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08、乔国老求援袁天罡 李克用再图云中郡
    乔石以为那乔彩只是容貌一般之人,所以也没有怎么多想,但是这个不懂礼数,却可是可轻可重,因为是大乔的义妹,就是他乔府上的人,若是以后这的闹出什么麻烦,那就是他乔石的麻烦了。万一再不小心,闹出什么大乱子,那他可就真的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娉婷,你也知道,我乔家也算是名门望族,如果真的是个野人一般,以后难免会闹出什么乱子,依我看,不如给她带你钱,再给她找户人家就好了,就不要留在乔府了。”

    听到乔石想要赶走乔彩,大乔顿时有些着急了,她连忙乞求道:“父亲!乔彩她无家可归,好不容易和女儿聊得来,怎么能赶走她呢?女儿保证管着她,不让她到处乱跑,也就不会闹出什么乱子了!”

    虽然大乔说的情真意切,可是乔石却依然还是很担心,大乔见状,连忙跪下来给乔石磕头,再次恳求道:“请父亲应允!”

    正在这时,只见一个身影飘然而至,大乔和乔石都没发现这么进来的,只见那人扶起了大乔道:“小姐姐你怎么跪下来了,是不是这个老头欺负你了?我给你报仇!”

    说完,顿时龇牙咧嘴,向着乔石望去,唬得乔石也是蹬蹬后退几步,惊慌失措地喊道:“妖妖怪”

    大乔连忙拉住乔彩,颇为着急地制止住她,“彩彩快点退下,这是我的父亲,你也应该按父亲的礼数来对待他!若是你敢对他无礼,那你就不能在乔府再待下去了!”

    听到这里,乔彩才好像懂了点,只好摸了摸头,收起了刚刚那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学着刚刚大乔的样子,扭捏地给乔石施了一礼。乔石此刻惊魂未定,看着大乔道:“娉婷这个,这就是你说的那个义妹?这幅面孔,着实吓人,万不可让她出门啊!”

    大乔点了点头道:“女儿自然会好生看顾她的,父亲请放心!”

    在开始乔石都有些怀疑,现在看到乔彩如此模样,他哪里还能放心,可是如果直接拒绝的话,他又担心这样的人会不会忽然兽性大发,做出什么不受控制的事情来,所以暂时他想缓兵之计,答应下来。

    “既然如此,那娉婷你就小心点!切不可让她到处乱跑!”

    乔石此时虽然答应了,但是他想到了要将此事去请教一下城里精通道法之人,而这个人,他第一时间也想到了袁天罡。

    乔石找个借口,离开乔府,径直让人去袁天罡府上而去。只不过一通报才知道,袁天罡已经受命不在府中,什么时候回来都不确定。

    毕竟袁天罡受召前往青州算是公事,府中之人自然要保守这个秘密,所以乔石也不可能问出什么。

    除了袁天罡,他不知道还能找谁,若是直接禀报城中的衙差或者城防将士,一方面乔石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应付的了,另一方面,这个吓人的怪物还和大乔是义结金兰,若是弄到明面上,他乔石也脱不了干系,所以乔石才想找袁天罡私下解决。

    没有寻到,乔石只好暂时拖住小恶魔乔彩,等到袁天罡回来再去收拾它。

    并州,雁门郡。

    李克用声东击西之计,本以为可以大破刘秀,可是实在没想到,在巉岭的那次忽然的山崩,让李克用大军损伤惨重,而这一切,好像紧紧是刘秀一个人就完成的。这让他不得不相信,这刘秀绝对不是普通人。

    可是之前在完颜阿骨打和慕容儁的攻击下,他已经失去了云中郡,现在手上只有一个雁门郡,局势变得愈发不利起来,甚至一度他都不知,到底要不要继续争下去。

    李克用消沉起来,这让他的几个义子都不免心忧起来,甚至连福康安都十分担心李克用是否能再次恢复雄心,因为他要找刘关张报仇的心思,从没有变过。

    “父王,巉岭之败,或许只是巧合,那里的山石之前也出现过滑落的现象。刘秀恰巧发现了什么端倪,所以借用山石滚落之际,让我军吃了大亏,只要父王重新整顿兵马,再次讨伐刘封,不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想必并州就一定是父王的天下。”

    福康安言辞恳切地劝谏着,只不过李克用没有对他的话产生一丝的兴趣,而是看向了脱脱道:“军师以为如何?本王从军多年,从未见过刘封这般的人物,本王对他已经完全没有一点战斗的**。”

    刘秀的能力,自然是任何一个人都无法想通的,脱脱也无法想通,所以他也和李克用一样,不敢再发动对刘秀的任何军事行动。那么,目标除了刘秀,就只能是占据了云中的完颜和慕容两家了。

    “晋王明鉴,那刘封确实有些诡异,属下也不建议继续和他争锋,只能暂避其锋芒,还是先收回云中才好。完颜和慕容两家都是在塞外起家,对于守城之法并没有太多经验。如今不如趁其立足未稳,晋王亲自领兵,夺回云中,让那异族知道晋王的厉害!”

    脱脱也知道李克用的心思,如今两面受敌,刘秀兵力损失不少,想要发动进攻,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所以这个时候,自然可以全力对付云中郡。

    “军师之言,甚合吾意!只不过巉岭之败,高将军云中之败,我军已经损失过大,如今也只有两万兵马可以调动,还要留下部分守住雁门,兵力实在有些捉襟见肘啊!”

    完颜阿骨打和慕容儁两家兵马加起来少数有两三万人,李克用则最多只能调集一万五千人,所以在兵力上,就已经占据了劣势。

    脱脱轻轻捋了捋胡须,呵呵一笑道:“晋王何必忧虑!兵在精而不在多,我军虽然人数不多,却都是百战之兵,又加上诸位公子都是勇猛之辈,必然可以以一当十。况且完颜和慕容怎么说都是两家人,他们不可能永远一心的,特别是在利益面前!只要找准机会,逐个击破,并非难事!”

    正在这时,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末将愿意领兵五千,以为先锋,一雪前耻,还望晋王应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