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07、黄忠怒斩鱼赞 姜松生擒帝辛
    鱼赞深夜之中,也不知道到底对手是谁,所以他也一点都不害怕,可是当黄忠奋力一刀斩过来的时候,他却好像已经感受到那凛冽的杀气和无法比拟的气势。

    鱼赞举刀去迎,只见黄忠的卷风刀一下子便将鱼赞的大刀荡飞,更是险些将鱼赞给掀飞于马下。鱼赞心慌,被黄忠一刀就给惊得乱了方寸,急忙调头就想走,然而黄忠催动青骓上前,三两步便已追上,卷风刀再次从背后直接斩向了鱼赞的级,鱼赞只是啊的一声,便已经身异处。

    “滴!检测到黄忠秒杀鱼赞,鱼赞死前的主属性武力为94点,恭喜宿主获得将魂碎片1,当前宿主拥有将魂碎片。”

    这是一场人头大战,只不过此时吴立仁已经没了什么心情,太史慈的死,让吴立仁彻底无法静下心来。

    黄忠将鱼赞枭之后,提着鱼赞的级,在乱军之中大声吼道:“鱼俱罗,汝弟已经被我所斩,汝这匹夫,还不赶紧出来受死,更待何时!”

    满身血污的黄忠,此时显得更为可怕,四周仿佛已经形成了真空,没有人敢靠近他。鱼赞被斩,鱼俱罗不知踪影的消息传到了纣王耳中,纣王心中越来越慌,此时他在斗着姜松,哪里能有半点分神,只是一分心,便被姜松找到机会,展开了连绵不绝的进攻。而纣王此时只能完全处于防守状态,一时间苦不堪言。

    正在这个时候,在一旁不远处的新月娥眼看姜松还不曾战下纣王,于是便想助姜松一臂之力,拿出自己的虹金镖,瞅准了纣王,便一下子打将出去。

    “滴!检测到新月娥技能虹金镖触,武力+3,对手纣王武力-3,当前新月娥武力提升至99,纣王武力降低至113,并且自身反应能力下降.”

    正在全神贯注对付姜松的纣王面对忽然而来的虹金镖,已经知道自己躲不过去,下意识地稍微歪了一下,然而虹金镖还是打中了他的肩膀。纣王瞬时就无法再灵活使用他的叱云槊,而姜松看到纣王中镖之后,接连使出了几招绝招,连续的进攻,纣王无力阻挡,最终一枪将纣王拍于马下。

    这个时候,鹰隼军的将士迅将纣王给绑了起来,而姜松则大吼一声道:“狄昕已被我生擒,敌军还不赶紧投降,更待何时!”

    纣王麾下的将士有部分是他的亲信死士,还在疯狂战斗着,但是很大一部分,是处于摇摆不定的状态,之前便是受到纣王的蒙骗或者威胁,才听从了纣王的话,从士燮投靠了纣王。如今纣王被生擒,姜松将他举在空中,大多数人都选择了投降或者逃跑。

    当剩下的反抗者彻底被消灭之后,这龙编一战,才算是彻底拉上了帷幕,交州的反叛势力也最终被消灭,左宗棠的交州之战,总算是快要划上一个句号。

    然而当左宗棠看到了将士抬着太史慈的尸身的时候,他的心也不禁咯噔了一下,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他立刻翻身下马,悲痛地吼道:“太史将军!”

    太史慈之死,刚刚一场大胜仗的喜悦完全被沮丧代替,太史慈算是吴立仁手下资历比较老的高级将领之一了,当初吴立仁劝降太史慈的故事,他也有耳闻,如今攻一个交州,竟然损失了太史慈这样一员大将,左宗棠的内心是崩溃的。

    这个时候,黄忠走了过来,看到左宗棠悲痛的样子,他也颇为自责,两人一起追击鱼俱罗的时候,他根本没有意识到鱼俱罗会有这样一手。若是当时只有黄忠一个人追的话,可能倒下的就是自己了。

    “将军,是黄忠不慎,才害得太史将军死在鱼俱罗的刀下,还请将军治罪!”

    左宗棠挥了挥手,轻轻叹道:“是我思虑不详,才让子义将军受此横祸,我自会向周王请罪!”

    这个时候,姜松押着纣王走了过来,也了解了情况,走过来劝道:“将军,两军交战,难免会有损伤,这也是情理之中,不怪任何人。每个人,无论是将军还是士卒,上了战场,就应该都做好马革裹尸还的准备,不是吗?子义将军惨遭横祸,我等身为他的兄弟同袍,自然要为他报仇雪恨,将军何必如此自责?这岂不是让人轻看了我军将士?”

    姜松的话,让左宗棠好像如同醍醐灌顶,他再次站了起来,看着被绑着的纣王,他沉声喊道:“永年将军说的对!太史将军既然命丧鱼俱罗之手,那我便让鱼俱罗还有狄昕给他抵命!那鱼俱罗现在在哪里?是死是活,谁知道?”

    “将军,黄某砍了鱼俱罗后背一刀,但是被他跑掉了,现在不知踪迹。”

    左宗棠点了点头,想了一下,便立刻高声下令道:“传令下去,全城,不,郡上下搜索鱼俱罗的踪迹,能提供线索者,奖励金五百;能生擒鱼俱罗者,赏金一千,连升三级!至于狄昕,左某就直接做主,将他斩,为太史慈将军陪葬!”

    听到这里,身后的秦良玉连忙出声提醒道:“将军,狄昕乃是交州叛军的元凶,如今若是就此给私下处决了,周王一定会责怪将军的,还望将军不要意气用事!”

    左宗棠摇了摇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更何况,太史慈将军,乃是周王十分喜爱的忠义之辈,想必周王会同意我这样做。此事我自然会上书周王,若是有什么问责,有我左魁一力承担。”

    看到左宗棠如此决绝,众人也不再说什么,于是在第二天,左宗棠亲自令人在太史慈的灵前,将狄昕给斩,祭奠太史慈。

    大战过后的龙编城也是一片狼藉,左宗棠出了安民告示,同时让手下将士开始处理战后事宜,将收降的还有近万敌军看押起来,等过段时间,重新整编一番。同时将龙编城中百姓户籍等重要文件也都收拾好。

    这个时候,只见李广带着一个年龄约有五十多岁的老者和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来见左宗棠。

    “老仆士农带着小公子士颂给将军请安了!”

    //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