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71、木鹿异术驱兽 李广三箭破敌
    ,精彩小说免费!

    看到戚继光对自己行此大礼,周瑜有些慌神,连忙扶住戚继光道:“戚将军何必如此!”

    戚继光叹息道:“之前戚某还坚持认为公瑾攻打梓潼,非稳妥之计,如今看来,一切都在公瑾掌握之中,如今剑阁已得,川中再无险可守,成都岂不指日可破也?”

    只有周瑜自己清楚,今天的情况多么危险,当初他想要攻梓潼之时,可没有想过那么多,最初以为梓潼可以迅速拿下,没想到迁延日久,等到王猛援军到了时候,他才破了梓潼。这些和他的预料都大不相同,最后他派魏延和甘宁带领精锐混进剑阁,最终接应秦昭陈庆之两路大军,这也都是临时想到的应急之策。成与不成,周瑜心中一点数都没有。所以今日之胜,周瑜一点都不敢居功。若是运气不好,那么今天不是剑阁被破,而是戚将军全军覆没。

    纵然周瑜百般谦让,但是戚继光依然坚持这一战之功,都在周瑜身上。

    随着秦昭的无双军、陈庆之的白袍军和戚继光的戚家军成功在梓潼会师,半年前的计划总算在这一刻完成,只不过时间已经到了初冬,而戚家军在这一战中虽然成功完成了战略目标,但是却也损伤惨重,只好留下来暂时休整。同时7由于几个月的消耗,粮草也逐渐消耗殆尽,虽然还在加紧催粮,但是经过一番商议,最终还是决定,暂停攻击,等待来年春暖花开,将对成都进行最后的决战。

    而在牂牁郡,左宗棠在第三次释放了孟获之后,休整了一段时间,继续向着牂牁郡北部进攻。当左宗棠的大军来到了砚山,正看到此时孟获已经陈兵在砚山之前,而他身边,则跟着一个奇怪而又丑陋的异族人,只见他胯下骑白象,身穿金珠缨络,腰悬两口大刀。而他身后跟着一群蛮兵,这群蛮兵多少赤身**,无盔甲护身,身上带着几把尖刀,甚是奇怪。

    左宗棠打马上前,拱手对着对面的孟获高声喊道:“蛮王,今日你我就在此再厮杀一阵,若是你再败,那就带领这蛮族诸部落一同来降,你可愿意?”

    孟获听完,哈哈一笑道:“左魁,你休要猖狂,我刚刚从别处请来木鹿大王,今日就让他带本王来和你们斗上这一阵!”

    左宗棠皱了皱眉,望着那个木鹿大王奇怪的造型和他麾下奇怪的将士,左宗棠心中没有底数,这个时候只见木鹿大王十分不屑地笑了笑,打马走了出来,哈哈一笑道:“左魁小儿你且听着,让汝这数万大军尽皆溃败,我不会用一兵一卒,若是用了一个兵,那就算我输!你可准备好了吗?”

    听到木鹿大王嚣张的话语,让左宗棠军中的众将士都十分愤怒,尽皆上前,想将木鹿大王斩于马下。

    “都督,末将请战!”又是黄忠和李广一起出列。

    只不过还没等左宗棠回答他们,只见木鹿大王口中不知念甚咒语,手摇蒂钟,向着空中摇了几摇。继而忽然狂风大作,飞砂走石,如同骤雨一般,人在其中分不清敌我,迷得眼睛根本睁不开;紧接着又听到一声画角响,虎豹豺狼,毒蛇猛兽,从四周乘风而出,张牙舞爪,径直向着左宗棠大军冲将过来。周兵如何见过这样的阵仗,更不知抵当,所以众将士顿时手足无措,心中惊惧万分,哪里还敢站在那里,都只有撒脚丫子就往后走,只恨爹娘少生两双腿。

    面对这种情况,纵然黄忠和李广毫不畏惧,但是他们麾下的坐骑却也已经受惊,难以控制,况且左宗棠此时也在旁边,他们担心左宗棠的安全,只好护送着左宗棠赶紧退了回去。

    有这些虎豹豺狼为先驱,孟获随即挥兵掩杀了过去,足足追了近百里,这才停住了脚步。

    孟获大获全胜,心中十分高兴,立刻让人下去准备就酒宴,为木鹿大王庆功。

    “木鹿大王,这一身呼风唤雨,驱虎逐豹之术实在让人叹为观止。”

    木鹿大王呵呵一笑道:“蛮王过奖了,此耐雕虫小技,不足挂齿!”

    这个时候木鹿大王端起了一杯酒,刚刚一饮而尽,放下之后,看到孟获面有难色地望着自己,木鹿大王连忙问道:“蛮王还有什么难言之隐?今日退了左魁大军,明日整顿兵马,向南进发,定然会将左宗棠大军赶出牂牁,此事极易耳!”

    孟获叹了口气道:“大王有所不知,这周军之中,能人辈出,即便今日将左魁赶出牂牁,但是他日若是重新来犯,某又如何抵挡?总不能每次敌人一来,我就要去请大王来救吧?”

    木鹿大王不知道孟获什么意思,皱了皱眉问道:“不知蛮王有何妙计,可以一劳永逸地解决掉这汉家大军的侵扰?”

    孟获端起酒壶,缓缓走到了木鹿大王身边,又亲自给木鹿大王倒了慢慢一杯酒,嘿嘿一笑道:“大王请用酒!”

    木鹿大王再次一饮而尽,只是还是不明白地问道:“蛮王有话请讲!”

    “我见大王的这身本领十分难得,若是大王能够将这法术传给我本王,本王一定会感激不尽。等到以后周军再次来犯,那我便可以自己抵挡,就不再用劳烦大王的尊驾了,这样于你于我都有好处,何乐而不为呢?”

    孟获快速地讲这些话说了出来,木鹿大王听完,不由得哈哈一笑道:“蛮王当真要学?”

    孟获连连点头。

    “并非我自己藏私,不愿意倾心传授,实在是此法有些讲究,其一,每日饮食必须用各种蛇虫虎豹之血研制的特殊药品配置;其二,学此术法之人需要终生是童子之身,若是有一日学成此法,再破了童子之身,那么必会受到法术的反噬,当场暴毙而亡。”

    听到木鹿大王的话,孟获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心中暗道:此法也太过歹毒了,怪不得木鹿大王至今还是单身,原来竟然还有这种奇怪的禁忌。

    看到孟获的迟疑,木鹿大王哈哈一笑,再次问道:“不知蛮王是否还要去学?”

    孟获回头看了坐在旁边的祝融英,连忙摇了摇头,嘿嘿一笑道:“要是连女人都不能碰,那我还学这鬼法术什么用?不学了不学了,就是投降左魁,我也不学了!”

    木鹿大王哈哈一笑,自己倒满了酒,又一次一饮而尽。

    蛮军帐中,觥筹交错,人人面有喜色;而在左宗棠的大军之中,却是截然相反,人人都是面色忧愁,不知如何是好。

    “都督,这贼人的法术太过诡异,如此多的蛇虫虎豹,实在非人力所能及也,这蛮荒之地,不打也就算了,不如引兵回去算了。”

    此时的李广是想不到任何办法,况且这牂牁郡的地形实在艰难,他实在不习惯,而木鹿大王的法术,刚刚让他的鹰隼军自相踩踏都死伤了近千人,这种还没看到敌人的面,便损失了那么多的情况,他何曾见过。

    “李光,休要乱我军心!本都督是奉了周王之令,从西南收服益州,和在川中奋战的各路大军协同作战,岂能遇到点困难就说退就退呢!”

    左宗棠的话,让李广面色羞愧,后退了两步,不再言语。

    黄忠眼看左宗棠有些不高兴,连忙上前劝说道:“都督请息怒,这木鹿大王有如此异术,实在让人难以抵挡,若是没想到破他异术之前,我等只能退回进乘县紧守了。”

    虽然黄忠的意思,和李广的也差不多,但是却容易让左宗棠接受一点。

    这时,秦良玉一直在努力想着什么,一直没有说话,左宗棠看着她,心知她可能知道点什么,便示意众人安静下来,让秦良玉先想。

    过了好一会儿,只见秦良玉脸色一下子舒缓开来,望着左宗棠道:“都督,末将之前便在川中,也听闻这南蛮之中有人能够习得法术,呼风唤雨,召唤虎豹豺狼。只是据说此术修成颇为艰难,更是需要一个特殊的法器施展,才能成功。而这种法器,打造起来也颇为麻烦,不但用的各种毒物浸养,还需要至少九九八十一天炼制。”

    左宗棠听到这里,不由得哈哈一笑道:“我知道了,就是那天木鹿大王手中的那个奇怪的蒂钟,如果是这样,那就破敌有望了。”

    听到这里,黄忠也十分高兴,上前问道:“都督到底有何妙计破敌?”

    左宗棠呵呵一笑道:“破敌之计,就在李将军了,李光听令!”

    李广没想到此时左宗棠竟然还会喊自己,愣了一下便应道:“末将在!”

    左宗棠便将如何破敌之计告诉了众人,众人这才恍然大悟,一起喊道:“都督果然妙计!”

    过了两天,左宗棠将大军驻扎在麻栗坡,静等着孟获和木鹿大王兵马追过来。

    木鹿大王骑着白象,悠哉悠哉地向前走了进步,望着左宗棠大军,哈哈一笑道:“左魁,我不管你到底是想用埋伏,还是想用其他阴谋诡计,在我眼中,都不值一提!我只要这蒂钟一晃,管保让你所有阴谋诡计都没有作用,哈哈哈!”

    木鹿大王哈哈一笑,拿出手中的蒂钟开始晃动起来,同时口中也默念着咒语。和上次一样,只见飞沙走石,不久就从四周慢慢涌出了许多蛇虫虎豹,一起向着左宗棠大军扑了过去。木鹿大王望着自己的作品,不由得十分满意地点了点头,静等着周军被这各种虫兽吞噬。

    只不过他的手却还在摇晃着那蒂钟,指挥着这群虫兽行动。

    正在这时,忽然只听得嗖的一声破空之声传来——木鹿大王心中大骇,想要躲闪,却感觉到这一箭来得那么快那么准,自己根本闪不掉。

    “滴!检测到李广技能射石触发,武力+4,对手木鹿大王武力-2,极大增加命中率和穿透力,大荒弓武力+1,伐异武力+1,当前李广武力提升至103。检测到木鹿大王的四维属性为武力91,统率79,智力63,政治42.当前木鹿大王武力降低至89.”

    李广出手,这木鹿大王应该是一个碎片了吧?吴立仁感觉没什么意外。

    正当木鹿大王以为自己的小命要丢了的时候,却发现这一箭根本没有射中木鹿大王,而是射中了他右手拿着的那个小蒂钟。这一箭不偏不倚直接从蒂钟中间射了过去,一箭便将这蒂钟分为了两段。

    看到蒂钟忽然裂成了两半,木鹿大王尖叫一声:“不好!快走!”

    这个时候只见左宗棠的大军忽然变了阵势,从大军之中走出了几排将士,将整个大军包围起来,每个人都拿着火把,向前几步,往地上一丢,瞬间燃烧了起来。而那些虫兽还没有冲过来,看到这忽然生起的火,没有了木鹿大王的控制,它们本能地向着相反的方向冲了过去,自然便是冲向了孟获和木鹿大王的大军。

    “滴!检测到李广技能射石触发,李广武力提升至103,木鹿大王武力降低至89.”

    刚刚吴立仁还说木鹿大王肯定是死了,哪里想到,李广又射了第二箭——不清楚情况的他还以为是李广失误了。

    可是这第二箭出手,依然没有射中木鹿大王,而是直接向着木鹿大王的白象射了过去,这一箭竟然直接没入了白象的左后腿上,顿时惊得白象狂跑起来。可是一只腿瘸着的白象顿时一个不稳,栽倒在地,直接将木鹿大王给扔到了一边。

    木鹿大王这时才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到现在他还没看到射箭之人在哪里,他也顾不上骂娘,向着刚刚箭矢来的方向忘了过去——正是在麻栗坡的最高处,只见一个弓手正在那里瞄准着。

    “又来了!”

    木鹿大王这时傻眼了,第一箭射断了自己的蒂钟,第二箭射倒了自己的坐骑,这第三箭的目标已经很明显了。

    “不要啊!”

    随着木鹿大王的一声不要,李广的箭也射了出来。

    “滴!检测到李广技能射石触发,李广武力提升至103,木鹿大王武力降低至89.”

    “滴!检测到李广射杀木鹿大王,恭喜宿主获得将魂碎片1,当前宿主拥有将魂碎片7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