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32、秦昭夸小夫 孔明激老将
    戚继光的话,让霍峻忽然感觉到自己身上的担子很沉重,十分郑重地应道:“末将定不辱命!”

    戚继光周瑜带着麾下的周泰、甘宁、高长恭、魏延等人赶往江州。

    一路上,无双军士气如虹,浩浩荡荡向着葭萌关进发,秦昭望着怡然自得的诸葛亮,忽然柔声说道:“妾身对夫君愈发佩服了!”

    诸葛亮被秦昭忽然的一句话整糊涂了,“夫人何出此言?”

    “之前夫君说绵竹关可能有变,实在没想到,真的出了变故,绵竹关破,蜀王被杀,这一切不正是和夫君料想的一模一样吗?”

    诸葛亮听到秦昭的解释,不由得哈哈笑了起来,“若是因为这个,那夫人应该在十天前夸我才对啊!”

    秦昭有些自鸣得意地说道:“当时我还没想明白,为何夫君能判断的如此准确,方才才想通。对了,这葭萌关如何攻取,孔明可有见解?”

    诸葛亮摇了摇头道:“暂时还没有,等到大军赶到之后,先看看情况再做计较。”

    没多久,无双军便赶到了葭萌关下,葭萌关如今守将正是达奚长儒、秦舞阳以及雄阔海等人,吴立仁大军大举入蜀的消息,苻坚自然是早就听说了,所以他便令守关将士好生看守,特别给达奚长儒调来了猛将雄阔海。

    无双军扎营完毕,秦昭便和诸葛亮两人一起来到关下,小心观察关上的守备,此时关上的守将便是秦舞阳,看到秦昭等人探关之后,立刻飞速去报告达奚长儒。

    “大哥,周军杀过来了,现在正有人来探关,我看只有两人,小弟带百十骑出关将敌人拿下,岂不是大功一件?”

    秦舞阳急于立功,所以便以为是个好机会,若不是事先达奚长儒小心嘱咐,秦舞阳早就已经先斩后奏,带人杀了出去。

    “二弟不可鲁莽!那无双军之名,天下皆知。无双军的统领秦昭虽然是个女将,但是也是武艺卓绝之人,汝不可轻敌。王上让你我兄弟紧守此关,万不能沉不住气,否则如何和王上交代?”

    被达奚长儒这样一顿训斥,秦舞阳十分不高兴,反问道:“难道敌人来攻,我们就一直紧守不出吗?这岂不是被周军笑话?”

    “二弟不要着急,我们先看看形势,再做打算,战一定是要战的,敌人刚刚来攻,士气正旺,兵法有云: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等他们气势弱下来,才是我军进击之时。”

    听到达奚长儒的话,秦舞阳才算安心,他是个性格很冲的人,所以他的眼中只有战斗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诸葛亮和秦昭看了一个多时辰关上的防备之后,心中大致有了底,点了点头对秦昭说道:“看来这蛮将也不是等闲之辈,军容齐整,调度有序,这葭萌关里的守将,也是个人才。”

    “那依孔明之意,到底要如何破关呢?”

    诸葛亮若有所思地说道:“我军先暂时休整三日,之后再派焦赞孟良关前叫阵,看看敌人是否会出关一战,到时候我自有计较。”

    秦昭和诸葛亮回去之后,严颜立刻走了过来,连忙问道:“秦将军,诸葛先生,什么时候开始进攻啊?”

    诸葛亮呵呵一笑道:“老将军不要着急,我观此关坚固异常,实在难攻,而那大将雄阔海又有万夫不当之勇,暂时先休整一下,至于取关之事,日后再议,日后再议吧!”

    严颜看到诸葛亮一副完全不当回事的样子,更加着急,上前一步,继续说道:“孔明先生之前不是说好的要为我王报仇吗?为何现在却完全不当回事的样子?若是如此,那严某现在就回去,自己募兵,再来和云南鼠辈决一死战!”

    看到严颜气得胡子都要翘起来了,秦昭有些不明白诸葛亮为何要这样说,她看了一眼诸葛亮,却发现诸葛亮仍然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她猜到诸葛亮一定是有用意。

    “老将军且听亮一言:那蛮将确实不是等闲之辈,若想破关,可能需要委屈一下老将军,不知老将军愿不愿意?”

    严颜一听,转怒为喜,连连点头道:“末将自当遵从!是不是要使苦肉计?放心,老夫这把老骨头还顶得住,军师放心往我身上招呼吧,某若是皱一下眉头,就算不得英雄!”

    诸葛亮哈哈一笑道:“一直听闻严老将军蜀中英豪,今日一见,果然是忠义无双,胆气过人。不过老将军和云南苻坚有大仇,想要用诈降之计骗过敌人,实属不易。亮的意思是这样的……”

    “滴!检测到诸葛亮技能正谋触发——诸葛亮达治知变,正而有谋,其谋略计策之时,智力+4,且更容易看破对手的谋划,若成功看破对手的谋划,对手智力-3。受正谋技能影响,诸葛亮智力+4,对手达奚长儒智力-3,当前诸葛亮智力提升至107,达奚长儒智力降低至80.”

    诸葛亮参军那么久,只有一个微星的天气预报技能,这根本不符合三国演义中诸葛亮这神一般的化身,而这个技能,应该算是诸葛亮作为一个军师,最大的绝技了。亮点便是能看破对手的谋划,那就相当于一切都在自己掌握之中了,所谓知己知彼,就是这样。

    等到诸葛亮说完,严颜不由得呵呵一笑道:“此事极易,算不得委屈,军师看好就是!”

    无双军驻扎在葭萌关外二十里处,大军毫无动静,这反倒是让达奚长儒起疑了,而手下的雄阔海和秦舞阳自然也有些不解,一起来向达奚长儒请战。

    “将军,周军只是在关外扎营,这几天一没有发起攻击,二也没有来关前搦战,实在可疑,属下愿意出关前去搦战,以探敌人虚实。”

    秦舞阳直接开口说道。

    达奚长儒此时也有些犹疑不决,他也担心秦昭此时是不是再使其他什么诡计,所以他算是同意了秦舞阳的看法。

    “舞阳,你去搦战,我自去给你掠阵,且待本将军看看这秦昭小儿到底在耍什么把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