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38、白袍军攻白水关 西凉王议西川势(中)
    两人端的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本领相当却又互不相让,两人都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事,都试图将对方比下去。空中好像看到一条紫龙凌空嘶吼,而又一条银龙凛然相对,双龙争斗,激起了阵阵狂风,让双方围观的将士都叹为观止。擂鼓之声不停地响起,双方将士也斗在拼命给自己边的大将加油助威。

    “常山赵子龙果然名不虚传!”

    关上正在观战的苏烈不由得感叹道,尉迟恭的本事他清楚,这赵云的枪法,也是炉火纯青,两人争斗起来,别说一百回合,照这样下去,就是三百回合都未必能分出胜负。

    两人从上午巳时一直斗到了下午未时,足足斗了三个时辰,尉迟恭的坐骑都已经累的不行,只不过赵云的玉狮子却比尉迟恭的坐骑好多了。

    苏烈见状,沉思了一下,立刻鸣金收兵,尉迟恭此时虽然心有不甘,却因为之前答应了苏烈的话,他也只好收住钢鞭,退后几步,大喊道:“赵云,今日你我胜负未分,但是却已经人困马乏,等你我各自回去吃饱了饭,喂好了马再来大战三百回合!”

    赵云心知不能胜他,也只好由他去了,但是口中却一点不减气势。

    “今日就暂且饶你这一次,明日再战,定将你这蛮将给生擒了过来!”

    双方各自收兵回去,赵云回到阵中,看到陈庆之面色十分凝重,赵云连忙宽慰道:“胜败乃兵家常事,陈将军不要太放在心上,田将军现在如何了?”

    “刚刚军医已经看过了,怀古受伤不轻,看起来至少要休息一个月才能恢复,哎,没想到这白水关还没开始进攻,就已经让怀古受伤,真是出师不利!”

    陈庆之此时有点烦恼,他在白水关外叫了几天关,关内的苏烈始终无动于衷,而今天好不容易出来了敌将,却最后落得伤了田复,平了赵云,这对大军的士气无疑是一个很大的打击。况且,他观察了几天关内的情况,发现白水关真的不容易攻下,若是无法将敌人诱出关外,那这白水关想要攻下,一定会损失惨重。况且,还有一种情况,即便是损失惨重,也攻不下来。

    而且诸葛亮攻下葭萌关的消息已经传了过来——本来还想和诸葛亮秦昭的无双军争一个高低,可是诸葛亮此时已经成功,他却还束手无策,不得不让他忧心如焚。

    “行军打仗,受伤是在所难免的。这白水关里的守将,确实有些本事,如果想要强攻,实不可取,还是先想好破敌之计,再做攻关打算吧!”

    陈庆之下令收兵回营,让麾下所有文武一起前来商议破关之策。

    “诸公,这白水关如今固若金汤,守关大将苏烈也是颇为谨慎,本将苦无良策破关,不知诸公可有良策?”

    说到这里,陈庆之先是看了看赵括,毕竟他是这西川本地人,对白水关也应该比较熟悉。

    赵括自然看到了陈庆之的眼神,此时他起身说道:“将军容禀!这白水关确实难破,若是久围之后或许还有破敌之机,但是如今急切之下想要破关实在不易!不过属下听闻无双军如今已经破了葭萌关,这样的话,可以等无双军整顿完毕,从葭萌关触出发,合围白水关,如此前后夹攻,白水关又能挡得了几日呢?”

    赵括的话,其实陈庆之已经想到了,只要沉下心来等上一个月,到时候秦昭无双军从葭萌关出发,合围白水,那么苏烈就是再厉害,也挡不住这样的攻势。可是陈庆之之前就是想和无双军论个输赢,如今无双军既然已经破了葭萌关,他就已经先输了一着,可是现在让他等无双军一起攻下白水关,那到时候他的白袍军还有什么功劳。

    “赵将军所言虽然有理,但是战场形势瞬息万变,若是等到无双军来,那到时候一定会有其他变故的。所以本将是想找到一个快速破敌的方案,不知诸公可有其他良策?”

    听完陈庆之的话,赵云忍不住起身说道:“将军,西川战事不会短时间能结束的,何必急于一时?属下以为,刚刚赵活将军所言,却未稳妥之计。若欲急战而让将士死伤,实在有些得不偿失,还望将军三思!”

    陈庆之默然不语,他盯着眼前的地图静静看了一会,“难道真的没有一个万全之计吗?”

    正在这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属下有一计,不知可行不可行?”

    陈庆之听到之后大喜过望,抬头看去,却发现一个青衣白巾的三十左右的士子,他坐在赵云的旁边,陈庆之看到有些面生,连忙问道:“不知先生是?”

    这个时候赵云介绍道:“这是云的一个同乡,姓赵名普字则平,前不久来投我,如今跟在末将,权当一个行军主簿。”

    陈庆之虽然不知道这样的人会有什么见解,但是此时他也算是病急乱投医,还是对赵普抱着五分的信任。

    “滴!检测到赵普技能密画触发——首参密画,力赞沈机,其为人谋划策略之时,智力+4。受密画技能影响,赵普智力+4,当前赵普智力提升至101.”

    吴立仁这个时候才想到,之前召唤的谋士赵普,一直没有什么表现的时候,吴立仁一直放放在赵云麾下,就是想让他辅助下赵云,毕竟本来樊玉凤可以帮下赵云的,现在樊玉凤一剑有孕在身,不能再和赵云一起随军参赞了。

    “将军请看,这白水关虽然坚固,但是他也只是挡在了陆路之上,我军想要破关很难,但是却可以通过白水河,绕到白水关的后面,直取白水县城。这样,白水关就相当于是一座摆设了,只要拿下白水县,那么白水关的守关将士便相当于被孤立在关中。到时候虽然没有破关,但也相当于破关了。等到无双大军一到,那苏烈和白水关里的将士,便是插翅也难飞了!”

    赵普的话,让陈庆之的脸上终于出现了笑容,他连连点头道:“赵先生此计大妙,深得吾心,深得吾心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