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57、飞将军二擒南蛮王 黄汉升再射忽必来 下
    看到阿会喃被李广一枪刺死,将那董荼那唬得调头就走,高声喊道:“蛮王不好了,阿会喃别杀了!”

    孟获本以为来了两个帮手就可以安心逃走了,没想到李广竟然一枪秒杀了一个,吓跑了一个,一回合就解决了他们两个,根本没有给自己争取多少逃跑的时间。

    “孟获匹夫,言而无信,哪里走!”

    李广大喝一声,孟获心中大惊,继续驱马就走,然而这深夜之中,到处都是兵马,孟获慌不择路,竟然转了几圈,又撞到了李广面前。李广一枪刺出,孟获连忙一闪,继而被李广飞起一脚,踢飞于马下,瞬间就被一旁的鹰隼军将士给捉拿了起来。

    “蛮王已经被擒,降者不杀!!!”

    李广再次大吼起来,附近的蛮兵看到孟获被擒,哪里还有抵抗的心情,瞬间都放下武器,跪下请降。而远处的蛮兵,则各自四散逃命去了。

    听闻孟获被擒,祝融英心中一惊,正好被秦良玉抓住一机会,一枪给打落马下,紧接着便被左右将士给绑了起来。

    与此同时进乘县城头上三步一岗五步一哨,都在焦急地等待着孟获大军的好消息。城头上的火光,映照着其中一员大将的脸上,正是沙摩柯的大将忽必来,他受命在城墙之上接应孟获,虽然对孟获没有什么好感,但是还是要听从沙摩柯的命令。

    正在这时,忽必来忽然生出一种危险的感觉,他还不知道这危险从哪里来,就看到前面飞过来许多箭矢,一起向着进乘县射了过来。

    “不好,敌袭!将士们,小心防守!”忽必来大喊一声,一下子拨开近前的箭矢。

    “滴!检测到神臂营技能善射触发,射程是普通弓箭手的两倍。”

    正是李广的神臂营,不过今天这神臂营却是黄忠率领的,这一波箭雨,顿时打破了进乘县的平静。忽必来看到敌人的箭矢来的急,可是在这夜里,甚至连个人影都没看到。忽必来先让城墙上的将士对射一轮,可是箭矢射过去,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忽必来着急,拿出自己的弓箭,奋力向着那箭矢来的方向射了过去。

    忽必来力大,一箭便直接射倒了一个神臂营的将士,黄忠见状,不由得大怒,立刻带着其他鹰隼军将士一起冲向城墙而去,一边寻找着那唯一一个能射过来的方向。

    “好,就是你了,我看你是找死!”

    黄忠找到了那个射箭之人的位置,拿出了自己的麒麟弓,瞄准方向,奋力打开弓弦,射了过去。

    “滴!检测到黄忠技能烈弓触发,武力+5,麒麟弓和青骓武力+1,当前黄忠武力提升至109.”

    忽必来正在不停地射着箭,只听得嗖的一声一箭飞来,又快有狠,忽必来根本来不及躲避,那箭矢直接射到了忽必来的右手之上——正是他用力拉动弓弦的手。

    “啊!痛杀我也!”

    这一箭不但准,而且力道极大,直接带着忽必来后退了几步,手中的弓箭早已经丢掉。他捂着手,他已经猜到这便是黄忠射过来的。那么远的距离,就根据弓箭射过来的方向,便判断出来自己的位置,一箭射到了自己的右手掌。这份判断力和箭术,实在是匪夷所思。若是再在城墙上待下去,下一箭恐怕就射到了自己的喉咙上了。

    想到这里,忽必来唬得赶紧下了城墙而去。

    忽必来一走,身旁的其余将士也都不敢再待下去,况且敌人的远处箭矢不停地射过来,他们好像是活靶子一样,一点办法都没有。

    在神臂营的几轮箭雨之下,鹰隼军在黄忠的带领下,快速滴杀向了进乘县。黄忠收起了麒麟弓,拿出自己的卷云刀,一马当先冲在了前面。

    这个时候,已经有人架起了云梯,开始攀登城墙,黄忠率先爬了上去。城墙之上,还有人试图抵抗,黄忠收起刀落,砍翻了一个,继而跳了上去,在那些惊慌的敌人之中杀了过去。

    不停有鹰隼军冲上了城墙,城墙上的蛮军将士此时更是无人带领,惊慌失措之下,大多已经四处奔逃。

    没一会儿,鹰隼军便已经占领城墙,有人下去打开了城门,更多的鹰隼军涌了进来。

    忽必来捂着右手的伤,快速地来到了沙摩柯的府邸之中,失声喊道:“番王,快走,敌人攻进来了!”

    沙摩柯哪里会想到自己反倒是被周军进攻,他还等着孟获和祝融英的好消息,没想到却等到了忽必来这样的噩耗。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楞在原地,外面的喊杀声传了进来,忽必来才连忙催促道:“番王,快走吧!”

    “蛮王现在怎么样了?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沙摩柯还是不敢相信地问道。

    忽必来叹了口气道:“那汉人都是精通兵法之人,怎么可能让蛮王偷袭成功,八成他们今晚也已经中了敌人的圈套,恐怕已经是在劫难逃了。”

    沙摩柯无奈之下,立刻带着城里剩下的将士一起从北门逃了出去,向着牂牁郡北方逃去。

    黄忠占领了城墙之后,收降了部分敌人,继而又让手下将士换上了沙摩柯将士的盔甲,重新收拾停当。

    而孟获和祝融英等人被生擒之后,又一次押到了左宗棠面前。

    只不过孟获此时还是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高傲地扬起了头,一句话都不说,甚至连看左宗棠一眼都不看。

    “哈哈哈,蛮王,我已经与你相约明日城外正面斗上一场,可是你这匹夫竟敢想趁夜袭营,实在是无信之人,今日又被我用计所擒,怎么样,可心服口服?”

    孟获冷哼了一声,“你们汉人,一贯是这样狡诈多端,今日中了诡计,失手被擒,我如何肯信服,若是你这次再将我放回去,我要再次重整兵马,再和你决一死战,不知都督可敢?”

    孟获的话,早就激起了李广的愤怒,他大喝一声道:“你这匹夫,两次被擒,竟然还敢口出狂言,实在是大言不惭。都督,不如将他押出去斩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