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20、王猛调兵遣将 吴懿初战告捷
    苻坚听闻,脸色也是一喜道:“果然如此?那真是个好消息!”

    王猛点了点头道:“若是刘懿据守绵竹关,我军想要破关,实在不易,但是既然如今他们想要与我军决战,那确实对我军有利!”

    苻坚哈哈一笑道:“既然如此,那兵马调动全由景略来决定,本王就坐镇成都,等待着为景略庆功吧!”

    此时苻坚在成都的大军足足有八万之巨,大将更是有兀突骨、萧摩诃、苏定方和达奚长儒等人,吴懿想要硬碰硬和苻坚决战,自然一点优势都没有。

    只不过王猛却只调集了四万兵马,让达奚长儒和秦舞阳领一万大军,去破张任冷苞等人大军,而自己则带着萧摩诃以及其他蛮将并一万,亲自去敌吴懿。

    达奚长儒为大将,首先率部来到了张任大军的营帐之外,他让秦舞阳首先出战,点名让张任出战。

    此时张任听到有人来搦战,他大喝一声,正要出营一战,随之只见冷苞起身说道:“将军身为大军主将,不可轻动!料此小小蛮将,就让末将前去迎战即可!末将必当斩之于马下,如有不胜,甘当军令!”

    秦舞阳的名字,之前也没有什么名声,所以冷苞也想拿下这第一功。

    张任点了点头,出言说道:“冷将军出战即可,无需什么军令状!只不过切记要小心,如今蛮将之中,猛将辈出,若是不敌,撤退就好,本将会亲自为你压阵!”

    冷苞听闻大喜道:“末将领命!”

    擂鼓声响,冷苞便一马飞出,而张任也是领着五千兵马随后而行。

    “大胆蛮将,侵我州府,我冷苞今日便是来为我王复仇,哪个不知死活的竟敢着急前来送死!”

    秦舞阳哈哈一笑,手中一双大锤向着冷苞一指道:“贼将休要口出狂言,吃我一锤再说!”

    说完,秦舞阳策马而出,向着冷苞杀了过去,冷苞不以为意,手中大刀直接迎了过去。

    “哐当”一声,两人被这武器的震荡之声惊得耳鸣不已,但是冷苞此事不紧不慢,反手又是一刀,从斜下刺向了秦舞阳。

    “滴!检测到冷苞技能刀将触发——其用刀之时武力+3,当前冷苞武力提升至3”

    秦舞阳未及防备,差点被刺中,急忙一个翻身,躲了过去,可是冷苞的刀锋又至,秦舞阳被冷苞逼得左支右绌,狼狈不已。

    “此蛮将出招毫无章法可言,果然是蛮夷之人,冷将军胜券在握!”

    一旁的杨怀连声赞许地说道,首战能胜,张任自然也是十分开心。

    又过了几个回合,秦舞阳不敌,只好拨马就走,冷苞斩敌心切,便径直追了过去。此时阵中的达奚长儒见状,拍马飞出,大喝一声道:“贼将休伤我二弟,吃我一刀!”

    达奚长儒一刀接住了冷苞的大刀,瞬时和冷苞斗在了一起,冷苞全神贯注和达奚长儒拼杀着,可是他已经发现自己根本不是达奚长儒的对手,额头上不由得渗出了汗珠。

    “敌将休要以多欺负人少,冷将军休慌,张任来也!”

    张任也看到了冷苞的处境不好,所以他就立刻拍马而出,想要助冷苞一臂之力,同时他的说法给足了冷苞的面子。

    冷苞听闻,心中大喜,找准机会,脱离了战场,将战斗留给了达奚长儒和张任。

    “滴!检测到张任技能胆勇触发——少有胆勇,有志节,其战斗时,自身武力+3,同时若是看破敌人弱点,则有机会降低对手2点武力。受胆勇技能影响,张任武力+3,当前张任武力提升至”

    张任一杆长枪挥舞的密不透风,直接将达奚长儒的兵器裹住,达奚长儒却无法挣脱,张任心中大喜,枪势更加凶猛。

    “检测到张任技能胆勇再次触发,对手达奚长儒武力-2,当前达奚长儒的武力降低至4”

    达奚长儒坚持了十几回合,实在没办法,只好虚晃一招,拨马就走,口中喊道:“快走,我不如也!”

    张任看到对方主将败退,心知这是个好机会,立刻一声立下,挥军掩杀了过去。张任的五千兵马,竟然直接将达奚长儒的一万大军杀的丢盔弃甲,溃不成军。

    张任取得了头胜,立刻将战报写清楚,送到了吴懿手中,而此时吴懿也正在迎战着王猛大军。

    王猛带着将士一起出阵,来到阵前,让人喊出吴懿出阵答话。

    吴懿听闻王猛亲自出战,他心中大喜,王猛是苻坚的军师,他自然知道,所以他心中想着,只要能拿下此人,必然可以让苻坚退出成都。这是他的机会!

    吴懿领军杀出,此时王猛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呵呵一笑道:“吴将军,如今蜀王已经如同丧家之犬无路可退,汝也算识时务之人,为何还要替这样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卖命呢?不如归顺我王,与我王一起共成大业,也能博得一个封妻荫子的将来!”

    吴懿听到王猛竟然劝降自己,忍不住冷笑一声道:“王猛小儿,你本是我大汉子民,如今竟然甘心为蛮夷之主驱使,还侵夺我大汉国土,实在是无耻之极!如今想要我归降,做梦吧!你若是还有一点忠义之心,就赶紧领军投降,带我杀到成都,活捉苻坚,这才是你将功折罪的机会!”

    王猛听闻,不由得大怒道:“来人,谁与我出阵,拿下此贼!”

    话音刚落,只见一骑飞出,向着吴懿杀了过去。

    “吴懿小儿休要大言不惭!我赤得哆来取你狗头!”

    赤得哆拿着一只钉头锤便杀了过来,吴懿丝毫不惧,手中长枪直接迎了过去,赤得哆看似凶狠,可是一击竟然被吴懿直接挡开,紧接着吴懿又一枪刺出,差点扎到了赤得哆。赤得哆大骇之下,拨马就走,向着阵中跑了回去。

    吴懿哈哈一笑道:“好一个酒囊饭袋赤得哆!如果云南众将都像你这般吃得多不顶事,那就根本不用本将动手了!”

    此言一出,顿时引起蜀军一片讥笑之声,而云南军一方,王猛脸色难看,对着萧摩诃示意了一番,萧摩诃二话不说,策马就冲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