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46、刘备退守濮阳 薛礼围攻平原 上
    李元霸有些蒙地转身看着姜松,不过随即又忽略了这个细节,再次挥锤砸了过去,他越战越兴奋,两人又斗了不知多少回合,自然谁也不能奈何谁。

    “姜松,果然不愧是天下第二高手,真是名不虚传!不过今天我非得和你分出个胜负,不然怎么决定这天下第一是谁!”

    李元霸战意未减,好像一台不知疲倦的机器一般,可是姜松此时却已经有些累了。即便他还能再斗一会,可是他能感觉到,最后一定是自己的体力先不支。

    “李元霸,今日天色不早了,不如各自回去,先吃点东西,明天再战如何?”

    李元霸此时虽然很想分出个胜负,但是姜松这样一说,他确实也感觉有些饥饿,平时每餐都要斗米的他,更是饥饿感比常人更加重,所以他也同意了姜松的提议。

    两人一起翻身上马,向着鄄城而去,过了大半个时辰,两人才发现此时战场之上,硝烟散尽,只有吴立仁的兵马在那里清扫着战场,李元霸见状,不由得大怒道:“怎么会这样?姜松,你敢愚弄我?”

    说完,李元霸举锤就想向姜松砸去。姜松哪里想到这李元霸说打就打,心中大惊,连忙想举枪去。

    这个时候只见吴立仁不管众人阻拦,策马赶过来大声喝道:“李元霸你放肆!”

    李元霸认出了吴立仁,所以立刻放弃了姜松,想去直接攻击吴立仁,吴立仁身旁立刻围过来裴元庆、恶来和高思继等人。

    “李元霸,刘备已经退回濮阳了,你想要找他,就自己去寻吧!”

    纵然李元霸是痴傻之人,但是他却生性比较孝顺,对刘备也是十分担心,听到吴立仁的话,他什么也顾不上了,再次翻身上马,向北绝尘而去。

    这个时候,一旁的宗泽连忙说道:“周王为何不借此机会,集合众将军之力一起除掉这个劲敌?还要放他而去,以后必然是一大祸患啊!”

    吴立仁叹了口气道:“此子非常人所能敌,即便我让几位将军一起上,也未必是他的对手;日后也会落一个戕害英雄的恶名。也罢,就让他先去吧!”

    并非吴立仁真的想放他去,只是他清楚知道李元霸的厉害之处,现在李元霸只有一个技能便能无人能挡,若是再给他激发一个二技能三技能,到时候恐怕死伤的恐怕比这一战还要多。那可是一人打杀百万将士的存在,吴立仁可不想四明山一战,在鄄城重现。

    望着李元霸远去,这个时候,吴立仁连忙去询问姜松是否有事,此时众人才想到,姜松之前一个人将李元霸这个魔神引开,吴立仁才抓到这个机会,将刘备大军击退。

    而在此之前,从来没有一人能抗住李元霸十回合的。但是姜松和李元霸这样追逐打斗了许久,一定也是很不容易。

    “夫君,你没事吧?”

    这个时候新月娥刚巧看到姜松,急忙跑过来问道。

    姜松呵呵一笑,来到了吴立仁身边,拱手说道:“回周王,末将一点事都没,就是有些累了!那李元霸确实难以对付,末将目前也没有办法胜之!”

    吴立仁这才松了口气,虽然从数据上看,姜松和李元霸的武力差不多,但是两人争斗可是非常凶险的,万一有个不慎,让姜松有个好歹,以后李元霸再来,他可没有人能引得开李元霸了。姜松凭借他枪绝的技能,就能在李元霸面前立于不败之地,这也是姜松目前唯一的技能。

    这个时候,统计伤亡的情况出来了,这一战,吴立仁出动了神威军近两万人,铁血军也有三万人,对面刘备的大军合计五万人左右,两方势均力敌的情况下,神威军伤了三千人,亡了近一千余人;而铁血军伤了近五千人,阵亡了两千多人;刘备的大军阵亡了五千多人,俘虏了近三千人。

    吴立仁相信,若不是张飞的咆哮,自己的伤亡至少能损失两成,只不过这一战,应该能让刘备暂时不敢再主动进攻了。

    “传令下去,先将受伤将士全力医治,阵亡的将士一起好好安葬,各部汇报阵亡牺牲名单,好好做好抚恤工作。”

    最近很少有这样的大仗了,现在刘备便是他最大的对手,偏偏刘备这家伙又有那么多的人才,且不说关张二将,又收了吕布这三国第一猛将和李元霸这历史第一猛将,又加上刘秀这个变态的存在。吴立仁感觉自己以后的路,会越来越艰难。

    只不过此时的刘备,更加沮丧,这一仗,他知道他彻底败了;虽然双方各有伤亡,但是刘备这方的损失明显比吴立仁要高,而且吴立仁这只是其中一路大军,李靖、陈庆之、诸葛亮、薛仁贵等几路兵马还在继续进攻,他本来就是想集中自己最优势的兵力,带上李元霸这个秘密武器,给宗泽这一路大军来一次毁灭性的打击;然而他万万没想到,只是刚杀了个李敢,伤了个宇文成都和卢俊义,这吴立仁就带着自己的主力兵马赶了过来,还在不经意间和吴立仁大军来了一次大战。

    “魏王!”这个时候徐庶上前说道,“胜败乃兵家常事,还望魏王不要太放在心上!”

    刘备缓缓地点了点头,这个时候,张飞还在一旁着急说道:“气死我了!气死我了!吴铭小儿,竟然伤了夫人!”

    听到这里,刘备连忙关切问道:“弟妹怎么样了?伤的严重吗?哎,都怪大哥我,连累了弟妹……”

    这个时候,钟无艳从一旁慢慢走了过来,掐了一下张飞,继而拱手说道:“魏王休要听翼德乱说,末将只是受了皮外伤,并无大碍,反倒是,元霸,元霸贤侄至今未归,不知魏王是否已经派人去寻了?”

    正当刘备也在着急万分之时,就看到关羽从不远处和李元霸一起策马赶了过来,刘备这个时候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眼神中也流露出喜悦之色,跌跌撞撞向着李元霸跑了过去,大声哭喊道:“元霸我儿,你终于回来了!可让本王担心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