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6章 虓虎吕布刺冉闵 龙胆赵云斩韩彪
    冉闵又看了看仅剩的几个铁血骑兵,又忍不住一阵心痛,此时他望着樊哙,叹了口气道:“溢之,要不你带着这仅剩的几个兄弟先走吧!”

    樊哙自然不肯,剩余的几个人也不肯。“我等誓与天王将军共存亡!”

    几人虽然都疲惫,但是却还是用尽全身力气吼了出来。

    “天王将军,不要放弃,末将觉得,一定会有援军过来的!况且即便是挡住敌军,也是末将的职责,天王将军是我周王的左膀右臂,决不能有失,还望蒋将以大局为重!”

    樊哙心知现在情况十分危险,但是却还是劝冉闵一起走。毕竟冉闵现在在吴立仁军中的威望超过其他任何一位将军,若是真的折了,那不但是损失一员大将,还会严重影响大军的气势和士气。

    “那,那我和兄弟们就生死相随,一起进退!”

    普通的坐骑此时已经不堪重负,冉闵的朱龙马虽然还有体力,但是冉闵为了和大家一起,也翻身下马,徒步后退。

    “莫要走了让冉闵!”

    “斩杀冉闵者封万户侯,赏金万两!”

    “杀冉闵!拿奖赏!”

    呐喊声此时已经响了起来,吕布等人已经赶了过来,眼看又要将他们十人十骑围了起来,冉闵等人此时都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萌生了一种视死如归的豪情。

    “杀!!!”

    这个时候冉闵和樊哙在最前面,两人手中武器一起砸向了围上来的魏军,瞬时又看到几人应声飞了出去。

    此时吕布小心找寻着机会,终于他看到冉闵刚刚击退了几个魏军,还没来得及将武器收回,吕布瞅准机会,画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了儿出去,直接刺到了冉闵的胸前。冉闵吃痛之下,左手双刃矛猛然撤回,用力一磕,将吕布的画戟荡开,自己则已经连站起来都困难了。

    他用双刃矛撑着地面,如恶魔一般望着眼前的魏军,魏军此时好像被震住了,一时竟不敢再往前一步。

    “天王将军!!!”

    樊哙等人想要过去支援,可是身边却有着一群不畏死的魏军,他根本突围不出去。

    这个时候吕布冷笑一声,定了定心神,画戟再次出手,直接向着冉闵杀了过去。冉闵想要挣扎,却发现自己已经很难用得起力气,他睁大着双眼,怒视着吕布,准备平静地接受着一切。然而就当吕布以为得手之时,忽然感觉右手也是一痛,即将刺到冉闵的画戟就这样无力滑落下去,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右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根羽箭。

    “天我将军休慌!赵云来也!”

    这个时候只见一骑飞奔而来,快速冲到了冉闵面前,口中龙胆亮银枪向前一指,大吼道:“常山赵子龙在此,谁想找死!!”

    赵云的名声,瞬时让魏军也都一时惊住了。这个时候柴荣和韩擒虎等人纵马上前,柴荣更是皱了皱眉问向韩擒虎道:“莫非此人便是赤峰山在曹操万军之中杀了七进七出的赵云赵子龙?”

    韩擒虎点了点头,虽然当时他并不在,但是这件事情,确实当时所有曹操麾下都知道的事情,对赵云更是都心存一种畏惧之心。

    “只有他一人来,倒是不足为惧,我就不相信,他一个人还能翻天不成!今天若是能除掉冉闵和赵云,魏王必然会重重有赏!”

    纵然如此,柴荣也是不可能就这样放弃,毕竟赵云只有一个人,他不相信,赵云还能在自己的大军之中杀得七进七出。

    “事不宜迟,再拖下去,恐怕他们的援军就会来了,温候,快快动手!”

    吕布此时回头看了一眼柴荣,不由得冷笑一声道:“柴将军可真是会使唤人,你要是真有本事,就自己上就好了!某受伤了,你难道没看到吗?”

    之前柴荣躲在大军后面,自然不知道吕布受伤的事情,听到吕布这样一说,柴荣才有些尴尬;不过他拿起自己的长枪,拍马上前,大吼道:“将士们,杀啊!”

    韩擒虎眼看柴荣冲了过去,他犹豫了一下,也一起跟着杀向赵云。

    “滴!检测到柴荣技能英悟触发,基础武力+1,当前柴荣基础武力提升至93.”

    柴荣和韩擒虎一起冲到了赵云面前,两人两把枪一起向着赵云杀了过去,赵云丝毫不乱,亮银枪向前一推,直接迎着两人的武器,再一用力,两人一起被弹开。

    “滴!检测到赵云技能烈胆触发,武力+4,亮银枪和玉狮子武力+1,当前赵云武力提升至107.”

    “滴!检测到韩擒虎技能斗将触发,武力+4,统率-3,当前韩擒虎武力提升至98,统率降低至93.”

    赵云一枪将两人震开,特别是柴荣,被赵云亮银枪一挡,竟然虎口生疼,他便知道自己和赵云的差距,这才明白,赵云绝不是浪得虚名之辈,也知道自己远远不是对手。当时若是自己一个人上前,此时恐怕会被赵云一合就能击杀。

    柴荣二话不说,调头就走,然而韩擒虎此时还没有反应过来,柴荣为何跑的那么快,他的长枪此时已经再次出手,看到柴荣忽然走了,他的心忽然慌乱起来,手中长枪进攻到半途想要收回,却发现赵云已经也紧跟着攻了过来。韩擒虎手忙脚乱之下,胡乱一挡,可是哪里能挡得住赵云的这一枪,只见亮银枪直接刺进了韩擒虎的胸膛,紧接着用力一甩,直接将韩擒虎挑起来,摔在了地上。

    柴荣这个时候回头一看,这才想到,刚刚心中一慌,竟然忘记喊韩擒虎一起退了,此时他看到韩擒虎被赵云挑翻在地,不由得气急败坏地吼道:“韩将军!!”

    然而只听到赵云仰天哈哈大笑一声道:“谁还敢上来!”

    “滴!检测到赵云秒杀韩擒虎,韩擒虎临死前的主属性为统率93,恭喜宿主获得将魂碎片1,当前宿主拥有将魂碎片。”

    赵云斩杀了韩擒虎?吴立仁此时心中稍安,赵云的出现,说明冉闵有援军了,希望冉闵可以坚持一下。

    韩擒虎的死,更是大大刺激了魏军,所有人都不敢再往前冲,这个时候樊哙也趁机杀散了重围,和剩下五个铁血神骑一起跑向了冉闵。赵云看到这几人的样子,不由得叹了口气道:“汝等赶紧护送天王将军回去,我来挡住魏军!”

    “末将不能护佑天王将军周全,是末将之失,愿意殿后,以全某之罪过!”

    樊哙怎么忍心再让赵云陷入险地,所以再次请命留下。

    “你就是樊满樊溢之吧?这区区魏军,难道比得上当初赤峰山伤数万曹军不成?何况援军马上就到了,我留下,不会有事的,你快走,这是命令!快点,送天王将军去医治,再晚就来不及了!”

    赵云说完,二话不说,便再次冲向了又蠢蠢欲动的魏军。

    “滴!检测到赵云技能龙胆触发,武力+1,回复部分体力,当前赵云武力提升至108.”

    赵云又冲阵了,吴立仁双拳不由得握紧,想象着七进七出的赵云是多么威风,忽然心中生出一种想和赵云并肩作战的冲动。但是作为一个君主,他知道,这种想法基本是不会有人赞同的。

    眼看赵云又冲杀过来,柴荣大惊,连忙指挥将士对赵云进行合围,可是赵云的勇猛,让魏军都望而止步,甚至有人看到赵云冲过来,自觉就退后了几步。

    柴荣大吼一声道:“但有再敢后退不前者,杀无赦!”

    正说话间,就看到一人退后,柴荣拔出佩剑,一剑刺死一个,剩下众人,都不敢再退,一咬牙一股脑冲了上去。

    不过即便如此,赵云此时的势头正猛,况且此时魏军之中,杨林被冉闵震伤,韩延寿被樊哙击伤,吕布被赵云射伤,甚至连韩擒虎都死在了赵云枪下,此时再无人能是他的对手,根本没有人能挡得住他。赵云一人一骑将魏军冲的慌乱不堪,紧接着调转马头又杀了出去。

    “滴!检测到柴荣技能严军激活——其领兵之时,武力+2,统率+3,麾下将士武力+1,同时士气提升,受严军技能影响,柴荣武力+2,统率+3,当前柴荣武力提升至95,统率提升至98,麾下将士武力+1,士气提升。”

    柴荣叱令魏军再次追击出去,赵云看到冉闵和樊哙退走了,自己且战且退,没一会儿,就看到不远处一支大军出现在视线之中,紧接着一骑飞驰而来,大喊道:“夫君休慌,玉凤来也!”

    赵云大喜,他的兵马总算到了,之前因为半路上遇到了樊哲,这才知道了冉闵现在遇到的危机,所以他的马快,便先行一步,总算在最关键的时候救下了冉闵一次。过了那么久,樊玉凤总算带着大军出现,赵云于是再次调转马头,冲向了魏军。

    “滴!检测到赵云技能龙胆再次触发,武力+1,回复部分体力,当前赵云武力提升至109.”

    “滴!检测到赵云和樊玉凤技能龙凤呈祥触发,免除一般负面技能。”

    当看到樊玉凤的大军出现的时候,柴荣此时算是知道,今天这一仗,自己还是栽了!

    纵然刘伯温如此巧妙的技能,愣是没有将冉闵留下。柴荣心知不妙,也不迟疑,当机立断,下令大军撤退。当柴荣领着兵马退回之后,正看到刘伯温此时正赶了过来,柴荣十分尴尬地来到了刘伯温面前,翻身下马,拱手说道:“军师,末将无能,未能将冉闵留下,而且,还,还折了韩彪将军!”

    刘伯温怔怔地望着远方有些失神,这个时候,继而叹口气道:“我还是太心急了,想要除去盛名已久的冉闵,确实不易!不过此战几乎全歼了冉闵的铁血骑兵,也已经是很大的功劳了,诸位将士的功劳,魏王一定会重重有赏的。”

    众人都默然不语,吕布手上箭伤还在疼痛,杨林被卢方护着也慢慢向前走着,一个追击战,愣是被冉闵等人,打到了这种结果上,他们都不知该说什么,而刘伯温虽然表面上没什么,心中还是感叹万分:将在谋而不再勇,可是若是足够勇了,谋略却会出现很多意想不到的结果。

    “军师,我等该如何?是否继续前往酸枣驻守?”

    刘伯温摇了摇头,“酸枣如今已经发生洪灾,而且城墙倒塌严重,我等去了,也无险可守。等到周军重新整顿好,我等再无退路,现在撤回濮阳,和我主汇合吧!”

    而此时樊哙等人终于将冉闵护送回到了封丘,樊梨花听说冉闵此时慎重重伤,脸色大变,立刻让人去找医官,只不过此时冉闵已经陷入了昏迷之中。

    几个医官一起为冉闵处理了近两个时辰,终于才收手,樊梨花心慌意乱,眼泪在眼眶里不停地打转,可是从军多年,让她将眼泪再次控制住,没有流下来。

    “天王将军……怎么样?什么时候,才能好?”

    樊梨花小心翼翼地问道,生怕一个不小心,从医官口中说出什么不幸的言语。

    “樊将军,属下已经尽力了,属下不敢保证……天王将军受伤很重……”

    听到这里,樊梨花顿时再也控制不住眼泪,豆大的泪滴不停地落下,她怒吼道:“你们要救他,救他,不然,我现在就送夫君回下邳,下邳有药王,一定可以救回夫君的,一定可以的!来人,来人……快……”

    此时樊哲和樊哙也在一旁,看到樊梨花歇斯底里,甚至有有些疯狂地喊着,两人都忍不住双双跪了下来,樊哲更是哭着道:“大姐,都怪平道,都怪平道,不但不能保护姐夫,还拖累了姐夫……大姐,你有什么火就冲我撒,别气坏了身子,大姐肚子里还要孩子,那是姐夫的孩子啊……”

    樊哲虽然之前说话很不着调,但是这句话,却结结实实地说到了樊梨花的心底,这个孩子,无论如何,都要好好宝珠,毕竟这个是冉闵的骨肉,若是因为自己的伤心而让孩子有什么意外,樊梨花无论如何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这个时候樊梨花平复了一下情绪,深深吸了一口气,擦了擦眼泪,盯着床上的冉闵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为冉闵报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