵马十分自信,可是在左宗棠看来,这群人简直是乌合之众,连孟获的兵马都不如,冲锋的时候毫无章法,相互之间又一点配合都没有,所以他对这一战一点都不担心。

    鹰隼军在秦良玉的带领之下,将牛辟的大军碾压一般,而牛辟此时的心理落差更大了,特别是当他看到了对方的将军竟然是个女将,他更是怒不可遏,大吼一声,手持大斧向着秦良玉劈了过去。

    秦良玉眼疾手快,一枪过去,便直接抵在了牛辟的大斧之上,但是牛辟的力量还是很大的,让秦良玉感觉到手臂一震。

    正在这时,只见又一枪从不远处刺了过来,直取牛辟,牛辟吓得连忙收斧去挡。

    “秦将军,这个匹夫交给我了!”

    秦良玉一看,原来是李广,点了点头,“李将军小心了!”

    “滴!检测到李广技能搏虎触发,武力+4,伐异武力+1,当前李广武力提升至102.”

    这一枪让牛辟顿时觉得压力山大,然而李广此时枪势更加凌厉,连连出招,牛辟发现自己根本挡不住,手忙脚乱,斧子都有些不知该往哪里伸,继而李广再一枪如雷霆般此处,直取牛辟喉咙。

    “滴!检测到李广阵斩牛辟,牛辟的四维属性为武力93,统率72,智力63,政治42,恭喜宿主获得将魂碎片1,当前宿主拥有将魂碎片79.”

    牛辟被李广这样轻松写意地斩杀,更是对夜郎国的“勇士”产生了巨大的冲击,更何况面对着鹰隼军这群真正百战之师,夜郎国的勇士真如同绵羊一般。

    随着夜郎国的败退,孟获心中叫苦不迭,他虽然知道这个牛辟有点坑,可是没想到会那么坑,两万大军竟然还抵不住鹰隼军五千人,还吹嘘着以一当百?

    牛辟,还真是能吹牛皮!

    不过这一次,孟获率军迎向了林冲,眼看不是李广,也不是黄忠,孟获觉得这一次自己肯定能够打赢。

    “滴!检测到孟获技能南蛮触发,武力+4,当前孟获武力提升至96.”

    “滴!检测到林冲技能天雄星触发,孟获武力-6,当前孟获武力降低至90.”

    孟获没怎么见过林冲出手,可是等到林冲出手,他才知道自己错的厉害——这左宗棠麾下难道就没有一个弱的吗?

    孟获不是对手,他身后的孟优见状,连忙冲过来助阵,两人一起合围起了了林冲。

    “检测到孟获孟优血缘技能触发,武力+2,孟获武力回升至92,孟优的四维属性为武力87,统率54,智力71,政治61.受天雄星影响,孟优武力-6,当前孟优武力降低至83.”

    孟优手中兵器想帮助孟获,却发现林冲的长枪根本不给自己机会,林冲随随便便的一枪,就让孟优不敢去接,继而一个不小心,就被林冲一枪扫落马下——孟优心中清楚的知道,这一枪,是林冲没有下杀手,否则自己已经命丧当场。

    而孟获更是心中一慌,再次又被林冲打落了兵器,用枪抵住了自己的喉咙。

    我特么又被生擒了!孟获心中只有这样一个声音。三国之我是无名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