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29、雄阔海勇力斗龙阳 李自成监守盗花蕊 (下)
    “雄壮士,陶阳快不行了,趁机拿下他!”

    吴三桂在一旁大声提醒道。

    雄阔海鼻子发出了一声不屑地声音,继而大吼一声,上前两步,他的铜棍再次如同暴风骤雨般攻向了龙阳君那还在微微颤抖的身体。龙阳君勉强接招,可是最终一个不留神,被雄阔海一棍打落他的硕龙剑,继而再反手一棍,直接将龙阳君打到在地,紧接着一旁的侍卫便纷纷用上,将武器架在武力龙阳君的脖子上。

    吴三桂眼看龙阳君被制服,心中大喜,挤开了人群,走了过来,望着地上的龙阳君,心情大好,哈哈一笑道:“陶阳啊陶阳,你说你这不是如同飞蛾扑火吗?想杀我?哪有那么容易!如今你这样,是不是很后悔?”

    龙阳君呵呵一笑道:“我今天即便是死,也一点都不后悔,只不过你可知道,有时候,生死都在一瞬间,比如说你觉得你现在已经抓住我了,我的生命已经掌握在了你的手中,但是可能下一刻,你就会倒地而死!”

    “滴!检测到龙阳君技能惑言触发,智力+4,对方吴三桂政治-2,当前龙阳君智力提升至88,吴三桂政治降低至78.”

    龙阳君竟然没有杀得了吴三桂,看来雄阔海是来保护他的了,现在龙阳君都用上了口舌了,那估计龙阳君的处境不妙啊!

    吴三桂听到龙阳君的话,顿时有点慌了四周看了看,继而又转向龙阳君十分不安地问道:“快说,你是不是还有同党?来人,去给我搜查四周,把所有可疑之人都给我抓起来!”

    手下之人也都有些惊疑不定,不知道会从哪里有冒出来一个和龙阳君这样的杀手,地上那堆积的尸体,可都是龙阳君一人所为。

    正在这时,忽然龙阳君双手一动,奋力拨开了那十几把武器,又以迅雷之势抓起了自己的硕龙剑,径直刺向了吴三桂的胸口。等到那些将士意识到,也都纷纷将武器刺向了龙阳君。

    一时间只见龙阳君身上插了不知道多少把长枪,但是他的硕龙剑却也已经没入到了吴三桂的胸口,两人就这样面对面看着,吴三桂瞪大着双眼,不可思议地望着龙阳君;但是龙阳君却是满脸欣然地挂在半空中。

    雄阔海实在没想到,都这个时候了,龙阳君竟然还能将吴三桂击杀,可是这一切都发生在一个呼吸之间,他根本来不及出手阻止。

    “真是个汉子!”

    雄阔海发自肺腑地感叹道,但是现在的局面,他也只能去和苻坚请罪了。

    吴三桂的死,让苻坚头疼不已,想要重新找一个听话的人来代替,确实不容易,最后还是王猛推荐了赵韪——便是赵括植入的爹。

    “哎,这吴银也是可怜,为了一个还不能得到手的女人,做出了这样的事情,最后还落得这样的下场,实在然人感慨万分啊!都说女人是红颜祸水,此言一点都不假!只是不知道那费氏到底生的是何模样?”

    苻坚感慨万分道。

    而此时,花蕊夫人正满脸憔悴的在一个院子里独自走动着,她不时地望着门外,好像在等待什么。

    自从马腾将她关起来之后,除了偶尔来过几次之外,其他时候,都再也没有理会过她,花蕊夫人一个人闷得厉害,却又不知如何排解,除了有事情的时候,想让奉命看守的李自成去传递一下消息,很少能有机会说话。

    花蕊夫人望着庭院中开着的花儿,忍不住叹息道:“花落无人秋尽知,红颜薄命笑相思。总将恶罪归怜女,哪个英雄肯智迟?”

    正在这时,只见那紧闭的大门忽然被推开,一个将军模样的人径直走到了花蕊夫人面前,拱手说道:“夫人!末将……末将……愿为夫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花蕊夫人一看,不正是李自成,她此时脸色红润,有些不安地看着李自成道:“李将军,你可是西凉王的人,你这样做,势必会让天下人耻笑,还会被西凉王追杀,你真的不怕吗?”

    “不怕!末将……末将……为了夫人,什么都愿意做!”

    花蕊夫人不知道自己以后将面临什么,但是她知道自己在马腾眼中,已经是被弃若敝履,甚至有可能某天,她会被马腾一气之下给杀掉。可是这些天,她发现了李自成对自己有了不一样的心思,虽然李自成不是她喜欢的类型,但是为了自己的以后,她却还是愿意和李自成一起离开这里——离开这坟墓一般的王府。

    “既然如此,那我就同你一起离开,不过第一,王府重地,想要带妾身离开,不方便也不容易,其二,这里是马腾的治下,即便是侥幸逃出去,但是马腾一定不会放过我们,那到时候,我们一定还会被抓回来。如果是那样,妾身不愿连累将军受灾。”

    花蕊夫人的话,让李自成更是欢喜不已,这样的女子,不但是容颜绝世,而且做事有理有据,不是冲动之人,不过李自成自然已经想好了万全的主意。

    “夫人放心,某已经想好了。其一,我可以挑一套合适的普通将士的服饰给夫人换上,到时候,扮成末将的一个心腹将士,就可以离开这王府了,而西凉王让末将守在这里,一般人不会发现夫人不在,那我们就有足够的时间离开;其二,末将认识一个修道之人,他在终南山上修道,只要前往那里去投奔他,到时候在他的道观附近,建一处茅屋,我们两人便可以住在那里,从此再也没人知道我们的行踪。”

    李自成的话,让花蕊夫人十分满意,她道了一个万福,欣慰地说道:“将军是如此一个可以信赖之人,这也是妾身的幸福,那妾身一切就听将军的了!”

    过了几天,等马腾发现李自成几天没有来和自己汇报情况的时候,就有些疑惑,连忙差人前去查看,这个时候他才发现,李自成和花蕊夫人竟然一起不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