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02、林则徐治理珠崖 左宗棠约攻交趾
    听完林则徐的话,左宗棠若有所思地点饿了点头,“林兄所言有理,朱崖郡在数百年前便已经设立州县,只不过后来出现了很多问题,才导致汉室决定放弃,而今周王既然有心建立一个四海一统的王朝,那军队兵锋所指之处,自然都要王道所到之地。只不过如今交趾还没平定,本将也不能留下太多兵力在此镇守,若是没有一个信得过的人,左某实在有些不放心啊!”

    左宗棠一边说一边用眼睛盯着林则徐,林则徐自然明白左宗棠的意思,他拱手请命道:“若是左将军相信林某,那林某愿意接任这朱崖郡代理郡守之职,只要两千兵马并一大将,某绝对可以让这朱崖郡的百姓皆服从王化。”

    左宗棠呵呵一笑,抱拳说道:“就等林兄这句话!林兄的本事,我还是清楚的,治理一个小小的朱崖郡,绝对不是问题。那我便让贺齐将军领两千鹰隼军在此,和你一起治理朱崖郡。”

    林则徐还是有些犹豫,他提醒了左宗棠一句道:“左将军虽然是美意,但是将军还要和周王禀告一下此事,否则……难免会惹人闲言碎语。”

    “此事不劳林兄费心,在出兵朱崖郡之前,左某已经派人和周王汇报此事了。”

    看着左宗棠自信的眼神,林则徐也会心一笑,“不知左将军何时才能平定交州啊?如今出兵也有数年了,若是再不能给周王一个交代,只怕将军很难和周王交代了吧!”

    “明年春暖花开之日,必然会有捷报传来!”

    交趾,龙编。

    帝辛得知天子遇害,如今天下神器无主,各地诸侯纷纷称王的消息,于是便联合自己的亲信,一起联名上书,要求士燮称王。士燮知道如今自己的境况,这个时候称王,也只能算是个笑话,交州也就两个偏远的郡在手中,他为了证明自己愿意臣服吴立仁的决心,所以一直没有同意。

    这一日,帝辛再次带人来见士燮,目的还是只有一个劝士燮称王。

    “主公,如今天下纷争不已,诸侯纷纷自立称王,为何主公却迟迟不肯?这让臣等手下这近十万大军心寒啊!”

    帝辛的话意思很明显,若是不称王,那到时候手下将士联合起来反抗,那就别怪我不留情面了。

    不过士燮也是软硬不吃,他也知道,即便自己称王,那这些将士大多数还都是不会听自己的,若是帝辛想要造反,谁也拦不住。

    “如今左魁大军虎视眈眈,现在好不容易能维持一段时间的平静,若是我此时称王,一定会惹怒左魁,到时候,怕是这百姓和将士又会多加伤亡了。我知道这些将士大多数还都是听狄将军的话的,只要狄将军小心约束,善加劝导,一定不会有事的。此事还有劳狄将军多多费心了!”

    两人对视了一眼,帝辛的眼中虽然有无穷的怒意,可是这种事情,他却也不能面前士燮,除非他现在把士燮的势力全部清除,真正决裂,那到时候自己想称什么王都可以。

    “左魁匹夫,何足道哉!主公既然如此畏惧,那何不直接开城投降算了?”

    士燮冷笑一声道:“狄将军屡次败在这个匹夫手中,不知道狄将军又算什么呢?”

    被士燮一声讽刺,帝辛顿时怒了,浑身散发出一种煞气,让士燮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

    “滴!检测到帝辛技能帝怒触发,武力+3,当前帝辛武力提升至103.”

    “狄将军息怒,士燮何德何能,如何能称王?若是将军真的想让士燮称王,那这交州之主,士燮就再也无法当了,不如让与将军,到时候将军想要称王,再也没有人阻拦,不知狄将军意下如何?”

    帝辛呵呵一笑道:“主公言重了!主公待狄某恩重如山,某怎么敢做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只要主公不负狄昕,狄昕也绝无二心!既然主公实在不愿意当,那称王之事就此作罢!末将告辞!”

    士燮看到纣王负气离开,心中不安,于是立刻召集了士壹、士武等兄弟几人,同时还有士燮的几个儿子,一起来商议对策。

    “哎,今日狄昕匹夫又来劝我称王,我没同意,当时和他顶了几句,就看他面露杀意,我等若是再不想好出路,怕是早晚会遭到此子的毒手啊!”

    这个时候士壹点了点头道:“兄长,这狄昕确实是虎狼之辈,只是兄长已经派人去联系左魁了,到现在还没有回信,不知道这左魁到底是如何想的?”

    士燮摇了摇头道:“其实昨天我便已经收到了左魁的回信,只是心中还没有下定决心,所以这才请两位兄弟前来商议。早知道今日落得如此局面,当初就应该听人言,不重用狄昕这个贼子!”

    士燮痛心疾首,但是却也无济于事,士武叹了口气道:“兄长不必懊恼,事已至此,多说无益,既然左魁已经有了回复,那不如就依计行事吧!至少还能保住一家老小的性命,相信他日以我士家的势力,卷土重来,也未可知!”

    “信中约定,只要我等能够趁夜打开城门,发出信号,左魁便会领大军杀进城中,到时候我士家还有心腹将士数千人,和左魁里应外合,一定能将狄昕这奸贼给拿下!”

    士燮眼中也都是决绝,他此时已经拿定主意,不能再这样将整个家族的命运放在一个未知的瓶子中,他要自己决定命运。

    此时士燮的二子士立刻应道:“既然父亲已经拿定主意,那孩儿愿为前驱,到时候孩儿领府中私兵,攻占城门,迎接左魁将军进城。”

    士燮点了点头,拍案而起,大喝一声道:“好!就这样定了!时间便是定在十天后三更时分,切记不可早,也不可晚,士,你领军攻占西门,士徽,你负责发信号;士武和士壹,汝等便去联络军中旧部,随我一起杀出城去!”

    士燮下完命令,士家其他人也是精神一震,一起拱手道:“我等领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