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33、秦舞阳连胜三阵 雄阔海力敌四将(上)
    达奚长儒点齐了五千兵马,打开关门,一起杀了出去,等到关外十里之外,列队之后,他让秦舞阳先出阵搦战。

    “秦昭小儿,你大举发兵,来到我葭萌关下,却又一直没什么动静,到底意欲何为?若是因为怕了达奚大业的话,就不如赶紧放下武器,投降了算了;若是不怕死,就赶紧出来与我达奚舞阳一战!”

    秦舞阳卯足了劲,大声吼了起来。

    听到有人前来奏报,诸葛亮和秦昭不由得对视一笑,继而秦昭起身说道:“众将士听命,与我一起出营迎敌!”

    秦昭点齐了五千兵马,带着焦赞孟良严颜等将一起杀了出去。

    双方大军对阵之处,秦昭手持逍遥枪,大喝一声道:“左右,谁愿与我出阵,斩杀此蛮将!”

    话音刚落,只见一骑飞出,大声喊道:“老将严颜,愿意诛杀蛮将,为蜀王报仇,还望诸位不要争抢!”

    秦昭点了点头,小心嘱咐道:“老将军一切小心,此蛮将不是易于之辈!”

    严颜二话没说,手持长刀,杀了出去,没一会儿就冲到了秦舞阳十步之内,勒马站住,大喝一声道:“贼将休要猖狂,看我严颜取你狗命!”

    秦舞阳一看,竟然杀出来一个须发尽白的年迈老将,他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莫非周军之中已无大将,竟然让你这个老头子上阵斗将,实在是笑死人了!”

    严颜冷笑一声道:“我本蜀王旧部,今日特来取汝首级,以祭奠先王泉下之灵,受死吧!”

    秦舞阳可能不太了解,但是达奚长儒却知道,之前蜀中大将有个叫严颜的,这次他出来应战倒是在情理之中。

    秦舞阳不想和严颜多费唇舌,于是策马而出,手中一双大锤向着严颜砸了过去。

    严颜看到秦舞阳双锤挥来,不慌不忙,直接拿刀迎了过去,然而这个时候严颜只觉得双手一震,顿时有种头昏耳鸣的感觉,继而大喝一声道:“你这蛮夫,倒是有一股子蛮劲!老夫比不过你!”

    秦舞阳哈哈一笑道:“老匹夫,现在知道,晚了!再吃我一锤!”

    只看到秦舞阳再次出手,严颜大骇,拨马就走,秦舞阳紧追不舍,达奚长儒见状,连忙高声喊道:“二弟莫追,小心敌人有诈!”

    可是此时的秦舞**本听不进去,他一心想要立功,故而紧追不舍,势必要将严颜的首级取下。

    这个时候,只见无双军中再次杀出两骑,高声喊道:“老将军休慌,焦赞(孟良)来助你!”

    两人一左一右,一人手持长枪,一人手持大斧,分别抵住了秦舞阳的一双大锤,但是两人刚一接触,就仿佛被秦舞阳的力道给震退,齐声喊道:“好大的力量!但是我兄弟两人不会怕你的!”

    两人一起围攻,却只见秦舞阳丝毫没有当回事,一双铁锤姜然将焦赞孟良压制的死死的,两人一起和秦舞阳斗了二十回合,眼看不敌,便一起拨马向阵中退了回去!

    而云南军中,雄阔海摇了摇头道:“没想到吴铭麾下的将领竟是这般无能,罢了,看来今日没有我出场的机会了!”

    达奚长儒却有点不太相信,指了指秦昭道:“听闻那无双军统帅秦昭,也不是等闲之辈,等下看看他是不是会出手;若是我二弟抵不过他,还请雄将军出手相助!”

    雄阔海点了点头道:“这个是自然!”

    秦舞阳追赶着焦赞孟良,秦昭见状,大怒道:“蛮将休得猖狂,可识得我无双将秦昭乎?”

    而一旁的诸葛亮也显得有些焦急,大声嘱咐道:“夫人小心啊!”

    秦昭手持逍遥枪,直接冲出去迎住秦舞阳,秦舞阳听闻秦昭出马,又听到诸葛亮的呼声,忍不住哈哈大笑道:“我说你无双军中是无人可用了吗?先是派了一个老家伙出来,现在又派一个女将出来,我看吴铭是穷途末路了,不如你等投降吧,这样还能留一条小命!”

    秦昭没有理会,逍遥枪径直向着秦舞阳刺了过去,秦舞阳双锤用力一挥,两人便就此战到了一处。秦舞阳越战越勇,仿佛刚刚的两场战斗对他来说,只是一个简单的热身而已。而现在秦舞阳和秦昭之间,杀的难解难分,两人斗了三十多个回合,依然是不分胜负。

    “雄将军以为,我二弟能不能胜得了这秦昭?”

    雄阔海呵呵一笑道:“那秦昭枪法虽然不错,但是毕竟是女子,力道终归是不如舞阳将军,虽然现在还分不出胜负,但是秦昭的枪法已经开始乱了,我断定,十回合之内,秦昭必然败走!”

    达奚长儒点了点头,心中暗道:看来,这无双军虽然天下闻名,可是这无双军的将领却都不怎么样,与其困守此关,不如趁着敌人连败三场之机,掩杀过去,必然可获全胜!

    正当达奚长儒心中想着的时候,却听到己方将士疯狂呐喊起来,达奚长儒抬头一看,只见秦舞阳正追着秦昭而去。

    达奚长儒大喜过望,立刻下令大军掩杀过去。

    “儿郎们,破敌立功,正在此时!杀啊!”

    云南军向着无双军大营冲了过去,秦昭见状,立刻下令大军开始拼命撤退,甚至连自己的营盘都顾不上,丢弃了许多粮草辎重,兀自逃命去了。

    云南军看到大营里的粮草辎重,都忍不住想要停下去抢,可是达奚长儒立刻吼道:“所有人不许抢任何东西,继续追击,只要杀退敌人,这些东西就是我们的,谁也抢不走!”

    在达奚长儒的勒令之下,云南军总算是放弃了这些辎重,继续在达奚长儒的带领之下追向了无双军。

    追了大概两个多时辰,除了不时看到一些无双军的踪迹,达奚长儒忽然不知道此时无双军去了哪里,他发现自己已经失去了无双军主力的踪迹。

    达奚长儒让大军暂时停止追击,暂时休整一会,再去好好思考一下敌人的意图。此时天色已经晚了,达奚长儒担心葭萌关有失,于是便下令立刻撤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