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50、林冲中暗箭 番王求援兵
    推荐一个可领取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大家可以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可以省不少辛苦钱。

    沙摩柯心中有些急躁,心知不是对手,只好用力挡住了林冲的长枪,拨马就走。。:。林冲正斗得兴起,哪里容得了他走,所以拍马继续追了过去。

    “不好,小心有诈!李将军,你照看一下林将军!但是尽量不要伤了他的‘性’命!”

    左宗棠看到林冲追过去,心中就有些担忧,一边鸣金收兵,一边让李广准备弓箭救人。

    正在这时,只见沙摩柯偷偷从腰间取下了弓箭,向着正在追击的林冲,猛然‘射’了过去。

    “滴!检测到李广技能‘射’石触发,武力+4,沙摩柯武力-2,大荒弓武力+1,当前李广武力提升至102,命中率和穿透力增加,沙摩柯武力降低至95.”

    林冲听到弓响,下意识就去闪躲,可是两人离得近,林冲根本闪不掉,只能看着沙摩柯的暗箭‘射’到了林冲的‘胸’前。

    这个时候李广离得也远,纵然他的的箭快,可是却也已经来不及救下林冲。李广的箭‘射’到了沙摩柯的后背,被这巨大的力量直接带飞了出去,摔倒在地。

    此时沙摩柯的将士见状,连忙将他抢到了城中,而此时黄忠也已经驾着青骓火速冲了出去,去将摔倒在地的林冲给救了回来。

    “快,医官,赶紧来看下林将军!”

    左宗棠没想到,最后竟然是这样的结局,沙摩柯生死未知,林冲此时也是危在旦夕。

    “这蛮将竟然暗箭伤人,真是气煞我也!早知道我就应该用全力,‘射’死那个匹夫!”

    此时的李广怒气冲冲,但是因为之前左宗棠吩咐过,让他不要痛下杀手,所以李广有所保留,不然凭借他的箭法,沙摩柯必死无疑。

    “哎,李将军休要着急,先看看林将军的伤势再说。何况,杀了一个沙摩柯也没有什么大用,这牂牁郡异族林立,我军不能在这里耽误太多时间,如果能够收降了沙摩柯,到时候其他各部族也会更加容易,我也是为了大局着想。”

    左宗棠此时脸‘色’也不好看,若是林冲真的折在这里,那他也是难辞其咎。

    听到左宗棠的解释,李广也有些不好意思,拱手说道:“都督勿怪,末将并不是责怪都督,只是看到林将军这样,心中着急!”

    左宗棠带着大军此时回到营帐,过了大半个时辰,医官终于将林冲‘胸’前的箭头取出,包扎完毕之后,才来到左宗棠面前说道:“都督,林将军中的这箭,虽然没有‘射’中心脏,但是却也是失血过多,属下不敢保证能将他救过来!只要明天辰时之前能够苏醒,那林将军就有救了,否则,就请都督恕罪了……”

    左宗棠点了点头,说了句辛苦,但是他的心情却没有一点好转,秦良‘玉’明白此时左宗棠的心情,只好来到他的身边,轻轻说道:“都督请放宽心,林将军福大命大,一定不会有什么事的。更何况,都督还身负重任,断不可因此而‘乱’了心神……”

    秦良‘玉’的话,对左宗棠来说,更为温心一点,他的心情也慢慢恢复了一些。

    到了第二天,众将一直等着林冲的消息,眼看就要到辰时,终于听到了林冲的动静——左宗棠也总算松了一口气。

    “黄老将军,今日你继续前去搦战,一定要让那沙摩柯知道我军的厉害!此时他已经受伤,断然不会出城,你只需要去将城中的旗杆给‘射’断,以求震慑敌军即可!”

    黄忠领命而去,点齐了三千鹰隼军将士,杀到了城下,对着城墙之上的守军大声喊道:“汝等无胆鼠辈,还不赶紧出来投降,更待何时!本将知道沙摩柯已经受伤,但是若是尔等还要继续顽抗,那这城上的旗杆,便是你们的下场!”

    “滴!检测到黄忠技能烈弓触发,武力+5,麒麟弓和青骓武力+1,当前黄忠武力提升至109.”

    说完,只见黄忠手持麒麟弓,奋力拉了一个满月,离那城墙足足有两三百步,一箭‘射’出,城墙上的旗杆应声而断。

    这一箭,顿时让城墙之上的蛮兵惊恐万分,好像看到了天神一般,那么远的距离,竟然还能‘射’断旗杆,若是这一箭不是‘射’旗杆,而是‘射’在他们任何一个人的身上,那谁也活不了。

    早有人去将黄忠的话和箭术去报给那沙摩柯知道,此时的沙摩柯正躺在‘床’上,痛苦不堪。虽然李广的那一箭并没有‘射’到他的要害,但是却也已经深入到了骨‘肉’里,医官好不容易将箭头取出,此时的沙摩柯还有些心有余悸。听到黄忠的箭法有如此神,沙摩柯心中已经生出了怯意。

    “番王昨日已经要了敌人一员大将的‘性’命,他们岂不会因此记恨?此时投降,那汉人绝对不会饶过番王的,到时候一定不会有好下场,番王还请三思啊!”

    沙摩柯听到这里,心里一惊,连连点头,“此言有理,只不过此时周将在城外叫阵,若是我不从,我们也挡不住他们啊!”

    那将哈哈一笑道:“番王,若是以一部之兵抵挡左魁大军,当然不容易!但是属下听闻,在北边的宛温县,有彝族部落,其首领名唤孟获,因为不敌苻坚,所以他便带着部族逃到了牂牁。他手下如今也有雄兵两万,猛将十多员,何不派人前往宛温说以利害,让他领兵前来相助?至于城外叫阵之将,末将不才,愿意出城,斩了此人,献给番王!”

    听到这里,沙摩柯大喜过望,可是心情的起伏顿时让他的伤口再次痛了起来,他咬牙切齿地说道:“若是你真的能斩了敌将,为我军立威,那……那我就和你结为兄弟,以后荣华富贵,你我一起分享,如何?”

    “多谢番王!末将必然会全力以赴,定让那黄忠老儿,死在我的刀下!”

    那员蛮将此时信心满满,‘操’起了自己的大刀,便走了出去。他点齐了两千蛮兵,令人打开了城‘门’,随着一声炮响,他便气势汹汹地杀了出来。

    黄忠没想到,这城中竟然还敢有人出来应战,不过他想着林冲如今的情况,不由得怒从中来,大喝一声道:“番将报上名来,我黄忠不杀无名之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