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17、要离刺袁绍 袁尚诛郭
    

    听到袁绍的解释,郭图才明白,袁绍其实并不糊涂,他的心里十分清楚,他到底要什么,所以这个时候,郭图只能暗探要离生不逢时。

    不过正在此时,袁绍忽然想到了什么,连忙喊道:“你先将此人给我带来,我有话要问他!”

    听到又有转机,郭图有点意外,连忙应声而出,将要离给带了进来。

    要离拱手拜道:“草民游立拜见魏王!”

    袁绍望着要离,半晌没有说话,郭图和要离都不知道袁绍想要做什么,这个时候,只见袁绍忽然拔出他的佩剑,一下子冲到了要离面前,要离一下子跪了下去,口喊道:“魏王息怒,草民不知怎么得罪魏王了!”

    袁绍呵呵一笑道:“你这匹夫,此行到底有何目的,休要瞒我,快点从实招来,否则我定要你身首异处!”

    要离连连叩头口里喊道:“魏王,草民实在冤枉,只是因为杀了刘备,所以被郭先生带到这里,并没有什么企图;若是魏王觉得草民来历不正,那放草民离开吧!”

    袁绍盯着要离看,而要离此时浑身发抖,好像吓得很厉害,额头也已经满是汗水,袁绍哈哈一笑道:“郭先生,这便是你说的武艺和胆识俱佳的人才吗?被本王这样一吓,便已经这般,实在有些言过其实啊!”

    郭图这才松了一口气,原来袁绍是吓一吓要离的,郭图呵呵一笑,拱手拜道:“游立即便胆识再过人,遇到魏王如此雄伟之人,也不敢有什么异动,即便如山间猛虎一般,到了魏王面前也只能伏着不敢动!”

    袁绍被郭图这样一吹,顿时有些飘飘然,哈哈一笑道:“郭先生未免有些太恭维了,也罢,既然此子无甚大用,赶紧拖下去杀了吧!”

    袁绍正准备让人将要离拖下去杀了,这个时候,只听得要离忽然轻声说了一句:“匹夫一怒,免冠徒跣以头抢地;士人一怒,伏尸二人,流血五步。”

    袁绍有点没听清楚,又皱了皱眉,反问了一句道:“你说什么?”

    只见要离忽然一跃而起,离得近的袁绍根本没反应过来,要离已经一把夺过来袁绍之剑,反手刺向了袁绍。

    “滴!检测到要离技能勇势触发——随着自身勇气和决心的增加,自身武力+2,对手武力降低2-4。受勇势技能影响,要离武力+2,袁绍武力-4,当前要离武力提升至99,袁绍武力降低至。”

    要离刺袁绍!吴立仁一下子明白了。只要要离近了袁绍的身,基本袁绍是必死无疑了。

    袁绍更是面色一变,急忙想要退后,可是两人离得如此之近,而要离速度又是极快,袁绍闪躲不及,已经躲不开了。要离一剑便刺了袁绍的胸膛,袁绍这才痛苦万分地说道:“匹夫安敢……如此……”

    身后的郭图也被吓得一时间竟然不知该说什么,但是还是开口喊道:“壮士不要冲动!”

    要离冷笑一声道:“怪怪你不该如此对我!哈哈哈!”

    说完,要离拔出长剑,便再接连给了袁绍两剑,袁绍闷哼一声,便倒在了地。

    郭图终于醒转过来,大喊一声道:“来人,抓刺客啊!”

    殿的武士此时终于冲了进来,这个时候要离看着郭图,哈哈一笑道:“多谢郭先生带路,我才将袁绍逆贼手刃了!”

    郭图黑着脸,这才反应过来,这要离竟然连自己一起算计了,今日袁绍被刺身亡,他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偏偏要离又当着众人的面,把郭图给扯进来了。现在郭图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等到袁尚带着兵士冲进来,要离自知不能敌,挣扎了一会儿之后,便横剑自刎;而此时袁绍的心腹将士将郭图抓了起来,带到了袁尚面前。

    郭图连忙跪地求饶道:“三公子,这不关属下的事情!是这个刺客,他先是刺杀了刘备,然后让我讲他带回来,我想讲他引荐给魏王;哪里想到,他竟然是有如此歹毒的居心,属下实在是冤枉啊!”

    袁尚看着郭图,嘿嘿一笑道:“郭先生,我说你迟早一日会落在我的手,今日你勾结刺客,行刺先王,罪不容诛!来人,将郭图给我地斩首,同时夷灭三族!家产全部没收!”

    郭图知道今天自己算是栽了,本来郭图、辛评等人便是想立袁谭,和袁尚有仇,如今袁尚既然得到这样的机会,他自然不会放过。况且袁绍刚死,又没有立下遗嘱,那这魏王之位,目前还没有定数。袁尚如今人在邺城,但是袁谭却不在,他不能让郭图现在将这消息给传出去的。

    “快去,请逢纪先生来议事!”

    此时的邺城,袁尚的势力占据大部分,但是却依然还是有袁谭的人,所以现在他的当务之急,便是要将这大位给定了,这样才能名正言顺继承袁绍的一切。

    没多久逢纪便来到宫来见袁尚,自然他也已经知道了袁绍被刺身亡的讯息,这个时候他也是十分着急。

    “逢先生,快,如今该怎么办?忽然遇到这样的事情,我真的有点不知所措!”

    逢纪一进来,看到袁尚正在和他的母亲一起刘氏,急得如同热锅的蚂蚁团团转。

    “夫人,公子,切勿着急!如今魏王被刺,人心不稳,此时当立新主,以安人心!”

    刘氏连忙说道:“虽然夫君他之前有立我儿之意,但是这次意外,夫君走得急,根本没有遗嘱留下来,但是若是按照礼法,又是立嫡长,会是立袁谭了,这样我母子二人必然会被人所害啊!”

    逢纪皱了皱眉,叹了口气道:“夫人休要惊慌!没有遗嘱,我看未必,夫人去寝宫好好找一下,一定可以找到魏王留下立三公子为主的遗嘱的!”

    逢纪说完,很有深意地望了一眼刘氏和袁尚,不过刘氏还没有反应过来,而袁尚恍然大悟,连连点头道:“逢先生说的有道理,母亲,快去找找!”

    刘氏还是懵懂地望着袁尚道:“尚儿,你父亲真的没有留下什么遗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