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14、杨再兴陷阵破鲜卑 慕容翰雄豪斗枪豪
    杨再兴看着高宠已经受伤的胳膊,忍不住问道:“高将军,公子鸣呢?”

    “高宠一时不慎,被敌人调虎离山,已经唉,如若高某今日侥幸不死,自会去晋王面前领死!”

    杨再兴虽然开始已经想到了李嗣源已经不幸,可是只是在他听到高宠亲自说的时候,他才真正愤怒起来,双拳紧握,大喝一声道:“狗贼,我大汉将士要让这群胡狗血债血偿!儿郎们,随我一起杀胡狗,为死去的同袍兄弟们报仇!”

    杨再兴的话,立刻让麾下的两千将士齐声呐喊起来,“杀贼”的呼声此起彼伏,在不远处,慕容儁和慕容垂也好像听到了,此时慕容儁正领着大军赶过来。

    杨再兴早已经令人占据好了优势地形,等到慕容氏的大军一出现,两千骑兵分左右一起冲杀出来,首当其冲的便是慕容垂率领的骑兵,不过数量只有不足一千。而后才是慕容儁亲自率领的步弓等七八千人。

    慕容垂见状,不由得脸色一变,急忙令人列队迎敌,同时让人快马通知后队的慕容儁赶紧率军赶过来支援。

    杨再兴一马当先,杀向了鲜卑骑兵,而高宠此时虽然右臂受伤,却仍然坚持出战。

    “滴!检测到杨再兴技能枪豪触发,武力+5,金龙枪武力+1,当前杨再兴武力提升至105。”

    “滴!检测到慕容垂技能雄略触发,慕容垂武力+4,统率+4,当前慕容垂武力提升至,统率提升至101.”

    杨再兴和高宠两个人,如同饿狼扑进了羊群,疯狂地收割着慕容垂麾下骑兵的首级,慕容垂挡不住,他也不敢挡,杨再兴和高宠仿佛疯狂了一般。

    这个时候,慕容儁的大军终于赶到了,眼看慕容垂的骑兵再短短半个时辰就已经死伤大半,慕容儁也怒不可遏,一边让麾下的弓弩手准备齐射支援,里边让长枪兵缓缓将杨再兴打两千骑兵包围起来。

    随着箭雨的落下,杨再兴深知慕容儁的主力赶到了,可是他却一点都不畏惧,越杀越勇,身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中了一箭。

    “兄弟们,杀敌啊!”

    “滴!检测到杨再兴技能枪豪再次触发,武力+6,当前杨再兴武力提升至106.”

    “滴!检测到杨再兴技能陷阵激活——其面对不利情况之时,激发出陷阵杀敌的意志,武力和统率+4,同时周围将士武力+2,自身疼痛感降低,当前杨再兴武力提升至110,统率提升至2,高宠武力提升至10.”

    纵然此时慕容儁有两千弓弩手,还有五六千的长枪兵一起掩杀过来,杨再兴麾下的将士也在不停倒下,但是晋军将士的士气却一直高昂,因为有杨再兴和高宠带领着,仿佛给了他们无穷的勇气。

    当然,死在杨再兴和高宠手下的鲜卑将士越来越多,他们此时仿佛看着两个恶魔一般,但是却没有人敢后退,因为慕容垂拿着佩剑督促着他们。

    这个时候慕容儁望着身旁的连儿心善道:“如今高宠已经负伤,正是破敌的大好时机,难道你不想要这个大功劳吗?”

    连儿心善拱手答道:“主公言之有理,但是现在有那个杨盛在他身旁,两人都非寻常之辈,末将还需要一个帮手。”

    正当慕容儁考虑让谁去帮忙的时候,只听得一个响亮的声音响起。

    “听说将军是我鲜卑族第一勇士,如今看来,还真是让人看轻啊!”

    慕容儁回头一看,不由得捋了捋胡须道:“翰儿不得无礼,那杨盛和高宠皆是万夫不当之勇,汝不可胡言乱语!”

    原来此人正是史弼爆表出世的慕容翰,如今植入到了慕容儁身边,却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怀疑,系统的植入还是相当完善。

    “那杨盛就交给我吧!负伤的高宠若是你还不能对付,那你这第一勇士的名号就要拱手让人了。”

    慕容翰哈哈一笑,策马而出,手持马槊,向着杨再兴杀了过去。

    “杨盛小儿,休得猖狂,可敢与我慕容翰一战!”

    听到自称是慕容翰,杨再兴顿时想到了此人和慕容儁等人是有关系的,忍不住怒气更盛,大喝一声道:“狗贼受死吧!”

    杨再兴手中金龙枪探出,直接刺向了慕容翰,慕容翰此时才觉得这一枪带来的威势是多么惊人,他虽然有些自负,但是却一点都不笨,眼看挡不住这一枪,便选择了躲闪。

    “滴!检测到慕容翰技能雄豪触发——性雄豪,多权略,其斗将之时武力+3,若是对战男性之时,武力额外+3,受雄豪技能影响,慕容翰武力+6,当前慕容翰武力提升至105.”

    这个时候慕容翰才知道杨再兴的不简单,看上去十分疯狂的打法,却是有他独特的门路,慕容翰不得不全神贯注,小心应付着杨再兴的一招一式。

    然而被慕容翰纠缠住的杨再兴却有些着急,慕容翰想慢慢打,消耗杨再兴的体力,但是杨再兴却想速败慕容翰,慕容翰几乎只是被动防守,若是真的对打起来,杨再兴有把握五十回合之内败慕容翰,可是现在,他根本不想等那么久。

    只见杨再兴手中金龙枪再次飞奔而出,慕容翰手中马槊去挡开了,虽然虎口被震的有些发麻,但是慕容翰却依然算是能挡得住。这个时候杨再兴金龙枪没有收回,趁着继续向着慕容翰扫了过去。

    慕容翰见状,心中暗喜:杨再兴若是这样定夺是扫到自己一下,但是自己的马槊却可以全力挥出,击中杨再兴后,即使要不了命,也够杨再兴吃一壶了。

    慕容翰不及多想,准备和杨再兴换这一击,只见杨再兴金龙枪扫在了慕容翰的腰间,而慕容翰的马上也正要刺中杨再兴的胸膛。

    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杨再兴身子一个小幅度的晃动,竟然让慕容翰的马槊滑开一点,从杨再兴的胁间擦了过去,紧紧是刺破了一点。

    慕容翰反倒是被这一扫,腰部受到了打击,连骑马都有些不稳,他忍不住骂道:“真是疯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