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23、兀突骨双斩将 陈玉成再求周
    而这时冷苞看到张任就在这须臾之间竟然被生擒,竟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于是气急败坏之下大吼了一声,冲向了苏烈。苏烈不慌不忙,一枪挡住冷苞的大刀,继而一转,也将冷苞的兵器挑落,继而将其拍落马下,身旁的将士早就围上来将他擒住。

    张任和冷苞相继被擒,这一侧的蜀军也一下子失去了主心骨,在苏烈的好生招揽之下,有两千多将士放下武器投降了苏烈。其余的蜀军将士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再也没有抵抗的心思。

    只不过张任这一路兵马的遭遇,吴懿还一点不知情,他还准备和张任大军会师的时候,也自然遇到了和张任一般的情况。

    忽然的敌袭,并没有让吴懿感觉害怕,他立刻整顿好披挂,带着刘璝和邓贤一起杀了出去。

    此时王猛也策马来到了吴懿不远处,看着吴懿,哈哈一笑道:“吴将军,你莫非真的以为我云南将士那么不堪一击?这只不过是想要将你的大军一网打尽。如今你已经四面被围,为了减少死伤,不如你就下令大军放下武器,我王定然不会亏待你的!”

    吴懿听完,啐了一口唾沫,大声骂道:“王猛小儿,败军之将焉敢言勇?左右,谁与我上前,斩杀此贼!”

    刘璝和邓贤两人对视一眼,便一起策马杀出。

    王猛见状,不由得叹了口气,挥了挥手,这个时候,身旁闪出一员高大的猛将,手中拿着一柄奇怪的兵器,冲向了刘璝和邓贤。

    “滴!检测到兀突骨技能兽力触发,对手刘璝和邓贤为技巧型武将,兀突骨武力+3,毒龙叉和鳞甲武力+1,当前兀突骨武力提升至104.”

    两人一左一右杀了过来,兀突骨手中毒龙叉直接迎向了左边的刘璝,一叉直接将刘璝的长枪折断,同时叉子直接刺入到了刘璝的胸膛,再一甩开,那刘璝便栽于马下,没了气息。

    而邓贤的长枪,刚刚刺出,才接触到兀突骨的身上,只见兀突骨须发尽张,大吼一声:“呔!!!”

    那仿佛妖魔一般的面孔,顿时让邓贤的手臂失去了力气,吓得根本不敢再刺过去。这个时候兀突骨毒龙叉已经撤回,速度极快地又直接刺向了邓贤。

    邓贤虽然心知不妙,可是身体却好像不受控制,根本无法闪躲,直接被兀突骨一叉给扎了个三个窟窿,栽于马下。

    这一切都在几个呼吸之间,吴懿这才目瞪口呆地望着这个高大的像妖怪一样的人,口里含糊不清地说道:“你你我”

    兀突骨哈哈一笑,再次上前,想去捉拿吴懿,可是吴懿见状不妙,直接调头就走,跑到了乱军之中。

    吴懿的逃跑,直接让其他蜀军将士也都没了士气,跟着吴懿一起逃跑起来,只不过四周都是云南军,很多人都逃无可逃,最终选择了投降。

    吴懿逃走之后,一路上收拢了不到千余人败军,返回绵竹关的时候,才知道张任大军败亡的消息,杨怀高沛被杀,张任冷苞被生擒,再加上刘璝和邓贤被斩杀,两万大军几乎全军覆没,吴懿回到关中,立刻向刘懿请罪,请求刘懿杀了自己谢罪。

    只不过刘懿也不愿意就这样杀了他,最终将吴懿免职,而重新将绵竹关的仿佛交给了陈玉成。只不过此时绵竹关的蜀军只有区区五千之数,而此时领兵在外的蜀中大将,还有一个严颜,一个赵括,另外一个便是周勃,只不过严颜手中尚有近万兵马,而赵括和周勃此时只是奉命在外征兵,如今手上一共不到五千人。

    他们自然也知道蜀地的变化,只不过形势变化过快,等到他们知道刘懿的小朝廷现在都在绵竹关的时候,吴懿已经大败而回了。

    陈玉成此时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如今的形势已经是危如累卵,他根本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好再次求计于法正。

    “如今形势,我川中已经无路可退,不知孝直可有良计助我破敌?”

    法正叹了口气道:“在之前强盛之时,想要和苻坚争锋都十分困难,非我益州将士不能用命,谋臣腹少良策,实是因为主公衰弱,当权者无能也!如今沦落至此,岂是一人之力可以回天的?”

    “孝直,某素知你多奇策,难道真的没有什么办法吗?”陈玉成继续追问道。

    法正摇了摇头,不过又沉思了下,忽然答道:“或者此时可以请周王入川,助我主破贼!”

    陈玉成自然不糊涂,他清楚知道,想吴立仁来助益州,那益州或许会落到吴立仁手中。

    “那吴铭也非善类,请他入川,必然是后患无穷!”

    “如今益州即将沦到那蛮夷之手,难道再差会比这种情况还差吗?且不说周王之前全力资助我蜀军,即便是真的将益州献给了周王,也比交给苻坚这蛮夷之徒要好的多,不知陈将军以为如何?眼前的危机都没解决,又何必为以后的事情自寻烦恼呢?”

    法正的话,最终让陈玉成点了点头,陈玉成也向刘懿建议,请求吴立仁出兵。这一次,蜀中的文武没有一个反对的了,因为他们也都知道,如果再没有什么救援,那他们都将沦为丧家之犬。

    而陈玉成,则选择紧守绵竹关,固守待援,毕竟有雄关在,即使兵力不占优,那也能守住一段时间。

    成都。

    此时苏烈带着张任和冷苞一起来到了王宫之中,周围则立着文武大将十几员,各自神情严肃,威风凛凛。

    张任和冷苞左右看了看,冷哼了一声,两人都好像已经下定了决心。

    苻坚转过身来,看到被绑着的张任和冷苞,显得十分惊慌,连忙走下来,对着身边的人说道:“你们为何对两位忠义之士如此,快,快给他们松绑!”

    苏烈有些犹豫,上前说道:“回禀王上,此二人各有勇力,而且对王上怨恨不浅,若是骤然松绑,怕是会对王上不利啊!王上还请当心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