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19、刘备解斗二公子 袁尚叛变双猛将
    

    听到袁谭的话,袁尚哈哈一笑道:“大哥,说到这里,那我不得不提一句。父王遇刺,便是因为郭图勾结刺客;而那郭图一向又和大哥走得较近,我倒想知道,这郭图到底是受了谁的指使才敢如此大逆不道,勾结刺客,谋刺主公。我不说,大家也都应该清楚。我还是那句话,大哥如果是真的想要进城奔丧,为父守孝,那单人匹马进城即可。否则,休怪我不讲情面了!”袁尚这样说,袁谭自然不可能真的听他的,他知道自己一旦是进城,那再也没有生还之理了。“袁尚小儿,篡取大位,谋害父王,实在是大逆不道,将士们,随我一起攻破邺城,诛杀袁尚逆贼,为先王报仇!张将军,汝等本是先王旧臣,切不可助纣为虐!”说完,袁谭大手一挥,三军将士一起攻向了邺城。袁尚看着一旁的张郃道:“守城之事,还要有劳隽义将军多多辛苦了,本王现在已经是魏王了,袁谭如此作为,便是以下犯,汝等切不可存有私心。”张郃叹了口气,拱手应命,毕竟他们已经奉了袁尚为新的魏王,于情于理,都应该帮袁尚抵挡袁谭。虽然如此,但是张郃、柴荣等人也清楚,如果任由现在兄弟相争,那到时候便会让别人坐收渔翁之利,所以他们一起劝袁谭和袁尚二人罢斗,选择一个更为和平的方式解决问题。但是魏王之位只有一个,幽并冀青之主只有一个,谁也不可能让出来。双方争斗了半个月,谁也不能奈何的了谁,而这时,袁尚袁谭却忽然收到了一个消息——刘备领兵来到了邺城外三十里驻扎。这个消息,顿时让袁谭二兄弟都吓了一大跳,本以为刘备死了,不会有这样的变数了,可是现在刘备忽然好好的,又带着大队兵马,手下武众多,若是让对方得到了刘备的支持,那这魏王之位便会被对手得到。这让两人如何不惊慌,特别是袁尚,此时立刻招来了逢纪商议对策。“逢先生,这个刘备死而复生,如今又领军杀来,到底是何用意?本王又该如何应对?“逢纪此时好像嗅到了一丝阴谋的气息——袁绍之死便是因为郭图从刘备那里救下了一个刺杀了刘备的杀手,而到了邺城,这个杀手反而将袁绍给杀了,虽然理由是袁绍想要杀他,但是如今刘备好好的,再回想之前的一切,这分明是一个圈套。那如今刘备到底是为了得到什么?“刘备所图不小啊!魏王,大事不妙啊!”袁尚还没有明白逢纪的意思,“有何不妙啊?莫非刘备是要和袁谭一起进攻本王不成?”逢纪长叹一声道:“刘备,英雄也!先王在世之时,便曾经想防备此人,如今先王过世,魏王和袁谭兄弟相争,而刘备此人善于收买人心,属下担心有朝一日,反倒是让刘备小儿捡了个便宜啊!属下以为,不如和袁谭重修于好,一起先将刘备除去,才是正事!”听到逢纪的话,袁尚连连摇头道:“逢先生!我那大哥对我恨之入骨,怎么可能会和联合起来?况且如今刘备并无罪过,若是此对其动手,一定会激起麾下武的不满,到时候本王的王位岂不是更坐不稳?若是袁谭阳奉阴违,名义答应联合,实际却和刘备一起攻伐本王,到时候岂不是更加危险?此举万万不可啊!即便刘备真的有不臣之心,此时他也应该不敢造反,所以不如本王以王命令其除去叛贼袁谭,到时候本王再联络旧臣一起除去刘备,如此才是策啊!”逢纪长叹一声道:“我只怕刘备不会给魏王太多时间了!”“先去派人联络一下刘备,我已经让青州的田豫、牵招、郭援等人来邺城汇合了,到时候即便是刘备有二心,我也要有足够的实力自保。”而此时,袁谭大营之,袁谭也在和辛评两兄弟一起商议着。“如今袁尚已经袭了魏王之位,我想要再和袁尚斗一斗,一定要将刘备争取到手,不知二位先生可有良策?”辛评想了下道:“那刘备不是简单的人物,大公子想要争取他的支持恐怕不容易,况且此人怕是野心不小,一不小心,怕是会让他坐收渔人之利啊!“袁谭点了点头道:“先生言之有理;然而若是没有他的支持,我一定没有活路;若是有,还有一线生机,所以,我想派人前去刘备军作为说客,不知汝二人谁愿前往?”想了一下,辛毗还是自告奋勇,前去刘备军作为说客而去。与此同时,刘备大帐,刘备正在和徐庶、刘基、关张等将一起商量着。如今的刘备可谓是将自己的獠牙尽显,袁绍在世之时,准许刘备拥有的兵马只有一万,而现在他带来的便已经达到了两万,还不包括周德威手的五千。“主公,如今二袁相争,处于胶着状态,想必不用多久,他们必然都会派说客前来,请主公相助;不知主公可有应对之词?”听到徐庶的话,刘备呵呵一笑,看向众人道:“不知诸公以为,我应该相助哪方?”刘伯温呵呵一笑道:“主公既然要以复兴大汉为己任,那便自然要帮自己了。到时候有人来说,主公需当小心应付,直言此次来是为了劝和,而非助拳,到时候请二袁到城外,相约商议魏王之位便可。”“那双方若是不同意呢?”刘备反问道。“此事极易!谁若是不同意,那主公便联合另一家攻打他,如此谁还敢有异议?”刘备点了点头,又看向了姚广孝,开口问道:“姚先生,之前联络的那些武现在是否已经可以为我所用了?”“多数可以,但是不排除有些人脾气倔强,但是拿下邺城,击破二袁,倒是足够了。”

    这个时候,袁尚和袁谭派出的使者都来了,辛毗和许攸,都是刘备的旧识,两人虽然都有些意外,但是在刘备面前,他们也只能听从刘备的话,让袁谭袁尚两人一起出城相约,共同商议着魏王之位归属。过了两天,到了约定的日子,袁谭带着他的大将薛万均薛万彻兄弟二人,而袁尚是则带着张郃、高览、柴荣等人一起出城,刘备则带着关张,众人一起来到阵前,刘备呵呵一笑道:“魏王新丧,两位公子如此相争骨肉相残,怕是魏王泉下有知,也会心痛不已。今日两位公子能够卖刘备一个薄面,一起出城前来商议着大位的归属,刘备感激不尽。”袁尚本以为刘备会支持自己,没想到最后,刘备竟然来了这一招,这明显是不准备站到自己这一边,所以他此时看到刘备觉得一阵火大。“玄德公!本王有先王的遗嘱,难道这还不算吗?为何你要和这个反贼一起,莫非玄德公也有二心不成?”袁谭听到袁尚的话,不由得大怒道:“袁尚小儿,你的遗嘱,谁不知道是假的!父亲死的意外,哪里有时间准备遗嘱!汝以为能骗的了天下所有人吗?自古以来,长幼有序,尊卑有别,你岂能逾越祖制,夺取大位,玄德公,以为如何?“刘备没有说话,反而是看向了袁尚,袁尚自然不甘落后,大喝一声道:“什么长幼有序?这天下自古以来,都是有德者居之。父王在世之日,便一直夸我,有意让我承继大位,莫非父王也错了不成?”袁尚话音刚落,只听得一人哈哈大笑了起来,二袁一起望了过去,正看到了张飞,只见张飞大声喊道:“这天下确实是有德者居之!但是说到有德者,在场众人,还有哪个人,能得我大哥吗?按照这样说,那我大哥是不是也有机会争一下这魏王之位呢?”听到这里,刘备摆了摆手道:“三弟休要乱言,这魏王之位哪有我刘备的份!”关羽又说道:“大哥此言差矣!这天下本是刘氏的江山,即便大哥争一争,也是理所当然!”

    刘备倒是没说什么,但是袁尚和袁谭却仿佛被刺激到了,一起惊声喊道:“玄德公意欲何为?”

    刘备挥了挥手道:“二弟三弟胡言乱语,两位公子不需要理会,还是说说到底这天下到底是有德者居之还是嫡长子顺位?”

    两人此时面面相觑,不知道到底怎么回答。若是按照有德者,刘备无疑是最有资格的。但是若是长幼有序,无疑是要袁尚立即让出来魏王之位。

    袁谭倒是希望袁尚直接让出来,但是袁尚仿佛一下子明白了,这一切都是针对自己的,不由得大吼一声道:“刘备!先王的遗嘱莫非你都想违抗不成?这魏王之位,我得的名正言顺,岂容你在此放肆!”

    刘备不急不躁,望着袁谭道:“大公子以为如何?”

    袁谭还没有回答,身后的逢纪忍不住前行几步,指着刘备道:“刘备小儿!魏王之死本来蹊跷,到底是不是你做的好事,你心里清楚,如今乘人之危,算什么英雄好汉!刘备和袁谭今天是要逼迫魏王,魏王不如领兵回城,整顿兵马决一死战!”

    袁谭大喜过望,哈哈一笑道:“玄德公所言极是!正应该如此,三弟,你不要执迷不悟了,不如早日让位,我还能留你一条活路,我们毕竟还是亲兄弟,省的到时生灵涂炭,反而让他人有可乘之机。”

    袁尚哼了一声,立刻调转马头,向城内而去。

    逢纪在一旁连忙说道:“魏王,袁谭和刘备勾结,我等要小心防守,到牵招和郭援大军来时,先里外夹攻,破了刘备这一路兵马再说。刘备若是退走,袁谭也必然不会长久。”

    袁尚神色严峻,他总觉得一切都没那么简单,可是现在他却也没有任何办法。

    过了几天,袁尚的心腹郭援牵招领兵一起杀了过来,和张郃高览一起杀退了刘备的先锋大军以后,紧跟着冲到了邺城,和袁尚汇合。

    袁尚十分开心,有了援兵,他心里总算有点安心。

    当天晚,正当袁尚还在睡梦之,忽然被人喊了起来。

    “魏王……大事……不好了……袁谭,袁谭攻进来了……”

    听到手下的将士的回报,袁尚脸色大变,惊声问道:“怎么可能……袁谭怎么攻进来的?今天哪位将军当值!”

    “回魏王,今天是牵招和郭援将军当值,他们竟然是和袁谭勾结,私自打开了城门,放喧袁谭大军进城!”

    牵招郭援??这两人可以说是袁尚一手提拔起来的,为何两人会忽然反叛,还去投了袁谭?

    “魏王,来不及迟疑了,如今大势已去,不如快快撤退吧!”

    逢纪也已经收到消息,跟着冲进来劝道。

    袁尚却咽不下这口气,他怒骂道:“这两个匹夫误我!逢先生,你说他们两个到底收了袁谭什么好处?为何要背叛我?”

    逢纪长叹一声道:“已经来不及说这些了,魏王,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赶紧撤走吧!再晚来不及了!”

    “还往哪里退?若是袁谭当了魏王,这天下哪里还有我容身之地!”

    袁尚歇斯底里地喊道,“来人,整顿兵马,我要和袁谭决一死战,我要问下郭援牵招为何要背叛我!”

    此时城已经大乱,袁谭也不明白,为何他收到了牵招的密信,要配合自己里应外合,一举拿下邺城。起初他还怀疑,这是袁尚的诱敌之计,但是辛毗在一旁力劝之下,袁谭才终于决定赌一把!

    直到他成功攻进城来,他才觉得如同做梦一般。

    袁尚带着城大军冲了过来,望着迎面而来的袁谭,袁尚破口大骂道:“牵招郭援两个匹夫现在何在!快让他们出来见我!”

    袁谭哈哈一笑道:“三弟,你现在已经众叛亲离,不如将这大位让与我,你我还是好兄弟!”

    袁尚冷笑一声道:“袁谭!即使你要了这个位置,你又如何对付刘备?父王在世之日都不能奈何得了他,你我兄弟若是不能齐心协力,如何对付他这英雄?”

    “三弟让与我也一样?既然你不舍的这尊位,别我怪我不客气了!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