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40、苏秦游说西凉 马腾发兵巴郡
    来人正是植入成苏烈之弟的苏秦,之前司马懿前往劝和之时,他便极力赞成联合起来对抗吴铭,后来被苻坚利用,攻下了成都。如今吴立仁大军压境,所以苻坚便想到了苏秦的口才,让他来游说马腾。

    此时马腾不屑地看着苏秦,冷笑一声道:“本王和云南那里的蛮夷之辈可没有什么交情,不知汝来此有何贵干?”

    苏秦呵呵一笑道:“苏某今日来并非为两国之事,请西凉王明鉴!”

    听到这里,马腾有些奇怪了,“那不知苏先生此来是为了什么私事?如果是想要投本王,那本王就十分欢迎了!”

    说完,不由得哈哈一笑,而他麾下的其他文武也都跟着笑了起来。

    “滴!检测到苏秦技能说国触发——说国叹苏秦,其为两国合纵之时,自身智力+5,降低被游说对象的智力3点。受说国技能影响,苏秦智力+5,马腾智力-3,当前苏秦智力提升至101,马腾的智力降低至5.”

    听到这里,吴立仁一下子便知道了情况,苏秦开始活跃起来了,自己的张仪还没怎么用呢,他苏秦倒是开始行动了。

    “苏某听到一桩趣闻,因为其事太过荒诞,所以苏某为了确认,便不远千里,来到武威,想和西凉王当面确认一番。”

    苏秦不卑不亢,不恼不怒,十分淡然地说道。

    “苏先生请说,但凡是本王知道的,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马腾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所以便直接应允了。

    “某听闻西凉王麾下有一将军,名唤李自成,挟裹了自家主母而去,不知所踪,不知西凉王”

    苏秦还没有说完,只见马腾脸色由红转黑,继而拍案而起,拔出佩剑,大喝一声道:“汝是想以自己的头来试一下本王的剑是不是锋利吗?”

    苏秦哈哈大笑道:“西凉王的剑,无论是不是锋利,只需要一句话,便可以要了苏某的脑袋!只不过苏某的脑袋不值钱,送与西凉王倒也无妨,但是西凉王只是失了区区一个妾室,便能如此震怒,那以后若是失了雍凉,陷了一家老小,又当如何自处?”

    苏秦的这番话,让马腾从刚刚的震怒之中一下子陷入到了沉思,他将佩剑放回,连忙拱手说道:“刚刚是本王失礼,不知苏先生的意思是指?”

    苏秦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如今天下大势,想必西凉王也已经清楚,天下九州,吴铭独占大半,天下诸侯称王者六七,无人能与之相抗衡!虽然雍凉之地和吴铭之地并没有太多接壤,如今又无什么战事,看起来十分太平。只不过吴铭之心,天下人皆知,十年间其灭陶谦、刘繇、袁术、孙策、刘表、曹操、士燮,如今麾下人才济济,雄兵百万,再无人可以应其锋芒。如今吴铭兵马西川,蜀王已经不在,其意便在云南。西凉王应当知晓,唇亡齿寒的道理;若是我王不敌,为其所破,那吴铭的下一个目标,便是以蜀中为跳板,直取西凉。到时候西凉王觉得,还能以一己之力,对抗吴铭吗?到时候吴铭大军来犯,西凉王必然不能守住疆土,但是以西凉王的雄才大略,岂肯屈身事于吴铭小儿?到时候不免宁为玉碎,此等结局,难道西凉王愿意看到吗?”

    被苏秦的这一番话,马腾的额头已经开始渗出了汗水,虽然他知道吴铭的实力,但是苏秦的话好像有什么魔力一般,仿佛让他如同已经感受到亡国之恨一般,。

    马腾有些后怕地问道:“还望苏先生指教!”

    “指教不敢当!但是西凉王如今麾下武将百员,兵马十几万,放在任何时候都是一方诸侯,若是想要苟安,自然不在话下,但是若想能够以后也能在雍凉久居,那就要联结天下诸侯,效仿六国联盟之策,共抗强周!”

    说到这里,忽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苏先生好口才!只是用区区数言,便想让我王出兵,以救云南王,天下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昔日六国抗秦,只因秦有崤函之险,天下诸侯共聚函谷关下也莫能奈何秦国半分;而今我王便占据着崤函之固,何惧强周?即便是当时六国抗秦,六国之人个个有私心,根本难成大事,最后不免为秦所灭。所以,昔日合纵之盟,又有什么必要?”

    这一席话,让苏秦不免也为之侧目,循声望去,他也不认识什么西凉的文武,只好拱手问道:“敢问将军名姓?担任何职?”

    “军师主簿尹季尹志平!”

    此人正是赢疾,苏秦的话,虽然看上去无懈可击,但是实际上的目的,至少现在的目的,他看的很清楚,要马腾出兵,解除苻坚的危机。

    “原来是尹主簿!失礼了!苏某还有曾听过一个故事,请尹主簿一闻。昔日关中曾有一侠客,路遇一恶霸,两人相争不下,遂刀剑相向。恶霸一刀斩其左臂,左臂疾呼右臂去挡,右臂虽有长剑在手,却以此乃左臂之事,拒出手相助。俄而左臂被斩,恶霸又以双臂齐攻侠客右臂,侠客不敌,双臂齐下,遂亡!侠客之本事原高于恶霸,最后却为恶霸所害,何也?殆其不齐心而对敌也!今吴铭如同恶霸,而辽东、魏、西凉、云南等如同侠客之手脚耳目等,若少一方配合,则不能敌恶霸,最终难免为恶霸所害。西凉王发兵,虽然看起来是为解我王之困,实际上却是右臂之助左臂耳,左臂存,则右臂安;左臂亡,则右臂亦难逃厄运。尹主簿天下才俊,此等道理难道不知吗?”

    苏秦这个故事说完,赢疾也一下子无话可说,这样的故事浅显易懂,不但是赢疾,其他的武将也都已经明白这个故事的意思——合则胜之,分则俱亡。

    马腾显然已经被苏秦说服,他终于下定了决心,“苏先生今番良言相告,若是本王再没有任何行动,那岂不是坐以待毙?来人准备发兵,进攻巴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