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33、李陵退兵 高干被胁
    夏鲁奇杀了过来,李陵心中更是没底了,此时他心中在想:是不是之前刘封埋伏了一支大军在定襄,而现在趁着这个时候,一鼓作气,烧了自己的粮草,再和城中的夏鲁奇大军前后夹击。在这样的时候,他必败无疑。

    李陵虽然心中担心,可是面对夏鲁奇的夜袭,他还是连忙组织兵马抵抗。双方顿时陷入了胶着了战斗之中,夏鲁奇占据着偷袭的优势,所以即便是兵力不足,但是在夏鲁奇的带领之下,也和李陵大军斗得不可开交。

    而此时杨再兴领军杀向了屯粮之地,只不过还没有走多久,便看到福尔康败退而来,杨再兴连忙问道:“粮草怎么样了?”

    福尔康长叹一声道:“杨将军,那刘封小儿不知怎么就从天而降,大军直接就出现在了我屯粮大营之中,所以我一时不备,就被他将粮草全部烧毁了!我欲领兵反击,可是他麾下有一猛将,我又敌他不过,所以败逃至此!”

    杨再兴有些不相信地再次问道:“将军可看清了?果然是刘封大军吗?”福尔康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杨再兴也有点迷糊了,因为白天斗将之时,众人都看到了刘封确实是在阵中。而到了晚上,刘封怎么会忽然绕过了李陵大军突袭到了自己的后军兵营之中。但是现在却面临着这样一个问题:粮草被毁!

    “既然如此,那此地便不宜久留,我等先回去接应李将军!”

    杨再兴此时已经得知粮草被毁,再去救援也无济于事,只好带着福尔康的残兵一起去见李陵。这个时候,李陵正带着李黑牛和夏鲁奇厮杀,当他看到杨再兴又杀了回来,并且得知了刘封真的是忽然出现在后方毁了粮草之后,李陵便知道,这一仗,是真的败了!

    “敌人兵力有限,不如我军现在就趁机攻入盂县,再做打算!”

    此时福尔康在一旁有些心虚地建议道,对于粮草被毁,他有很大的责任。

    李陵想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道:“还是算了!即便攻下盂县又当如何?到时候我军没有粮草,一定会自乱阵脚,若是高干趁机发兵,我军便会全军覆没!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传我命令,现在就撤军!”

    其实李陵心中的疑惑一直没有消除,让他不敢再轻言进兵。刘秀大军从天而降,让他久久不能释怀,到底是两个“刘封”还是因为这个刘封有什么特殊的本领?

    李陵率军回撤,正遇到刘秀、铫期一起杀了过来,只是如今是李陵主力大军一起杀过来,刘秀见状,只好连忙下令不要恋战,带着部下向着城中撤去。

    刘秀和夏鲁奇会合之后,一起回到城中,当夏鲁奇得知刘秀真的毁了李陵的粮草之后,他惊得完全合不拢嘴,实在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不过此时刘秀带领的三千大军损失了一半以上,但是对夏鲁奇来说,仍然是一个奇迹。

    到了第二天,夏鲁奇好奇之下,就问向刘秀道:“公子,昨天到底从哪条路上到了李临的屯粮之地?末将想要看看!”

    刘秀于是便带他走到了一条山路上,可是走了几步,却看到刘秀脸色一变道:“我记得明明就是这里的,为何现在却没有路了?”

    夏鲁奇此时也是一脸懵逼,这明明是一条绝路,再往前走就是悬崖,怎么可能从这里会突袭到李陵的屯粮之地。可是看到刘秀一脸认真的样子,他好像一下子明白了什么,立刻拱手拜道:“公子得到神人暗中相助,实乃公子之幸,魏王之幸也!”

    此时,在远方的五台山上,有一个老道从昨天晚上一直站到了早晨,口中不断喃喃自语道:“天选之子和天命之子,实在是有趣啊!这大乱的天下,还真是神奇!”

    李陵退兵的消息传到了高干的耳中,他几乎难以置信;当他听到盂县中的心腹传来的具体情况的时候,他更是吃惊的,刘秀如何做到的焚毁李陵的粮草。

    “莫非这刘封真的有神奇的力量?”

    等到刘秀率军返回太原之后,高干立刻在城中设宴,为刘秀庆功。

    “公子果然是非常之人,此次竟然用三千兵马便让李临撤军,实在让人刮目相看,来,高某敬你一杯!”

    宴席上,高干满面春风地望着刘秀,说着客套话。酒过三巡之后,刘秀看那高干还是没有提到之前赌约的事情,便给了身旁夏鲁奇一个眼色,夏鲁奇会意,连忙起身说道:“高刺史可还记我家公子临行前和刺史的一个赌约?”

    高干面色上稍微显得尴尬了一下,继而哈哈一笑道:“夏将军不说,某差点忘了!当时因为一时戏言,说了这样的话,实在是有些抱歉,还望公子封不要放在心上!”

    刘秀呵呵一笑道:“高刺史以为我好欺负是吗?”

    高干连忙摇了摇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怎么会呢?今日是为公子庆功的,不谈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了,来,我们再喝一杯!”

    刘秀并没有端起杯子,而是冷冷地盯着高干看着,高干一时无语,不知该说什么好。

    正在这时,只见夏鲁奇忽然起身,快速向着高干冲了过去,高干见状,脸色大变,大喝一声道:“夏鲁奇,你想造反吗?”

    然而他的喊叫并没有让夏鲁奇停下来,他心中大骇,连忙抽出身后的佩剑,可是夏鲁奇也已经抽出长剑,一个回合便将高干的兵器打落,剑尖抵在了高干的脖子上。

    高干此时心中十分屈辱,在之前,他被盖聂用剑架在了脖子上,现在又被夏鲁奇这样抵着,越想心中越是愤怒,可是自己偏偏无可奈何。

    这个时候,高干的守卫纷纷从门外冲了进来,看到夏鲁奇竟然如此动作,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让他们都给我退回去!”

    高干无奈,之后让将士们全都退了出去,接着连忙喊道:“夏将军不要冲动,若是动了我,且不说能不能走出太原,即便走出去了,魏王也未必会饶过你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