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09、高宠怒争先锋 慕容欲夺头功
    李克用看过去,正是之前失守云中的高宠。

    起初虽然云中失守,李克用却并没有什么懊恼,想着借此机会能够消灭刘秀,占据太原就算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然而由于巉岭一败,不但没有取得任何一点地盘,反倒是损兵折将,那么现在收回云中,便是重中之重了。而高宠失守,他就更想自己能够亲手夺回来。

    “哈哈,高将军,本王也正有此意!此前你驻守云中,与异族将士互有争斗,想必对他们也了若指掌,那我便以你为先锋,领军五千。只不过蛮夷之辈多有狡诈之人,所以我要派一人与你为副将,你可愿意?”

    李克用知道高宠的本事虽然厉害,但是智谋上却是十分欠缺,不然云中也不会那么快就失守了。

    “末将谨遵王命!”

    李克用最后点了李嗣源给高宠为副将,高宠知道李嗣源是李克用的义子,所以李克用派李嗣源为副将,但是高宠却也不敢把他当一般的副将来使唤,很多时候应该还是要听李嗣源的意见。

    让高宠为先锋,李嗣源为副将,又让李存勖带着福康安和李黑牛两人押运粮草,自己则领着剩下兵马和李陵、杨再兴、脱脱等人一起。而雁门郡则留给了李善长和李煜。

    此战李克用精锐尽处,想要一鼓作气夺下云中,恢复到之前的势力范围,同时更是雄心勃勃地想通过这一战,能将完颜和慕容两部落打服,甚至可以收为己用。

    此时,完颜阿骨打和慕容儁两部落取得云中之后,开始面对高宠虚张声势的疑兵,两家还是如临大敌,齐心协力想要防守云中。可是后来随着高宠的忽然撤兵,两家才知道,李克用根本没打算收回云中。这显然让他们尝到了甜头,同时也放松了对李克用的防守,反倒是开始讨论如何分配这刚刚打下来的云中郡。

    显然,这一仗双方都出了很大的力,完颜阿骨打认为高宠的溃败是由于完颜金弹子和银弹子的功劳,可是慕容儁却认为,这时由于慕容垂出的奇计才能大胜,所以这云中一地应该归属于慕容部落。

    双方本来都是游牧民族,得到了云中之后,竟然谁也不愿意拱手相让,毕竟有了云中,他们都可以以云中为跳板,进一步向并州以及整个并州发起进攻。

    双方争持不下,甚至为此发生了许多大大小小的摩擦——因为他们知道,李克用在刘秀手底下又吃瘪了。

    也就是这样,脱脱才判断,李克用虽然兵力不足,但是却可以有机会大败完颜和慕容两个部落的依据。

    这一日,完颜阿骨打和慕容儁又相约,关于云中郡的归属问题作最后的磋商,实在不行,就以武力决定归属。可是正在这时,李克用以高宠为先锋,再次领兵来犯的消息传了出来。

    金兀术听闻之后,眉头一皱,计上心来,走上前说道:“如今高宠去而复返,必然是领大军前来。既然我们两家争持不下,某倒是有一个好主意:高宠此番杀来,必然是不肯干休,所以可以相约,谁若是能够击败李鸦的先锋高宠,那这云中便是归谁所有,如此也不会失了两家和气,不知此法可行否?”

    金兀术的话,让双方都陷入了思索,毕竟那高宠的实力在那里摆着,想要正面击败高宠,无疑是十分艰难的。

    “若是如此,那到底哪方先去进攻呢?”慕容儁满脸堆笑地望着完颜阿骨打。

    完颜阿骨打呵呵一笑道:“既然此法是我方想到的,为了公平起见,就让慕容氏先选,无论是先攻还是后攻,我完颜家都接受。”

    完颜的话刚说完,慕容儁心里倒是没有了底数,虽然是选择权给了自己,但是他根本不知道金兀术和完颜阿骨打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这个时候,一旁的慕容垂在慕容儁耳边轻声说道:“先发制人,后发制于人,先攻才是上策。”

    先后虽然看起来是一个选择,但是两种方案都有利弊。高宠大军此次来必然是想要收回云中,所以想要击败高宠并不容易。那么先出战的,就有机会先破高宠,这样就能优先取得云中的控制权;可是万一不敌,那就相当于为他人作嫁衣裳了。

    但是慕容垂好像很有信心,所以就让慕容儁选择先攻,取得优先权之后,只要击退高宠,那这云中就是他们慕容家的了。

    “哈哈哈,既然如此,那完颜兄,某就不客气了!我慕容部落愿意打头阵!”

    不过今日这些条件都是完颜阿骨打提的,慕容儁怎么选择,他都只能选择同意。慕容儁率领众将士离开备战之后,完颜阿骨打想了一下,问向金兀术道:“我看慕容垂好像已经成竹在胸,若是真的让他击败了高宠,莫非这云中郡真的要让给他们慕容氏不成?”

    金兀术哈哈一笑道:“父亲何必担心!那高宠的实力,父亲也亲眼见识过,况且这次,可是不止一个高宠,听闻李克用紧随其后,那慕容氏就是再厉害,岂能与李鸦精兵猛将相抗衡!我相信用不了多久,慕容氏必然溃败,到时候,父亲再趁双方互相消耗之后,再趁机击退高宠和李鸦的大军,到时候定然是名利双收!”

    完颜阿骨打点了点头,呵呵一笑道:“纵然如此,我也不能眼看着慕容氏就如此溃败,如果慕容氏真的形势危急,到时候我倒是愿意主动去帮他一下,毕竟有句话叫唇亡齿寒嘛!”

    此时,慕容儁带着麾下众人一起返回到自己的驻军大营之中,他还是有些担忧,因为高宠的实力在那摆着。之前巧取云中,便是因为让自己的人装成百姓混进城,里应外合才能攻下云中。可是要想和高宠正面抗衡,慕容儁不觉得自己有这样的实力。

    至少目前,慕容儁还没想到如何破敌,所以他还是想问下献计的慕容垂。

    “垂儿,汝到底有何妙计,可破高宠,不妨道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