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73、左宗棠受阻黄泥河 秦良玉飞夺黑龙洞(上)
    ,精彩小说免费!

    “即便有水道,短时间内想要过河,也几乎不可能,因为我们根本没有船只!”又一人小心提醒道。

    左宗棠点了点头,但是他也没有太放在心上,船到桥头自然直,他明白这个道理,“我们还是暂且赶往黄泥河再说吧!”

    左宗棠带领大军一路向北,经过了好几天的艰苦跋涉,终于到了黄泥河的岸边。此时左宗棠望着黄泥河中浑浊的河水,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河水不是很宽,大约有十五六丈,可是这却不是一般人所能通过的,而且这河水看上去波澜不惊,风吹过仿佛都不能吹起黄泥河的一点动静。

    此时有人忍不住向河中扔了石块,只是咕咚了一声,那石块就沉了下去,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

    “这河中的淤泥确实很多,看来想要强行过河,实在不可取,但是要是不过去,那又怎么收服孟获呢?”

    左宗棠心中沉思,半晌不语,这个时候,秦良玉先让众将士回到大帐休息,她则来到左宗棠面前,和他一起站在那里思索着。

    他们一站就是半天,两人始终一句话都没说,都是直直望着河水发呆,好像能从这河水中看出什么问题出来。其他众人知道他们都在思索过河之计,所以也没有人去打扰他们。

    这个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秦良玉望向秦良玉,轻轻说道:“夫君,是时候去用饭了,这破敌不在一时,明天再想也不迟!”

    “这蛮人到底是如何渡河的?如果说有一条水道,那他们是怎么样记住这条水道的?”

    左宗棠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问秦良玉。

    “想必他们会有什么标记?不妨这样,我等派人沿着黄泥河巡视,看看到底有什么不一样的,或许能有收获。”

    左宗棠嗯了一声,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走吧,先回去!”

    接下来的十几天,左宗棠派出了上千人,沿着黄泥河左右两侧开始寻找不一样的地方,可是却都是一无所获,甚至秦良玉也亲自带着人连续寻找了十天,却也是没有办法。

    左宗棠也是颇为惆怅,如今整个大营之中,众将士都在议论纷纷,大多数都是十分消极的看法。左宗棠从大营之中走了几圈,听到不少人的议论。

    “我看不用多少天,我们就要班师回去了,这条河真的没法过。”

    紧接着又一人说道:“你别瞎说,左都督智谋过人,从交州以来,遇到多少困难,哪次不都是轻松解决,区区一条河,有什么大不了。”

    “话虽如此,可是这条河,你说怎么过?就是现在有船,让你过你敢过吗?我可是听说了昨天去寻查的时候,有一个兄弟一不小心掉进了河里,几个呼吸的时间便整个人不见了踪影,其他人想要拉都没有拉出来,这条河啊,他吃人!我可是不敢!”

    他的话顿时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纷纷附和起来,只不过刚刚坚持左宗棠可以过去的却还是摇头道:“左都督的谋略可不是我们这些人所能想到的,不然你们都去做都督了,不管怎么样,我相信都督一定有办法!”

    “就你会拍马屁,左都督又不在这,你说给谁听!有什么办法?莫不是要飞过去?”

    听到这里,左宗棠好像受到了什么触动,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忍不住喊道:“好,好,好,非常好,那我们就来个飞渡黄泥河!”

    那些闲谈的将士看到有人大笑,而且说出这样的话,忍不住一起回头去看,正看到左宗棠望向这边,他们吓得连忙起身一起行礼道:“见过都督!”

    特别是刚刚那个泼左宗棠冷水的士卒,此时冷汗直流,在背后妄议自己的都督,这种事可大可小,说大了直接以扰乱军心给处斩都有可能。

    “刚刚是哪个说的本都督飞过去的?”左宗棠直接问道。

    听到这句问话,其他几人的目光纷纷转向了刚刚那个乱说话的人,只见他更是双腿站立不稳,一下子跪了下来,苦苦哀求道:“都督饶命,都督饶命,小的只是一时口快,并没有别的意思啊!”

    左宗棠忽然脸色一变,大喝一声道:“算你还知道错了,在军营之中,妄议军事,乱我军心,本当重责!念你是初犯,人头暂时寄在你的头上,若有下次,定斩不饶!”

    那士卒听闻左宗棠的话,总算松了一口气,连忙谢恩想要离开,不过这个时候左宗棠又忽然喊道:“等下!”

    其他众人一听,心中都已经猜到了:死罪可免,定然是活罪难逃,这顿打是免不了了。

    那小卒哭丧着脸,再次跪下道:“请都督发落!”

    “刚刚你在军中乱谈军事,却机缘巧合让本都督想到了一条过河之计,这也算是你的功劳。本都督赏罚分明,虽然你是无心,但是本都督却还是要赏你的,就赏你一个飞过黄泥河的机会。”

    那小卒一听,心里咯噔一下,暗道:完了,看来都督还是不打算放过我!

    “放心,本都督不会害你的,若是此计能成,那便是大功一件!”

    左宗棠说完就离开了,去着手安排如何过河之事。

    与此同时,孟获此时正在黑龙洞和黑龙洞主饮酒,正在这时,只见孟优匆忙进来,哈哈一笑道:“蛮王,洞主,那左魁现在正在河对岸搜索着过河的水道呢,只不过这已经连续搜索了十几天,好像也没有一点头绪,看来,左魁退兵日子不远了!”

    黑龙洞主听完不由得哈哈一笑道:“那是自然,我这水道,可不是那么容易被他们发现的,想要过河,除非啊,周军人人都会飞!况且,他们又能去哪里弄到船只呢?你们说对不对?”

    孟获点了点头,端起一杯酒,“洞主这次相助,我没齿难忘!等到击败周军,我愿和洞主结为兄弟!”

    黑龙洞主哈哈一笑道:“蛮王客气了!同为蛮族中人,自然也互相扶持!”

    左宗棠令人造了一捆铁箭,每支箭尾部有一个小孔,同时又准备了许多条十分结实的细绳,穿在了铁箭的尾部,一切准备就绪之后,左宗棠带着麾下众将士一起来到了一处河岸边上。

    “明德,听闻你的强弓可以射穿七层铠甲,那么能不能射进河对岸的那些树干之上?”

    明德就是李广,左宗棠知道李广的大荒弓十分厉害,再加上李广的膂力惊人,甚至可以将箭矢射进石头之中,所以他便想,李广也一定可以将铁箭射到树木之中,而且会十分地牢固。到时候绳子的这一端,绑在另一颗树上,这样就可以让一道绳索连接河的两岸。

    一道绳索不够稳固,那么如果再多来几道甚至十几道呢?这样只要到时候让一个人先过去,将绳索给重新固定好,这样一道简单的索桥便就弄好了。这河也只有十五六丈宽,想要过去应该很快,这也便是左宗棠想到的飞渡黄泥河的计划。

    听到左宗棠的描述,李广不由得感慨道:“都督果然妙计,末将这就射来!”

    说完,只见李广抓起大荒弓,搭上了那特制的铁箭,只听得嗖的一声箭直勾勾地飞了过去。可是这一箭,却让众人大失所望,因为那箭矢明显偏离了方向,最后,不知落到哪里去了。

    “都督,末将忘了,这箭矢后面还有绳索,所以没有考虑进去,这次重新射来,定然可以。”

    这种箭矢,李广也是第一次射,所以第一箭,他没有射准,也在情理之中,如果调整不好,可能需要多试几次。不过这箭矢后面有绳子,倒是可以收回,不会浪费。

    终于经过了几次尝试之后,李广终于找到了办法,将第一步的绳桥搭建成功。然而,这面临的第一个问题,那就是谁要第一个过去?

    左宗棠看了看身后的众将,一时间不知如何决定,毕竟这个方法到底稳妥不稳妥,谁也不知道。

    “都督,末将请命!”

    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响了起来,但是却让左宗棠心中一惊,因为是秦良玉的。

    “良玉……你……不可以……”

    左宗棠立刻摇了摇头,他怎么忍心让秦良玉去冒险。

    “都督,末将愿往!”

    眼看秦良玉一个女人,都敢为人先,林冲和朱桓等人也立刻站了出来,主动请命,做第一个过河之人。

    “都督为何说末将不可以?莫非都督心中有私?”

    秦良玉的话,直接让左宗棠无言以对,这个谁能不知道呢?

    “三军将士谁人不是爹生娘养,在这样的时候,谁的命都是命,若是为将者都不能身先士卒,为将士们表率,又如何带领三军呢?何况,末将还有他人没有的优势。一是末将的武艺比一般人都好,特别是腿脚功夫;第二,末将曾经在蜀中也走过类似的索道,有些经验;第三,这索桥现在唯一的问题便是承重,我是女人,体重比一般的将士都要轻,所以这索桥,末将去最为合适。”

    听完秦良玉的一番话,左宗棠也只能叹了口气点了点头,“那良玉……你一切小心为上!”

    秦良玉点了点头,开始去准备渡河的事情。而左宗棠又令人再三检查了绳索这一端系的是不是牢靠,同时又让人站在岸边的绳索上测试会不会出现意外情况。

    一切准备完毕之后,秦良玉已经换上轻便的衣衫,来到了左宗棠面前,轻轻一笑道:“夫君不要担心,妾身相信夫君的这个计策一定可以的。”

    秦良玉什么都没有带,说完这句话便开始小心谨慎地走上了十几道绳索打成的索桥之上。

    索桥开始颤颤巍巍起来,一般人若是没有极为灵巧的身手,确实很难适应这样的索桥,秦良玉心知不能耽误时间,所以即便晃悠的很厉害,她还是尽量快速地向前跳跃着。

    一步一步,左宗棠和其他将士都已经将心提到了嗓子眼上了,这种情况谁也没有遇到过,谁也不知道到底会不会出现问题,这十几丈的距离,好像拉长了十倍百倍一样,让人等的十分着急。

    眼看就快要到河对岸,秦良玉稳住心神,然而忽然她脚下的一根绳索忽然坠落,秦良玉一个不稳,便从索桥上掉了下去,惊得众人都齐声啊了一声。

    这个时候秦良玉却立刻抓住了另外的绳索,这才没有落进河里,只见她抓住绳索之后,以手代脚,一步一步地艰难地向着对面而去。

    看到秦良玉安全到达对岸,左宗棠这才深吸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这惊心动魄的一刻,比左宗棠遇到的任何战场上的争斗还要来的凶险。

    秦良玉将绳索从箭矢上解了下来,重新绑在了牢固的树干之上,同时对岸的李广再次射过去了几批相同的箭矢,搭建了同样的几座索桥。一切都准备完毕之后,左宗棠便开始一人手持一块木板,开始将木板扑在索桥之上。

    这样,五千将士包括李广黄忠等人便在半天之内到达河对岸,众人没有做任何停留,在秦良玉的带领之下,直接扑向了黑龙洞。

    此时黑龙洞主还一点没有警觉——他已经断定了左宗棠不可能过河,所以他的将士还都在洞中驻扎着,知道鹰隼军如同从天而降一般出现在黑龙洞外的还是,黑龙洞主才有点不敢相信地领兵出来迎敌。

    “你……你们……到底是怎么过来的?”黑龙洞主此时还是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秦良玉哈哈一笑道:“我们是飞过来的!”

    黑龙洞主好像真的相信了,因为除了这个,他没有想到其他可能性,“难道你们有天神相助不成?”

    “如今你大势已去,还不赶紧束手就擒,更待何时?”

    黑龙洞主不由得大怒道:“就凭你们这些人,休想!”

    只见黑龙洞主和他的夫人银花夫人一起拍马杀了出来,直接冲向了秦良玉。秦良玉冷笑一声,挺枪就去迎那女将,而一旁的林冲,眼疾手快,也跟着拍马舞枪,直接冲向了面目狰狞的黑龙洞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